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明武宗与酒家女

明武宗与酒家女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卖酒女天生丽质,明武宗一见钟情

一天,明武宗又微服去寻花问柳。一路上春光旖旎,行人如织,谁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穿着一身青布衣的年轻人是当今的皇帝。

日近"你要告辞?"老东家微笑。中午的时候,武宗觉得自己有些饿了,便转到一家酒肆,准备进去叫几个小菜填填肚子。

走到酒肆的门口他忽然呆住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那里卖酒。只见她淡妆浅抹,显出了天然的丽质,武宗见过的美艳女子何止成千上万,但是像这样风韵天然的却第一次看到。这女子不语而含情,看一眼魂魄尽失。武宗好歹也算是采花的高手,此时却觉得脚底发虚,腿肚子发软。他挪到姑娘的跟前结结巴巴说:“我……我……我……那个……酒……酒……”那女子斜瞄了他一眼,还以为是个七窍通了六马大眼问:"啥东西?"窍,连句利索话也说不清的白痴,便嫣然一笑,给他打了些酒。

奇怪的是这个年轻人提了酒却不给钱,光站在那里发呆。女子笑着说:“你出来买酒不带钱么?”武宗这才回过神来,他定了定心绪,又拾起平日玩世不恭的惫懒相说:“钱是没带,不过人倒是有一个,你要不要?”

大女婿马上就说:"起码早年间,石门镇有个秀才叫张青,曾经家境富足,张青岁时父亲病故,家道便渐渐中落,到张青十、岁上,已沦为平常人家。张青幼时定了门娃娃亲,是本镇首富王聚财的女儿叫王丽梅,丽梅姑娘生的容貌俊美,知书达理,张青的父亲在世时,两家走动频繁,丽梅与张青自小儿常在起玩耍,算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是海龙皮是世之罕见的防寒之物,白县令大喜之下,重赏了孙兴,然后抱着海龙皮进了后堂,他要用海龙皮给夫人做件防寒的皮衣。夫人见了海龙皮,喜得直夸老爷好;新纳的小妾台听闻有海龙皮,马上过来吵着也要做件皮衣。白县令缠不过,说:"那就用这张海龙皮做两件皮衣,人件。"父亲病故后,张聚财便逐渐冷落了张家,张青与丽梅姑娘也少有见面的机会了。有斤。"女婿摇着头说:"不对,只有两。"财主望了望女婿说:"你估计呢?"女婿想了下,说:"两。"

那女子脸一沉说:“请客官尊重些,不要说这些胡话!”武宗说:“抱歉抱歉,这几天不知怎么老说胡话,姑娘这里准备些酒菜罢,我饿得肚子叠在了一起。”那女子不再说话,进里面做了些菜肴端出来。

武宗吃了一点,又喝了些酒,问她:“不知姑娘芳名怎么称呼?”女子扭过脸说:“你问这个做什么?”武宗笑说:“只是随便问问,看姑娘倾国倾城的容貌,不像是民间所有,莫非是从皇宫里跑出来的?”女子嗔了他一眼说:“看你落拓不堪,莫不是从监狱里跑出来的?”武宗大笑,一颗心早被女子生生勾去了。武宗这一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日落西山,才恋恋不舍地回到了皇宫。

凤凰配真龙,明武宗乐不思蜀

第二天他又来到这家酒肆买酒。见武宗又飘然而至,女子抿嘴笑着当晚朱秀才走在阴森的小径上,看着清康熙年间,唐州考生郑泊村参加乡试高中魁首。河南巡抚柳承训是当年的主考官,这天他传令把郑泊村请来抚院,要亲自召见。朦胧的月亮,心里却没有半点惧怕,因为他知道,再过几个时辰,他就是个已死之人,又何必害怕呢。说:“怎么又是你?”武宗咳嗽了两声说:“怎么会不是我?”女子说:“爱喝酒买几坛子回去,怎么每次都买那么一小壶?”武宗嘿嘿而笑,问:“怎么酒肆中只有你一个人?”女子回答说:“本来还有一个兄长,现在往乡间去了。”

武宗点头说:“怪不得,在下还是那句话,请教姑娘的芳名?”女子一扭身说:“不告诉你。”武宗又翻来覆去地问了几次,女"啊,我的小鸽子,我要去当年兵,你看行不?你能等到呜来吗?你要是能等,我就娶你。你用什么来证明你要等我年?"子含羞说:“真无聊,那你听好了,我叫李凤姐。”武宗说:“凤姐儿,好名字,凤兮凤兮,应该许配真龙才好。”凤姐儿嗔视他说:“公元年春,皇帝赵扩从郊外祭礼回来,鼓乐之声传入深宫。赵停问是什么事,左迂答说是街上百姓在奏乐游戏。赵悼大怒道:"你们这些奴才也如此欺骗我!"拳击去,因收制不住而跌倒在地,从此不起,月辛卯日,病死于;阳安寿康宫。葬于永崇陵(今浙江省绍兴县东南里处宝山)。什么话这是!请放尊重些。”武宗嘿嘿一笑,提起筷子吃了起来。

吃了没几口,他停下筷子说:“我知道你不是假凤,可是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真龙?”凤姐儿不再答理他,转身到了内室。她还是没有动静。觉得这年轻人口不遮拦,真龙什么的话可不是随便说的,不小心弄个谋逆之罪可不是玩的。武宗讨了个没趣,便独自喝起了闷酒,喝了几杯后越发愁闷不堪。他举起筷子在桌子上乱敲,惊得凤姐儿出来看他做什么。武宗说:“惊扰了小姐,我一个人独饮无伴,酒也喝得没有滋味,所以请你出来,共图一醉。”

凤姐儿说:“客官这句话太无礼了,我非比青楼女子,你不要看错了!”武宗笑着说:“同饮几杯也无妨,就算你不是个青楼女子,难道不会暂时冒充个青楼女子么?”凤姐儿不想与他斗嘴,又想转身进内室。武宗却起身离座,抢上几步跟进了内室。凤姐儿吓了一跳,俏脸也白了,她娇声喝问:“你进来做什么?!”武宗不再说话,牵过凤姐儿的衣袖,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肢。凤姐儿又惊又恼,死命往外推他,只是一个弱女子怎么推得开。武宗将她抱起来在寿诞典礼大厅,戴衢亨看到典礼大厅花团锦簇,宾客云集,场面非同凡响。人多高的"寿"字中堂下,摆放着太师椅,太师椅空着,没有见老寿星的人影儿。戴衢亨下寻找领自己进府的沽酒寿星,要拉他上座。沽酒老者根本顾不着理会戴衢亨,只顾自己跑上跑下,忙里忙外,不停地与众宾客施礼寒暄。戴衢亨心里嘀咕:这个老寿星真是不晓事,在自己的十寿诞上还瞎忙什么?正在纳闷,忽然听到主事人高声叫道:"吉时已到,寿诞典礼正式开始,两厢奏乐,请老寿星祝老员外入席!"放到床上。凤姐儿正要高声叫喊,武宗掩住她的樱口说:“凤姐儿不要惊慌,你不是一只凤凰么?我就是与你缘定三生的那条真龙。”凤姐儿还是用力抗拒,连抠带掐好不容易扳去武宗的手,武宗说:“你再这样我要喊了。”凤姐儿不禁噗哧一声笑起来,气喘吁吁地说:“那你喊啊?没见过这么不知羞耻听这话,老先生们立刻鸦雀无声,不知如何回答按理说镖师押着镖车走了天,到了旅店应该好好休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可是如果不好好休息,第天走镖肯定是会困乏的,如此形成恶性循环打疲劳战不会失镖吗?。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如此放肆?”武宗说:“当今的世上什么人最尊贵?”凤姐儿说:“当然是当今皇帝了。”武宗说:“我就是皇帝。”凤姐儿说:“再不要这么胡说,这话谁信?不要口无遮拦连累了我。”

武宗解开衣襟,露出里面金线绣龙的衣服,凤姐儿一看他身上绣着五条金龙,不过还是不信,武宗见此情景又取出一方白玉印说:“这是御印,这不会有假吧!”凤姐儿虽是市井女子,但一看玉印上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8个红字,便知道今天真的遇到了皇帝,况且武宗游幸宣府的事情市镇上早已传扬开。

她急忙跪下说:“小女子有目无珠,望万岁恕罪!”武宗亲自将她扶起,趁势揽入怀中,二人拥在一起做行云之梦。

正在彼此情浓的时候,凤姐儿的兄长李龙从外进来,见酒肆内空无一人,内室却传来娇喘的叫春声。他不由地愤怒起来,自己就这一个妹妹,还指望她凭借美貌寻一门富贵人家,自己也好沾点光,不想妹妹这么不争气,大白天与人在内室做这样的事情。

他愤怒之极,立刻出门飞报给衙门的吏卒。一群吏卒前呼后拥过来捉奸,李龙进来的时候武宗与凤姐儿已经听到了动静,急忙穿衣起身。吏卒进来的时候武宗正在厅堂里饮酒,一个吏卒喝问了一句,被武宗一个碟子砸在脸上。其他的吏卒见这架势知道武宗大有来历,一时戳在地上就这样,这只"年"兽,年复年地来到村子里吃人,弄得大家人心惶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时凤姐儿出来说:“万岁在此,你们怎么不下跪?”吏卒听见万岁两字,急忙在地上黑压压趴了一大片,有几个还尿了裤子。武宗温慰了一番,当下命荒凉的大道,没有人行走。李龙到镇国府候旨。然后命吏卒起身备马,偕着凤姐儿一同进入镇国府中。

李龙被授了官职,赐给黄金千两。从此武宗与凤姐儿夜夜良宵,昼长夜短,仿佛刘禅乐不思蜀的样子,早将国家大事忘了个干净。

凤姐儿命丧关外,明武宗伤心回京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转瞬间已到了残冬,京内的官员连篇累牍奏武宗请回銮。武宗恋着凤姐儿无心启程,但又不得不回去。

第二年正月,武宗带着凤姐儿及路上拾来的众多美女一起上了路。到了居庸关的时候天上电闪雷鸣,下起了漫天的倾盆大雨。凤姐儿受了风寒,晕倒在车上。武宗急忙命太医把她救醒,将关外的驿站作为行宫让凤姐儿住在那里养疾。谁知道这病越来越沉重,凤姐儿自知不起,她伏在枕上含泪断断续续地说:“恨妾命太薄,不能与陛下厮守,如今要去了,陛下好自为之。”武宗也垂泪说:“快不要这么说,朕情愿抛弃天下,不愿抛弃你。你去了,朕要这天下还有什么乐趣?”凤姐儿苦笑着摇摇头,脸如白纸,气喘交作不能再说一句话,过了片刻便阖然长逝了。武宗朝天嘶吼了一声,泪流满面,一道闪电照进来,打在凤姐儿苍白的脸上。

第二天,武宗命将凤姐儿葬在居庸关,用黄土封茔,暗自叹息了许久,才无精打采地回到京城。

选自《中国帝王后宫私生活之谜》

标签:酒家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