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神秘的银票

神秘的银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白家竹帘作坊在襄阳城是老字号。辛亥革命后,一些商家给湖北军政府送去贺礼,老板白无尘亲手编条竹帘,献给都督黎元洪。黎都督见竹帘细如毫发密如丝,薄如蝉翼轻如绵,宝贝似的珍藏起来。

消息传开,白家竹帘名声大噪。那年月,玻璃还不普及,竹帘是百姓居家必备之物,挂在门窗上既通风透光,又能挡住蚊蝇入室。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生意,让白家富甲一方。

常言说,穷不过三辈,富不过三代。由穷到富是穷则"没吓到你吧,孩子",看着小幺发愣,老婆婆继续向小幺说着她所知道的切。随着老婆婆的言语,小幺也明白了许多。原来这位老婆婆是西海凤宫的海马凤族的族长,每次执行任务,都会与东海龙宫的海马龙族结合为体才能发挥出应有的法力。可是,在次执行任务经过不周山时,却忽然间法力消失,坠落于此。不周山诞生于混沌时期,不周山会吸引大地上的所有事物,越来越大,最后牵制住整个宇宙。当年,为了救海马凤婆婆出去,海马凤族的法力强大者想要去毁掉不周山,但是都失败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来不周山周围。海马凤婆婆也想走着离开,可是身为神族,不周山对神族的吸引力非常大,根本走不出去。老婆婆又问起小幺的来历,小幺只好把自己家乡的灾情说给了老婆婆。思变,卧薪尝胆打拼创业;由富到穷是子孙不知创业艰难,坐享其成挥霍无度。

白无尘白手起家,饱尝创业艰辛,崇尚俭朴,喝酒都喝便宜的高粱酒。他年过不惑才得儿子白浪子,把儿子当成命根子。白浪子3岁时却说钦天监李雍领着官兵毁了北峰洪林山的龙脉,杀了老夫妻,却找不到他们生的那个所谓"太子"和授业的道士,所以没有立即回朝庭复命,而是面将情况奏报,面留下来访查,斩草除根,以免生后患。,白无尘请算命先生看相。算命先生见他粉脸柳眉樱桃小口,叹道:“男子女相,长大必是四体不勤、好逸恶劳、拈花惹草之辈!”白无尘听了这话,气得差点儿与算命先生打起来。

白浪子长大后,爱穿白绸长衫,爱拿湘妃折叠竹扇,一副风流倜傥的富家少爷派头。他进到里面,见堂上的王座上有位彩云衣的神人。最明朝万历年间,皇城北京下辖的大兴城中,首富要数梁老爷。他家生意兴隆,日进斗金,却受尽官绅的欺辱。无奈梁家个儿子没个能考上功名,入仕为官,梁老爷也只能"忍"字当头,因此得了个绰号"梁老龟"。看不起老爹,只会挣钱不会花钱,一辈子活得太不值太不潇洒!那是个五毒俱岳飞手中的牛角琴拨,在琴弦上弹拨,琴声飞扬,或柔或刚,或紧或慢,时而高亢,时而低沉。高亢时,像千军万马驰骋疆场,拼杀金兵;低沉时,像是感叹壮志未酬,忧国忧民全的时代,富家子弟稍有放纵,就陷入吃喝嫖赌的泥潭不可自拔。白浪子花钱如流水,最后家道中落。

白家作坊倒闭了,徒弟们含泪给师傅磕了个头。拿着铺盖卷各奔东西自谋生路。旧世道手艺人奸,技术传儿不传女,更不肯轻易传给外人。可白无尘是个天字号的大好人,把手艺都教给了徒弟们,给他们个衣食饭碗,也不枉师徒一场。

竹帘制作看似简单,其实要经过十几道工序。首先,精选生长两年以上的竹子做原料,刨青去节,寡妇说明来意后说出了儿子的生辰字,石半仙掐指闭目,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啊呀声叫起来:不好,此卦大凶,你儿子命绝于今夜更,死于碎砖石下寡妇闻言,大惊失色:可有救否?救倒是有救,只是,石半仙顿顿,你得破费十两银子我个妇道人家,到哪里去弄这么多银子?先生行行好,求你救救我的儿子吧!寡妇说罢,扑通跪倒在石半仙面前,大放悲声送客!不想石半仙冷冰冰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挥手,转身进到了里屋锯段破竹,劈竹成篾,分丝匀丝,然后抽出色泽柔和、质地柔润的竹丝做纬,用优质蚕丝线做经。编织讲究手劲分寸,不大不小恰到好处,竹篾间距才能均匀一致。竹帘匠人还要有很高的画技,最后在做成的竹帘上,画上山水花草鸟兽图案。这样的竹帘既有实用价值,又让人赏心悦目,自然不愁销路。

白家徒弟中,手艺最好的当属周福泉。旧世道,当学徒的都是穷家子弟,为的是有碗饭吃。周福泉15岁就到白家,他长得眉清目秀,人又老实本分,脑子聪明,一点就透,很讨白无尘喜欢。白家作坊倒闭后,他想自己开个竹帘作坊,可扳指头一算,没有几千块大洋铺底开不了张。

周福泉就走街串户揽活干,省吃俭用一分一分地攒。

这天晚上,一个外地客商登门,送上5000块大洋的银票订货,要他明和坤只得自认倒霉,表示认罚,并连连谢罪。纪晓岚奏道:"皇上,刘大人参奏有功,理该有赏。"日去大新旅馆详谈花色品种。周福泉喜出望外,兴奋得一夜没合眼,第二天如约而至,可找遍楼上楼下不见人影,旅馆说没住这个人!这张银票神秘得让人不可思议人们受尽了妖魔的祸害,实在恨透了它。山村里有几个勇敢的年轻人,自动拿起弓箭、大刀、长矛,上山去找妖魔报仇。可是去再也没有回来。从此,很多人拖儿带女,离开了世世代代生活的故乡,到别处逃生云了,整个山区显得十分荒凉。,在襄阳城传得沸沸扬扬。后来,周福泉开起竹帘作坊,有人掩饰不住羡慕,酸溜溜地说:“马不得夜草不肥,人不得外财不富,但是,随着家里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妈妈的劳动创收,实在是满足不了家里正常生活的需要,妈妈只好让他在假期帮她砍柴、卖草。可惜咱没那福气,才一辈子受穷!”

白无尘死后,白浪子苏州有家恒孚银楼,是清代末年成立的老字号,创号的老板姓程,是吴县人。那时候银楼开张,最要紧的是能做出件精巧绝伦的东西,好以此来招揽顾客。成了没有依靠的丧家犬。周福泉把他领回家,一点也不客气,虎起脸正色道:“生意行里不养闲人,你已经不是少爷了,要和伙计们一样干活!”白浪子一阵心酸,父亲在世时,他一口一个“少爷”;如今父亲尸骨未寒,就翻脸不认人,真是世态炎凉,人在人情在呀!

白浪子过惯了浪荡生活,受不了那份辛苦,耍奸偷懒。周福泉发现后,黑着脸大声训斥,还计件发工钱,干多少发多少钱,一天不干就没饭吃。白浪子品尝到端人碗受人管的滋味,为不饿肚子,只有拼命干活,手指常磨得血肉模糊。竹帘利润很薄,大批量给商家,一条竹帘也就赚仨瓜俩枣一壶醋钱。他突然意识到,父亲一辈子编过无数条竹帘,晚年十指关节肿胀得都不会打弯,常疼得半夜醒来,挣的每一分钱都浸着血汗,自己挥金如土败家太不应该呀!

白浪子心灵备受煎熬,有一种负罪感,终于幡然悔悟。残酷的事实告诉他,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通过奋斗把白家招牌再扶起来!可想归想,真要实施起来谈何容易,他始终跨不出这一步。

正在犹豫间,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上午,周福泉让白浪子去家里拿件东西。他中午回家发现短了100块大洋,气据说有天,仙女下凡的时候不小心被个晚归的猎人看见了。猎人眼就认出了日吉纳,他兴高采烈地跑下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全族的人。于是,大家都点着火把上山看望日吉纳。但是,等他们到达山顶的时候,日吉纳已经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天池水。原来仙女们听见了人们的呼喊声,便匆忙穿起衣服回天庭去了。得七窍生烟,早晨自己放在那里,门锁着,只有白浪子进去过,不是他拿难道出鬼了?兔子不吃窝边草,想不到他是这种人。

白浪子自然不会承认,赌气说要离开周家。周福泉早就被他伤透了心,没有丝毫挽留之意,冷笑道:“好,好,我这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神。我把工钱给你结了,你今天就走吧,有能耐去外边使吧!”

好在白浪子今非昔比,不再自暴自弃,租间小房安顿下来,到街头摆地摊做竹帘。毕竟本小利微,指望攒下钱东山再起,要等到猴年马月。可他并没有灰心,而且命运终于出现了转机。

这天,一个男子上门,递上一张5000块大洋的银票,呵呵笑道:“我叫马华林,在汉口经营日杂商行,过去卖过你家竹帘。我老家在城西五里铺村,这次回来省亲,听说你在街头做竹帘,手头没有资金进料,送来这张银票订货,一周后来看样品。”

白浪子欣喜若狂,日夜赶制样品。但一周后不见人来,他有些坐不住了,直奔城西五里铺村,打听马华林家。人们听罢摇头,说没这个人。白浪子不信,继续打听。最后一位老人说,村里有个叫马华林的人,在汉口开日杂商行,几年前已经死了,就埋在村外。

难道白日见鬼了?白浪子一脸茫然。那张银票不是冥币狄公道:"你杀死丈夫后便把他吊在了悬梁上,制造出张福自杀的假象。可你根本无力将尸体挂到高处,于是你便先把绳子投到梁上,然后向下拉动绳子,直把丈夫拉离地面。以至梁上出现了不少被磨破的痕迹。个真正自缢的人根本无力让绳子在梁上左右移动。"呀!虽然有些年头,票号看过,说随时可以取现。

后来,白浪子又去武汉找这个叫丈人请个女婿吃酒。马华林的人,依然苦寻无果,他就用这笔款办起了竹编公司,将传统工艺融入书画、刺绣、植绒等手法,制作出的竹帘远销海外;特别是三峡风光帘、百鸟帘、双虎帘,在东南亚一带大受欢迎。

白家竹帘老招牌又出现在人们眼前。

这事在襄阳城传开,一些志大才疏的破落子弟鼓着眼珠子愤愤不平道:“这算什么本事?不就是得笔外财,有本钱谁都能当老板!”

那年,白浪子回到襄阳,登门拜访周福泉。他拿出那张银票,红着眼睛说:“周大哥,我想来想去,这张银票恐怕是你的。我分文未动,用自己双手创业,如今完璧归赵!”

周福泉半晌无语。“这钱本是你们白家的,师傅有意帮助我开作坊,怕我不肯接受,就找人冒充外地客商送来,我也没动这张银票。后来,我找人把银票送给你是物归原主。”

原来,周福泉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白无尘病倒后,他就一直守在床前照料。白无尘弥留之际,把儿子托付给他,流着泪说:“我儿子从小娇生惯养,舍不得让他吃一点苦,结果铸成大错。我死后,你把他领回去,让他和徒弟们同吃同住同干活,让他知道白家的万贯家产是怎么来的!”周福泉见师傅用心良苦,眼中闪动泪花答应下来。后来,他见白浪子已经回头,只是没有出去闯天下的勇气,就借口家中钱被盗,用激将法把他推出去。

白浪子这才寨沟位于川省境内,以原始的生态环境,尘不染的清新空气和雪山、森林、湖泊组成了奇幻、幽美的自然风光,被誉为"童话世界"、"人间仙境"。寨沟的高峰、彩林、翠海、叠瀑和藏族风情被称为"绝"。如梦初醒,怪不额布根笑呵呵地说:得周大哥对自己那么狠,原来是父亲生前的安排。他泪如泉涌扑通跪下,说:“周大哥,你救了我,也帮我把白家招牌扶起来,老父亲在九泉之下该瞑目了!”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

2010.12

标签:神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