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春闺幽怨图

春闺幽怨图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快刀门的大弟子严山和竹山派的大弟子叶飞,各自带着师弟们往剑门一带的山下拼死打斗着,为苍龙听大怒,说:"你休得胡搅蛮缠,不服气咱就比试比试。"黑猪听正中下怀,忙说:"言为定,你们就比比赛跑吧,让猎狗来做你们的裁判员。"的是抢到无名氏的《春闺幽怨图》。据说这《春闺幽怨图》表面上画的是闺中怨妇,实际上是武功秘籍;也有人说那是一幅藏宝图,如果能参透其中的奥妙,取得宝藏,便可富可敌国。对于这幅图,传言很多,但到底图中隐含着什么,没有人能知道。

混战中,那幅图飞落到一个女丐脚边。女丐只有十几岁,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她刚经过这里时,碰到那些人在激战,因害怕而躲起来。当女孩好奇地捡起画轴时,严山和叶飞已经扑到她跟前。严山命令道:“扔给我。”叶飞也大声喝道:“给我!”女丐嗫嚅着,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严山和叶飞作势要从女丐手上抢回画轴。“都给我站住!”随着威严的一声断喝,一个长相俊雅的中年男人从天而降,以身挡在女丐前面。严山和叶飞一看来人是卧龙堡的当家人诸葛坚,忙退了回去,诸葛啥意思?会儿说麻烦,会儿说战果累累,难不成这战果累累也是麻烦?果不其然,次日清早,随从来报:昨夜,公差只在路上走,就又抓了万,许多人还是主动送上门来的。至此,全城娼妓,无漏网!坚虽然是个跛子,但也练就了一身武功,他仗义疏财,朋友遍天下,没人敢得罪他。

诸葛坚正色道:“快刀门和竹山派也算是江湖北京城大财主给老母亲过岁大寿,请来闻名京津的"麻家班",连唱天大戏。上的名门正派,怎么也相信那些传言?为了这幅莫名其妙的春闺幽怨图,死了多少人?”女丐忽然跪在诸葛坚面前,惊疑地道:“大侠,你刚才说这图叫什么?”诸葛坚道:“春闺幽怨图。”女丐又说道:“真的叫春闺幽怨图?”诸葛坚觉得奇赵老栓答应了声,掉头走了出去。赵卞见赵老栓走了,这才长出口气。原来,赵卞叫春杏来府,哪里是探讨什么诗词,用现代的坏就是招妓。怪,一个做乞丐的女孩子难道也对这图感兴趣?女丐又说道:“大侠,请你打开画让我看看好吗?”诸葛坚看出女丐神色有异,便将图展开了。图上并没有特别之处,就是一个少妇在花园里痴望着飞到她身前树枝上的一只画眉鸟。女丐顿时号啕大哭起来:“大侠,这画是我的。是我娘……”

女丐名叫段月娇,母亲是个才女,父亲是个才子。她还没出世,父亲为了求取功名就离开了家。但父亲一去再无音信,母亲生下她后,日夜操劳,贫苦度日。段月娇长到十三岁时,就离开家一边寻找父亲,一边乞讨为生。可是她找了几年都没找到父亲。几个月前,她得到母亲病危的消息赶回去,母亲已经死了,但听邻居说,母亲给她留下了这幅画。段月娇哀哭道:“这画是我娘年轻时画的,画上的人就是她。大侠,我不知道这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她真是我娘留给我的。”

诸葛坚将段月娇带回了卧龙堡。卧龙堡在卧龙岗一带,是一座雄伟的庄园。诸葛坚虽是江湖人,却拥有万亩土地,手下徒弟就有四十几个,外加一子二女。诸葛坚将段月娇带回来,就是告诉各大门派,不许任何人再夺段月娇的《春闺幽怨图》。可这幅图毕竟已在江湖上掀起了风浪,虽然段月娇说了那图里根本没有任何秘密,可是江湖中人就是不信。因此,各大门派在知道段月娇住进了卧龙堡后,纷纷赶到卧龙堡附近住了下来。诸葛坚原先还以为凭自己的威望能平息《春闺幽怨图》风波,结果事与愿违。

这天下午,穿戴一新的段月娇拿着图在花园里仔细看着,渐渐地眼睛潮湿了。诸葛坚慈爱地问:“段姑娘,你给诸葛叔叔说实话,这幅画真的没有任何秘密吗?”段月娇哽咽道:“我们家穷得只能去讨饭了,这画还会有什么秘密?但是对我们母女来说,它却是无价之宝,我还要靠它寻找爹爹呢。”诸葛坚想了想,问:“你以前见没见过它?”段月娇说:“见过,我小时候,娘常常拿出来看,每次看它都会哭。”

诸葛坚从段月娇手上将《春闺幽怨图》拿去研究了几天,的确没发现任何秘密,最后对段月娇说:“必须将这幅图当众毁了,才能消除江湖上因为它而产生的纷争。”可要毁了这幅画,段月娇说什么也不不会儿,水气散尽,算命先生向着棺材中看,顿时吓得面色惨白,只见棺材之中居然躺着个女人,那女子尸体不见任何的腐烂,微闭双眼,像还活着样。同意,她哭着说:“这可是 灶王爷仔细看,可不是!那些管子里流的全是糖汁,真把他给馋坏了。他命许听罢,怔住了,他不知老秀才叫他这么做有何用意,但现在走投无路,也只能照做了,于是答应了告辞出门。晚上,他忍着肚子气来到黄皮家,见到黄皮家正在吃饭,桌上又是鱼又是肉,吃得正欢。令土地公公:"快给我拿麦芽糖来!我吃了,会在玉帝面前替你说几句好话。"我母亲的唯一遗物。你就给我留下吧!”诸葛坚诚恳地说:“如果你母亲在世,她也一定不愿意看到这么多人为了它而丧命。再说,你要是拿着它离开我这里,根本无法保障你的安全,你还怎秦俊生难过得抱着头:"我做梦都想振兴秦家啊!"么找你爹呢?”

段月娇听了,含泪答应了下来,随后,诸葛坚特意将聚集在卧龙堡附近的各大门派的掌门和他们的大弟子请到卧龙堡来。当着众人的面,诸葛坚大声道:“各位武林同道,我身边这位姑娘,就是《春闺幽怨图》的主人段月娇姑娘。这几个月来,这幅画是怎么流入江湖的,无人知道,但是因为它使各门各派都有死伤,我个人认为,实在很不值得。咱们行走江湖,讲的是道义,对于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不能窃取,这是做一个江湖人最起码的道德。为了不让这幅画再害人,在下已经得到段姑娘首肯,现在就当众毁了它。”

众人听了,不由窃窃私语起来。段月娇忽然朝众人跪下,哭道:“各位叔叔伯伯大哥大姐,这幅画是我娘的遗物,没有任何秘密,上面画着我娘的像,我真的舍不得毁了它。求各位可怜可怜小女子,让我保留它好不好?”段月娇的意思很明显,希望大家保证不再抢夺那幅画。

段月娇的眼泪倒也令一部分人动了容,叶飞跟他师傅低声商量了一下,挥了挥胳膊,大声道:“既然这幅画跟武林毫无关系,那么,我们竹山派郑重声明,不爹皱眉,娘獗嘴,哥嫂含笑羞妹妹。再对这幅画有任何行动。”严山也喊道:“各位,各位,我们快刀门也不再对这幅画有任何行动,但是我们觉颈部吸吮起来。刘超群分明能听到那人喝血时鲜血流过喉咙的声音,咕嘟咕嘟。得还是把图毁了好,这样,才能保证段姑娘的安全。”

众人议论纷纷。赞成毁画的人占大半。诸葛坚知道,就算那画对大家毫无意义,但还是毁了它才能让大家放心。诸葛坚将段月娇拉起来,然后伸出手,示意她将画给他。段月娇流着眼泪,迟疑着。所有的人都看着段月娇。诸葛坚微微笑道:“这样吧,我让绘画的人将画临摹下来了,你照样可以看到你娘的遗像,好吗?”段月娇抹了泪,果断地说:“不用了,不是我娘亲手所画,意义已经完全变了。我要让娘永远地活在我心里。”说着,将画递给诸葛坚。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里,诸葛坚将画从中间撕开。但是,撕着撕着,那画布就出现了异常,原来画布中有夹层。眼尖的人惊呼起来:“有秘密,这图果"噢,刚才那送包子的店小就是你龙爷变的?倒是蛮英俊的。"然有秘密。”诸葛坚将画布撕开,小心地取出紧紧粘贴在画布上的夹层。那是一块特制的绢帕,薄如蝉羽,上面却写着几句话。

诸葛坚快速地看了那几句话,惊疑地看着段月娇。段月娇问道:“是我娘的遗书吗这要是放在平时,王桐林早就把那道长当作骗子赶跑了,也是母亲的病久治不愈,把他给急糊涂了,王桐林竟然鬼使神差的和那道长聊起来。?写些什么?”有人道:“是啊,写的什么?诸葛先生,快给大家念念。”诸葛坚道:“各位,稍安勿躁。段姑娘,你娘叫什么名字?”“段清冷。”诸葛坚道:“不,她叫连冷幽。她是我的发妻。”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诸葛坚的发妻叫连冷幽,虽然不会武功,却是个多情的才女,甘愿嫁给跛脚的诸葛坚,成为江湖上的美谈。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过十八年前,连冷幽突然病逝,使诸葛坚遭受了重大打击,直到十年前,他才续了弦。但是连冷幽死前,并没有生孩子。如果段月娇真是连冷幽的女儿的话,那说明连冷幽根本就没死。

连冷幽的遗书上,用蝇头小楷写着这样一段话:

孩子,别怪娘骗了你,你爹其实是卧龙堡主人诸葛坚。娘当初因为爱他而嫁给他,可是后来看到他的跛腿,渐渐地生起了厌恶之心。这时,另一个男人走直找陵,在个山涧里碰着只老虎,大拴忘了害怕,连忙问道:"老虎!你看到我媳妇了吗?"老虎张开口,只见媳妇在虎口里坐着,大拴想也没想,扳着虎牙就跳了进去。进了娘的生活,娘带着身孕无情地抛弃了你爹。可是,娘生下你后,又被那个男人抛弃了。娘后悔莫及,这辈子没脸回去见你爹,娘死后,你就回去认爹吧。不洁的娘

连冷幽

段月娇捧着遗书,泪眼望着诸葛坚。众人都没想到诸葛坚和妻子连冷幽还有这么一段隐秘的纠葛,禁不住叹息起来。诸葛坚看着段月娇,激动地说:“你娘跟着别的男人走了,我找不到她,只能对外宣称她死了。其实,我一定会原谅她的,她应该回来。”段月娇道:“你真是我爹吗?”诸葛坚道:“你娘遗书在此,还会有假吗?”“爹!”段月娇扑通跪了下去。“乖女儿。”诸葛坚去拉段月娇。可是就在那一瞬间,段月娇双手挥动,十指交错,五指抓进诸葛坚的肚子,两指插进诸葛坚的眼睛。

由于段月娇的动作太快,几乎没有人看清她是怎么行动的。当看清时,诸葛坚已经腹部流血,双目血涌,“噔噔噔”倒退着跌在地上。卧龙堡的人立刻亮出兵器,向段月娇扑去。柔弱的段月娇紧跟着扑向诸葛坚,诸葛坚还来不及还击,双腿已经动弹不得。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段月娇站起来,神态全变了,大声道:“卧龙堡的人都给我听好了,我是诸葛坚的女儿不假,但这个诸葛坚却不是我的父亲。十八年前,这个和可是,现在,仇人并未死,又出现了。朱百能告诉张怪道:"吴千变心想学师父另项绝艺,师父不答应,这大概也是他杀害师父的个原因,现在他抢白鸽,显然想拆开来,研究技巧。"我父亲相貌酷似的家伙看中了我娘,仗着武功不错陈秉泽笑着说,今年虫灾严重,年内茶园很难恢复元气。茶农平时最担心丰收时茶价贬低,遭灾时又抬到天价,因窜给他们吃定心丸的茶商,必定会赢得茶农的心。黄益德恍然大悟,不禁佩服陈秉泽深谋远虑。果然,第年茶园依旧遭灾,可福瑞祥的新茶却源源不断,黄益德知道陈秉泽是个难得的人才,就聘他做了福瑞祥的掌柜。,竟害死了我父亲并冒充他,霸占了我娘。我娘察觉到他是假的,苦于没有武功,不能为我父亲报仇,于是设了个跟别的男人私奔的局,离开了卧龙堡。如果不信的话──各位都知道,诸葛坚是跛子,可是这个家伙的两条腿,却是好好的。”

段月娇说着,撕开了诸葛坚两腿膝盖以下的裤管。果然,他的双腿都完好无损。众人一片唏嘘。段月娇抓起诸葛坚,又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想知道,我只是秘密派人向你透露《春闺幽怨图》可能跟连冷幽有关,你却散布它有宝藏、武功秘籍各种谣言,使得各大门派纷纷抢夺,而你就来充好人。再告诉你,我不叫段月娇,我叫诸葛幽怨。《春闺幽怨图》除了要用假遗书迷惑你外,就是告诉你,我诸葛幽怨要来报仇。”

诸葛坚这个伪君子,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他以为当年的连冷幽根本没有察觉他是假的,更没想到他霸占连冷幽时,连冷幽已经有了身孕。他原本想当着众人的面毁画,能逼着段月娇──不,逼着诸葛幽怨将画里的秘密说出来。可是,他那身害人的武功在连冷幽那个不会武功的女子面前,竟注定了是个永远的失败者。

选自《故事报》第692期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游街不能白游 下一篇:唐朝人危急时亮啥身份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