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壮烈的大地

壮烈的大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天上午,丁顺拿着一个空麻袋到集镇上买年货。刚走到一家酒馆门口,忽听背后有人招呼:“丁顺兄弟,我请你喝酒,赏不赏脸?”有天晚上更天,陆子娟被阵轻轻的脚步声吵醒,向窗外望去,很模糊的看到个人影朝驴棚走去。当下就想:"是不是贼呢",于是就叫醒连忍风。默忍风去驴棚看,待产的驴子好好的睡在驴棚里,没什么事,就想可能是舅舅起来解手吧。也就没在意,回屋继续睡觉了。丁顺回头看到一个陌生男人。那人说:“我叫卜同富,是个商人,也是你师傅"好吧!"国王说,"地球的中心在哪里?"生前的好友。”丁顺一听是师傅的好友,连忙回礼。卜同富热情地邀请丁顺入内。

叫来酒菜后,他们先互敬几杯。丁顺久未沾酒,本来就馋得紧,碰上这么个做生意的老板,又别看疯丫头怀里经常抱着的鸡,体型硕大,羽毛丰满,光鲜靓丽,顶冠红大,是只漂亮的大公鸡。名曰:"王母娘娘",但从不参加战斗。而真正参加战斗的却是;"楞","孬"分别拎着的只女人回到家,把果子切开,果子里面尽是金子和银子。她把金子银子分成份:她自己、她丈夫、她丈夫的第个老婆各人份。鸡,谓之:"大天王"。是师傅的好友,就敞开肚子喝。最后喝得趴在桌子上,呼呼睡过去。

等丁顺醒王真摇头说,自己近来茶饭不思,烦心至极,让"麻衣神算"给算算,看他为何事烦忧。来时已经在家。父母告诉他,是卜先生雇了辆牛车,把他送回来的。丁顺发现墙边放着一个麻袋,鼓鼓囊囊装满了东西,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万久铭醒来时,见床边站着张林采和个老者。已经是深夜,两人正焦急地看着他。见他醒来,张林采十分高兴。万久铭半晌才问是他救了自己?张林采摇摇头,说是爷爷救了他。他运气好,爷爷见自己久不回来,便出门去迎,想不到却迎到了昏迷的万久铭。于是把他背回家,察看伤势,刚刚用酒给他冲洗了后背的伤。上好的年货。

两天后丁顺又特地去了集上。真是巧,他在街头又碰到了卜同富。丁顺激动地拉他进了酒楼,二人开怀畅饮。

酒过三巡,卜同富一抹嘴:“兄弟,我想问一件事,你现在是不是在炮厂铸炮……”

这句话一出口,丁顺立刻跳起来,连忙嘘了一声,示意卜同富别往下说。卜同富却说:“别害怕,这个地方很安全。咱们兄弟说的话,不会泄漏出去的。”丁顺已经有五分醉了,他也不想瞒了,坦率地承认自己就在炮厂里铸炮。他以前是铁匠,两年前官府派人把他找去,问他愿不愿进炮厂干活,他一想这是公差,就去了。

“大哥,你是知道的,进炮厂这事保密。我连我爹娘都不告诉。”丁顺说完,卜同富爽朗地接过话头:“这个我明白。不过你进炮厂,别人不知道,我是早知道的。所以我这几天特地找你,想跟你一起合作,做批生意。”

丁顺其实已经意识到卜同富的用意,他吞吞吐吐地说:“炮厂确实需要很多铁,但大哥你想做这种生意,恐怕没那么简单。炮厂的用料,都是官府采购,私人难以插手。何况我只是个铸膛师,也说不上话。”

卜同富呵呵一笑:“你弄错了,我说的生意,并不是铁块。”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拆开放在桌上。丁顺看了一眼,原来是一种黑色的粉末,不禁脱口而出:“这不是铁屑吗?”“没错,就是铁屑。”“可我们那里,不用铁屑的。”“这就是咱们的生意。”卜同富两眼灼灼地盯着丁顺。

丁顺突然觉得卜同富的眼神不对。他心中一惊:“这……怎么做?”卜同富压低声音,将所谓的生意介绍一遍。原来卜同富要丁顺在铸炮膛时,将这些铁屑掺入熔化的铁水内,铸进炮膛体内。“据我所知,你们炮厂最近要铸造一百门大炮。我给你一百包铁屑,每个炮膛掺一包进去。每掺一包咱们可得黄金二两。这就是咱们的生意。”卜同富拍拍丁顺的肩,“兄弟,我知道你家里困难,父母都有病在身,你"嗬嗬,俄罗斯人的味道没有闻过,模样没有见过,现在自己送上门来了!"老妖婆说完去磨牙,要吃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快三十岁还没娶上婆娘。做完这事,二百两黄金你分一半,怎么样?”

丁顺终于明白自己是被盯上了,卜同富决非什么商人,他叫自己将铁屑铸入炮体,决非好事。他问卜同富为什么要这样做,卜同富摆摆手说:“你只做生意,不要管别的。等你干完活,我就把你全家接出去,到一个他们找不着的地方享福去。”

丁顺清楚,不答应是不行了。他艰难地点点头说:“好吧,反正我也是穷人,为了黄金,就照你说的做吧。”

两个人随即分了手。丁顺一离开酒店,就拔腿往家中赶。他现在就想赶紧回到父母身边。

可是回到家,却不见了父母,桌上放着一张纸,他拿起一看,上面写着:“你的父母,暂且由我们照应。你就一门心思做好你的生意吧。”

果然不出所料,父母被当成人质了。

丁顺气得直跳脚,这肯定是卜同富所为。卜同富他们做得真绝,先用美酒套亲近,又将他父母绑了去。丁顺牵挂父母,心如刀绞,他深恨自己上了卜同富的当。

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照他们说的做。等过了年,丁顺就急急赶往厂里。开工那天,他正想着卜同富如何将铁屑给他,忽见送铁工将一块铁放在熔台上。丁顺一拿,感觉分量不对,用铁锤一敲,原来是铁皮壳。他用凿子凿开,里面有一个个小纸包。

看来,这个送铁工不是卜同富的同伙,就是被收买了。

铸炮厂虽有很多人,但丁顺所做的工作,只有他一个人,因为浇铸炮膛需要很干净的环境,不能有在詹姆斯·霍尼卡特先生新买的绿色汽艇上,皮尔斯和玛丽尽情享受着尼亚加拉河两岸优美的风光。 灰尘掺入,而且铸模空间比较小,只能容纳一个人,实际是一个半封闭的场合。卜同富他们看来深谙铸炮原理,知道要做手脚,只能是铸膛师才有机会。丁顺已经受过卜同富指点,本来一次性完成的浇铸,现在分两次,第一次先浇入一半铁水,天,外乡人独自顺着河道拉艘小船,来到鹰子岩,只见只鸟叼着什么从山上的个石洞飞出,"铛"的声,鸟嘴里掉下个黄澄澄的东西,正落在外乡人面前。外乡人捡起来看,原来是枚金戒指,他放在嘴里咬,软的,是真金,就悄悄地放在怀里。洒上铁屑粉,然后再浇上另一半。

这样做,等于炮膛体的中间有一层隔灰。

丁顺的额头冒出汗,他仿佛看到,那些炮上了战场,点炮手一点火,炮弹没有飞出,轰隆一声炮膛自毁,炸死了一大片自己人……"独秀山?"小将中年人带上楼,小声问道,"听说那里是神仙住的地方,您遇见过吗?"

终于,一百门炮如期铸完了。这中间,那个送铁工一共送了三次“铁块”。

做完以后,大炮即被运往军队里去了。丁顺发现,那个送铁工也随着大炮的出厂,不见了踪影。他找个机会,偷偷溜出了厂。

这些大炮被运往哪里呢?原来这一百门大炮是戚继光定做的。大炮运抵浙东,这里即将有几场鏖战。戚继光厉兵秣马,严阵以待。

再说那个卜同富,原来是倭寇的奸细。那个炮厂的送铁工,就是被他重金拉下水的。一百门炮被拉走后,送铁工就找到卜同富。卜同富立即乘船赶到冲绳岛,叩见倭寇头领矢田光一。矢田立即要下令全线出击。但卜同富伸手一拦说:“矢田阁下,现在全线出击还为时过早,我们先得弄清真假。”年天闹旱灾,地皮都裂口了,小伙子边走边说:"今天有大雨。"正好县令路过,就要抓小伙子问罪。小伙子焦急地喊:"雨水姐姐,雨水姐姐救救我。"轰的声,天空声雷响,接着大雨落了下来。县令见他料事如神,给他封官加禄,当了他的师爷。后来,他娶了个年轻美貌的妻子,日子倒也过得挺美满。“什么真假?”“就是那些炮,到底是否真的会自毁。”矢田瞪着眼睛问:“你不是说已经按计划实施了吗?”“没错,我相信那个姓丁的照我说的做了。不过,我们有必要先试探一下,效果如何。”

听了卜同富的话,矢田如梦方醒。于是他们决定,先派一小部分兵力,乘船去沿岸佯攻。一声令下,二十多艘船向着大陆进发,目的地是浙江的镇海。

倭船离岸有二十里时,被戚家军的侦察船发现,消息马上传给了戚继光。戚继光下令做好准备,一百门大炮被推到岸际,对着来犯的船队。近了,戚继光大吼一声:“开炮——”

然而,意外发生了,随着轰轰的巨响,整个大炮阵地上炸开了。那些炮在点火后,不仅没有向敌船射出炮弹,反而都自炸了。

成家军的大炮阵地上一片混乱。炮兵们焦头烂额,哭爹叫娘,纷纷弃炮逃跑。而越来越近的倭船,没受任何损失。那一百门炮连一发炮弹也没射出,就全部自炸了。

此时卜同富和矢田光一就在倭船上,看得分明。卜同富指着硝烟弥漫的岸边道:“矢田阁下,你都看到了吧?”矢田张着嘴,好半天才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难以置信。这些大炮的威力确实厉害,如果咱们这些船挨上一炮,肯定变成碎片。”矢田本想抢滩登陆,但卜同富摆摆手说:“咱们现在兵力不够,不人群中个年轻的女人突然跑出来大声的喊。她是村中少妇,名叫杏儿,并怀有个月即将临盆的胎儿。必急于登陆,戚继光的炮都炸了,阁下尽可以回岛,组织全部兵力登船,再从容来攻。登陆以后就可长驱直入了。”矢田觉得在理,挥手叫这些船回航。

且说戚家军的大炮初登战场,首战使用,却全部自炸。戚继光赶到它认为只有这样大小不分,好坏难辨,才能鱼目混珠,自己才能从中渔利。大炮阵地,看到满地废墟,再看倭船已经消失,顿时觉得问题严重了。没有了大炮,这仗还怎么打?

刚过了两个时辰,探船就来报,发现大批敌船从东北方向压来。戚继光拔出宝剑,大吼一声:“激战的时刻到了,弟兄们,跟我拼杀吧…唐员外赶到太医馆,却发现莫太医前几日回乡下办事未归。唐员外又只得赶紧往回赶。…”军士们手拿长矛短刀,埋伏在阵地前,只等着敌寇们上岸,与其决一死战。

近了近了。黑压压一片船,足足有几百艘。正当矢田举着指挥刀要喊登陆,猛见岸上火光一闪,一颗炮弹以闪电之势射来,击中了旁边的船,轰的一声巨响,那船一下被炸碎,顿时血肉横飞,木屑四溅。随之岸上接连响起开炮声,一颗颗炮弹呼啸着,射向海里的船,密密麻麻的船队哪能避开,纷纷中弹。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矢田惊问旁边的卜同富。卜同富明白过来,失声喊道:“我们上当了!”话音一落,气急败坏的矢田一刀将他砍下海去,随后急喊撤退。岸上炮声不断,中了炮弹的船被炸得四分五裂。有些船想掉转船头逃跑,可是船撞船,船顶着船,往哪里跑呢。炮弹是如此密集,就像砍瓜切菜一般,很快就打翻了大批的船。

没有被炸死的倭寇们跳入水中,怪叫着往岸上冲。等他们冲上岸,迎面射来雨点般的箭。没被射死的冲上去,只听一声哨响,戚家军跃出壕沟,挥舞着大刀向倭寇杀来。

媳妇说:"告状就是他,"

战斗很快结束了,海里和岸上到处是倭寇的尸体。

戚继光抚摸着一尊炮,露出胜利的微笑。此时丁顺走了过来,向戚将军行礼。戚继光嘉奖说:“丁顺啊,你这次及时送了情报,立了大功啊。”丁顺连忙躬身说:“这都是将军高明,将计就计,打败了倭寇。”戚继光捡起一截炸掉的炮膛,和丁顺相视大笑。这哪里是铁炮筒,分明只是木制的。

原来,丁顺被迫接受场券卜同富的命令后,并没有真的屈服。他在返回工厂前,先偷偷找到戚将军,将此事禀告戚将军。戚继光听后,授意丁顺不要声张,照常铸炮。丁顺在铸炮时并没有将铁屑掺入进去。但为了吸引敌人上钩,戚继光另找箍桶匠,造了一百门术器炮,摆放在前沿。敌人第一次前来试探,戚家军故意将这些木炮炸毁,造成大炮阵前自毁的假象。倭寇以为戚家军的炮都成了碎片,放心大胆来攻,结果遭遇了真炮,被轰得人仰船翻,一败涂地。

但戚继光也知道,胜利来之不易。他拉着丁顺的手,低声说:“咱们到海边去,祭一下你的爹妈,好吗?”丁顺立即热泪盈眶。他知道这样一来,父母肯定被倭寇所害。当他跪倒时,戚继光也跪下来,对着茫茫大海祷告:“两位老人家,你们是为国而死的,请接受戚某一拜吧……”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沙漠蛮族 下一篇:不是亲生 等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