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皇帝有多少“私房钱”

皇帝有多少“私房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传统,就是皇室财政与国家财政很多时候还是分开的,皇家的归皇家,国家的归国家,不过,因为天下是私家的天下,皇帝免不了常常要把手伸到国库中,把国库的钱财窃取到皇家的小金库中。

先拿西汉来说,当时国家规定的田赋、14岁以上成年人的人头税、卖官鬻爵的收入、盐铁专卖的收入都归国家所有;而土贡、山泽园池的出产、关税酒税的收入,都归皇家所有。有意思的是,14岁以下未成年人的人头税,叫做口钱,每年23文,其中的这下,鄂府上下都愣了:鄂勒向来自私,让他救助别人,只怕要太阳从西边出来!不料鄂东昌听了,竟激动得嘴唇乱抖:"快请客人厅堂说话!"李卫进了厅堂,对鄂东昌大礼参拜:"世伯在上,请受小侄拜!"鄂东昌倒是没有贸然答应,他要先盘盘这个来历不明的李卫。20文归皇家,3文归国家。就是说,皇帝及其老婆孩子潇洒挥霍的费用中,有不少就来自3岁到14岁孩子的人头税。

历史记载,有些人家"砍不尖,吃不咸,煮不热,旋不圆。"土霸王土说罢,又补上句:"赶快滚回去办吧!"因为交不起孩子的口钱,孩子一生下来就被掐死了。按理说,一个孩子一年23文钱好像并不多,至于把自己亲生的孩子活活掐死吗?但实际情况却不是这么简单,原来每个孩子每年23文只不过是上面的规定,而下面实行起来却成了一年中多次重复征收,再加上地方还有种种附加,数额有年,在湖北的荆州地方,有个井里的大鳖成了精灵,幻成了人形。可是,他刚从井里来到人间便不知何故死了。奇怪的是,那死尸在哪里,哪里的河水就会向西流。于是,鳖精的尸体就随着西流水,从荆水沿着长江直往上浮,浮过了峡,浮过了巴泸,最后到了岷江。当鳖精浮到岷山山下的时候,他突然活了过来,他便跑去朝拜望帝,自称叫做"鳖灵"。说来也巧,鳖灵正碰见望帝愁眉不展,嗟呼长叹,便忙问为什么如此惆怅。望帝见到鳖灵,非常喜欢他的聪明和诚恳,便告诉了他缘故。早已经是规定的数倍。汉武帝把孩子的人头税从7岁提前到3岁,下面征收的时候,常常是孩子落地就要缴税。因此,孩子人头税造成了民间大量的杀婴现象。可见汉朝皇帝的小金库,是如此的罪孽深熏,血迹斑斑。

即便到了如此地步,历史上那个臭名昭著的汉灵帝还不满足,总是打创收老大妈叫蟒蛇出来,向蟒蛇回了话。当天晚上,按照蟒蛇的要求,女儿便和蟒蛇结了婚。的主意,于是,开了个大商铺,专门批发官帽,并毫不客气地把卖官鬻爵的收入划拉到自己的小金库里。一个叫崔烈的名门望族花500万钱买了个司徒,问儿子人们怎么看他买官的事,儿子实话实说:“论者嫌其铜臭。”卖官铜臭难闻,但是比起征收口钱而逼得穷人杀婴,好像还不算是最邪恶的。

宋朝的皇帝尽管很不情愿,有时还是会拿出小金库中的钱财资助政府。到了明朝,皇帝则反其道而行之,不再从自己的口袋里往外掏钱了,而是想方设法勒索政府,把国库的钱财弄到自己的口袋里去。

大臣们除了增加税收没有别的法子可想,就只好向老百姓加征三饷:练饷、辽饷、剿饷。李白成入京后,发现崇祯皇帝小金库中财宝山积,多达3700万两,于是组织数千骡马、上万的骑兵,公主为人傲慢,目空切,并希可怜这潘金莲,至死也未享受到丝爱情的甜蜜。望永远独揽大权,而且她又对外宣称,如傻瓜说:"修道铁墙,用土把墙加厚,再在土上压些木头,就会牢固了。"果有人想成为她的丈夫,就得躲起来让她找不着,否则就别想得太美。浩浩荡荡地押运这些金银财宝回陕西老家。崇祯皇帝辛辛苦苦一场,不过替他人蓄积私藏而已。

到了清代,区分了“国家”财政和皇室“私家”财政,也就是说皇帝的“小金库”充公了,这也就结束了明代及明代以前的中国历代王朝皇室财政和国家财政没有区分的历史。皇帝的“小金库”充公了,当然这并没有影响到皇"呜呜,我不知道,疼死了"帝的日金鸡伤好后中元曾要把它放归山林,它却自己飞了回来。中元看它神勇,亦是不舍,于是便把它安顿在自己家里。过了几天老汉病情加重,大夫说需百年蜈蚣做药引,这可愁坏了中元,别说百年就是十年以上的蜈蚣都属罕见啊。中元焦头烂额,吃不下睡不着,可是就在第天早上起来,他发现金鸡嘴里叼个尺长的百年黑背蜈蚣。中元从此更是对金鸡敬若有加。常开销。皇帝要花钱。随时可以向户部支取。这样户部在管理国家财政之外,又成了皇帝的私人财库。当一个皇帝花钱如流水,或者皇室人员太多而又奢靡浪费的时候,国家财政就要承受极大的压力,很容易变形乃至瘫痪,导致社会混乱。

请代皇帝想了很多招数。其中一个办法,李牛打死斧头寨土匪的事,立马传遍了全村。村里人都急了,那斧头寨是好惹的?那黄麻子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当年,他手下有个小喽欺负人家大闺女,结果被扒光衣服揍了顿。小喽回山哭诉,黄麻子就说:"欺负我的弟兄,就是打我的脸。"之后他带着百多个土匪下山,把那个村子围起来。扒小喽衣服的个人被绑到村口,黄麻子说:"你们扒我兄弟的衣服,我也扒你们的衣服。"挥手,土匪们把人埋进土里,只留下脑袋,然后刀割开人的头皮,把水银倒进了伤口。人又疼又痒,哀号不止,左挣右扎,最后人"噗噗噗"的声,就像挤粽子似的,从土里"挤"了出来,不过只是具没了人皮、血淋淋的肉球。就是让地。身陷囹圄方督黄帝建立部落联盟后,经过神农氏尝百草,辨谷,开始耕地种粮食。黄帝命杜康管理生产粮食,杜康很负责任。由于土地肥沃,风调雨顺,连年丰收,粮食越打越多,那时候由于没有仓库,更没有科学保管方法,杜康把丰收的粮食堆在山洞里,时间长,因山洞里潮湿,粮食全霉坏了。黄帝知道这件事,非常生气,下令把杜康撤职,只让他当粮食保管,并且说,以后如果粮食还有霉坏,就要处死杜康。抚大员交“议罚银”,所得除少数特例外,均汇入内务府财政。“议罚银”少则万两,通常三万两上下,最多的一例,是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两准盐政全德被议罚交银达到了38.4万两。

另一个办法是特派内务府人员主管盐政和关税,从商人那里榨取钱财。从清代皇帝的思维来看,农业是“本”,商业是“末”,为了保持社会稳定,不能随便加重农民的负担,但向商人伸手,关系不大。所以,清代征收盐税和关税比较多的地方,大多是皇帝自己特派内务府包衣(清兵入关以前投靠的汉人)去管理。

皇帝可以让地方大员交“议罚银”,又可以通过委派内务府人员县太爷官轿里藏银的事情,像风样地传开了,县城里的老百姓都在谈论这件事。胡知县好不恼火,就以藐视朝廷命官之名,令人将刘手捉拿归案,当堂审讯。刘手做梦也没想到,胡大人会用官轿藏那么多的银子,官轿底部的榫头被敲了锤子后,变得不平衡,轿夫抬着轿子上下地颤动,轿底承受不了重量,导致底板脱落。如果不藏银,除了会有响声,根本就不会出这种意外。掌控盐税、关税而获得好处,这保证了内务府财政的有这天,个当差的门子上气不接下气地通报:"知州大人,来了差官朝咱府衙来了。"效运转,但地方官吏从国家财政中所取得的正式收入极其有限,他们必然要想方设法谋求灰色收入及贪污受贿,这就导致了他们在征税时的浮收现象以及吕洞宾看着看着就厌了,心想:"凡间怎比天上秀。"看着撑船的老大,吕洞宾的歪点子又上来了。说道:司法不公等问题,不仅使基层运转不正常,也加剧了官民冲突。

进自《读者报》

标签:皇帝私房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