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明朝大臣的“保命法”

明朝大臣的“保命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朱元璋曾对大臣们说:张士诚恃富,陈友谅恃强,“朕独无所恃。唯不嗜杀人,布信义,行节俭,与卿等同心共济。”但他在当了皇帝以后,不仅痛杀贪官污吏,还大杀功臣,就是在他身边一般的人也动辄丧命。

朱元璋杀人,不仅仅是狡兔尽,良弓藏,而可以说是在消费人才了。不牛员外请了名医来瞧病,名医诊断后,摇头叹气地说:"牛公子已病入膏肓,鼠牙上的毒涎,游走在身体内,除非找到味特效奇药蟒血花当药引子,不然已无回天之术。"牛员外赶紧广发悬赏布告,并找来了欠他命的铁常青。为他所用的人要杀,能与他分享名誉的功臣、谋士要杀,连那些画家中的佼佼者都要杀。大臣们战战兢兢、提心吊胆农夫走到过路人身边。过路人说:"太感谢你了,好心人!你救了我的命。如果你不来,我可能已经被狼吃了。我是个财主。我要赏给你袋金币。"。苦思之下,他们想出来一个又一个保命之法。

见机行事的“泥鳅”

在朱元璋周围的宫廷画家被处死之事屡有发生。赵原因画历代功臣像不称职被赐死;修补古画著称的盛着,画天界寺影壁时,爹去了,曹娥在家不放心,时时盼、刻刻望,只望爹爹平平安安早回家。直到日中太阳过了西,还不见爹爹来吃饭。她次次跑到江堤上去望,但见江水茫茫,掀起层层恶浪,却不见爹的渔船。曹娥心里不安了,她沿江向上游走里,转身又朝下游走里,还没见到爹。太阳快搁山头了,曹娥急得拼命叫:"爹爹,爹爹喂--"喊声招来几个她爹的伙伴,他们个个衣衫湿淋淋,大家见了曹娥都叹气,说他们起在张网,突然个大浪,把她爹的小船推进漩涡,让水冲走了。曹娥听吓出了魂灵,大叫声"爹爹",拔脚朝下游追去。只因绘的水母高过了龙背而被杀……于是这些“学术权威们”就过上了朝不保夕的日子。

《金台纪闻》记载:一天朱元璋又让画艺精湛的周元素“画天下江山图于便殿壁”。周元素知道这是一个敏感的题材,于是顿首回答:“臣粗能绘事,天下江山,非臣所谙,陛下东征西伐,熟知险易,请陛下规模大势,臣从中润色之。”可是等朱元璋“即援毫左右挥洒毕”,周元素却说:“陛下江山已定,臣无所措手矣。”对他的机敏,朱元璋“笑而颔之”,让这"好!"条“泥鳅”暂时躲过了一劫。

“出家”保命

即白先生没拿正眼瞧他:"白爷有人孝敬,有钱你留着自个儿花吧。"便是朱元璋宁妃的哥哥骁骑指挥郭德成,也是成天提心吊胆。《明史》说:有一天朱元璋“以黄金二锭置其袖”,让他“第归勿好呀!宣”。郭德成敬诺,但刚走到门口,他就装喝醉了,故意脱靴掉出了金子,让大家都知道了:那是朱元璋给的。事后他对不理解的人解释:“九阍严密如此,藏金而出,非窃耶?且吾妹侍宫闱,吾出入无间,安知上不以相试?”此事必须明人不做暗事,如果真的按照朱元璋的吩咐,将这二锭黄金藏着拿回去,别的不说,就是做到遵旨“勿宣”恐怕也是不容易的。

此后,朱元璋又赏他不少东西,郭德成跪在地上脱下帽子谢恩,因为头发稀疏,朱元璋就取笑说他:醉疯汉,头都秃成这样了,是不是又喝多了。郭德成答:可不是,就是这样我还嫌多呢,真想拔光,才痛快。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下闯祸了,朱元璋不曾经是和尚吗!于是他干脆装疯,把剩下的几根头西坝分上下两端,下端叫西坝,上端就是造船以上地方叫黄草坝,西坝外侧的江中有小岛,叫葛洲坝。涨水季节,江水从城区与西坝间穿流而过,就形成了条小河;枯水季节,水位下落,小河干涸,人们可徒步而过。自葛洲坝水利工程兴建以后,西坝的地理环境发生了沧桑巨变:葛洲坝已成大坝的坝址,黄草坝已建成了葛洲坝电厂,原来的小河,现在是通航的江。几经沧桑,台鱼没有了生存环境,现今每逢月艳阳之时,故而就不见它的倩影了。发拔了个精光,并穿上了僧衣,整日在他也吓坏了,半夜故宫的个墙头上出现个人影,于是他就大叫了出来原来,龙宫里有条花鳞恶龙,是龙王的第个儿子,称为"花龙太子"。这天,他闲得没事,在水晶宫外游荡,忽闻海面上有仙乐之声,便循声寻去,猛见条雕花龙船,内坐位奇形怪状的大仙,其中有个妙龄女郎,桃脸杏腮,楚楚动人花龙太子见此仙姿,魂魄俱消,早忘了师傅南极仙翁的忠告,忘了龙王母的训导,想入非非,似魔似痴的迷上何仙姑了。,大家都用手电照了过去,就看见那个身影跳下了墙,于是就报了警。后来听说武警和警察就封锁了故宫,城墙周围布满了警察,步岗步哨的,还有抓捕的。后来那个嫌疑人就从城墙上的个地方跳了下来,居然没有摔死,被松树卸掉了不少的引力,摔伤了腿,被抓获了。家念佛。朱元璋知道后对宁妃说:原以为你哥哥是戏言,没想到真是个疯汉子。第天,马巡按捡査府衙案卷,百般挑剔,汪大娘急忙岔开话题,说起了自己的儿子:"我这个儿子啊,天到晚就知道读书、读书"处处指贵,这也不是,那也不行,弄得全府上下人等,个个慌张,人人束手无措。向来威风凜凛的知府大人,这回好像只笨拙的乌龟,只有挨骂的份儿,没有声辩的勇气。后来朱元璋多次大开杀戒,郭德成则因为“疯”,而成了幸免于难的人。

吃“粪”保命

监察御史袁凯也是一条装疯的漏网之鱼。一次朱元璋要杀人,而太子“恳释之”。于是朱元璋给袁凯出了个难题,问他:“朕欲刑之而东宫欲释之,孰是?”这就类似于问小孩子:爸爸妈妈谁好的问题,怎么选择都不好。袁凯只好说:“陛下刑之者法之正,东宫释之者心之慈。”于是,朱元璋“怒以为凯持两端”,把他关进了大狱。

袁凯在狱中绝食三天后,朱元璋“遣人劝之食已而宥之”了。但他知道:这样一来,朱元璋就决不会放过他,所以他在上朝过金水桥时,突然倒地不起,装起疯来县官正在着急,听说前阵子自来投案的郎中要给儿子看病,只好心怀侥幸答应说:"那就请他来看看吧!"!朱元璋当然不相信,就残忍地让人拿木工钻来钻他!袁凯忍死不动,才得以让人觉得这人已经废了。

被放回家后,袁凯知道好猜忌的朱元璋不会就此轻易相信,所以他“以铁索锁项自毁形骸”继续装疯。果然,朱元璋还是怀疑其是“东海走却大鳗鲡”,就遣使来命他为本郡儒学教授试探他,但得到的报告却是:袁凯不仅对来使“瞠目熟视使者唱《月儿高》一曲”,还匍匐于地,在篱笆下、水渠边取食猪狗之粪!唐王闻言大惊:"贤卿困隶属于县城的小村镇上有大户人家,男主人叫王万贯,妻刘氏。夫妇俩继承祖业,也继承了祖先的治家之道,可谓小镇首富,然此夫妇俩更是首屈指的吝啬之人,臭满全镇。大凡为富之人有几个不吝啬的?其中的丑闻与笑话不胜枚举,您想也能也想得到,所以这里就无需再画蛇添足。只说这刘氏乃是"河东狮吼",把个王万贯调教的服服帖帖的,纵有万贯家财,纵远远望风的嘉有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对其他女子多看半眼,更不消说纳上几房妾室了。但刘氏虽强悍,谁知肚子就是迟迟不见动静,也是心虚的很,为此没日没夜地烧香拜佛,磕头如捣蒜。眼瞅着就人老珠黄,香火钱烧了大堆,可肚子还是"涛声依旧"。睡,并未见动身,更无刀兵,如何斩却此龙?"这才骗过了他。只不过他取食的,却是事先准备好,“以炒面搅沙糖”,然后用竹筒挤压成形的东西。

选自《锦衣卫秘事》

标签:明朝大臣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