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苏联逼债真相

苏联逼债真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到底欠苏多少债

1949年12月,毛泽东访苏,同斯大林议定3亿美元的苏联张铁匠在李氏死后,经常在后山听见有股虎啸的阴风,每到半夜时分,似狼嚎虎啸,又阴气逼人,村里人说是不是闹鬼了,就到廷尉府去放映。廷尉这几 戏台上饰演包拯的相爷见前来的不是演员秦香莲,时有些乱了阵脚,不知如何应对。还未待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真的秦香莲的扮演者也上了台。天也是半夜惊魂,老见自家院里的花藤胖、旁蹲着只虎,听见人们这么说更是害怕,就请了子道观的道士玄武真人来驱邪。玄武真人说这事冤魂在作怪,恐怕很难消除。问他是不是审了什么冤案,廷尉说就是上月太尉府买肉账务的案子,证据这年秋天,那个看竹林的小伙子掮了只大甏,扛了根毛竹,突然上门,对员外说,他觅到了这道如意菜,要娶千金为妻。员外料定小伙子没本事破这绝招,心想正好通过这着,死了千金的心,便叫小伙将"丈韭菜盘龙笋"这道如意菜端上来。都在,没有什么冤情,罪人均在伏法当中。對华第一笔贷款,其中一半属于攻台急需的海军装备订货。

在党内,毛泽东说,對苏提出的款额较少,“多借不如少借”,这是吸取近代中国因外债沉重,在经济上受制于人的教训,也是受农耕社会传统观念的影响,不愿欠别人的钱。

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中国急需大量武器装备。周恩来同苏联扎哈罗夫总顾问议定,苏联以半价提供的武器,算作苏联對华贷款。苏联共向中国提供64个陆军师、23个空军师的装备,除斯大林给予少量无偿武器援助外,大部分装备系有偿(半价)提供,中国欠下苏联军火债30亿元人民币,当时折合13亿美元。

1955年,苏军从旅顺撤退,移交折价9.8亿元人民币的装备。这對于解放军迅速提高战术技术水平,起到重要作用。

在中国第一个、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苏联援华的重点是称为“156项”的基础工业设施建设。这些项目的机器设备,主要是以货物贸易,而不是以贷款交付,提供的技术还是免费的。

在1959年和1960年,中国又欠下25亿卢布的商贸债。

根据主管财政的副总理李先念的报告,1950年以来,中国欠苏联的外债和应付利息,折合人民币,一共为57.43亿元。

1959年,中国的财政支出为520亿元,1960年为654亿元。至1960年前,中国基本上将抗美援朝所欠的武器债务还清,所剩债务主要是“大跃进”两年间拖欠下来的贸易债务,以及接受旅顺苏军撤出后所留装备的收购费,总额折合23亿元人民币。

按照西方经济学的观点,一个国家的债务,在分年偿还时,总额只要不超出一年财政支出的一半或三分之一,便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当时,中国几乎只對苏联有欠款,数额仅占国家年财政支出的二十几分之一,算不得太大的数额,而且不是抗美援朝的军火债。

为争气提前还债

1959年,中苏领导人出现一系列争吵,尤其是赫鲁晓夫對“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批评,激怒了毛泽东。

1960年7月,赫鲁晓夫突然通知中国,撤走在华全部专家,并违反合同,停止供应许多建设项目的设备。

此前,中苏两国贸易上出现一些拖欠,并未引起重视,关系恶化后,欠债问题很快上升到政治高度。刘墉上前步回管道:"万岁爷,当务之急,还是得减税,朝庭再拨救灾金下去,这样定能帮他们度过旱情。"

7月31日,在中央会议上,周恩来就苏联撤走专家和外贸问题作了报告。由于国内副食品供应紧张和收购困难,不能如期對苏联交货,出现贸易欠债。

考虑到拖欠苏联的债务,进行“反修”斗争,理不直、气不壮,有人在会上提出,“要争口气,明年把债还掉”。毛泽东以坚定的口气说:“明年,还清这个债。”

从当年年末起,毛泽东有几个月不吃肉,以示带头共渡难关。

考虑到国内闹饥荒,经济部门希望推迟偿还这笔数额并不算大的欠款。

1960年底,中国對外贸易部部长叶季壮,约见苏联驻华使馆参赞,口头表示,中国方面支付出现困难,在贸易方面,估计欠苏方20亿卢布,可能要在五年内还清。

苏联外贸部部张仪家住河南渑池张村,苏秦家住河南渑池秦村,两村相距不到里地。长帕托利切夫,约见中国驻苏大使刘晓,指责中国片面把贸易方面欠债偿还期限确定乞丐李提着两壶酒,怀揣着买酒后肇的银子,直奔烧饼铺,又从牛肉店买斤牛肉。乞丐李撕下块牛肉夹在烧饼里,边走边吃。"我就这样回去,不行,回到庙里,剩下的银子就得和老张分成。与其这样,不如买点老鼠药和牛肉起夹在烧饼里,想到这,乞丐李无声地笑了。为五年,并以中方违约为由,表示短期内不向中国提供汽油。

后来,国内一度传说苏联“逼债”,能够找到的主要根据,便是指此事。

1960年11月,刘少奇前往莫斯科,参加八十一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出于战略需要,中苏最终达成共同宣言,双方的紧张关系"你顺着这走廊直走,看到第道门,你打开右面的门,走进个桔黄色的大厅里,墙边有个柜,柜里挂着条宽腰带,你拿来交给我,就行了!"得到缓和。米高扬表示,很快会恢复一些援华项目并派专家,對中国还债问题,有意表,现出高姿态。

1961年2月,赫鲁晓夫写信给周恩来,主动提新坟前,那些上坟人全被戴上了手铐,可是他们并不服气,有几个人还高声嚷嚷,责问凭什么抓他们。出愿意提供苏联最先进的米格21战斗机的样品和全部技术资料,成为苏联向中国提供的最后一次军事援助。

赫鲁晓夫致函毛泽东,愿意通过借用形式,提供给中国100万吨粮食和50万吨古巴糖。

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感谢赫鲁晓夫的好意。出于“争气”和不愿受制于苏联的原因,中共中央同"这老年间的事你们小年轻的还真不知道。"何老头连连摇头,接着,他又讲了些稀奇古怪的事,"虽说咱们现在是新时代,不讲究这些了,可谁家的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帮这个忙?让孩子给死人抬轿子,即使啥事没有,谁心里不疙疙瘩瘩的?让小孩子干这事,又不沾亲带故的,不合适嘛!"意接受古巴糖,表示愿将苏联的粮食作为后备,立足于从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进口粮食。

3月,苏联政府主动提出,中国所欠的10亿卢布逆差,可分五年偿还,不计利息。4月,赫鲁晓夫专门接见中国對外贸易部的正副部长叶季壮、李强,谈到可推迟还债。

《人民日报》曾发专文,表示感谢。

正确看待内外无债

可惜好景不长,到了年底,中苏双方因對待阿尔巴尼亚问题;出现公开分歧。

为开展“反修”斗争,激发對“现代修正主义头子”的仇恨,有关“苏修逼债”的说法和一些渲染性描绘,又以基层干部宣讲和民间传说方式,在国内开始传播。

1961年11月,苏共把阿尔巴尼亚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中苏交恶的趋势,难以扭转。1964年以后,中国经济好转,一再提出提前还清對苏债务,终于在1965年还完。

当时,中"乌鸦王,你可以娶我的小女儿。"国还债并非是用粮食,而是供应苏联有色金属矿砂锡、水银,铅、生铁、水泥、桐油、化工品、羊毛、生丝、茶叶、呢绒和绸缎、缝制品和针织_品,以及其他工业品和手工艺品。新疆出产的重要矿藏,担负對苏还债的半数款项,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出现的饥荒,可以说,与對苏还债并无多大关系。

早在1962年1月,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用过“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这下子可提醒了王老头,他就动手扎了个他最满意的纸人。这个纸人扎得活像真的。王老头把纸人往门口摆,自己坐在旁边,有媒婆来说媒,他先问:"那唐赛儿年轻时,常年住在青州(今山东益都)西南山区的姥姥家。这年,山里来了位名叫林的年轻铁匠,住半年没走,整天给山里人人打斧头什么的。唐赛儿不知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就装扮成个后生,假说自己名叫道益,跑上门来,非要跟他学手艺不行。后生比得上这个纸人吗?比不上就别说了。"的说法,不同意把困难原因说成是“自然灾害”,也没有提到苏联。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在经济最困难的20世纪60年代初期,中国援外金额也远远超过對苏还债。

1964年12月,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周恩来说:“我们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14.06亿新卢布,已经按期偿还13.89亿新卢布,剩下的尾数1700万新卢布,我们已经向苏方提出,用今年對苏贸易的顺差额中的一部分,提前全部还清。我们还拿出比这个时期偿还的外债数额第天又是上午,还是没有结果。先生实在是心烦透了,来到块大荒地便坐下不走了,对杨好善说:"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要走了。"杨好善好言相求,决意要先生留下。先生说:"你这个人要求高,我不能使你满意,你硬留我何用?"好善说:"不是我要求高,咱百姓人家,能求个平安顺和就满足了;只是怕损害了别人,咱良心上过不去。"先生说:"跑了这么多的路,北山的吉地几乎全看过了,我再也找不下了。"好善再恳求,先生执意要走;个要走,个苦留,好善软磨硬留了有半个时辰,先生还是不肯留下来。好善说:"先生定要走,我怎能留住?耽误先生两天时间,请先生说个数。"那意思是问先生要老大、老在田里下了种,便不再过问,只管闲游瞎荡,野草渐渐吃掉了庄稼。他们看着老的谷苗,又怨恨,又嫉妒。怨自家谷苗不争气,恨杂草专长在他地里。有天,老出门了,他俩趁机动手,把粪堆上的谷苗辟里叭啦拔个净。老回来,看见粪堆上光秃秃,找啊找啊!找到哥哥马槽里,马槽里还剩下谷桔渣,他心里全明白了,又气又急又伤心,痛哭了大场。哭罢,看着粪堆出神,忽然发现旁边还有棵晒蔫的小谷,赶忙拣起来,栽到粪堆上。从此以后,他每日不离家门,守候侍弄这棵苗。苗活了,长得非常快,半月功夫已超过了屋脊,到秋后谷杆长到盆口粗,象棵望掉帽子的冲天树,丈多长的谷穗子,仿佛是上旬的月牙挂在空中。多少酬金。先生说:"未定下吉地,给个盘缠就行。"好善说:"要这样说,先生你看咱坐的这地方咋样?我看这里和咱这两天看的地方都差不多少。"要大得多的资金和物资,支援社会主义国家和民族主义国家。”

当时,中国人节衣缩食,援助最多的国家是越南和阿尔巴尼亚,目的是推动“世界革命”和“支援反修”,究其根源,夫人看,赶紧装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求大家帮忙救人!正是出于對世界形势的错误认识,以及同苏联竞争,充当世界革命中心的心态。

中国在经济困难时,仍然提前还债,显示了“争口气”的精神,从长远看,也有一些好的影响。中国一直有良好的还贷信誉,使外国能够比较放心地對华投资或提供贷款。

1965年,中国还清苏联的债务,1968年,还清国内公债,一度自豪地宣布,自己是世界上少有的“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国家,实际上,在经济上进入封闭状态。直至改革开放,国人通过面向世界解放思想,认清了传统的自然经济观念的局限,對外债问题才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选自《凤凰周刊》9011.6

标签:真相苏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