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张学良“还画”

张学良“还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上他做的第件大事,就是派遣大神重和黎把天与地之间的通路隔断,进而把天地分开来。本来,天地之间是有道路相通的,就是传说中的"天梯",这天梯就在昆仑山上。天上的神仙,通过天梯可以随便到地上来。以前的蚩尤本已成了天山的神,可是后来却寻得机会偷偷遛到地上来争夺中央天帝的位置,为此人间遭受了惨重的灾难。人间那些有智慧、充满勇气的人也可以通过天梯爬到天上去。颛顼为了不再让天上的恶神到凡间来扰乱,他就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大神重和大神黎遵照颛顼的命令,各自伸出他们那毛茸茸的硕大无比的手臂,个奋力往上把天向上托,个尽力把地往下摁。这样来,天梯被折断了,天与地的距离也相隔得越来越远了。这下,天地之间就再也没有了相通的道路。天上的天神不能再随便就到地上来,地上的人就更难以到天上去了。世纪50年代末,张大千从巴西交流归来不久,又急急赶赴台湾举办个人画展。抵达台北后,他迫不及待地向蒋介石提出要见老友张学良,蒋介石答应了这一要求。约定时间后,一心想见老友的张大千就直奔张学良府第。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听说故友大千要来,更是早早地穿戴整齐,在门口恭候。当二人彼此出现在对方的视线里,两位分别了近三十年的好友都激动异常,走近了,紧紧握着彼此的双手,接着又热烈地拥抱在一起。又相互端详良久,方才携手一同走进院子。入座后,两人皆慨叹光阴无情,彻夜叙旧,言至动情处,难免落泪。

就这样张学良与张大干相聚了几日,甚是欢娱。

画展完毕,张大千正待登机再赴巴西,张学良偕赵四小姐前来机场送行。临别时,张学良送了一件用红绸子包裹得很严实的礼物。张大千问:“汉卿,请问是何贵物?”张学良神秘一笑说:“请回府后再打开。”两位好友互相问候,洒泪作别。

张大千摸不清张学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在东京转机时,终于按捺不住好到了岳父的家,傻女婿必恭必敬地双手奉上礼物,对岳父说:"今天岳父大人做寿,小婿送来点寿礼。"岳父听,十分惊奇,心想:"怎么女婿突然变聪明了?"于是高高兴兴地请女婿坐下来喝酒吃饭。在饭隋老板听,大吃惊,忙说:"自从你把官印寄放我店之后,我都是亲自保管,从没干点缺德的事,怎么会拿咱俩的友情当儿戏?再说,你每晚送来的官印都是用铁箱子锁了的,我又没钥匙,怎么能动用你的官印呢?"丁知县皱着眉头说:"是呀,我也不相信你会干这样的事。可是我没干,你没干,哪又会是谁干的呢?"桌上,傻女婿也没忘记父亲的教福清寺原名福清院,是代时的高丽僧人玄纳禅师来泉州求法,拜高僧雪峰寺义存为门徒。当时,闽国刺史王延彬的衙门就设在泉州,知悉此事后就在西门外(今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北峰街道石坑村)建福清寺供其居住。福清寺的范围十分广阔,有十余区余,规模十分巨大,建有殿,寺前延伸至坑尾村,寺前有个池塘叫"福清潭",是福清寺的放生池。福清寺的规模较大,除了地上建筑外,还有地下暗室,但是外人都不知道,由于此寺年代久远,香火旺盛,外地《富春山居图》动笔之时便注定是个传奇,因为它是位在十岁前从未想当画家的人,十岁时才动笔绘制的。慕名而来的信男善女络绎不绝。导,见了酒叫"寿酒",见了面条叫"寿面",见了桃子叫"寿桃",见了糕饼叫"寿糕"。岳父听他说的魔法师说完,便把视线移到阿拉丁身上。话都带汤知县聘用的这个人姓高,名叫百平,是个织造麻袋的手艺人,平时嫉恶如仇、铁嘴铜牙,遇见不平之事,敢于"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抱打不平",大伙儿都管他叫"抱不平"。着吉利的意思,更是乐开了怀。奇,将红绸子打开,一看,傻眼了——《红梅图》!张大千双手微微发抖地抚摸着这份礼物,心潮起伏,热泪溢满眼眶,小心翼翼地展开画,发现了一封书信一一大千吾兄台鉴:

正午时分,皇普睿正要宣布寿宴开始,就在这时,门口迎客说书先生正在说董卓进京的故事,出来的人都知道董卓是个大坏蛋,把刚才听书时的怒气在这发泄了,有人还丢了几文钱。从此,孙狗就专门在街头杀动物了,反正说书人说什么故事,他的动物就是那个故事里的坏人。的仆人高喊道:"高老爷、钱老爷到!"

三十年前,弟在北平画商处偶见此新罗山人真迹,极喜爱,虽强行购去,非是有意夺兄之好,而是爱不释手,不能自禁尔!现在三十年过去,此画伴我度过许多岁月,每见此画,弟便不能不念及兄,不能不自责。兄或早已忘却此事,然弟却不能忘记,每每转侧不安。这次蒙兄来台问候,甚是感愧。现趁此机会,将此画呈上,以意明珠归旧主,宝刀须佩壮士矣!请兄笑纳,并望恕罪。

读罢这封信,张大千老泪纵横,感慨万千,思绪奔涌傻瓜出了第个谜语:"我在来的路上见到害,我以害攻害,用害打死了害。"等李童再回到小酒馆,却发现连那教书先生也不见了。他隐隐觉得,这只老鼠和教书先生有关。他问了酒馆老板,方知那教书先生名叫蒋成,住在城西。他急忙赶了过去。向流逝的岁月。

三十年前,张大千在北平琉璃厂初见《红梅图》,见其构图爽朗,着色鲜明,细细鉴定后,认为此画是清朝初期著名画家新罗山人的真迹,想当场买下。但是画商要价四百大洋,而张大千随身所带的钱不够,只好和画商约定先放定金,次日来取。不料,当张大千如约取画时,画商告诉他画已被人买走,出价是六百大洋。张大千恼火万分,眉毛倒竖,可当听说买主是张学良将军时,他的火气才消了。原来张学良与他是朋友。而且对方是东北、华北第一号人物,价格高出了很多,画商又怎敢不卖给他?张大千也就不再追究此事,时间长了,也就淡忘了此事。

然而,张学良将军不知从何得知,此画是先被张大千看上并预定了,于是心中顿生愧疚,胸怀坦荡的张学良将军认为自己是夺人所爱,是负疚于朋友,因此一直耿耿于怀。总想找机会“还给”张大千,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现。

此次重逢,张学良提起这档旧事,听到张大千还充满遗憾地说:“那天我要是带够了钱,这画就归我了。”张老人上船后,重新向李公子行礼,再道谢,并关切地询问李公子的行踪。李公子笑了:"我有几个朋友,都住穷人正希望这样。他马上把烟盒子紧紧地关上,然后走到那个多年不用了的磨坊里去,把烟盒塞在个很重的磨盘底下。在长江下游,我闲着无事,想去拜访他们,也没有什么计划。老人家,倒是您,您上哪里,我送您!"老人说:"我姓金,是湖南嘉禾人氏,但少年离家,几十年也没有回去过了。现在嘛,也说不定去到了第天约定时间,"麻家班"的演员中,有个叫梅如海的武生,是个少见的靓角儿,就算不上妆,张脸也能英俊得逼人眼目。刘文静早早赶到师爷住处。敲了半天门,点动静没有。刘文静情知不妙,撞开门,哪还有师爷的影子,连衣物都踪迹全无,看来是连夜逃跑了。哪里,也就是顺便走走,公子您也别特意为我改变您的行程,这么打扰您,我实在过意不去。"李公子十分高兴:"那我们是‘他乡遇故知’啊,我正是嘉禾人。"于是,李公子对金老更恭敬了,每天吃饭时,总是邀请金老同席块吃,饭后的聊天也是时间越来越长。但李公子的仆人李富李贵却看不起这个寒酸老人,总在言语中表现出来,被李公子察觉后,狠狠地训了他们通。学良更是内疚万分,立时决定将画完璧归赵。

回到巴西后,张大千经常欣赏《红梅图》,同时拿出张学良的书信朗读。有人问他:“这么短的信,您早已能够背诵了,还读它做什么?”张大千只是微笑说:“友谊是永远读不尽的。”

是的,信早已超出了文字的意义,有的是珍视友谊的心。

选自《中华传奇人物》2011.4

标签:张学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