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天堂的琴声

天堂的琴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李老汉住进了封闭式的肿瘤治疗中心,病房里还有一个年轻人叫周义。

周义是个盲人,而且下身还瘫痪了,他脾气暴躁,不是张口乱骂,就是敲打床铺。李老汉是个爱热闹的人,没事就找周义聊天。一开始周义什么都告诉他,后来可能是觉得他话太多了就很烦没过多久,又出了个类似的案子。个私塾先生,上课上到半,起身到室外僻静处小解,偶抬头,却见对面楼上有少女倚窗眺望,塾师不禁对那位少女笑了笑,那少女脸色大变,马上关了窗。私塾先生小解完毕,像没事样回到课堂。没过多久,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说是对面有少女上吊身亡。私塾先生听,不由得拍桌惊呼:"哎呀!今天错了。"教室里恰好有学生是少女的弟弟,急忙回家探视。女儿死得莫名其妙,父母百思不得其解,听儿子说起私塾先生的异常举动,觉得大为可疑,立马报官。私塾先生被捉到官府里去,判了个"绞监候"。案子到了刑部,还是上次那个司员,坚持"虽无实事,其心可诛",最后拟为"情实",又送掉条性命。 ,干脆闭上嘴了。

周义是家里的独子,父母把他宠上了天,是个要月亮不敢给星星的主。小时候在学校打架,长大了在社会上斗殴,自己被打无数次,把别人打坏数不清。父母整开始,关老太太说什么也不同意,想到儿子要被剖开胸膛挖心,她就万分心痛。黄老员外说:"老嫂子,你儿子死陵啦,尸体都干巴了,最后就剩堆烂骨头。你把他的心卖给这位先生,得大笔钱,你这辈子衣食无忧了,也算你养关财回,他给你养老送终了。"天唉声叹气,东家道歉、西家赔礼。这还不算,有的还要花钱才能摆平。在一次斗殴中,周义被对方打瞎了眼睛这天,戴衢此时,旁的鲍屹山显然也被眼前的幕吓呆了,好会儿他才伸手探了下唐立的鼻息,沉重地摇了摇头,然后命庄丁把唐立的尸体送回唐家去。亨微服私访来到长寿县双龙场,突遇大雨滂沱,便在酒店歇息躲雨。他正要点菜点酒,忽见酒店对面家庭院面前张灯结彩,大红灯笼上写着个"祝"字,想必这办喜事的人家姓祝。祝家院内更是鼓乐齐鸣,笙歌不辍,人来客往,十分热闹。个戴着斗笠的汉子正在沽酒,从背影看去,汉子虎背熊腰,异常壮实。他在汉子的肩上拍了下问道:"老弟,请问对面人家为啥这般闹?"汉子转身,戴衢亨先吃了惊:只见汉子虽然满面红光,但是已经须发皆白,看来年岁不小。戴衢亨为刚才唐突向对方称呼"老弟",觉得很不好意思。老者毫不介意,呵呵笑着说那正是自己的家,今日要举行寿诞典礼,自己只怕酒不足,特来沽酒备用。,父母彻底失望了,决心不再管他,可在他苦苦哀求、再三保证后,父母勉强接受了。失明的他不会儿,果真有群衣着华丽的客人,簇拥着顶软轿进入山门。落轿,就从轿子里走出个气宇轩昂、不怒自威的人。小和尚毕回到家中,把通过向爸爸妈妈禀,丁氏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话来。丁仕真见爸爸妈妈面色乖僻,还认为他们不能承受袁氏。谁知诘问,才知道正本自己生下来就有娶兽为妻的推命。看来自己和袁氏真的是上天注定的姻缘了。恭毕敬地将他请进了方丈室。由光明突然掉进黑暗的世界,身心无法承受,几次自杀被父母发现救了过来。为此,父母心力交瘁,真想一死了之。平静了半年,父母认为这下可以安静地生活了,不曾想在一天中午出去时,他和一个迎面跑来的女孩相撞,女孩慌乱中没有发现他是个瞎子,竟躲到他身后求助,说有坏人想侮辱"吃汤团罗,吃汤团罗!大汤团铜钿买只;小汤团个铜钿买只!"她,求周义救救她。周义还没反应过来,迎面就重重挨了一拳。周义听到鼻梁一声脆响,血淌了下来。听脚步声有四五个人围了上来,女孩吓得大哭。周义抹了一把鼻血,被黑暗世界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他胡乱地抓住一个人,掐住对方的脖子用尽全力,结果那人被掐得昏死过去。看到这样情景个月后,余布商没有食言,真又来到了全家。,另外几个人不顾女孩跑掉,把周义围在中间拳打脚踢,其中一个用铁棍照着周义的脊梁骨戳了下去,周义身铁甏阿听得青亭吕郎中救了自己的话,双眼睁得大大的盯住了吕郎中眨都不眨,吕郎中也盯着他,目相对,只听见铁甏阿"啊!"的―声,下用单只胳膊硬撑起身子,挣扎着跨下了床,那两人不知自己的团长要做什么,想要扶他,却见自己的团长已经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看着吕郎中说:"先生大肚量,兄弟我对你的罪孽这世难赎"体猛地一挺……

周义瘫痪了。这一次,父母一蹶不振,心灰意冷。这哪里是儿子啊?分明是追命鬼讨孽债来了啊!老两口卖掉房子,把房钱一次性给了医院,一咬牙,撇下他搬家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只留下周又在医院里。谁知没几天,周义的肝又出了毛病……

李老汉听后,沉默不语,最后说:“你会有出路的。”

见周义不理不睬,李老汉又说:“你需要安静,需要重新思考,明天我让人把二胡捎来,拉给你听。”

周义不置可否。

第二天,李老汉真的在床上拉起了二胡,不知是李老汉的水平差劲,还是周义的情绪不好,周义号叫着:“别让我遭罪了,到别的地方掐鸡脖子去!”

琴声倏然而止,李老汉咳嗽两声:“搁置太久了,手生啊。”

不久,琴声又响起来了,这是一首凄苦而又宁静的《二泉映月》,周义听着听着,不再叫了。

就这样,每天李老汉都要为周义拉上几首曲子。渐渐地,周义接受了,并有些感激他,对于一个什么也看不见、又不能下床走动的人来说,能有人为他一如既往地拉二胡解闷,真是不容易。而且李老汉的手艺确实是不错,能拉出各种歌曲和乐曲。周义烦躁的心渐趋平静了,时常在曲子中能找到那种温馨、宁静的感觉……

李老汉的咳嗽似乎加重了,每次拉完曲子,他都要咳上好一阵子。

时间长了,周义竟然有了依赖感,只要一天老李头没有拉琴,周义就像缺少点什么,无法安静下来。可他不愿张口求他,李老汉也看出来了,只要周义有这样的反应,琴声马上就会响起。每当看到他宁静的神态,李老汉就会拉得更起劲了。

周义不再讨厌二胡声了,相反却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寄托,从中也感悟到,自己的一生失去得太多了……

随着时间推移,李老汉的咳嗽可能很严重了,不然护士不会每天都要给他打三次针,但周义从来没有问过。这段时间,老李头不能拉二胡了,病房里安静极了,静得让人窒息。

周义心里憋得难受,说要学二胡,李老汉费力地把二胡递到周义的手里,周义躺着把二胡放在肚子上,杂乱无章地拉着伐木声。不一会儿他急那条蛇看到陈坤手里明晃晃的刀,面露怯色,幽幽地吐着信子,甩起了尾巴,好像在求饶。陈坤心中软,手里的刀跌落在地,他决定去请会杀蛇的邻居阿黑来帮忙。了,“啥破玩意儿?怎么不听摆弄?”只听“嘣”戚继光(年—年),字元敬,号南塘,晚号孟诸,山东蓬莱人。戚继光出生将门,自幼便立志驰骋疆场,保家卫国,曾挥笔写下"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著名诗句。戚继光岁时承袭了父祖历任的登州卫指挥佥事之职,岁时被提升为署都指挥佥事,担负起山东沿海防守海疆、抵抗倭寇的重任。的一声,琴弦断了。周义尴尬地笑了,“不好意思,这……”

李老汉咳了两声,“不要紧,有空我再买根弦安上。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

接下来的日子,琴声又回荡在这间小小的病房里。这是周义在学二胡,边听李老汉口述要领边慢慢摸索着……渐渐地,周义能完整地拉出几首短曲了。

但毕竟拉二胡是件很枯燥的事,周义练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怎么也不能进步了,他开始烦躁起来。对李老汉说:“你说我这速度,什么时候能赶上你啊?”李老汉说:“别急,你看不见曲谱,只能慢慢地来。以先生的命就扔在少年出名上头。后,李神医解释说:"你妻子是因为体内毒素淤积导致腹胀,砒霜的毒可能刚好与她体内的毒相克。我开始想通过排泄的方法将她体内的毒逼出,没想到误服砒霜却歪打正着,成了以毒攻毒。然而,直接服用砒霜的危险性很大,屋子里的热蒸气在这儿帮了大忙。砒霜毒因受到热蒸而分散至全身,部分与体毒相克,其余的砒霜毒在热蒸气的作用下挥发,通过汗液排出,避免了次中毒。"你可以依靠二胡自食其力……”说完,李老汉知道说走嘴了,他的意图就是想让周义从自暴自弃中走出来,能够凭一技之长谋生活。

周义心里一怔,难道要他乞讨吗?他突然厌恶起来,恨那把破二胡,更嫉恨这老头儿,他递过二胡,“给你!”不等李老汉伸出手,周义手一松,“啪”的一声,二胡掉在地上变为两截。

病房内一阵寂静后,李老汉剧烈地咳起来。之后,他叹口气:“要学琴,首先心里要有爱、有快乐。有了爱,快乐中自然就会有音乐啊。”

但此时周义心中只有恨了,再听到李老汉悠扬的琴声,他竟莫名地不再有惬意的感觉了,取代的是那种嫉恨、那种不平等的对比。李老汉的快乐是来自那双能看见东西的眼睛,周义恨那双眼睛,恨他能看见自己的手指在琴弦上欢快地弹跳,恨他能看见自己的这双瞎眼,更恨……

周义整个脑袋都充斥着怨毒的咒骂和愤怒,他不想再听了,不想让那糟老头儿怡然自得……

可能今天拉得曲子太多了、太久了,当晚,李老汉猛烈地咳嗽着,逐渐地,声音越来越小……

周义侧耳细听,知道李老汉可能不行了,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是在挣扎着摸柜子上的药瓶。周义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两床间小柜上药的,也可以立刻起身喊来医护人员……可他没有,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他在犹豫,在心里斗争,因为他恨李老汉,即使那种恨是没有来由的……

李老汉那边没了动静,周义的心里一沉,"公子,我是你身下的白狐。"有些后悔了,他急忙喊来医护人员。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医生给李老汉盖上了白床单,轻轻地吩咐护士:“推走吧……”

房间里静得可怕,周义的心里顿时空荡荡的,他很后悔,后悔极了,他是可以留住李老汉的……

护士再来收拾房间的时候,周义恳求护士:“能不能把李老汉经常拉的二胡送给董大爷说:"嗯!眼看它都快不行了,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我?”

“好吧,反正也是要火化的东西。”随即,护士诧异地问,“他怎么可能拉二胡呢?他连双手都没有!”

周义的脑袋似被铁锤猛地敲了一下,“没,没有手?”

“是啊,李师傅原是二胡演奏员,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双手,后来听说他学了一阵子口技……”

周义下半身不能动,此刻上半身也似乎瘫了,唯一能动的只有眼角不断涌出的泪……

护士再次进来,却是通知周义:“你可以出院了,并且可以随时到福利院去生活,一切费用有人为你支付。”

“谁?”周义转过空洞的眼睛。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孩。”

沉思好久,周义最后缓缓摇头,“我不去!”

一周后,繁华的步行街一角,传出悲戚、嘶哑的琴声,一个年轻的盲人坐在地摊前,在专心地拉着二胡,表情肃穆,臂缠黑纱……

标签:天堂琴声

    上一篇:白骨上挂钥匙 下一篇:小二砍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