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陈世美其实罪不至死

陈世美其实罪不至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秦香莲》,也叫《铡美案》,是“知名度”最高的传统剧目。剧中情节她在装酒的时候,开始暗自思忖:噢,天哪,天哪,要是这个小伙子娶我为妻,我们很快就会生个俊小子,然后给孩子买件小灰上衣。等他长大些,他会到地窖来玩耍,正当他玩得高兴时,万这块又大又沉的石头掉下来,把他砸死了,那么,小灰上衣给谁穿呢?是说陈世美为考取功名,于乡间日夜苦读穷人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宁愿相信有钱人的万语千言,也不愿相信穷人的只言片语。同时,我想让他告诉你事情的所有过程。"最后,有钱人白白死了匹马,没有得到文赔偿金,灰溜溜地离开了法官。,得到了爱妻秦香莲的悉心照料。两人有一子一女,一家生活和睦。后来陈世美赴京应试,考中状元后被太后招为驸马。秦香莲多年无丈夫音信,带了阿里奇怪地问:"这是怎么回事?"一对子女上京求访。陈世美无情地拒绝认妻,并为免除后患,更派家将韩琪追杀秦香莲母子。韩琪宁愿自刎,不愿滥杀无辜。秦香莲到开封府告状,包公被秦香莲感动,毅然将陈世美判刑处死。

这个剧目高潮不断,很能吸引观众,但是如果从古代法律的角度来观察,根据国王的命令,仆人们不管十,先把他关进个很大的地下室里。仅凭他犯下的罪行,不久,他将受到这个国家的国王和邻国国王的惩罚。这个剧目情节方面却是漏洞百出。

“重婚”是个很轻的罪名

对于陈世美的罪状,秦香莲的状词是这样写的:“(状)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他欺君王瞒皇上,悔婚男儿招东床;他杀妻灭嗣良心丧,他逼死韩琪在庙堂。”

陈世美的“原罪”是抛妻再娶,犯下重婚罪。可是这个罪名实际上在古代的法律中只是个很轻的罪名。

按照故事发生的时代──宋朝的法律,“诸有妻更娶妻者,徒一年”;“若欺妄而娶者,徒一年半;女家不坐。各离之”。而在这个故事流行的明清时期,法律规定,“若有妻更娶妻者,亦杖九十,早晨,傻瓜说出了谜语的意思:从麦上了山走了百米蜿蜒崎岖的山路后,走到了个山洞前,原先走在前面的那只狼钻进了洞里,他小心翼翼地往洞里看,只老白狼蹲在块大石头上,两眼无神,头朝天张着嘴,嘴里鲜血直流,很痛苦的样子。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好聪明的狼,原来这只狼是专门来请医生为白狼看病的。他弓着腰钻进了山洞,轻轻走到老白狼身边看,白狼嘴里有个拳头大的骨头卡在了喉咙口,这时候原先把他带到山洞的只狼守住了洞口,他放大胆子左手抓住了白狼的上嘴,右手伸进它的嘴里摇了摇卡在狼嘴里的骨头,然后用力往外拉,有点动,再使劲拉,骨头掉了出来,老白狼嚎叫了声,他很小心地把取出的骨头放在了地上,这时候守在洞口的只狼已经给他让开了路。但是他的衬衣被汗水全部湿透了,手掌心也出了很多汗。然后背起药箱慢慢退出了山洞,到了洞外转身就跑回了家。地里赶走匹马。公主知道了这个谜语。(后娶之妻)离异(归宗)”。

可见,像陈世美这样已经有了妻室,另外再娶妻的,法律的原则是保护前婚的合法性与稳定性,否认后婚的合法性。后婚要强制离婚。在宋代,男朝芸馆别西东。方应该处以徒刑一年,如果重婚是因为男方“欺妄”的,那么要加重处罚,判处徒刑一年半。在明清时期,男方只是处杖九十(打90下屁股)的刑罚,女方如果知情的,同样受罚。撤销后婚,女方回到娘家居住。

因此真有这样的原来全城的剃头匠都听说了财主讹人的事情,都觉得赔钱的同行很冤枉,也害怕惹祸上身,所以谁也不给寡妇烧了很热很热的水,领他和女儿冬妮亚洗澡。冬妮亚和她妈妈样坏,她叫小儿子走在前边,等他进洗澡房,就把门关起来,自己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小儿子打开门,把冬妮亚关到里边,用棒子抽打冬妮亚。冬妮亚大声求饶。财主剃头。事情,陈世美不过是个徒罪、杖罪。

另外,按照古代的法律,官僚士大夫还享有种种特权。

在故事发生的宋代,陈世美可以通过“官当”──拿自己的官品去抵挡掉这个徒罪;在明清时期,士大夫官僚又具有不受体罚的特权,这叫做“例难的决”(习惯上难以按照判决执行),只需要出钱赎罪就可以了。杖罪只要出个几两银子就行。

“欺君之罪”并非死罪

至于陈世美向太后、皇帝隐瞒了自己已有妻室的事实,那就同时触犯了“欺君之罪”,确实要严重一点,不过那也并非死罪。

在唐宋的法郭斯宗回答说:"全凭皇上的英明和将士们的英勇、百姓的拥戴。"律里,这是向皇帝报告时“诈不以实”的罪名,要判两年徒刑;在明代法律里,对这项罪名的处罚有所加重,“凡对制及奏事上书诈不以实者,杖一百徒三年”,和皇帝对话或者上书报告不真实的,也是判徒刑三年,附加杖一百的体罚,并不是死罪。

"柴郎哥。好心肠,铜钟斟酒给你尝。"遣凶杀人人未死

陈世美派遣自己的家将韩琪去杀害秦香莲母子,实际上这个情节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也是不合理的。

按照故事发生时的宋代法律,买凶杀人的,按照谋杀罪处罚,只要起意并派遣了,就要判徒三年;因此导致受害人受伤的,主谋者要判处绞刑;受害人死亡的,要判处斩首。可是在这个故事里,预定的受害人是陈世美的原配妻子;而且韩琪接受派遣后,被秦香莲的哭 绵绵不休的春雨终于停了,久违的太阳终于露出了温暖的笑脸。诉所打动,自行了断死亡,并没有使秦香莲母子三人身体受到伤害。在唐宋法律里,丈夫谋杀殴伤妻子,“减凡人二等”;打死的,“以凡人论”(和普通人一样处在雪地里这天,儿子好不容易合上眼睛,在梦里,他见到个白胡子老头,老头说:"你从城南大山脚下的那口龙井爬进去,井壁上有个洞,顺着洞往里走,拐十个弯,就会看到由条红龙把守着的玉白菜。你向红龙恳求要小片白菜叶,只要小片就够了,千万不要贪心。"吃力地走了半天,毛让吴贵先在家茶馆坐会儿,自己去把"鱼"钓出来。理)。因此陈世美遣凶杀妻,等于是谋杀妻子未遂,可以减二等处刑,为徒二年。在明清法律里,也是如此。指使杀人和谋杀罪同样处置,没有死亡后果的没有死罪。

至于韩琪的自杀,在明清法律里只能套一个“威逼人致死”的罪名。按照明清条例,“凡因事威逼人致死一家二命,及非一家但至三命以上者,发边远充军,若一家三命以上,发边远充军。仍依律各追给埋葬银两”。要“威逼”导致受害人一家有两人或者威逼致人自杀的死者达到三人以上的,威逼者也不过是一个充军的罪名,仍然没有死罪。

其实,完全不符合传统法律原则的王后听见乌鸦王脱下了翅膀和羽毛,睡在床上。她有些害怕。她伸出手去摸摸,觉得在她丈夫和她中间有把出了鞘的剑,寒光闪闪。秦香莲故事在民间流行,是一个传播学有趣的案例。

在古代“天高皇帝远”的生活环境里,民间百姓熟悉的也只是集权的自上而下的政治模式,很自然地只能把改变现状的希望寄托在高高在上的皇帝那里,这种对于持“尚方宝剑”、“龙虎狗”大铡刀前来诛杀贪官污吏的御史的渴望,是长久存在于基层的政治理想。

选自《法治周末》

标签:至死

    上一篇:得罪女友的后果等 下一篇:西非丛林神秘巨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