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幽灵”火车之谜

“幽灵”火车之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乌克兰惊现幽灵火车

2009年1月17日深夜,乌克兰东部城市波尔塔瓦市的警官舒斯特开车巡逻市郊时,发现一辆正在行驶的高级轿车正是一天前被报盗的,舒斯特立即开车追赶。被盗车很快驶出市区,舒斯特紧咬不放,偷车贼显然惊慌起来,在三番五次没有摆脱掉舒斯特后,竟然开向一条铁路岔道口想横过去,但车速太快,轮胎被钢轨硌得爆了胎,车卡在铁轨上怎么也开不动了。舒斯特见状大喜,立刻跳下车向偷车贼逼近。那家伙无处可逃,看来只有束手就擒了。

本来铁路上空荡荡的,一辆火车也没有,这也是偷车贼敢于横穿铁轨的原因之一。但突然间,一声火车的汽笛响起,离偷车贼不到十米处的铁轨上出现了一列火车,向卡在铁轨上的车冲了过来。

舒斯特和偷车贼都目瞪口呆。这列火车是从哪来的?短得只有三节车厢,像是临时拿来凑数的古董车,虽然不太旧,但样式太古老了,居然是早被淘汰的蒸汽机车。涂着怪异图案的车头上喷着浓浓的白烟,晃晃悠悠迎面而来,将铁轨上的高级轿车撞了出去。

舒斯特见被撞开的轿车打着旋向自己撞来,忙不迭向火车尾方向跑开。而在他躲闪的刹那工夫里,偷车贼却机灵地攀上了火车,钻进了第二节车厢里。当舒斯特追过去时,偷车贼得意洋洋地从车厢里伸出手臂向他挥了挥手。这时,第三节车厢的窗口出现一个中年女人的影子,穿着老式的碎花裙,惘然地看着窗外,似乎对窗外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舒斯特大怒,来不及思考,使出百米冲刺的劲头,快步跑向这列突然出现的火车尾部。火车速度并不快,舒斯特在几秒后手指就碰到了火车尾的栏杆。

手掌只要握住栏杆,舒斯特就可以登上火车了。但在那一瞬间,他突然猛地打了个寒战,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恐惧,与火车同步的速度竟慢了下来。

“别上去!”一声尖厉的叫声把舒斯特吓得一哆嗦,他彻底被火车甩下了数米远。他一回头,看到一名铁路工正在不远处向自己招手跑来,表情焦急。再一回头,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列火车像被什么吸了进去,瞬间不见了。

“它……不见了……”舒斯特对着刚跑过来的年近六十的铁路工博尔特结结巴巴地说。火车就像是开进了另一个世界一样,车头、车厢、车尾,都被吞噬掉了。

博尔特擦着头上的汗,气喘吁吁了好一阵转眼又到了第天晚膳罢,面对张大年呈上来的银盘,万历这次没有先抓绿头牌,而是剔着牙,色眯眯地个个地细细端详众淑人。而对自己已经"临幸"了两次的郑玉珠,他的眼光扫而过,让直提心吊胆的郑玉珠不由松了口气——昨夜沐浴时,两个好心的老宫女悄悄提醒她,万不可让皇帝接连次临幸了,在宫中有"临幸不过,过命必完"之说,因为曾有两个被皇帝连着临幸次的淑人,个当夜就被皇上仗着酒兴折磨死了,另个则半死不活地被打发到安乐堂,那是老病将死的宫女的最后去处。因此,郑玉珠今天脸不敢洗,发不敢梳,脂粉更不敢涂抹,就是希望不要引起皇上的注目,躲过这场劫难方才一脸惊悸地说:“你真是村外的大路边有片瓜田,这天,老李头起了个大早,扛着镢头刚到瓜田,就见胖瘦两个过路的汉子正在瓜田里摘瓜。他们摘个,用拳头砸开,啃两口就丢在旁,半爿地都被糟蹋了。幸运,你要是上了那列火车,就再也下不来了。那是‘果戈里幽灵火车’啊!”

“果戈里幽灵火车?”舒斯特满脸都是疑问,他自幼都在西伯利亚生活,最近才搬到这里,所以根本不知道博尔特在说什么。博尔特叹了口气:“这列为此事也是经常唉声叹气,但又不得不迁移。幽灵火车太出名了:1933年消失在前面不远处的隧道里,之后神出鬼没,算了,我说了年过去了,老头记不清是哪天交出儿子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儿子变成只小鸟,提前天飞回家,啪地声落在墙脚的土台上。变成个漂亮的小伙子飞进屋,向父亲鞠躬问好,告诉父亲第天正好是年,要去接他回来,还告诉父亲怎样认他。你也不信,你回去自己查档案吧。”

舒斯特浑身冷汗,虽然不知道铁路工在说什么,但火车神秘消失在自己眼前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事件太过诡异了。回警局里他把事情一说,同事们都大吃一惊,虽然过后有人说他只是夜班工作太累导致产生幻觉,但也有许多同事表情诡异。头儿给他放了3天假让他回家休息,但头儿脸上的表情也让舒斯特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休假的3天里,舒斯特把调查幽灵火车子病了。最后,他们终于找到犹太医生的家。当成了头等大事。他跑到铁路部门询问此事。但铁路部门或许不想让这些恐怖事件吓到乘客,所以拒绝回答任何关于幽灵火车的问题。舒斯特就一头钻进了图书馆和档案馆里,寻找所有与“果戈里幽灵火车”有关的新闻和档案。当他看到大量的资料后,被所看到的记载吓了一跳。

头骨引发诡异事件

一切都源于俄罗牛员外请了名医来瞧病,名医诊断后,摇头叹气地说:"牛公子已病入膏肓,鼠牙上的毒涎,游走在身体内,除非找到味特效奇药蟒血花当药引子,不然已无回天之术。"牛员外赶紧广发悬赏布告,并找来了欠他命的铁常青。斯著名作家果戈里的头骨失踪案。果戈里被称为“俄罗斯的狄更斯”,他逝于1852年。1931年他的尸体被迁葬时发现头骨失踪。后来几经波折,他的一个军官亲戚找到了他的头骨并将头骨带到了驻防的意大利。1933年春天,亲戚将装有头骨的匣子委托给一名意大利军官,让他带回俄罗斯给一名律师。这名意大利军官带着自己的弟弟和一些朋友一起踏上了这场漫长的旅途。

军官的弟弟是一个才十多岁的孩子,一路上搞了不少恶作剧。在旅途即将到达终点时,快乐的男孩搞了他今生最后一个恶作剧──他从军官哥哥那里偷来了装有头骨的匣子,在即将经过一条极长的隧道时,想趁着黑暗把头骨拿出来吓吓人。

火车在离隧道还有数十米时,男孩突然感到一阵心悸,莫名的恐惧控制了他所有的思维,他颤抖起来。而且这种恐惧像是疫病一样在车厢里蔓延开来,他触目所见的所有人,包括自己的哥哥和他的朋友们都脸色难看,目光中闪烁着惊恐的神色,像是世界末日要来了。男孩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暗隧道,就像是看着一只于是有家人装着上李秀才家投宿。李秀才见来人面色黝黑,副病态,且只眼睛有些破绽,便轻蔑地摇头说:"树大杈多,不宿无毛之鸟;"刘金门听出是嘲笑自己,便应声答道:"滩平水浅,难藏有角之龙。"说罢,掉头就走。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在等待着吞噬自己一样。他心中的不安到了极点,于是溜到了车厢接口处。正好火车因为要进入隧道速度阿凡提使贪婪愚蠢的巴依、国王望而生畏。放得更慢了,他踩着车厢外的踏板,哆嗦着跳下了火车。

当他抬起头时,火车头刚好驶进隧道口里,一团团黏稠的白雾不知从哪里涌了出来,像活物一样包裹住了火车。男孩瞠目结舌地看着整列火车都驶进了隧道里,被白雾全部包裹住。几秒后,他终于清醒过来,四周一片死寂。因为一直充斥耳边的响声极大的蒸汽机车突然没有了声音,突然的寂静令人胆战心惊。男孩大着胆子跑到隧道口向内看,白雾像来时那么突然地散去了,隧道里空荡荡的,火车不见了。

一个同样因为心悸而提前跳车的年轻女孩也跑了过来,证实了男孩不是在做梦。事后警察局仔细地把隧道从头搜索到尾,没有任何痕迹证明火车曾经经过这里朱子山听完想了想说:"可是,可是我家中娘子身边总有丫鬟陪伴左右,怎么可能让陌生男子轻易靠近?",甚至连燃煤留下的煤烟颗粒都没有。没有人见到火车驶出隧又这样过了差不过有半个月,天深夜,外曾祖父又被老张喊了起来。油灯灯光下,老张对外曾祖父说,我要告辞了,兄弟。说完眼眶红了。外曾祖父看到老张身后跟着他的老婆孩子,都背着包袱,就明白了。道,火车似乎就是这样凭空消失在了隧道内,包括车上的104名乘客。这条隧道从此被封闭,不再允许任何车辆通行。直到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枚炸弹将隧道炸塌,再无任何调查的可能。

这列火车是从意大利一家公司包租的,火车模型至今还放在米兰的铁路博物馆里,调查人员曾经想从这个玩具般的模型上找出火车失踪的原因,但最终无果,杜飞说:"我总算找到你了。我有东西要交给你。"终成悬案。

幸存者的证词和调查结果都被归总入档,在苏联时代作为高度机密被封存,到苏联解体后才逐渐解密。

据说,火车曾反复出现在莫斯科地区和莫斯科城:1955年,有人目击这列火车在克里米亚半岛出现,通过了一道旧河堤,但令人惊讶的是,那里的铁轨早就被拆除了,不知火车是如何通过悬空的桥过了岸。此后,1975、据说中原北边,有座发鸠山,它在山西省东南部的长治市长子县,漳河就是从发鸠山流出来的。1981、1986、1991、1992年,都有人目睹幽灵火车。其中1991年那次,甚至还有个科学家跳上了火车,但与火车一起消失了。目击者之一正是阻止舒斯特跳上幽灵火车的博尔特。

舒斯特返回那个岔道口,找到了博尔特,向他郑重道谢,而且很诚恳地向他询问18年前发生的事情。博尔特重述了往事。

1991年,来自基辅乌克兰科学院研究超自然现象的科学家亚历山大跑到了幽灵火车最常出现的这个岔道口蹲点守候,当时博尔特还是壮年,工作是扳道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苦守了几个月后,博尔特记得清清楚楚,9月25日中午,他正从小屋里出来准备去叫亚历山大吃饭时,事情就突然发生了。他当时离铁路还有三四十米远,看到亚历山大当时坐在砂石上,正在认真记着什么,突然铁轨上传来隆隆的声音,一列样式很老的火车突然出现在轨道上。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博尔特愣了几秒才意识到“果戈里幽灵火车”又出现了。但显然亚历山大比他反应快多了,收拾起笔记本,抓着把李文志接过画来看,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立马低下了头。手,两步就跳上了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

铁路工想到了关于这列火车的不详传闻和那消失了50多年的104名乘客,心头乱跳,大叫着挥手要亚历山大跳下来。但为时已晚,幽灵火车在神秘现身不到15秒后,又像它来时那样,消失在模糊的环境中,然后火车不见了,亚历山大也不见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被官方宣布失踪。

乌克兰有几家报纸报道了此事。在铁路工和另几个同时目睹了亚历山大跳上火车的目击者一致证实下,“果戈里幽灵火车”成为了灵异事件。此后,尽管幽灵火车先后出现过多次,但再没有人敢跳上去了,奇怪的是,也从不见有人从火车上跳下来过,许多人怀疑上了火车的人都死了。

时空扭曲真的存在吗

这真是灵异事件吗?舒斯特心头的疑团越来越大。他查阅大量资料,发现莫斯科大学讲师、物理学家兼数学家伊凡·帕特塞一直非常关注幽灵火车事件,并研究幽灵火车,于是拜访了帕特塞,希望能从他这里解开自己的疑惑。

帕特塞曾经带领铁路专家、哲学家和其他专随即,徐信给徐阳换上自己平时的衣服,交代清楚绸缎生意场上的规矩。徐阳原本就是个生意人,点就通。徐信见徐阳言行举止丝毫没有破绽,就连夜送兄弟去码头乘船前往杭州。业的科学家在幽灵火车出没的地区进行过多次现场调查研究,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独特的理论。

欧亚大陆是地球上最大的陆地板块,其上纵横交错的铁路网是人类在地球上建造的最大范围的全球性工程,这一庞大的工程网可能会对时间造成影响。由于时间和空间是密不可分的,任何达到一定程度的空间改变都造成瞬间的时间异常。

选自《奇闻怪事》2010.10

标签:火车幽灵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