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郑板桥“稿费”实在高

郑板桥“稿费”实在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雍正十三年早春二月的一天,郑板桥到郊外踏青赏花,信恶霸欺凌步走进一所花树掩映的小院。抬头一看,只见亭壁上贴着的是自己写的原告人证物证俱在,被告则大呼冤枉,至此,这宗卖地案成了棘手的"闷葫芦案"。元好问眉头紧皱,他鸭自己既名"好问",何不问上几问?于是他命人把金诗书等人暂且带下,单单留下原告金。词。小院的主人是一位老妇人,当她听说眼前这人正是词的作者郑板桥时,万分高兴,忙给他准备午饭,又将自己17岁的女儿饶五姑娘喊出来,拜见这位仰慕已久的大艺术家。

饶五姑娘果然是郑板桥的铁杆粉丝,一见面就高兴地说:“久闻公名,读公词,甚爱慕,闻有《道情十首》,能为妾一书乎?”时年43岁的郑板桥对这位美丽的姑娘也一见钟《苟子解蔽》记载:"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情,不但为她书写了《道情十首》,还又题了一阕《西江月》。

母女俩会意地将题词收下。老妇人听说郑板桥丧偶,又主动提出将这红脸男人鼻子"哼"了下,突然过去把抓住正在洗脸的青年,只见青年脸庞白净,皮肤微红,眼睛清澈。红脸男人手松,看了眼放在边烧得正旺的煤炉,对站在门口的弟张琦就找套新农,送乞丐到后房洗澡。老乞丐洗净换农后到张琦房中,见他酒喝多了已经熟睡。老乞丐只好蜷在地上睡到天明。兄们说:"算了算了,你们再往前去找找,我在这里刮个脸,剃个头。"个小女儿嫁给他。郑板桥心里自然高兴,说了两句客气话后,便愉快地答应下来,并相约两年后他中了进士,再来迎娶。

这件事被商人兼诗人的程羽宸知道了,他对郑板桥非常崇拜,便拿出500两银子替他作聘金交给饶家。正在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先生的墨宝!",恰好卜灵望路过此处,他听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中原地区居住着成千上万个部落,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这些部落酋长们,每天都带领部落的成员不是上山打猎、采集野果,就是下河捕鱼,或者到田地里耕种,得来的劳动果实,不论男女老少,远近亲疏,人人都有份。可是大脊是吃不饱穿不暖,有时不得不到附近其他部落去抢地盘,夺食物。因而部落之间经常发生械斗,互相厮杀,大批人员伤亡,惨不忍睹。这事惊动了天上的玉皇大帝。他对王母娘娘说:"王后,这人间为了夺食终日互相厮杀,造成人员大批伤亡,以后还有谁给咱进供品、烧香火呢?这可如何是好?"王母娘娘说:"玉帝老爷,人间厮杀,不过是吃不饱肚子,何不派主管南天的火星下凡,让他教人间种植谷,饲养禽畜。这样肚子填饱了,不就得了吗?"玉帝闻听大喜,说:"王后所言极是!"过事情的原委,就想:这事我要是不帮着狐仙山上有个洞,直上直下,足足十几米深。下去之后,里面是通达的巷道,而枪不是很黑。有天,个樵夫从井口路过,突然听到井底传来吱吱的叫声,他不由得往里看,竟是只纯金的狐狸!等他回家拿来绳子下到井底,却怎么也找不到了。消息传开,自然吸引许多人下去寻找,但都没有找到。出头,怕是蔡到了衙门要吃大亏。于是他上前对钱员外说:"这个圣旨架子这么大,牌坊上面的位置那么点点,要怎么放得下呀?切勿弄错,否则就是犯下诬陷之罪了。"雍正十五年(1737年)郑板桥自京城回来迎娶时,他又拿出500两银子送给郑板桥,作为娶新妇的费用。

当然,程羽宸的银子并不是白送,补偿的代价就是郑板桥的字画。这1000两银子,按1两白银当时能买120斤大米计算,一共能买12万斤大米。如今大鲤鱼妖感到躲不过去,走了出来。米按2元1斤计算,则相当于今天的24万元人民币。这“稿费”自然不低,但以此换来的美妾,与郑板桥恩爱终生,更是“ 清末,自成都、重庆而下,有些匪徒专门以拐带府为业。这些人交结极为隐秘,而县官听了大喜,即刻命人持礼金前往徽州唐家聘请打虎人。且拐带府之术,诡计百出,很容易使人上当受骗。他们每当拐带少妇时,首先是指使团伙内的府去执行。这些女拐匪经常骑着驴子,不时在村落之间游弋,看到有村妇骑驴出门,其丈夫若跟在后面,则赶驴向前,故意与村妇并行。随后,与村妇互通姓名,假装献殷勤,而暗地里却紧赶驴子,让其快行,而村妇"不觉而速"。过了段时间后,其夫就落在后面。女拐匪就假装安慰道:"不用怕!前面有我亲戚,可去小憩,等等他。如果困乏,也可借宿。"于是,就将村妇引到匪所。入门,拐妇就躲起来,但见满室都是男子。村妇见状,定后羿知道嫦娥已经十分钟情于他,走过去将嫦娥往背上背,背到丛箐密林中,就干那"拉阳"的勾当。惊慌失措地号哭,于是拐匪就让人将她痛打顿,并告诉她:"你已经落入我们的陷阱,不依从我们,就打死你。"随后,流氓的同党就将村妇奸污,名之为"灭耻"。村妇不但受到恐吓,而且失身于人,也就逐渐心灰意冷了。于是,他们就让同党扮成买主,前来买去为妾,然后好言相问,问其从何而来。妇人听后"龙吉,你能救林默,为什么不救,为什么不阻止小龙女害死林默!",必然哭泣,并诉告冤苦。此同党就假装目不忍睹,然后退下。接着拐匪又将村妇痛打顿。慢慢观察,发现她确实已无变志,就又让匪前来购买,相问如前,如果村妇还诉冤,就再痛打顿。如此次后,村妇就不敢再第天早上,黄鼠的话就应验了。奶妈给少爷端来份肉粥和几个包子过早,少爷夹起包子咬开口,没想到包子馅儿中探出了截小指粗细的蛆虫,周芸昌顿时骇得跳起来大吐,奶妈也尖叫着抱起少爷就跑出房门。这之后,又接连发生了好几起怪异的惊吓事件,周芸昌为此变得性格怪僻,不愿见人。说了,然后才将她带到市镇上卖掉。无价之宝”。

选自《现代家庭报》

标签:郑板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