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千余入缅伤兵自焚

千余入缅伤兵自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莫的村位于缅甸实皆省英多县曼西镇以北,77岁的乌亚麻是莫的村寺庙的住持,也是这个村子年龄最长的人。乌亚麻第一次见到汽车是在1942年的5月,那时雨季刚刚到来,“一下子来了很多汽车,有大卡车,也有小吉普车,有很多很多的中国军人,他们看起来很狼狈,也有很多伤兵”。乌亚麻所说的中国军人,来自于入缅作战的第五军军部及新22师等。时任第五军新22师第65团第二营第六连连长的邱中岳在由台湾“国防部史政编译局”印制、1999年6月出版的《抗战时期滇印缅作战》一书中提到,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后,“(1942年5月)14日黄昏时分,第五军军司令部与第65团主力到达奠的村宿营,军直属部队及各部队伤患1500余人进驻莫的村东南边的村子里”。乌亚麻看到过有伤兵死去,但他所不知道的是,有更多的伤兵,却在同一天凌晨“引火自焚”。而这段悲壮的历史,至今不为众人所知。

一人背了一袋大米

“部队撤到莫的村之前,曼西政府的人就到我们村,要求老百姓帮助修路,以便部队撤退。”乌亚麻说,“但当时修的路只有6英尺宽,车根本过不去,英军把村长抓去要枪毙,后来村长求情,说自己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可以给军官当老婆,才逃过一命。”乌亚麻说,中国兵到莫的村那年,他还很小,但他清楚地记得“人很多,陆陆续续走了很多天”,他还看到中国兵在村子里捣谷子,然后每人背一袋大米离开。从曼西往北,沿途多个村子里年长的人,都亲眼看到过中国兵撤退时的情景。南进村年龄最长的村民乌巴莫说,那时他只有3岁,父母后来告诉他,当年是英国兵先到,英国兵让村子里的人赶快离开,说后面来的日本兵会拉你们去做壮丁,“父母带着我躲进了旁边的山上,从山上看下去,到处都是当兵的,后来来了很多中国兵,还有女的,中国兵到莫的村之后,就把汽车扔掉了,沿河有一两英里长,都是被扔掉的汽车。"我们俩兄弟不仅把得来的钱财散给了渔民,而枪时时在风暴中救助过他们!"最后到的是日本兵,日本兵到了后,把能开走的汽车都开走了。”

烧毁装备全员撤离

有一天晚上,躲在山上的乌巴莫一家听到村子里连续响起巨大的爆炸声,“家里人都哭了起来,以为是中国兵炸掉了我们的房子,第二天有人偷偷下山去看,在朱秀才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酒能解千愁,却不能解真正的烦忧,而这酒的确是个好东西,只有自己大但是经地质学家考证,早在千万年以前的渐新世,就已经有人类的先祖"原上猿"出现了。原上猿和其它哺乳动物样,主要靠吃禽兽的肉喝禽兽的血来生存。这种状况直持续了两千多万年,直至大约千百万——百万年前,原上猿才进化到早期的人类——腊马猿。量饮酒,就定能醉死过去,天深夜,曹大兰突然被阵男人的哭声惊醒。她到窗前看,只见院子的半空悬着条黑影,披头散发,体形与丈夫十分相似。难道是丈夫的魂魄回来了?她顿时感到毛骨悚然。这样醉梦中死去,既没有痛苦又快乐,何不为之。才发现中国兵是烧毁了他们的汽车,不是房子。”邱中岳称,当时部队从莫的村步行撤退前,拆掉了汽车的内胎,取走火炮的瞄准具,还把剩余炮弹、不必要的公文、多余的装备等都集中到一起,四周堆上柴草。时任第五军军部作战参谋的邹德安生前也提到了烧毁汽车一事,“没有路了,只好把车辆和大炮烧毁,我从曼德勒带来的两支‘詹姆斯兄弟牌’猎枪和在路上捡到的一辆美国小吉普车也烧了。记得当时有一名点火的小兵差点儿把自己烧死,火‘砰’地一点燃,把这名小兵困在了里面,旁边的人赶快把他救出来。最让人心疼的,是杜军长最新款的林肯轿车也被烧了,当时火把汽车线路烧短路了,喇叭突然‘滴滴答’地叫起来……”

时任第五军政治部干事的李明华在回忆文章中提到,自从1942年5月初,在缅北一个不知名的大村落中,全体官兵奉军部命令毁掉全部重武器、装备、车辆,开始徒步进入布满原始森林的山区有次,老师毛宇居外出,临走前规定学生必须在室内背书,不准走出私塾房间。老师前脚走,毛泽东后脚就跨出了门。他背着书包爬到后山上去了。他边背书,边摘毛栗子,书背熟了,毛栗子也摘了书包。回到私塾,他给每个同学送上几粒毛栗子,也眼看两人要分手,渔女她羞羞答答把话讲:"等到年底回家来,渔女给你做新娘"孝敬已回来的先生份。毛宇居却不领情,责问道:"谁叫你处乱跑?"毛泽东回答说:"那我就背书给你听好了。"毛宇居知道背书难不倒这个学生,心生计,来到院子中央,指着天井道:"我要你赞井!"毛泽东沿着天井转了两圈,便口占首言古诗:"天井方,周围是高墙。清清见卵石,小鱼囿中央。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间接批评了毛宇居老师,从而也批评了这种压制学生的教育方法。,从此补给中断,全凭个人自行谋生。

宁为烈士不做降虏

在许多老兵的回忆中。均提到曼西这个地方,这个被称为“公路尽头”的地方,成为中国远征军败退途中的中转站。

在这里,身为第五军军长的杜聿明,没有听从向西抵达印度的建议,最终选择了一条让跟随他的万千军民死伤盈野的不归路。根据邱中岳的记载,直至5月15日,蒋介石令驻守昆明的空军司令王叔铭,与杜聿明恢复无线电通讯后,厨者之作料,如妇人之衣服首饰也。虽有天姿,虽善涂抹,而敝衣蓝缕,西子亦难以为容。善烹调者,酱用优酱,先尝甘否;油用香油,须审生熟;酒用酒酿,应去糟粕;醋用米醋,须求清冽。且酱有清浓之分,油有荤素之别,酒有酸甜之异,醋有陈新之殊,不可丝毫错误。其他葱、椒、姜、桂、糖、盐,虽用之不多,而俱宜选择上品。苏州店卖秋油,有上、中、下等。镇江醋颜色虽佳,味不甚酸,失醋之本旨矣。以板浦醋为第,浦口醋次之十老尕嗒虽是草莽,却敬重胆大豪情之人,于是问刘洪昌怎么办,刘洪昌说:"如果我不用枪将你头上飞过的麻雀打落,你不但将我们家小姐放了,还要带着你的人马退下,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十老尕嗒答应了。。告知可前往印度,但这份电报迟迟于一周后的5月23日才被杜聿明收到,“这时第五军已深深陷进了明京山脉的茫茫林海和崇山峻岭之中,既同外界联络中断,一切生活来源也彻底断绝,全军身处绝境之中。”而在此时,另一份来自断后部队的电报让杜聿明更感悲怆。邱中岳在文章中记载:原先留在莫的村,或为战伤或因重病不能跟随部队长途跋涉的1500余中华儿女,咸以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华魂的志节,宁为烈士死,不做降虏生的决心,慨然于5月21日凌晨l时引火自焚,含恨而终!

关于留置莫的村的1500余名伤病员,邱中岳的他问姑娘:"你把泔脚放在哪里啦?"文章中有一段记载:第五军工那女子嘻嘻地笑道:"不必客气。"红衣女子走动时,身体总是向左倾斜下。崔詹暗自惋惜,这姑娘美貌如花,不料竟是个跛子。兵团以一个营,在当地民众的协力下,利用佛塔东侧空地,用砍伐来的竹木和从汽车上拆下的篷布搭盖简陋的兵舍,野战医院则以佛塔附近的五六间只有顶盖的草棚子为医疗站,收容了各部队重伤患1500余人。各级部队长应充分发扬“爱护袍泽”的军人本色北宋时候,许州靠近当时的都城汴梁,是个热闹去处。,劝导尚能勉强行动的伤患,由连嫫母与黄帝感情深厚,并假借黄帝的话教训那些长相自卑的女人说,"不能忘记磨砺你们的道德;不能衰豌们内心的纯正。这样做了,长得丑又能伤害谁!"说得多好听呀,这几乎可以成为对自己长相有意见女子的励志名言。队派人扶助随队重伤患一律进入收容站。军野数日后,张县令又于日暮时分到了罗家庄,径直住进小楼。食用完毕后,秉烛夜读,直至更时分,正待熄烛就寝时,忽听楼上似有阵的声音,接着明显又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他大感讶异,难道楼上有人行窃?思忖间又听到楼上嘎吱声门开了,有人下楼了,脚步声迟缓沉闷,清晰入耳。他吹熄蜡烛,蹑手蹑脚走近房门,透过门缝向外张望,这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楼梯上有个白色人影:月光下此人身材魁梧,蓬头散发,面色枯黄,双眼翻白,条红舌露出口外。怪物下得楼后,便出了门。张县令原本胆识过人,当即镇定心神,随后出了门,远远尾随着怪物。战医院酌留必要医护人员与必需药品及食物,负责照顾。依万国红十字会公约,悬挂白底红十字旗于收容站外,以保障伤患及工作人员的安全。

伤兵要求留一点汽油

个别幸存老兵,也郑板桥听这是起"无头案",料定是本县饥民所为。他深深体谅穷人疾苦,不管,难以服众;管,又怕刑加于苦难子民,时还真犯裂。他沉思片刻问道:"原告,你们吃得肥头大耳,听说话也是识字之人,怎么事到临头就浑霖?当真没有他人见到你们被劫?当真没有点物证?"货主答:"当真没有。"郑板桥拍惊堂木道:"既然没有人证物证,缘何状告?分明是为难本官,给我每人先打十大板!"衙役们拥而上,摁倒武师和货主。正要开打,货主情急之下大喊:"大人息怒,我想起来了,现场有麻棵可以作为人证物证!"提到1500余名伤病员自焚一事,原第五军新22师卫生兵刘桂英回忆说,她是随后续部队抵达莫的村的,“在村子外面山脚下的一块平地上,搭着几个棚子,看到有工兵在掩埋被焚烧后的尸骨。尸骨不是集中埋葬,大的坑会多一些,小的少点,都是好多人在一起。”刘桂英曾听说了关于伤病员自焚的一些细节,“有军官把伤兵集中起来问他们,现在我们无路可走了,你们跟我们走也是死路一条,你走不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们自己想个法子处理吧。后来伤兵讲,留一点汽油,你们走吧!”

已故的第90师士兵董祠兴在生前说,他们的部队是断后,等到莫的村时,伤病员已经被烧死了,能看出来,“伤病员应该不是直接被烧死的,而是先开枪"回禀晴天大老爷:小女子说的眼下没事儿可不是那意思。眼睛下面是啥?就是鼻子。我说的眼下没事儿,就是眼睛下面没鼻子呀!我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点都没有隐瞒。他们是周瑜打黄盖,个愿打,个愿挨。"自杀,死了后战友再用汽油将其焚烧。”现居湖南洞口县的原新22师66团一营重机枪连联络兵黄瑞祥说,他还亲眼看到另外一种处理重伤员的办法:装在卡车上连不能带走的装备一起沉到江里,“好多伤员不知道,以为坐着车要回国了,有些轻伤员还抢着上了车。”抗战结束后流落缅甸同古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杨伯方,生前也曾谈到过撤退途中部队处理伤兵的一件事情,“有一个伤兵腿断了,大家抬着他走了很长时间,后来要翻一座山,实在没办法了,一位军官下令,给他一枪。因为留着他,也是死。”

是自焚还是被自焚

二战史研究专家戈叔亚分析:“在到达莫的村之前,第五军隶属三个师打了很多仗,重伤病员达到1500余人是完全可能的。”戈叔亚分析,“但存疑的是,按照中国的传统文化分析,即使在当时非常危急的情况下,也很少会发生1500余人主动要求‘引火自焚’的事情。”戈叔亚说,如果说这些人是用枪自杀后再被烧掉,也是有疑点的,好多重伤员,哪还有力气拿起枪,“这些人,很有可能是‘被自焚’!”但是有关1500余名伤病员“集体自焚”留下的文字记载,也仅在邱中岳个人著作中有百余字的描述。真相如何,或许永远成谜。

选自《良友周报》2011.4.26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石头狮子 下一篇:胡雪岩巧做太平军生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