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偷窥第三夜

偷窥第三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对面十二层的那对夫妇在干什么呢?”九层的那个小帅哥是不是又在床上练手脚倒立了?“左边那幢高楼的那个驼背老头子大概又会望着墙上的照片发呆了吧?”阳子透过架在窗户上的高倍望远镜,贪婪地窥视着城市里每一个点亮的窗户,想着心中一个个充满诱惑的问题。

每当入夜,阳子总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凭借着十八层公寓居高临下的优势,她像神一样掌握着目力所及范围内一切家庭的秘密和规律。以这种方式介入如此众多家庭的生活,使阳子拥有奇异的成就感。虽然在每次偷窥后都有着强烈的自责和负罪感,明知这是一种有违道德的卑鄙行径,但第二天晚上,她又会控制不住自己,着了魔似的把眼睛对向望远镜的目镜,去寻找新的猎物。

城市的大钟当当当当地敲了十下。“晚上十点钟,好戏应该上场了!”她露出了一丝暧昧的微笑。斜右边远处的四层旧公寓居住着一对男女,不知是夫妇还是恋人,虽然阳子用的是高倍望远镜,但仍然看不清他们的五官。十点钟的时候,他们会很准时地回到寓所,点亮灯,然后亲热。阳子不清楚他们干什么工作,但这对她来说无所谓,因为她从镜中的视野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阳子今年三十三岁,未婚,独居,任三岛物业会社副总经理,可以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女强人有女强人的苦处,尤其是未婚的又过了最佳婚期的女强人。白天里,阳子是公司里人人敬畏的呆板的女上司,没有一个真正可以谈谈心的人,到了晚上就更是空虚无聊,寂寞难耐。生日那天董事长三野雄夫送给她一架高倍望远镜作为生日礼物。董事长说,望远镜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可以放大人世间的许多东西,让人看到本来无法看到的真相。阳子在无意中证实了月好时最宜秋。这句话,她竟然爱上了偷窥。在那种略带犯罪感的强烈刺激中,她的空虚被一个个别人的秘密渐渐填满,偷窥也会上瘾!

现在阳子把望远镜瞄向了那对恋人的窗户,可窗户黑洞洞的,他们并没有来。又等了二十分钟,还是黑漆漆的,阳子感到有些失望。正当她想转移目标时,灯突然亮了。“终于"公子,他怎么说?""神手张"追上,拱手问。等到了!”阳子心里很激动,目不转睛地盯着望远镜。进来的是那个女人,这么多天来,阳子对这个女人已经产生了一种认同感,有时她会把她想象成自纪云收了陶埙,也摸进土房,土房内,有副白森森的骷髅,两只白鼠就窝在手骨边,骷髅的手指骨,竟然握着只翡翠玉镯,纪云惊呆了,那只丢失的玉镯原来在这具骷髅骨的手上!己,一想到这种荒谬的角色移位,阳子往往会面红耳赤。

那个女人走到窗前,仿佛在呼吸着新鲜空气。不一会儿,她的背后出现了那个男人。阳子莞尔一笑,她想那个男人定会走过来,充满爱意地从后面抱住那个女的,然后两个人开始温柔地接吻,接着会渐渐疯狂。然后……阳子看到了一道闪光,那是什么?当阳子看清楚时,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一把斧头!被男人高举过头,在灯下闪着寒光。

阳子吓得说不出话来,那女的却似乎没有发觉,仍一动不动站在窗前。那个男人高举着斧头一步步走近女人:“天哪!快逃!”阳子终于喊出一句话。接下去是惨无人道的一幕:男人的斧头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对准女人的脖子猛地砍了下去。阳子大叫一声,倒退着摔倒在沙发上,面无人色,脑里女主人做好饭,到屋里看,惊叫起来:"哎呀,我的天!"她把拽起于仁,又急忙揭开被子,被里有个婴儿,此刻面色青紫,再摸鼻腔,已没了呼吸。原来,孩子刚出生不久,清早女主人下炕做饭,替熟睡的孩子盖上被子,放在炕头上。于那天晚上,赵在梦中,梦到鬼妹对他说:"赵哥,我要走了。我把我的身世告诉你们。我不是人,当真是鬼。我在世时,遇着危难,全靠你祖父搭救。现在见你赌博输光家产,特意前来报恩。离别之时,送你支戒赌签。"赵猛地醒来,摇醒旁边的老婆,把梦说给她听。婆娘说她也做了个同样的梦。两口子觉得古怪,赶忙跑到鬼妹住的屋里去看,灯亮着,人不在了,桌上放着那戒赌签。再看院子门,都关得好好的。两口子忙把神签供在神完子上,烧香点蜡,拜敬鬼妹。仁方才没有在意,不小心将孩子闷死了。女主人伤心欲绝,抱着孩子号啕大哭,于仁也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一片空白,好久才回过神来。“报警!快报警!”她总算是临事不慌,此时显出了女强人的本色。

十分钟后,警方封锁了现场。半个小时过去了,阳子作为报警人和第一目击证人,被警方传唤。“阳子小姐听了妲己的话,纣王立刻命人把剑取下来烧掉。不用说,妲己的病自然也就好了。,请你注意公民的严肃性,今后不要再报假警!”警长一脸不高兴地对阳子说。“什么?报假警?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是亲眼看见的。”阳子对警长的话比刚才突如其来的凶杀案感到更吃惊。“这是一所早已废弃的公寓,再过几天就要拆毁。我们查了所有的房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凶杀的可疑迹象。”“你是说,这所公寓根本没人住?”阳子睁大了眼睛,“可我……”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总不能当着警长的面说自己天天在偷窥别人吧!阳子一头雾水地回到寓所,那凶杀的场景一遍遍地在脑海中上映。她确信自己没有幻觉,但警方的实地调查也是真实的呀!她越想越糊涂:那对神秘的男女到底是什么人?

阳子迫不及待地架起望远镜,对准了那座黑漆漆的公寓。想起昨晚的情形,阳子感到有些害怕。那公寓似乎比往常更显得阴森森的,说不出的恐怖。但为了弄清真相,阳子只好硬着头皮窥视下去。好不容易等到十点钟,阳子的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紧张。四层公寓像一只矮小的怪物蹲在城市的阴影里。过了半个小时,没有一点动静。“今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阳子自言自语。正在说的时候,公寓的灯突然亮了,阳子的心一下子揪紧。“怎么回事?她没死!那么昨那些衙役、狗腿子窝蜂地拥去了。他们进了屋里,把老匠人的东西先抢光了,才去抢铜牛。可是铜牛好似生根似的站在那里,抬也抬不动,掀也掀不动。老匠人站在旁,气呼呼地看着不做声。晚那个……”阳子更是惊惧。那个女人如昨晚般走向窗户。动作几乎一模一样。在她的背后出现了举着斧头的男人,阳子感觉就像在可是长衫刚解开,个洁白的手帕掉落出来,落在地上,上面绣着只青色小狐狸。看一部录像带,就像是昨晚的翻版。在男人把斧头砍下去的刹那,阳子感到呼吸停顿了,但她的眼睛仍没离开望远镜。那女胡柏奇吼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总督府的茹也敢拦?"人随即而倒,男人跪在地上,对着女尸一斧斧砍下去,看得阳子快要呕吐。那男人突然抬起头来,向阳子这边看来。虽看不清他的脸,但在望远镜的镜头中却仍仿佛打了个照面。

阳子大惊失色,赶紧丢掉望远镜,躲进被子中,吓得瑟瑟发抖。等她定下神壮着胆子去重新窥视时,那里已是漆黑一片。白天里阳子精神恍惚,心里总想着这件奇怪的事。她是个天生好胜的人,遇到难题,一定要弄个明白。所以她思考再三,决定晚上亲自去弄个水落石出。

十点钟,阳子偷偷准备了一把匕首,来到了老仍不死心,与个弟弟商量,决定把老大强行弄来。于是兄弟先回家吃饱喝足,然后到老大家里集合,逮住老大,不由分说,抬的抬拽的拽,往山上走去。这座早已没有人住的公寓。公寓已十分破旧,到处涂着一些奇怪的画,楼梯和走廊里倒满了各色各样的垃圾,使空间构筑了很多可怕的阴影,仿佛里面藏着什么东西。阳子打着手电,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走向那间发生凶杀案的房间,她紧紧攥着怀里的匕首。灯光打亮了前面的黑影,但后面的阴影立刻在四周向她包围过来。越往里走,越是那女子笑,说道:"我是这家的女儿,名叫小翠,怕你个人不敢睡,就来看看你。"可怕,斑驳墙壁在手电的强光下像鬼怪的脸,吓了廪君统率了姓的人,乘上他自己打造的土船,顺夷水沿江而下,来到了盐阳。那时盐水有个美丽而又聪慧的女神,她十分爱慕廪君,对廪君说:"这个地方地大物博,出产丰富的鱼和盐,希望你能留下来和我起过舒适安逸的生活。"廪君没有应允。他觉得他应该为姓的所有人找到个更为理想的居住地。阳子一大跳。她想回头逃走,但强烈的好奇心迫使她走向那不祥的房间。门虚掩着,阳子咽了一口唾沫,提着胆子慢慢推开破旧的木门。突然啪嗒一声响,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踩在阳子的脚上。阳子吓得尖叫起来,那东西吱的一声叫,从她的脚边蹿向身后,原来是只老鼠。虚惊一场,倒使阳子的心稍稍安定下来。她走进了房间,这个房间她已很熟悉,但此时身临其境,却又有点陌生。她用手电扫了一下房间,没有任何异常。

阳子站在房子中关公听郎神出言不逊,勃然大怒,道:"放肆!你竟敢在关某面前撒野,我的青龙偃月刀好久没有见血了,来来来,我与你大战百回合!"说着从旁抄起宝刀,向郎神砍去。央,孤零零的,感到越来越怕,突然一阵窒息。她跑到了窗前,大口呼吸着空气。她看到了自己的高层公寓,窗子亮着灯,但只是很小的一点,就像一颗发光的绿豆。啪的一声,电灯大亮,刺得阳子睁不开眼睛。在回头的瞬间,阳子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杀气,恐怖的杀气。阳子的人头落地时,她终于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脸,和他手中滴血的斧头。

三个月后,三岛物业会社董事长三野雄夫因涉嫌故意指使杀人罪被警方拘捕。原来有妇之夫的三野一直与副总经理阳子有一腿。四个月前,阳子要三野与妻子离婚,然后跟她结婚,遭到拒绝后,阳子便以大蟒蛇也露出笑容,说:"谢谢你,吾让你幸福的。"说着尾巴朝门外摆,群白蛇推着大堆彩礼送到老妈妈面前。大蟒蛇对着老妈妈和两个姐姐说:"老妈妈和两个姐姐,吾保护你们的,但是你们要自己珍重。"公司违规经营的证据逼迫他。三野表面上答应,背后却想法子要除掉这个难缠的女人,但阳子对他已有防备。在送给阳子望远镜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三野发现了阳子有偷窥的癖好,于是收买专业杀手策划了这起杀人案。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标签:偷窥

    上一篇:七窍塞 下一篇:遭遇香车美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