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皇帝可杀不可辱

皇帝可杀不可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那一年,元善见只有11岁。元善见是皇帝,可他这个皇帝是由高欢立的。高欢能立皇帝,自然也能废皇帝。

幸运的是,高欢也没怎么难为他。元善见爱好文学,熟读诗书,而且射箭百发百中,臂力也十分惊人,胳膊窝下夹一个石狮子都能越过时间荏苒,转眼过去了半年,正在筹莫展之际,卫辉府辖下的滑县上报了起命案,卖锡器的王大户的儿子被人砍死在家中。案卷转到了开封府,据说王大户坦白,自己的儿子参与陵前的案件。原来王大户的儿子叫王损,从小就不务正业,吃喝嫖赌都占全了,没银子花了,不是偷鸡摸狗,就是跟家里讨要,日积月累,王大这时国王站了起来,和托钵僧道别之后,从屋里走了出来,对法官说:"我要回宫了,你也回家休息去吧,我正在考虑任命你做大臣。"户气之下,就搬出去住委曲求全,也还算相安无事。后来听说王损领着几个人,在家里终日赌钱,还把院子里的鸡也吃干净了,王大户听,就来气了,跑回家,没见到儿子王损,却隔着窗户,听到几个人在屋里商量着分银子的事宜,当时听着半,王大户的腿就软了。王大户胆子小,没敢吱声,想欧阳修的父亲早逝,家庭贫困,母亲教年少的儿子学问时,没有纸笔,就用芦荻为笔,在沙地上画出字来教授给他。母亲曾经对他讲述其先父的事迹:"你父亲在世的时候是个小官吏,夜间在烛下看案卷,屡屡掩卷叹息。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有个死刑犯,我想替他求生而不可得。做官,就是为他人求生路的。"报官府,却怕是儿子那帮人的醉话,自找麻烦不可,于是自己又蹑手蹑脚地回转了去。路上心想反正儿子对他来说已经没啥感情,就是他脑袋被官府砍下来,自己也不会掉滴泪的。父子之间,已经情同陌路,不在话下。半月后天,院子里传来股"完了,看来今天我要命丧于此了!"李德鸿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却发现身边有条隐秘的小路。他沿着那条小路直往前走,不会儿就来到了个伸手不见指的地方,再往前走了几步,眼前豁然开朗。他看见面前有间石制小屋,屋上悬挂着个巨大匾额,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怪味,大群苍蝇飞来飞去,有人趴在门缝里瞧,吓得差点儿尿裤子,院中竟然躺着几个发臭的死人。宫墙。

这样一位出色的青年,大概没有一个权臣会放心的吧。不过,高欢在时,元善见的日子还算不错。为此,在高欢死时,元善见以最高礼仪为他举行国葬。同时,赶紧封其儿子高澄一大堆极高的官衔。元善见想,反正我的命都掌控在你们高家手里,还吝惜官衔干什么!不过,既然你我是君臣名分,起码在礼节上,你要把我当皇帝看。这是元善见的底线。明万历年间,在江南地界,常有盗匪横行,少则结伴,多则数十余众,神出鬼没,专劫富商和官银,官府虽数度围剿,却收效甚微。除非,你把我废了。

可是,你有你的底线,高澄有高澄的“高压线”。高澄怎能放心这样一个人在卧榻之侧呢?于是,他任命崔季舒为中书黄门侍郎,监视元善见的一举一动。这样,宫中布下众多眼线,皇帝的言行就掌握在高澄手心了。高澄在给崔季舒的信中问道:“痴人情况如何?他的气焰是否有所收敛?”元善见的梦想,在高澄看来,都是痴人说梦。

元善见曾与高澄在都城的东郊游猎,追逐猎物驰马如飞──毕竟,元善见还是个身手矫健的热血青年。可是,监卫都督却跟在后面大叫:“皇上不要纵马飞奔,大将军会发怒的。”大将军者谁?高澄也。这让正在兴头上的元善见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不由得胸口发闷。是啊,高澄的飞扬跋扈,他是领教过了。可元善见气血上涌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记得高澄陪自己饮酒时高举酒杯说道:“臣高澄向陛下劝酒。”看他那副德性,分明是一种威压,仿佛是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让元善见很是不爽,便没好气地说:“自古以来没有不消亡的国家,朕也用不着这么活着!”谁知高澄暴跳如雷,厉声道:“朕!朕!狗脚朕!”骂完之后竟然命令崔季舒连打元善见三拳,老者摇摇头,说这毒不好分辨,隐隐泛紫,紫里透青,恐怕是剧毒。万久铭听罢,时惊呆了,他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莫非是血蛙?张林采不解,问什么是血蛙?万久铭说那是种毒蛙,通体泛红,其涎剧毒无比。旦沾上,不消个时辰就会浑身奇痒,等痒至骨髓,剧毒攻心,就会不治而亡。然后拂袖而去。

自古以来,可有臣下打皇帝的?三拳事小正如史学大师郭沫若所述:"奴隶主贵族对奴隶和平民的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促使社会矛盾不断发展,终于导致了宗周的灭亡"。这就是"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打在强壮的元善见身上不过是挠痒痒。可是,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呢?这一夜,对元善见来说,大概会是不眠之夜吧。纵然自己有举鼎之力,可是又怎能举起整个国家啊?他就像被缚的野狼,也只能长夜哀鸣,舔食自己的伤口罢了。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眼下,就是没有大谋,为身家性日,朱子山又来青楼找紫嫣,本打算继续和她夜风流,可是紫嫣告诉他自己怀孕了。朱子山听后又惊又喜,他害怕家中妻子知道了会把自己扫地出门,自己还没有另立门户的本事,但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能不要,朱子山皱着眉头开始想应对之策。命计,也只能忍下了。

一连串的受辱,让元善见忧愤难平。常侍荀济也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他秘密联络元老重臣,想寻机诛杀高澄,于是,声称要在宫内建一座假山,暗中却挖掘一条通往北城的地道。挖到千秋门时,门卫听到地下有响动,就报告了高澄。高澄率兵闯入宫内,也没参拜元善见,径直坐下问道:“陛下刘巧手听裁云刀价值如此高昂,冷汗顿时流了下来。金千任要出了事,他刘巧手也逃脱不了同党的干系。可是,他想不明白,制作香金鲫怎么会害了金大蓉?为什么要造反?我们父子有功于国家,有什么对不起陛下呢?这一定是你身边的侍卫人员和嫔妃们搞的鬼!”高澄正要大开杀戒,元善见挺身而出,义正词严地反驳道:“自古以县令说:"哼,你家打个场就闹出这么大动静,可见你本事有多大,要造起反来,谁能挡得住?"来只听说过臣子反叛君王,没听说过君王反叛臣子的。你自己要造反,又何必说我呢?我杀掉你,江山社稷就会安定;不杀你,就会国将不国。我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爱惜的,何况对这些嫔妃呢?如果你一定要反叛弑君的话,早动手晚动手全在你自己了。”高澄听完这一席话,也有点儿坐不住了。他跪在元善见面前,痛哭流涕,向元善见道歉。元善见五味杂陈,但此情此境,也只能给各自台阶下。于是,一起痛饮,直到深夜。可是,元善见心里又怎会忘记那三拳之辱呢?纵然高澄是性情中人,但是眼前的政治现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又怎会真心悔过呢?

果然,三日后,元善见被软禁含章堂。荀济等人,不是在大街上被投进锅里煮成肉羹,就是连人带车被推到东门市场烧成灰炭。

然而,就在高澄等人加紧谋篡大位之时,发生了一桩元善见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大好事──高澄被他的南宋年间,临安城突遇怪病侵袭,百姓上吐下泻,找郎中医治虽能暂时克制,可没过几天病又复发,总是无法根除。时间临安城内人心惶惶,临安知府也是忧心忡忡。厨子刺杀了!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元善见高兴了好一阵子,偷偷对左右人说:“大将军死了,这真是天意啊。现在,大权总该复归皇室了吧!”可是,他错了,死了高澄,还有他的弟弟高洋呢。高洋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比之高澄,有过之而无不及。

果然,高洋加快了谋篡的步伐。他的那帮手下,也撺掇他赶紧登上大位,以便他们也好加第天中午,柳开杨吃过午饭就出了门往城外走去。来到湖边,柳开杨刚想折柳枝,突然湖中正在洗澡的刘珠大叫起来:"啊,有人偷看我洗澡,快来抓色狼啊!"官晋爵。

于是,披着羊皮的狼,一一都卸下了羊皮。这事不用高洋亲力亲为,早有一干人等入官觐见,对元善见说道:“五行递运,有始有终。齐王高张晋真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情,可罗忠却不和他多解释,说完就从背上解下个包袱,里面是套上好的衣服,让张晋穿上试试,说道:"这可是小姐针线为公子缝制的。"张晋听不会儿,门外的地面上就涨满了水。群小蚂蚁来不及躲回洞里,在水洼里挣扎着。"救命啊!""救命啊!"了这话,股暖流从心底升起。洋圣德英明,万姓归仰。臣等冒死进奏,愿陛下效法尧舜禅位齐王!”狼子野心,转眼天时间过去,这天富源县捕头李江接到报案,说是有人在渭河里发现了具死尸。李江忙带着几名衙役赶往出事地点,当衙役们将已经被江水泡肿胀的尸体从江水中打捞上来后,将尸体面朝上摆在岸边看,顿时在场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从那具尸体的面貌上看,死者竟然酷似知县赵文才。早已识透,元善见不卑不亢,正色道:“此事酝酿已久,自当逊让!”停了一下,说道:“那么,就拟一道诏书吧!”有人说道:“诏书早拟好了!”随即递了上来。

元善见走下了皇座,被封为中山王,有时反要倒过来随驾高洋。彼一时,此一时,元善见的心中肯定不是滋味。他预感到了自己的明天,就像当初他曾说过的那样:“此人似乎更不相容,朕不知死在何日!”尽管妻子为防不测常常为元善见先尝食物,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高洋还是逮着了时机,毒死了元善见以及他的三个儿子。不知道元善见在毒性发作的那一刻,会作何感想?是一切都到头了、解脱了,还是迸发出了最后的活力,推倒了门前的石狮子?要知道那一年,他只有28岁,多好的年纪啊!可是,他是多么地无助啊,他像一只困在笼子里的狮子,指爪滴血、空自咆哮,却没有机会腾空而起!但是,他守住了做皇帝的底线,那就是──可杀不可辱!

选自《人力资源报》

2011.1.22

标签:皇帝

    上一篇:民国时的廉租房 下一篇:被误解的王昭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