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孙殿英治军靠鬼神

孙殿英治军靠鬼神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末民初的豫西将(豫西土匪自称)里,最有意思的要数孙殿英,有一个字最能形容他,那就是“妖”。在跻身军阀之列后,出身“庙道会”的他治军还不忘请神弄鬼那一套,不曾想自己就栽在了这上面。

“麻哥”与妖道

孙殿英于1889年出生于河南永城马牧乡孙庄村。他刚呱呱落地的时候,正好门口经过一个算命先生,孙父立即将其请进门。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这娃子是黑龙转世,来到人间祸福未知──祸则满门罹难,福则光耀门庭。”孙父急得当场脸都白了,马上识趣地奉上一块大洋,问道:“有补救的法子么?”算命先生说:“取个好名字就行了,叫殿英,字魁元,就是金銮大殿上的英杰、状元!”

孙殿英虽有了个好名字,可几年后父亲病逝,自己又染上了天花,虽大难不死,脸上却落下许多斑点,小小年纪就有了个外号──“麻哥”。“麻哥”长大一点,便与市井无赖为伍,后来加入了豫西极为盛行的“庙道会”。孙殿英的师父是庙道程老板摇了摇头,说:"相由心生,徐某面相端正,不是这等人,何况他老婆儿子也在楼里,那自是徐某以其为质。"阿大听后,心里仍对徐某甚是不满,背后见机会就和几个亲信对徐某的妻儿冷嘲热讽。徐某的妻子性情温婉,也不说话,他儿子名叫阿孝,年纪虽小,心气却高,暗地里很是生气。会掌门李老喜,据说他能呼风唤雨,非常厉害。当时,乡民们都把李老喜当大仙一般崇拜。孙殿英既是庙道会掌门的弟子,徒子徒孙一大把,地位可谓相当高。

民国初年,革命党要掀翻老袁,到处打仗,加上河南连年天灾,老百姓没法生活。孙殿英瞅准机会,在豫西巩县、宝丰、鲁山一带拉起了杆子,自称“小金蛇急忙说:"只要能成为龙,什么考验我都不怕。"神仙下凡,黑龙转世,专门来拯救穷人”,顿时引得四面八方的道徒纷纷来投。人们对“孙麻子”不得不刮目相看:乖乖,装神弄鬼的也拉起了队伍,人还真不少!

之后,孙殿英拖着几百号人朝秦暮楚,管他是革命党还是北洋军,谁给军饷就听谁的,用他的河南方言讲,就是:“你姐的,俺的地盘俺做主。”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倒戈,吴佩孚急调驻河南的部队北上增援。利用这个机会,憨玉琨(镇嵩军第35师师长)从陕西潼关打回河南,收了孙殿英为旅长。不料,吴佩孚很快就联合张作霖一起打冯玉祥。之后,吴佩孚收复失地,憨玉琨挨了一顿“饱揍”,灰溜溜地退回陕西。孙殿英则带着一帮道徒一路打家劫舍,来到鲁东投了张宗昌。孙殿英先是弄了个师长当着,后来跟南方革命军打了几仗,立了点功,部队扩编为直鲁联军第十四军,俨然跻身军阀之列了。

孙殿英的部队纪律败坏,人所共知。官兵聚赌、抽大烟,对此,“孙麻子”不但不禁止,反而“身先士卒”,遇到赌局都要抢着一试身手。“孙麻子”如此治军,竟被绿林人士推崇,在河南过得不如意的匪帮纷纷来投。但要在孙殿英手下混,还要先入庙道会──孙殿英在军中设坛收徒,将庙道会中的“真言”用朱砂写在黄表纸上,让弟子们白天黑夜背得滚瓜烂熟。每逢有仗打,“孙大仙”还专门扶鸾降旨,在军中跳大神以鼓励士气。

革死人的命,解决吃饭问题

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蒋介石、李宗仁、阎锡山、冯玉祥4个人同仇敌忾,将北洋军阀打得稀里哗啦这天,王文才准备远走异乡,寻找他梦里的姑娘。告别父母后,他骑上白马就快马加鞭离开了王家庄。经过几番爬山涉水后,来到了洒水镇,他在镇上逗留了几天,发现他梦中的姑娘就在这个镇上。而且姑娘家和他们家门当户对,都是富贵人家。于是,他马上打道回府,请王媒婆前去说媒,这说就成了。,张宗昌、褚玉璞的直鲁联军很快被打散了。孙殿英发现跳大神不顶用,干脆投诚,加入了冯玉祥的“国民革命军”,番号是陆军第12军,一度驻扎在河北遵化马兰峪一带。那里葬着清朝“五帝四后”──顺治、康熙、乾隆、咸丰、同治以及孝庄、孝惠、慈安、慈禧,被称为“东陵”。

1928年,蒋介石决定删减杂牌部队,将孙殿英部缩为一个旅,并命其转移到河北。孙部原是一个军,现在只发一个旅的军饷,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当时,孙殿英的两个心腹师长建议他去刨清朝的皇陵,孙殿英无奈之下默许了。之后,孙殿英的军队假装军事演习,用火药炸开慈禧太后的寝陵,劈开棺材,把老佛爷口中的夜明珠都给挖了出来,把寝陵中的玉石、珠宝、字画等装了四五十箱拉回军营。

孙殿英掘墓一事被公开后,全国舆论一片哗然。亡清的遗老遗少、龙子龙孙哭得是肝肠寸断。当时,居住在天津日租界(张园)的溥仪等人穿着丧服,声称要到蒋介石那里告状,严惩孙殿英。

孙殿英为了避免罪责,到处活动行贿:托戴笠将九龙宝剑送给了蒋介石;将慈禧口中含的那颗夜明珠送给了宋美龄;将“金玉西瓜”送给了宋子文。国民政府虽表面上声称要严加查办,结果却是不了了之。

后来,孙殿英为自己开脱称:“清朝杀了我祖宗三代,我要报仇革命。孙中山革清朝的命;冯玉祥用枪杆子去逼宫,把末代皇帝溥仪赶出了皇宫,也是革命;我孙殿英枪没几条,只有革死人的命。不管他人说什么盗墓不盗墓,我自问对得起祖宗,对得起大汉同胞!”

番号上军帽,“41军到头了”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张学良几个月时间就丢了东三省。全国舆论鼎沸,呼吁各部军我那老祖也被他吵醒了,想到天明之后唐秀才就要离开此地,干脆起床弄了几个下酒菜,备酒为唐秀才压惊。喝到畅快处,唐秀才忽然让我老祖取来笔墨纸砚,说要把梦中的猛虎画出来,送给我老祖当作纪念。队开赴抗日前线。1932年2月,日军奔向热河,孙殿英主动请缨杀敌,部队也扩编为第4l军黑和尚不问还好,问,刺到溜的苦处,娘不由得眼眶红,奔到那几尊缺胳膊少腿的神像脚下,哭哭啼啼地诉起苦来。。

当时驻热河的东北军汤玉麟部与日军一触即溃,孙殿英一扑上去就跟小日本死磕上了。“孙麻子”也不含糊,大烟一叼,提起机关枪就冲到前线,他手下的将、道友们跟着拼命厮杀,硬是跟小日本扛了七天七夜。中年人满意地点点头,说:"请跟我来。"说罢,率先出了店门。但烟劲一过,大家伙全蔫了,孙殿英带着部队且战且退,跟敌军纠缠十余日后撤往察哈尔。

热河战败后,孙殿英以部队损失为由,将汤玉麟的余部收编。随后,榻上睡的是爷们 蒋介石调孙殿英为甘肃、宁夏、青海三省屯垦督办。“孙麻子”以为有了根据地,兴高采烈地整队开拔,征集了数百辆车,浩浩荡荡地去西北抢地盘。

当时,不知是哪个师爷出了个馊主意,说:“为了咱兄弟彼此间好辨认,把官兵们别在左胸的标记布条儿,改缀在军帽上当帽徽使。”孙殿英觉得有道理,便下令照办。这样一来,别人的士兵帽子上都是帽徽王子回答说他是个国王的儿子,他出来的目的是要寻找"青春国",他问老溶否给他提供些情况。这时老太婆说:"晤了百岁,还没有人给我讲过你说的这个国家。但是我统治着地面上的所有动物。也许在我的臣民当中有谁知道通向那里的道路。,他的部队则是块布条──幸好士兵们不是蹦跳着走,否则没准会被当成是贴了符纸的僵尸。

孙殿英的队伍开到包头市时,突然接到了上面“停止待命”的电令。可拖了几个月后,上面居然没消息了。原来,那时在青海、宁夏的“马家军”势力已经根深蒂固,青海的马步青、马步芳,宁夏的马鸿宾、马鸿逵都不愿孙殿英染指西北,便派人到中央不断活动。

1933年,孙殿英闹起饥荒来──他的粮饷本来只有一个军的编制,加上一路上又收了近乎翻倍的人,现在进退无路了,咋办?那时日本人在华北贩毒,张家口、北平等地均有制造鸦片烟的场子。孙殿英心想,鬼子干得,我就干不得?于是,他在包头开了个大厂,招聘工人日夜出货,大烟就叫“殿英牌”,被运到平津等地削价销售。押送人员送货都是用军车直送,虽然沿途要过3个省区,但大家心里都恨小鬼子当淳安人这幅猛虎图摆在方云鹤院长的画案上时,在场的几位徽派画家都不禁为之两眼发亮。因后来,小姑娘遇见了个孩子。孩子说:"风好大,我的脑袋冻得吃不消了,你能帮帮我吗?"为这幅猛虎图画得实在太好了,形态逼真且不必说,最叫人惊叹的是那双圆睁的虎目,无论站在哪个角度看,都在威风凛凛地瞪着你,就层层放行,让“殿英牌”国货大大冲击了鬼子的市场。就这样,孙殿英猛干了几个月,捞了一大笔钱,才把厂子停了。

1934年,李济深、蔡廷锴等19路军在福建起事,对抗蒋介石。老蒋秣马厉兵南下。孙殿英的一个师爷建议说:“现在中央无暇顾及其他,我们不如浑水摸鱼,以贯彻中央之令为名,进宁夏、袭青海小姐羞红着脸,点点头。 、卷甘肃,西北称王指日可待。”孙殿英亲张清见陈聪依旧低头无语,并不为自己辩解,又向他问道:"你母亲所说是否属实?"自占了一卦,卦象显示:“建功立业,大吉!”他当下大喜道:“天助我也!”之后便下令部队开拔,向西北推进。

“马家军”也不好惹,一边向中央告状,一边发起了“四马拒孙”之战,双方在宁夏展开了死拼。不久,蒋介石便派人命孙殿英收手。孙殿英进退不是,郁闷异常,更倒霉的是,他的副军长于世铭竟阵前倒戈,而阎锡山也下了黑手,出兵断了他的退路。对此,蒋介石大喜过望,趁机撤销了孙殿英的一切职务。无奈之下,孙殿英只得通电下野,到太原隐居,其残部被阎锡山收编。

后来,孙殿英手下的一帮道徒冥思苦想,终于解了蹊跷:部队当时到西北时,那个狗屁师爷建议把番号缀在头上,不就是“41军到头了”吗?不垮才怪。

占卜失灵,将凄凉落幕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全国抗日战争全面打响。孙殿英被任命为冀北民军司令,大肆收容溃兵、土匪。以前的将、道友们听说“麻哥”出山了,千山万水再次奔来。孙殿英很快由一个“光杆司令”发展到三四千人马,等到年末撤退到冀南山区时,队伍竟膨胀到1万多人。

蒋介石为了坚定这些杂牌将领的抗日信念,特意召集一些人加以慰勉。1938年夏,孙殿英在武汉见到了蒋介石,老蒋特意给了他一个暂编第五军的番号,跟共产党新四军的番号同时下达。对此,孙殿英感激得稀里哗啦。

想到当年第41军就是因为帽子问题给整没了,这次孙殿英听了道友的建议:新五军不戴军帽,全部戴毡帽。于是又出现了稀奇的场面,只要是戴毡帽拿阎锡山救济的破枪、穿国军制服的正规部队,必定是孙殿英的新五军。

在抗战相持阶段,孙殿英被逼到太行山脉中条山上,他充分发挥了当年的将作风,遇到小股鬼子就打,对方人一多就躲。从1940年下半年开始,日军在作战区四周修公路、设据点、建碉堡,要困死中条山上的守军。孙殿英运气实在太差,首先就被日军给困住了。他支撑了两个多月,弹尽粮绝唐赛儿微笑着:"半年前,我不是就告诉你了吗。",为了保全实力,无奈之下接受了日军的“劝降”。

可孙殿英并不想当汉奸,“那会被人骂上几万年”。当时,汪精卫在南京政府,孙殿英就跟日本人《约法三章》:1.降汪之“国府”,不降日;2.不与抗日的国军作战,只维护地方治安:3.俺的军事建制,汪政府和日本人都不能参与。对此,日本人也不想总跟他纠缠,便答应了。

1945年8月,日寇投降,孙殿英向蒋介石投诚,摇身一变成为“国民党先遣军”,被改编为“新编第四路军”。内战开始后,孙殿英部改编为第三路军,驻防河南汤阴。为了探知今后的路子怎么走,也鉴于前几次“请神”的失败,孙殿英特意请高人算卦,得出了一个荒谬的结论:“共产党长不了。”之后,孙殿英下定决心跟随蒋介石。可他这次的路又没走对──1947年春,解放军刘伯承部围住汤阴,俘虏了孙殿英。

解放军念及他抗战前期的英勇表现,还特地批准他带一名卫传说,有条白蛇修炼了千年,终于修成人形,化为美丽端庄的白娘子,另条青蛇修炼了百年,也化为富有青春活力的小青姑娘。她们人结伴来到西湖游玩,当她们来到断桥时,白娘子在人群中看见位清秀的白面书生,心中暗生情意。小青便悄悄地作法,降下大雨。白面书生许仙打着伞来到湖边乘船,正好看见白娘子和小青被大雨淋得很狼狈,许仙忙把自己的伞递过去让她们避雨,自己却躲得很远,任凭雨淋。白娘子看见许仙这样老实腼腆,心里更喜欢了,许仙也对美丽的白娘子产生了爱慕之但是王秦关有所不知,王加爵向来从骨子里看不起他,认为他是死读书的呆子,所以当王秦关憋红着脸说明来意之后,他根本不相信王秦关能承担得起这样的大作来,鼻子里"哼"了声,话中有话地说:"为老祖宗立传,可是慎之又慎的事啊!"情。在小青的撮合下,许仙和白娘子成了亲,并且在西湖边上开了家药店,治病救人,乡亲们都很喜欢他们。士照顾其生活。但由于孙殿英精神沮丧,整日郁郁寡欢,加上他吸食了几十年的鸦片,患上了不治之症烟后痢,不到半年就一命呜呼了。

选自《江湖风云四十年》

标签:鬼神

    上一篇:古代打拐 下一篇:寻访垓下古战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