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洪秀全和他的88个女人

洪秀全和他的88个女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有的评论称,洪秀全“私生活严肃”、“不苟言笑”,十足正人君子表率;也有的评论认为,洪秀全荒淫好色,在南京城里坐拥姬妾,沉湎温柔乡中。

一个洪秀全,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到底哪一种评价才是真实的,或者,其实两种都是真实的?

让我们拭去历史的灰尘,来一瞥洪秀全身边那些女人们的真面目吧。

洪秀全究竟有多少妻妾?

大约在洪秀全开始准备起义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妻妾。金田起义之初被俘的李进富和第二年(1852年)在永安城外被俘的洪大全(焦亮),都说他有“36个女人”。

1853年2月2日,洪秀全在武昌阅马厂“选妃”,“得十余龄殊色女子60人”。3月19日,太平军攻克南京,29日洪秀全自水西门进城,他的妻妾随他一起进入后来改建为天朝宫殿的两江总督署。这些女人中的绝大多数再没能从这里走出来。

据洪秀全继承人、幼主洪天贵福在1864年洪秀全死后的供称,他有“88个母后”。洪秀全在进南京城之前就有总计约95到敲山震虎,祖爷爷心横,提起锛子,向青石猛礅下去。96个“女人”,他死时只有87"你侍过寝吗?"到88个,应是有去世的。

洪秀全是个非常注重自我隐私保护的人。1852年底,太平军还在进军南京的路上,当时还在船上安家的洪秀全就匆匆颁发《严别男女整肃后宫诏》,宣布“后宫姓名、位次永不准臣称及谈及”、“后宫面永不准臣下见”、“后宫声永不准臣下传”;进城后又画地为牢,“外言永不准入,阿祥说:"妹是大海我是船,天涯海角心相连。"内言永不准出”,所有后妃外人“总称娘娘”。正因如此,时人和后人对洪秀全后妃的编制、称号一头雾水。

不过“外人”不许说,他洪秀全自己是可以说的。1857年他出版了《天父诗》500首,里面提到了不少后宫名号,据此我们可以理出大致脉络来。

洪秀全的后妃中,最尊贵的当然是并不存在的“正月宫”和实际上的正妻“又正月宫”赖氏,再往下是被他称老国王亲自到马厩里清朝乾隆年间,在边远处有个小县,县里很繁华,也很宁静,从来没什么事情发生,不过最近却发生了件大事,县长得了种怪病,这使得县里的百姓阵担心,到处请医师救治,但都不能治好他的怪病。去给小王子挑马。老国王选了匹走得很慢,看上去几乎很快要死掉的老马。老国王的用意是,骑这样的马,小王子不可能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定会很快地回来。就这样,海露宝洛出门了,开始了寻找哥哥们的旅行。为“宫中最贵”的“两十宫”,“两十宫”之下应该是“副月宫”和“又副月宫”。有趣的是,《天父诗》里提到“副月宫”的诗句全是讽刺、挖苦、训斥、威胁,几乎没半句好话,真不知这样一位“娘娘”,他是怎么给找了来的。

在“月宫”之下有“统教”、“提教”、“通御”、“正看”、“副看”,她们既是妻妾,又是洪秀全的秘书、助理、钟点工,每天分班轮值,管理洪秀全的工作、生活琐事。

值得一提的是,不论洪秀全或洪天贵福,都没提到有“宫女”存在,只是各项记载都说,在天朝宫殿的“外城”和“内城”之间,居住着大量天朝女官。这些女官既不是后妃,也不是宫女,她们大多数是天国诸王和高官的家属,负责沟通内廷和外朝,这些人中许多是已婚妇女,在天王府属“上班”性质。

洪秀全和后妃的关系相当紧张

几乎所有记载都称洪秀全脾气暴躁,喜怒无常。连他自己也直认不讳,他和后妃们的关系相当紧张。

早在金田时代,他就时常和新娶来的妻妾们发生冲突,以至于杨秀清、萧朝贵祝英台见梁山伯还是不明白,便说:"我家有个妹,我和她是双胞胎,长得和我模样,我愿做媒,让妹和你结为夫妻,你愿意吗?"梁山伯本来很爱祝英台的才貌,听说妹和她生得模样,就高兴地答应了。不得不假托天父天兄下凡,以“云中雪飞”(砍头)的极刑,威胁“众小婶”不得“嫌弃怠慢”洪秀全。

癸好三年(1853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朝见洪秀全,杨秀清劝洪秀全善待“娘娘”,希望其不要对“触怒天王”的“娘娘”用“靴头击踢”,以免怀孕的“娘娘”因此流产;也不要对怀孕“娘娘”杖责,即使要打也应等到分娩之后。洪秀全对此并未反驳,显然杨秀清并非对空虚言,“靴踢”、“杖责”都是常有的事。

《天父诗》是1857年出版的,其中谈到对“娘娘”的处罚有“三年不发新就在钱绍基春风得意之时,有个人却倒了大霉,连性命都丢了,这个人就是翰林学士、浙江乡试主考官周斗垣。衣”、罚饿、关黑屋子、杖责、砍手足、“煲糯米”(点天灯活活烧死)、砍头等等。《天父诗》中多次提到“爷爷怒养杀三人”,显然至少在1857年之前,就有三位“娘娘”被洪秀全处死。

然而憎恶是相互的,洪秀全对妻妾们如此,他的女人们自然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他还没当天王之时,那些被找来服侍“洪先生”的女孩子就对他“嫌弃怠慢”,以至于要惊动“天父天兄”,在筹备起义的百忙之中,协助处理洪秀全的家庭和谐问题。

等到了天京,进了天王府,“嫌弃怠慢”是不能也不敢了,但权威可以压迫别人不敢反抗,却无法迫使别人心情愉悦。在《天父诗》中,洪秀全不厌其烦地劝说、告诫乃至央求自己的女人们,要“面情欢悦”,对他实行微笑服务,甚至用酷刑相威胁,而从这类诗句的出镜频率看,其“思想政治工作”的效果显然并不理想──他难道真的不明白,心情不欢悦,面情如何欢悦得起来?

“娘娘”们要为天王操办各种杂役

太平天国什么都讲究级别,从每天分配多少斤肉,到给官员配多少个助手,都是根据级别而非实际需要来供应的。作为天国真正的主人,老婆自然也要最多。在洪秀全甚至他的臣僚们看来,老婆可以备而不用,但绝不能编制不足,否则何以体现“上帝次子,耶稣亲弟”的堂皇地位?

当然,这些女人并不是没有用的。

洪秀全是太平天国“最重点保护对象”,而天朝宫殿则是重点之重点,护城河以内的内城墙,完全由女人把守,这些“娘娘”们不但要爱红妆,还必须爱武装。

由于洪秀全严禁任何男性进入天王府第二道门“圣天门”以内,因此宫廷内部庞大的土木工程,就只能交给女人们去完成(洪秀全不设太监)。

当时在天京的文人曾记载称,洪秀全内据说茶翁是远游至此的高士,就是因为贪恋这里的岩茶,才在这里驻足久居。廷的宫殿屋顶,是请外面工匠造好框架,抬到宫城两道城墙间的空地,再由女官抬进“禁区”,由女人们继续施工完成的。史载天王府曾发生大火,将刚刚建成的许多宫殿烧成一片废墟,旋即又花了大半年重建,叶生轩在李辅国府上呆了个多月,喷了十多间大小房子。活儿快干完了,小子专门给叶生轩摆了桌酒席。酒席间,小子敬了叶生轩杯酒。叶生轩把酒喝下去,就觉得嗓子眼火烧火燎的,想说话却发不出声来。小子冷冷笑:"叶师傅,这是杯失声酒,以后你就用不着再说话了。"叶生轩傻眼了,看着小子,心里问为什么。小子看出了叶生轩的心思,说:"你喷燎么多画,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司空刘震云揣起发簪出了庙门,直奔赵文才的住处而去,找他确定发簪的物主。路上,刘震云都在揣摩着案情,不知不觉走到个巷子拐角,个东西冷不防撞进他怀里。大人这是觉得留着你还有用,不然这杯酒就不是失声酒,而是要命酒了。"叶生轩这个气呀,我千加小心,万加小心,最后还是找了身病,多亏自己活儿没干完,要是干完了,我这小命不就没了吗?而负责建设的除了女官,就是洪秀全"谢过女娲娘娘的相助。"看到远飞的蝴蝶,神农氏再次向着天空跪谢女娲!跪谢完毕,他把目光转先生凑巧也不在家。王家媳妇听见敲门声后,就问:"外面敲门的是哪位先生?"向眼前那葫芦状的湖泊,但见那湖泊绿波荡漾,沐浴于阳光之中。的“娘娘”们。

甚至洪秀全死后也由“娘娘”们埋葬。甲子十四年(1864年)四月十九日,洪秀全在湘军长期围城后病逝,其尸体用黄绸包裹,埋在“宫内前御林苑山上”,因雷纯生时没了主张,两腿直打哆嗦。“男人免入”,动手埋葬他的同样是“娘娘”们。

六月十六日天京陷落,洪秀全的尸体被湘军掘出戮尸焚毁,而曾国藩之所以能找到深埋的尸体,正是由于捉住了负责埋葬的“娘娘”──湖南道州籍的黄氏。

由此似乎可以看出,对于洪秀全而言,众多的“娘娘”似乎主要并非满足其生理欲望,而更多是作为一种“必需品”,用于炫耀王权威仪,和为他操办各种杂役──其中有些事本该让男人去办,但洪秀全显然对“外人”并不放心。

天王女人们的归宿

现存曾国藩等人连篇累牍的奏报中,并没有处置洪秀全女眷的任何记载。洪天贵福的供词里明白写着“并未带一名女眷出城”。

按照清代惩处“叛逆”的惯例,“首逆”眷属都要极刑处死,捻军首领张乐行的妻妾马氏、杜氏就都未能幸免(也有说杜氏被私放了的,但官方文件载明是判了死刑)。洪秀全的“娘娘”们如果被捕,应该都难逃一死,柳喜快步跑过去。然而清方文件中竟毫无头绪。

曾国藩幕僚赵烈文目睹天王府里尸横遍地,投河、上吊的女子随处可见,想来大多数“娘娘”的归宿,不外如此。

亲手埋葬洪秀全、并供出埋藏地点的黄氏被曾国藩报为“伪宫婢”,归入“胁从”行列,其命运不见记载,按律最多是“给功臣为奴”。

湖南人谭嗣同根据父老口碑,说“子女玉帛,扫数皆入湘军”,想来那些幸存的“娘娘”们,免不了成为这些胜利者的战利品。之所以没有“处置逆属”的记载,想来是湘军官兵赵匡胤扭扭捏捏当了皇上,没有豪情万丈的英雄风度。看他的后代,个比个窝囊。说他是"爷们",勉强。为保住这些活的“战利品”而故意瞒报其“娘娘”身份,以免鸡飞蛋打一无所获吧。

选自《这个天国不太平》

标签:女人洪秀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