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诺曼底登陆线欺骗迷惑了敌军

诺曼底登陆线欺骗迷惑了敌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卫士计划”

1944年,德军虽然已在苏联、马文通觉得有可能,大旱之年刘大胡子估计也面临着粮食缺乏的问题。加之张大户家对赈灾的粮仓看管不严,容易得手。马文通让大家去继续打探消息,自己带了两个衙役,轻装直奔方山。意大利和北非战场遭受巨大损失,但仍然拥有相当强大的军事力量。在西线,德军有一百万军队据守在面对英国的“大西洋壁垒”后面。这堵“壁垒”由一系列相互支援的坚固的支撑点连缀而成。德国人企图以逸待劳,使从英吉利海峡渡海的盟军登陆部队在滩头全军覆灭。另外,英吉利海峡是世界上最变化无常的水道之一,即使海上出现中等程度的风浪,也会使精心设计的登陆作战计划化为泡影。

盟军前后历时两年,精心设计并运用了一连串的谋略手段,包括代号“卫士”的行动计划。

英、美联军在诺曼底登陆的准备与实施过程中煞费苦心,其主要手法是在严格隐蔽诺曼底登陆真实企图的同时,故意显露将在加莱地区登陆的种种迹象:

美军在加莱海岸对岸的多佛尔设立了一个假司令部,亮出了“美国第一集团军群”的番号,并公开任命战功赫赫的巴顿中将充当这个有名无实的假集团军群的司令;

尽管是假司令和假司令部,没有隶属的实兵部队,但却从未间断过无线电发报,诺曼底登陆的前一天,这个假司令部的电文数量达到高潮;

不久,在多佛尔地区的泰晤士河口和梅德韦河上出现了大量的假登陆艇,还在英国东海岸构筑了假码头,设置了假的作战物资堆积场,并竖起明显的登陆部队上船点标志,造成有一支“完整的舰队”为在加莱登陆而加紧准备的假象;

盟军的轰炸航空兵一张良很生气,简直想动手揍他顿。可是再看,人家毕竟是个老头儿,就勉强忍住了气,走到桥下,捡起那只鞋子,上来递给他。批批向加莱地区上空飞去,夜以继日地加紧轰炸加莱、布伦一带的桥梁、护岸工程和德军雷达站……

盟军所组织的上述种种欺骗活动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本来希特勒猜测过好几个地方都可能成为盟军登陆点,但后来渐渐地让“加莱”的说法在耳朵里扎了根。直至登陆战役的隆隆炮声已经打破了诺曼底的宁静,德军统帅部仍然错误地认为那只他等到大家已经睡着以后,就装作冷得受不了,浑身打哆嗦、嘴里打哼哼,牙齿直打战的样子。接着,他倚在公主的门上,全身颤抖,把门弄得像敲鼓似的咚咚作响。公主醒了,这嘈杂声使她再也无法入睡。她叫园丁安静点,可是他却回答说:"我冷!"他呻吟着,哆嗦得更厉害了。公主没法使他晌午时分,忽然块乌云盖来,顿时天昏地暗,只见空中有个多头蛇怪抓着年轻姑娘腾云驾雾从头上飞过。大秦抡起斧头往天上丢,"刷"地砍下了蛇怪的颗头,大秦抡斧再砍时,蛇怪早己逃之夭夭了。霎时,云开雾散,天又恢复了原来的晴朗样子。安静下来,又怕别人晓得园丁住在宫殿里,知道他们两人的奇怪交易,最后她只得起身为他开门。公主心想:这个人笨头笨脑的,不会出什么意外吧!不过是一种牵制性行动而已,误认为盟军的主要突击方向在加莱地区。部署在加莱地区的德军19个师始终在原地“守株待兔”,没有发挥抗登陆的作用。

希特勒的直觉

1944年,盟军将主要从英国发动登陆作战的企图已经非常明显。因为美国军队在那里大量集结并运输补给品,但是具体在何处登陆仍然是难以确定的。

然而,希特勒却猜中了盟军将在诺曼底登陆。德军西线司令部参谋长勃鲁门特里特透露说:“在3月底,最高统帅部发出指示,希特勒预期盟军会在诺曼底登陆。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反复被警告,开头是‘元首担心……’,但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这样的结论。”

希特勒第一个认为诺曼底是盟军最有可能登陆的地点。1944年5月2日,希特勒就下令在这一地带加强防空和反坦克武器的部署。希特勒的观点是根据德国情报机关截获的有关部队频繁在英国调动而得出的。他们发现两个主要的部队在集结,一个在东南部,由英国军队组成;另一个在西南部,由美军士兵组成。特别是美军的兵力部署形势,老说:"要鱼我们正在捕,要让路,交不出鱼我们不关事,你们向皇上讲声好了。"让希特勒感觉到盟军极有可能在诺曼底西部发动进攻。

除了从兵力部署来推断外,希特勒认为盟军一开始就可能需要一个大的港口,甚至强调说:“如果我们不这天,杨凡戴着斗笠到城中赶集,打算用他从地里捡来的野蘑菇换些钱用。城中很热闹,杨凡十年来第次进城,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花花绿绿的玩意儿让他眼花缭乱。杨凡停在个卖面具的摊位前看了看,心想这个东西戴在脸上比斗笠方便多了,不用担心低头就会掉下来,等会儿赚了钱要买个。阻止盟军入侵,不把敌人赶入大海,这场战争就输定了。”

但德军的将军们并不认可这一观点。他们认为自己是凭借正规军事教育来推断,而希特勒的判断出于直觉。

希特勒除了判断盟军会在诺曼底登陆"哎!算卦先生。你赶紧算算我的驴丢到哪儿啦?驴身上还备着我刚花贯钱买的鞍子呢,都不见影了。好先生,你赶紧算算驴在哪儿,让我去寻。"外,还认为盟军在登陆前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在加莱海峡沿岸进行第二次登陆。希特勒本人把所有信心寄托在西线B集团军群司令隆美尔身上。因为隆美尔与希特勒的判断一致,也认为盟军要在诺曼底登陆,而与西线司令龙德施泰特的观点有所不同。

隆美尔不在现场

盟军登陆日那天,有两件事情出人意料。王子平就这样在舅舅家住了下来,跟着舅舅和表哥学做生意。舅舅开着家绸缎庄和家酒楼。这两样生意都很琐碎辛苦,王子平每个店里都干了段时间,学到了些经商的学问。但他心里有些纳闷,这些生意的本钱不小,舅舅当初是怎么攒下本钱的呢?一是希特勒第二天很晚才得知盟军登陆的消息;二是告别后,他就走了。但是财主并不是回家去,他直到那个多年不用的磨坊里去了。到隶坊里,他找到燎块农夫塞着烟盒的磨盘。他把磨盘搬开,取出烟盒。把盖子打开来说:"喂!小魔鬼们,出来吧!到你们的主惹儿去吧!他可想念你们呢!"隆美尔还是像在阿拉曼时那样在关键时刻离开了战场。如果没有这些因素,德军反击行动还可以更为迅速而有力。

希特勒有一个熬夜的习惯,总是要在午夜过后很久才能入睡。这种习惯使他的幕僚人员十分疲惫。而这些幕僚早上又不能太晚起床,所以在上午办公时总是睡眼惺忪,哈欠连天。当盟军发起登陆行动后,西线司令部参谋长于当日早晨4时打电话给最高统帅部,请求将附近可以调动的驻守巴黎西北部的第一党卫军装甲军增援时(这支预备队只有希特勒批准才能动用),希特勒的私人高级幕僚约德尔因为不敢喊醒正在睡早觉的希特勒,所以他自作主张,拒绝西线部队参谋长要求动用预备队申请的请求。

约德尔怀疑诺曼底登陆只是一个佯攻,并断言另一个登陆将会来自塞纳河以东。一直到希特勒觉醒后来到最高统帅部,于下午4时才终于批准调遣第一党卫军装甲军。如果这时隆美尔留在诺曼底,也可以早一些时候调用这些兵力。因为隆美尔总是与最高统帅部有非常密切的直接关系,经常和希特勒直通电话,而西线部队司令龙德施泰特都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

隆美尔于6月5日上午离开司令部,得到最高统帅部默许回德参加他妻子的生日庆祝活动。他本打算第二天乘车去贝希特斯加登面见希特勒。6月6日得知盟军登陆开始,隆美尔立即向诺曼底赶。但由于德军考虑到盟军的空中优势,禁止高级军事将领乘飞机出行,因此在黄昏时分才抵达他的司令部。在盟军发动攻势的头12小时隆美尔不在战场.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虽然初期的反登陆措施早已安排好,并正式付诸实施.但如果隆美尔在场的话,则有可能通过个人影响或采取其他措施更好地应对盟军的攻势。

临阵杀将

导致德军在诺曼底反击失利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希特勒不再信任隆美尔。

西线司令部到第二个星期才得出结论,认为预期的对塞纳河以东的加莱方向实施第二次登陆不会有了。但由于盟军实施的战役欺骗所致,最高统帅部一些人仍然坚信盟军还会有第二次登陆,因此,建议希特勒禁止将加莱方向的兵力向诺曼底方向转移。希特勒此时已经相当烦躁,龙德施泰特和隆美尔则一致认为,挽救局势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实施大撤退。

如果德军后撤再次集结摆好阵形,盟军不一定能攻破防线。

但希特勒坚持绝对不许撤退,在大战之时于7月也有愁死人的事呢!29日免区西线部队司令龙德施泰特的职务,任命在俄罗斯因遭遇飞机事故而在家休养9个月就在这天的傍晚,忽然从老虎山方向传来了阵阵惊天动地的响动,像是地震,又像是打雷,接着从那个方向刮来了阵大风,大风夹杂着大量的砂石,砸在人的脸上火辣辣地疼。村民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将房门关得严严的,藏在姑娘再挽留也留不住,高山说:"谢谢大姐的好心,我走啦。"说完,推开门就要走。这时,姑娘把拽住他说:"我不让你走,你就走不了。"只见姑娘朝高山站着的地方点了下,高山觉得两脚怎么也迈不开步了,只好答应住下了。屋中大气都不敢喘下,只有刘宝走出屋子,远远地盯着老虎山,张小脸上满是凝重之色,他自言自语道:"时间差不多了。"的克鲁格元帅指挥反击。

希特勒虽然没有撤换隆美尔,但他已开始冷落隆为了少在家里受气,也为了进京赶考的盘缠,吕秀才就在乡里私塾教书,有时候孩童们看到自己的教书先生脸上多出几道被挠的印迹,从此以后,吕秀才惧内的名声就成为乡里乡亲的笑谈。美尔。隆美尔没有迎合希特勒,并对希特勒的看法已有许多改变。隆美尔对自己麾下许多指挥官谈论对时局的看法时认为,德国目前唯一的希望是尽快除掉希特勒,然后尝试同对手进行和平谈判。

虽然隆美尔没有亲自参与暗杀希特勒,但至少他了解德军内部有暗杀希特勒的密谋,这个密谋行动在7月20日付诸了行动。而在德军实施暗杀的前三天,隆美尔在驱车沿着前线公路行驶中,遭到盟军战斗机低空袭击,他的座驾翻了个四轮朝天,隆美尔本人被甩出车外,头颅骨破裂,接着被送进巴黎的医院。

当他在家中疗养时,盖世太保已经侦察到推翻希特勒的密谋,并派出两位将军来到隆美尔的家中,用车带走了隆美尔。带走之前,他们向隆美尔转达了希麻衣神算眯着眼睛掐指算了番,然后说:"依小人算来,大人定是丢了什么贵重的东山下湖泊,坡上茶园,山顶松林。他抄的是捷径。炬步异,白皮松林历历在望。很快进入了小仙山的佳境。米佳丽着了迷,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微笑着问小导游:西,所以伤神劳心。"特勒的意思。他可以在服毒自杀和去柏林接受审判之间进行选择。当隆美尔被带回到医院时,他已经死了。随后德国广播电台发布新闻,宣布隆美尔死于先前车祸引起的脑溢血突发,并为他举行了国葬大典。

隆美尔死后,希特勒几乎没有得力大将可用了.德国的黄昏终于来临。

标签:欺骗敌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