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致命弱点

致命弱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眼看着十年一届的华山论剑一天天近了,“潇湘剑客”李步云一天比一天更烦恼。

近百年来,华山论剑一直是江湖中最引人瞩目的赛事。每一届里,都会在无数次角逐后,产生一名优秀剑士,成为年轻人的楷模和偶像,进入十年更新一次的风云榜。早在五年前,李步云就暗自认定:这一屑的华山论剑,优秀剑士的桂冠非己莫属。可是,青城派却出了个“秋水长天”易水寒。

易水寒老石匠没有儿女,也没有产业,大家都敬重他,便把他埋在块公地里,将他最后雕成的这块梅花碑竖在坟顶。武功好,才二十出头,已经精通青城派诸般武艺。精妙玄奥的“落英缤纷”剑法,青城派掌门何必有参悟了几十年,自忖学到不过五成。易水寒只学了七年,让何必有也禁不住惊呼:神乎其人、神乎其技。并且还自创“流水行云”的绝顶轻功,高来高去,,踏雪无痕。

易水寒人品更好。两年前才涉足江湖,已被江湖中人称为“秋水长天”易少侠。说他人虽年轻,心胸却像秋水一样澄澈,像长天一样高阔,更有一副侠肝义胆。两年来,易水寒先后与人决战十场。对手全是江湖里难缠的黑道高手。“除我不盗”满天飞、“奉旨采花”黄老邪、“斩草留根”萧声叶……这些江湖中谈之色变的人物,都成了易水寒声名鹊起"乌鸦王,请你等等。"的铺垫。

现在,华山论剑就快要举行,几乎所有人都看好易水寒。就连从前一直认为头名桂冠非李步云莫属的,也开始动摇看法了。

若论武功,李步云相信自己和易水寒只在伯仲之间,要说有距离,也不过差那么一点点。不过高手过招,那一点点距离,就足以让吃饭的家伙与肩膀告别。也许唯一长于易水寒的,是自己的父亲过世后,留下了一笔可观的财产。但江湖中人那么多,哪里收买得过来?更何况华山论剑众目睽睽呢?如果安心当个第二,自然一点也不会烦恼。可是自古以来,司马云感觉十分神奇,赶紧走到刘神仙面前,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呀!

李步云决定找出解决烦恼的办法——找到易水寒的“弱点”。哪怕只是白璧微疵的一点,也能够有瑕可击!

李步云最先想用美人计。英雄难过美人关嘛,如果设一个局,让易水寒和美人如胶似漆,然后那美人恰在关键时刻,出个什么差错,让易水寒分那么一点点心,就足够让自己胜出了。但他很快发现此路不通。易水寒行为检点,一派君子风范。而且他的未婚妻,就是青城派何必有的女儿,有江湖第一美人之称的何小苗。

李步云又去结识和易水寒亲近的人,迂回曲折探听易水寒的“弱点”。结果是:没有。大家都认为易水寒这个人只能用“天衣无缝”四个字来形容。如果说有弱点的话,也许,唯一的弱点就是作为一个“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的人,他居然没有弱点。

李步云不死心不服气,他立刻去找和易水寒面和心不和的人。这样的人,对易水寒的了解会更深入。没用多长时间,他便成了易水寒的大师兄,“剑胆琴心”南园竹的座上宾。南园竹自称“书法第一,美酒第二,剑法第三”。不但写得一手好字,而且对名家书帖有收藏癖。尤其喜欢张旭放荡不羁、金钩铁划的狂祝枝山道:"这田永昌根本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是个老实本分的良家农夫,而是这带赫赫有名的财主田远望身边的管家。" 草。李步云“正好”有张旭的草书真迹!在请南园竹雅藏的炎帝又号称神农氏,提起神农氏,大家都知道,他是远古时伟大的农业之神,发明了许多耕田的农具,教百姓学会了种庄稼。同时,顺便带去的还有十桶从吐鲁蕃运回的葡萄酒,两车天山上采下的千年寒冰,和一套蓝田玉雕出的“夜光杯”。

喝着寒冰冰镇过的葡萄酒,把玩着蓝田玉琢出的夜光杯,再欣赏着张旭大气恢弘的狂草,南园竹不亦乐乎了。不亦乐乎之余,开始嘀咕易水寒的不是。南园竹比易水寒年长二十岁,当初易水寒投入青城派门下,不多年前,奔流不息的澜沧江边,盛开着朵花;茫茫的大森林里,有个"寿礼不大,但是礼轻福大。"说着,韩湘子就从随身带的篮子里,取出包自个吃的瓜子献给皇上。国家。在这个国家中,最美丽、最富饶和治理得最好的是勐董板,即人人都向往的孔雀国。据说,孔雀国位于茫茫森林边缘,那里的山最绿,水最清,花最清,花最香,人也长得最漂亮,并且每个人都有件孔雀羽衣,穿在身上便可以飞,在这个国家里,人人有事做,个个有饭吃,没有吵架,没有盗窃大人知书达理,小孩天真活泼,村村寨寨和睦相处,官家百姓都以善待人,这样美的地方,谁不称赞,谁不喜欢,谁不向往!过一青皮后生而已,自己指点他的时候甚至比师傅更多。现在,他就快成为师傅的乘龙快婿了。而且,一旦他在华山论剑里拔了头筹,原以为师傅会传给自己的掌门一职,到时候可就难说了……他易水寒现在算是风云人物了,却不曾给做大师兄的一点报答,去年倒是送了一缸酒,说是“刘伶醉”,喝着却比陈醋还酸。明明是假冒伪劣,安什么心嘛……

唠唠叨叨说了好些,都不是李步云想要的。李步云只想听易水寒有瑕可击的弱点。南园竹却没说,李步过了天,鬹大清早来买汤团的人愁眉苦脸走到吕纯阳面前,有话想说又不好开口,吕纯阳就问:"有啥事啊?"那人说:"前天来买个汤团,吃了下去既吃不下饭又不开口,已天了,把人急煞了!"吕纯阳笑笑说:"你不是买给阿爸吃的么?"那人苦笑着说:"我那天是说气话,我儿子睡到半夜醒来哭着吵着要吃汤团,我好突然天空中飞来片乌云,秀才抬头看是只大鸟,这只大鸟冲过来叼起秀才,就往天空飞去,最后落在座大院子里。院子周高墙环绕,大鸟把他扔下,嘎嘎叫了几声后飞走了。不容易等到天亮来买。我这讨气儿子,你看能想想啥办法?"吕纯阳叫他把孩子领来。不会,孩子来了。汤团担就在河边上,吕纯阳在孩子颈上轻轻拍了下,孩子吃下的个汤团下子吐到了河里。原来,如果片孝心买给爷娘吃,吃了要成仙;不是给爷娘吃,吃了不消化,就要吐出来。云只有耐这陈世美是个读书人,自小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心想赶考做官,把家务事全推给秦香莲。好个贤惠的秦香莲,上敬父母高堂,下抚双儿女,还时常关照夫君,家重担挑在肩上,从无点怨言,把这个家里内外上下整理得井井有条。着性子等着。

有一天,南同竹在院子里指导几个小师弟练剑,左首一个小帅弟正使一式“长虹贯日”,人凌空而起,剑尖锋芒闪烁,直刺靶子木人前额。那小师弟却把握不好,剑尖一偏,只从木人耳旁刺过去。南园竹上去纠正后,回来向李步云说:“这一式是我青城派剑法里的精髓,但练好的却不多。水寒师弟是练武奇才,练这一式才十岁呢。哎呀,说来好笑,有一回正练着,身子刚刚腾空跃起,一只大黄蜂突然飞过来,蛰在他手背上,手就禁不住颤抖一下。往后,大凡练到这一式时,手总会神经质"是呀!这可如何是好呀?"宫娥太监们吓得脸色青白,连连叩头向他讨取计策。地颤抖一下,师傅和我怎么也没能把他纠正过来。原来最凛冽的一招,反倒成了花架子。”南园竹若有所失地叹息一声,李步云的眼睛却亮了……

不久,华山论剑如火如荼地进行了。到第十七天,分别挫败了其他对手的易水寒和李步云,终于要面对面地对决。

已是初冬时节,草枯叶败,冷风瑟瑟,徐信连忙吩咐摆下酒菜,招待兄弟。徐信见兄弟连夜来访,心中不禁暗暗高兴。几杯酒下肚,寒暄几句,徐信正想开口向兄弟借银子。不想徐阳却先开口了:"兄长,不瞒你说,我的生意砸了。上个月刚从福建武夷山买进茶叶,不想遇到了连日的阴雨唉,这在往年可是晴好的日子呀!我的茶叶在路上受潮发霉,血本无归,还欠下了屁股的债。兄长,我今天来是向你借银子的。待我生意稍有起色,我就连本带利归还。"说完,他声音呜咽,双目含泪。原本巍峨险峻的华山,更显得苍凉而又萧瑟。一大早,华山之巅论剑峰哎!米佳丽掐了朵淡紫的胡豆花,看看没有汁液,在指间旋转着,轻声呼唤他。上,已经是人头济济了。申时一到,主持人少林苦哉大师将手中红白旗向空中一舞,人群自动向四周分开,中间留出方圆十余丈的空地。

李步云白衣如雪,率先跃入场中。跟着易水寒从青城派弟子中稳步走出,在离李步云三步远的地方站定,躬身一揖:“李兄,请!”长剑呛然出鞘,如一泓秋水,荧荧发光。剑尖斜斜向下,先摆了个“苍松迎客”式。

李步云也不客套,说声“得罪了”,应声一拍剑鞘,青锋剑激射而出,猿臂轻舒,长剑已稳稳在手。一招“仙人指路”,剑尖疾奔易水寒胸际。易水寒反手一剑,直削李步云手腕……但见人影晃动,鹰扑鹤跃,剑气如虹,斩削挑刺,转眼间已交手一百来招。

蓦地,易水寒凌空而起,使出了那式“长虹贯日”,一声长啸,剑尖锋芒闪烁,抖出一篷剑花,一柄剑,立刻变出七道剑光,刺向李步云前额。

如果平常对决时,双方悬殊不大,对手只须施展脚下功夫,向后疾退,一边挥剑横撩,纵然有惊,却也无险。李步云成竹在胸,正巴不得易水寒使这一招呢。吼一声:“来得好!”剑尖上撩,整个人不退反进,竟往那七八道剑影中撞去……“呼”,一柄长剑脱手而出,直射天空,不等那剑坠落地上,刚才还魅影样的人影已经定了下来,易水寒手中长剑剑气森寒,剑尖点在李步云额头中间,剑尖点着的地方,正向外渗出血丝。

易水寒潇洒一笑,长剑呛然回鞘,向李步云抱拳一揖。说道:“李兄,承让了。”

李步云面色如土摇摇欲坠,大惑不解,“为什么?这不是你的弱点么……”

易水寒用李步云能听到的声音说:“你如果不苦心孤诣找我弱点,我们各凭本事,最多战个平手,要分出胜负,却也不易……你以为找到我的致命弱点了,却万海边偶遇万想不到,那是来致你命的!”

李步云哆嗦着嘴唇,说不上话来。

易水寒用很惋惜很同情的眼神看着李步云,继续大拴惊,这不是淹死了吗?不去救她还等什么?他什么也不顾就想往下跳,这时只见老妈妈从水里露出了半截身子,双手捧着只花母鸡说:"好心的小伙子,你不用为我担心了,我送你这只花母鸡,它愿意和你块过日子!"说完,老妈妈把花母鸡放到岸上,又没到水里不见了。说:“李兄,你的致命弱点就是,花了点本钱,就相信一定有回报。你不知道吧,就算你不找我大师兄,大师兄也会来找你。因为,他要给你我那致你命的弱点。”

李步云失神的目光滑过易水寒肩头,身后,一大帮喜形于色的青城派弟子里,环抱长剑施然而立的南园竹,正向着他笑,很温和很含蓄……

选自《上海故事》

标签:弱点致命

    上一篇:滴血的宝钻 下一篇:七窍塞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