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玄冰塔

玄冰塔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北冥派的立派之地就在终年大雪覆盖的贡嘎昆仑山上,10年前,北冥派出了一位绝世高手血手天魔钟独秀。

钟老魔将玄冰功修炼到了第九重,一经施展,挡之者无不血脉凝结而毙。

钟老魔登高一呼,天下的邪恶势力纷纷响应。正当他准备吞并武林时,昆仑派的掌吆喝声刚落,韩家媳妇个愣怔,顿时明了,性格泼辣的她,猛地将头上的银簪拔了下来,往河里丢,披头散发高声咒道:"怀身老娘买路过,十个石匠死个!"门长眉真人挺身而出,冒着被他一掌碎颅的危险,将暗藏在指尖的巽火针射进了钟老魔的胸口!

巽火针是用东海的人鱼膏浸炼而成的极阳暗器。这巽火针只有三枚,第一枚射入了钟老魔的身体,玄冰神功立刻便冰消瓦解,钟老魔眼看着就奄奄一息了。

钟老魔的儿子钟难为了救父,急忙派人从贡嘎昆仑山的北峰采来万年不化的寒冰,砌成了一座九层高的玄冰塔。

钟老魔把自己关在玄冰塔塔顶,借助寒冰运功逼出了巽火针,可是想要恢复第九重玄冰神功,却需要一段极为漫长的过程。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钟难的儿子钟无缺已经长成了翩翩美少年,他把玄冰神功修到了第七重。可是钟无缺对父亲称雄天下的计划并不感兴趣,他一有时间,就去昆仑派偷会洛明丽姑娘。

洛明丽是昆仑派现任掌门洛天林的掌上明珠,昆仑派是北冥派不共戴天的仇敌,那丫头又怎么能做北冥派未来的掌门夫人呢?

钟难把儿子暴打了一顿,可钟无缺却是个牛脾气,非洛明丽不娶。

钟难一咬牙,把儿子关进了玄冰塔中。

要知道玄冰塔里滴水成冰,极度寒冷,纵使钟无缺武功高强,不出三天,也必冻死无疑。钟难本想教"我不害怕!"训一下儿子,可没想到,只这时,个身形消瘦的人想从后门溜走,却见有公差把守。他知道自己有点做贼心虚,便故作镇定,堂而皇之地从正门出去,信手拿出两枚铜钱,掷入清水中旁的笪公看那人投下铜钱后,清水面上立即浮出圈圈油腻和点点油污,立即下令:"抓住他!"短短的一天,钟无缺便浑身僵硬秀才回到家,心里很是得意。想想几十年寒窗,真是苦了自己,现在要什么就可以有什么,仆人头低,把夫人扯到边说,本来那道人是准备来的。可是,听说是给我们家老爷看病有次,张之洞私访来到松滋县,他早就听说松滋县令是个断案公正的清官,便想亲眼见识见识。恰巧在路上碰到个幼时的同窗好友,这位同翠说没做官,却是当地大富户。他见张之洞穿着破衣烂衫,心中好生纳闷,忙从马上跳下来,问道:"孝达兄,你不是做了湖广总督吗,为何打扮得这般模样?"张之洞没有回答,反问他要去往何处,同窗告诉他:"近日来,松滋县衙连续公开审案,我想前去凑个热闹。"张之洞听正中下怀,就说:"我也跟你块儿去凑个热闹吧。"同窗点头,欣然同意了,可是张之洞又说:"去是去,咱俩不能白去,咱俩也打场官司,看看这县令如何断案,好不好?"同窗这才明白张之洞如此打扮是来私访的。,忽然间又不来了。何苦还去读那些书经?秀才便将那些诗书付之炬。晚上,秀才人形影相吊,觉得寂寞,他找来张白纸,铺开,在上面画了个绝色美人,画完最后笔,忽然吹来阵大风,将蜡烛吹灭了。秀才随手将毛笔搁在桌上,关了窗户,也懒得去点蜡烛,就对着画念起了咒语。不久,秀蚕豆浑身皆是宝。除食用外,工业和医药都少不了它。即使豆壳和豆杆,也是上好的饲料和燃料。夏秋之夜,燃上堆豆壳,其散发出的烟具有强烈的驱蚊杀菌之效。才就听见屋子里有女子温柔的声音:"相公——"秀才心花怒放,抱着女子上了床,度过了个销魂的夜晚。,倒在塔室正中,冻得咽了气。

钟难只有这一个儿子,看着钟无缺的尸体,他不由得老泪纵横,买来最最后,个兄弟来到了座城堡,他们经过马厩时,看到些骏马站在里面,但都是些大理石做的,城堡里看不到个人。他们穿过间又间房子,终于发现了扇上面有把锁的门,门上有个窗口,从窗口可以看到房子里的切。往里面瞧,他们发现房子里的张桌子旁坐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们连叫了两声,那老人都没有听见,叫第声时,他才站起来要他们把锁打开,让他走出房间。好的金丝楠木的棺椁,把钟无缺装殓,埋到了后山。钟难指天发誓,一定不"对!"郑义抖了抖身上的衣服说"我家鼻祖,曾随汉高祖刘邦征战天下,于战乱中偶得此物。此物名叫火龙丹,穿在身上始觉寒冷,待过个时辰,便觉浑身火热,数寒天亦能大汗不止。后来,吕后专政,因我鼻祖与韩信有牵连,便被发配到此,至此,家道没落,不想现在沦落如此"会放过昆仑派。

等他回到了北冥派,屁股还没把椅子焐热,就见守坟的几名弟子满脸是血地跑了回来。

原来,洛明丽领人正在挖钟无缺的坟。钟难听了,勃然大怒:“昆仑派真是欺人太甚!”

钟难领人冲到了后山,钟无缺的棺椁已被劈开,洛明丽正从棺材里往外抱钟无缺的尸体。

见钟难要抢,洛明丽大叫:“无缺并没有死,我这是在救他!”

钟难略一迟疑,洛明丽伸手将钟无缺的内衣揭开,竟露出了里面红润发光的血玉宝甲。

血玉宝甲是昆仑派的镇派重宝,洛明丽把宝甲送给钟无缺,足见两个人的感情之深。血玉宝甲是至纯至阳之物,穿在身上,自然没法运用玄冰神功抵抗酷寒。怪不得钟无缺会被冻死,毛病竟都出在这件宝甲上!但是宝甲穿在身上,不管如何寒冷,都会护住心头的一点儿暖意。

钟无缺并没有真死,只要重新找一个寒冷之地,洛明丽运用昆仑神功,渐渐地助他恢复体温,就可以令钟无缺复活。

钟难一听儿子还可以死而复生,不由得喜出望外。

最理想的救人之地就是玄冰塔。钟难踌躇了半天,一咬牙,说:“只要能令无缺复活,什么都行。”

九层玄冰塔高有十丈,近百名守塔的弟子打开厚厚的冰塔门,洛明丽抱着钟无缺走了进去。玄冰塔中,奇寒刺骨,呼出的白气,立刻就变成了白霜。

洛明丽将钟无缺放到塔室正中,然后从腰上拔出短剑,短剑被她“叮”的当卖人肉者从买人肉者手中接过银子的瞬间,他会想什么?而回家以人肉充饥的人,又在想什么?他会算出自己的身躯价值几何吗?一声,刺进了冰面。剑把被洛明丽随手折断,剑身竟是中空的,剑身中装满了透明的北海人鱼膏。

洛明丽摸出火折子,将宝剑中的人鱼膏点燃,竟涨起一道三尺高的纯蓝色火焰。烈火燃腾而起的热力,沿着冰阶盘旋而上,直奔最高的九层塔室而去。

玄冰塔中的温度随之一点点升高,钟无缺身上的冰霜也开始一丝丝融化。

洛明丽掌贴钟无缺的灵台大穴,昆仑派的正宗内力,就好像一道热泉般,直接流进钟无缺的身体。

北海人鱼膏的火焰越燃越猛,随着热力在九层冰塔上聚集,最高的那层冰塔开始融化淌水。守在塔外等消息的钟难一见最高的冰塔开始融化,才知道中了洛明丽的诡计!

钟难正要命手下的弟子冲进冰塔灭火,就听山坳中“轰轰”几声炮响。埋伏多时的昆仑派弟子在洛天林的带领下,杀进了北冥派。

洛天林手持昆仑开山刀冲到了冰塔下,钟难咬牙运起了玄冰神功,挥掌和洛天林斗了起来。两为了杜绝有人利用火来暗害自己,也为了自己能够继续称霸世界、为非作歹,魔王就下了大力气把火收到了自己的魔宫里。魔王甚至在魔宫专门用个坚固的屋子来锁住火,让火无处逃窜,只能在这间封闭的屋子里艰难度日。个人若论武功,也就是半斤八两的模样。他们还没有斗上10招,就听玄冰塔塔顶“咯咯”的一阵乱响,九尺高的冰塔尖“轰隆”一声,掉了下来。

钟难虚晃一掌,抽身而退,几十名守塔的弟子挡住了“嗷嗷”怪叫的洛天林,钟难打开冰塔的塔门,就听“哗”的一声水响,塔内融化的冰水猛地狂涌了出来,他等冰水流尽,就冲进了热浪滚滚的塔室内!

钟无缺已经苏醒过来。钟难站在半尺深的冰水里,冲着燃着烈焰的残剑,一掌击去,可那人鱼膏根本就不是冰水和掌风能够熄灭的。

残剑被掌风击倒,剑身中的人鱼膏流淌到了水面上,塔室内积水的水面上全部都是淡蓝色的火苗。

钟无缺对父亲喊叫:“钟老魔丧心病狂,您千万不要去救他!”

钟难哪肯听钟无缺的劝说,他骂了声“孽子”,将身一纵,越过满地的人鱼膏火焰,直落在冰阶上。洛明丽抱着钟无缺冲出了塔室。

按钟难计算,再有三天,就是钟老魔功力圆满之时了。玄冰塔被毁,父亲称雄天下就功亏一篑。

钟难站在冰阶上,抬手在面前的冰砖墙上连击三掌,就听“喳喳”一阵响,冰塔里的机关自动关闭了。钟难望着九层的塔顶猛冲上去。

塔下的昆仑派弟子已经占了上风,洛天林冲到了塔下,从背后掏出喷筒,将里面的人鱼膏全部喷到了冰塔底座上。

随着人鱼膏被点燃,玄冰塔立刻就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摇摇欲坠的玄冰塔眼看就要倒塌了,就听九层冰塔顶上“轰”的一声巨响,冰块飞溅中,白发披肩的钟老魔怪笑着从塔顶落了下来。

钟老魔的口角唇边满是鲜血,钟难被钟老魔倒提在手中,脖子上被钟老魔咬得鲜血淋淋,为了最后修成玄冰神功,钟老魔竟吸食了儿子钟难的鲜血和功力。

钟老魔的玄冰神功终于修到第九重了,放眼天下还有谁是他的敌手?整个武林都将是他的掌中之物了!

洛天林运起了昆仑神功,对着恢复功力的钟老魔发起了拼力的一击。

钟老魔丢下儿子钟难,然后一振右臂,洛天林就腾云驾雾地倒飞了起来,落到三丈外的地面上,只剩下吐血的份儿了。

钟无缺疾奔上前,用手掌捂住了父亲脖子上的伤口。

钟难艰难地说:“无缺,你是对的,钟老魔丧失人性,这老魔头复活之时,就是我们北冥派的灭派之日!”他痛苦地讲完,就双目一闭,不甘心地咽气了!

钟难修筑玄冰塔的时候,钟无缺就曾经劝过父亲,要他放弃令钟老魔复功的危险想法,可是钟难却把儿子的苦劝当成了耳边风。

想起钟老魔复功后,徐奉走,徐小清可就来了劲。他先雇来泥瓦匠砌了道矮墙把井围起来,派伙计看守,每个打水的人收个铜板。打水的乡亲们乱哄哄地嚷嚷,徐小清站出来说:"我家打这口井花了百多两银子。不收你们钱,这笔账怎么算?我家凭啥白白扔钱?你们不掏钱,又想白喝水,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只收个铜板,这算是最便宜的啦!"武林中必定血流成河,钟无缺只好找到昆仑派的洛天林帮忙。洛天林将血玉宝甲送给钟无缺,并交给他一谢炎大为诧异,差点背过气去:"那你为何同意挂这红布?"枚巽火神针。

钟无缺和洛明丽的恋情是故意被父亲知道的……钟无缺暗藏巽火针,被关进了玄冰塔,可是他却被塔中重重的机关所阻,没李锦文来到城南的城隍庙,是为了躲债,是为了觅食。他先是朝庙内安放的大小菩萨逐跪拜,祈求菩萨保佑自己时来运转,升官发财。拜完后,他见神台上供奉有果品糕点,顿时眼放绿光,忍不住饥肠辘辘,见处无人,便抓起来狼吞虎咽。吃完后,想到自己如此窘相,不禁摇头苦笑十分感伤,寻到节木炭,略沉思,就在大殿的处墙壁上"嗖嗖"写首顺口溜:"油盐柴米酱醋茶,样样都在别人家。尽管我家均不得,扫开白雪看梅花。"写完后天已黑了,他感到全身倦怠,就靠在墙角处稍作休息,不会儿睡意慢慢袭来,不知不觉竟昏昏沉沉睡着了睡梦中,位凶神恶煞自称为阎王爷的大模大样踱到他面前,说是刚才看了他写的诗句,称赞他虽穷困潦倒,但心胸豁达,境界高远,难能可贵。吩咐他不必悲伤,今后定有幸运鬼暗助,保他福星高照,尽享荣华富贵法完成令钟老魔毁功的刺杀行动!

钟无缺就借助血玉宝甲护住心脉,假装冻死在第一层塔室。洛明丽开棺救人,然后用人鱼膏焚毁玄冰塔,这就是他们计划的第二步!

钟无缺和洛明丽两个人几乎一起站了起来,钟无缺施展第七重的玄冰神功,洛明丽取出革囊中的巽火针,向钟老魔打过去。

钟老魔对玄冰神功自然不放在眼里,可是他却非常忌惮巽火针。老魔手忙脚乱地朝摇摇欲倒的玄冰塔退去,钟无缺怪叫一声,两膊一伸,竟将钟老魔拦腰抱住,推着老魔向玄冰塔大开的塔门中冲了过去。

钟老魔正要抬掌将钟无缺击毙,钟无缺眼疾手快,抢先摸出身上暗藏的最后一枚巽火针,狠狠地刺到钟老魔的背心大穴中。

钟老魔又一次被毁功了,他被大义灭亲的钟无缺推进了塔室中……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玄冰塔坍塌成了一地的冰屑,邪恶的灵魂和正义的肉体被一齐埋在了冰塔下,钟老魔永远也别想再出来了!

钟无缺为拯救武林而献身,洛明丽站在冰塔的废墟前伤心欲绝。这时候,夕阳西下的天空升起了一片火烧云,天地间一片赤色──这一定是钟无缺用自己的鲜血把天地染成的色彩!

选自《故事世界》2011.4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