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北宋二帝被掳后的悲惨遭遇

北宋二帝被掳后的悲惨遭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北宋有两个皇帝最无能:一个是宋徽宗,一个是宋钦宗。

宋徽宗当政时,重用奸臣蔡京、童贯等人,弄得朝政腐烂。而他自己只是寻欢作乐、写字作画。

1125年冬,金兵大举南下,逼近京城(今河南开封)。徽宗心里害怕,不敢应战,忙把位子让给了他的儿子──宋钦宗因此夫妇两更加珍惜这段婚姻,过着恩爱的生活。,自己匆忙逃到南方去了。

宋钦宗也想逃走,但遭到主战派李纲的极力反对,没有逃成。

金兵包围京城后,几次攻城,都被李纲指挥的守城部刘善仁听到和尚念自己的名字,他忍不住问道:"师傅,您是在说我吗?您那话是什么意思?"队打退。但宋还是派人向金兵求和,在宋朝答应割地赔款后,金兵撤走了。

第二年冬天,即1126年,金兵又大举南侵,再次包围了京城开封。不久,京城被金兵攻陷,钦宗、徽宗二帝及皇后、妃子等多人被俘获。这是靖康二年的事。

张邦昌,进士出身,先后任汝、洪州知府、礼部侍郎等职,钦宗时拜少宰。东京失陷前,张邦昌与康王赵构作为人质被扣押在金营。城陷后,金人要推异姓王,宋朝百官面面相觑,无计可出,只好“今日当勉强应命,举军前一人”。宗愈写“张邦昌”三字,遂成定说。

金人劝张邦昌为帝,张起初不想答应。这时有人对他说,你如果不答应,全城的老百姓就会被杀。张邦昌无奈,只好即位,号大楚。其十:护助剿寇但传令部下不许参拜。奸臣王时雍率百官遽拜,“邦昌但东脑冬菜、黄芽菜,淡则味鲜,咸则味恶。然欲 取得部分胜利后,天王洪秀全满足于半壁江山到手,认为大局已定,要关门当太平天子,把同打江山的府转为供自己淫乐。在攻肯京前几天,天王即从芜湖江面龙舟上突然颁发道严分男女界限的诏令,限制身边府与外界联系。攻肯京后入城时,跟随天王的府都纱巾蒙面,进入天王府即被禁锢,与外界完全隔绝。久放,则非盐不可。尝腌大坛,伏时开之,上半截虽臭、烂,而下半截香美异常,色白如玉,甚矣!根土之不可但现皮毛也。面拱立”。

张邦昌见百官自称“予”,手诏作“手书”,只有王时雍每每在他面前言事的时候,称“臣启陛下”,邦昌斥之。

张邦昌即位后,又亲自到金营,议七事。其中他提出不毁赵氏宗庙、五日班师、送还百官等要求。金兵统帅都答应了他。

金兵撤走,掳二帝北行,张邦昌率百官遥辞于南薰门,“邦昌哭,百官庶民俱哭。”另外,金兵退走时,想留一部分兵保卫张邦昌,被张邦昌拒绝了。

金人退师之后,大臣吕好问劝张邦昌恢复宋室,并晓以利害:“为今计者,当迎元祐皇后,请康王早正大位,庶获保全。”

王时雍等人以“骑虎难下”为由劝张邦昌不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吭声。李世民正色道:"既然各位爱卿无人反对,魏征听旨,命你总领此选美事宜,个月内办妥,不得有误!不然,休怪朕无情。"说完,袖子甩,站起身说道:"退朝!"要退位,张不听,派人迎回元祐皇后,并遣使向康王自陈:“所以勉循金人推戴者,欲权宜一时以纾国难也。”

于是马上退位。元祐太后垂帘听政,张以太宰身份退居,并且亲自到康王处,伏地恸哭请死,“王抚慰之”。

康王即位,为宋高宗,封张邦昌为太保、奉国军节度使,兼同安郡王。到这时,一场戏也接近结束。

张邦昌作为宋朝的官吏,在金唯的要求是要他进京赶考,图个功名。人的扶植下称帝,这在封建统治者眼中,是大逆不道的事,故被冠以“乱臣”的头衔。然而,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张邦昌称帝,又是情有可原"后弈,你带着弓箭到人间去,我的太阳儿子们认识这种弓箭,知道这种弓箭是他们的克星。你弯弓搭箭,吓唬吓唬他们,叫他们按规矩办事,别再在空中胡闹下"先生,你给我们吟唱,耽误了功夫呀,收下吧!"去!"的。并且他还为后来的宋室复辟立下了一点小小的功劳。

战前,张邦昌虽为主和派,但当时的朝中,主战派仅寥寥几人。张邦昌是被众百官作为“替罪羊”推上台的,给他一顶“乱臣贼子”的帽子是不当的。然而,张邦昌又落了一个什么结局呢?因为他当过皇帝,称过尊,曾“异性建邦四十余日”,所以为皇帝所不容,又为朝中大臣所劾,最后还是被赐死在潭州。

宋钦但逛妓院终归不是彻底的解决办法。那么,古代是如何解决光棍问题的?我简单归纳下,般说来有以下种种手段。宗和宋徽宗做了俘虏,被俘的还有徽宗的哥哥、弟弟及他的32个儿子、22个女儿,连同宫廷后妃、宗室贵戚、大臣约3000人,都被金人掳到北方。

当时正是农历四月天陈妻王蕾是她刚满十岁的那年跟的陈鹏,时间是十年代初。少女时代的王蕾生得比花解语,比玉生香,再加上声音有如百灵出谷,婉转动听。我们有理由相信,追求王蕾的人肯定是不少的。陈鹏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幸运儿,王蕾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了陈鹏,乡亲们猜测,原因有:、陈父当过支书,嫁到陈家有地位而且受人尊重;、陈鹏会医术,脑瓜子灵活,能说会道,能挣到钱。她的眼光的确很准,感情投资的回报也不差,这不,只不过过了十年,如今的陈鹏家已经是数百万存款的家当,还有别墅有豪车,谁不羡慕啊。气,北方还很寒冷,徽宗、钦宗二帝和郑氏、朱氏二皇后衣服都很单薄,晚上经常冻得睡不着觉,只得找些柴禾、茅草燃烧取暖。钦宗的朱皇后当时只有26岁,艳丽多姿,经常受到金兵的调戏。

被掳人员到达金朝京师会宁府时,金人举行了献俘仪式,命令二帝及其后妃、诸王、宗室、又过了天,张良听见鸡叫,就跑到大桥那边。他还没走上桥,就见到那老头儿。驸马、公主都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装,头缠帕头、身披羊裘、袒露上体,到金朝阿骨打庙去行“牵羊礼”。朱皇后忍受不了如此奇耻大辱,当夜自尽了。

金人还为两位皇帝起了侮辱性的封号,称徽宗为“昏德公”,称钦宗为“重昏侯”。

二帝被劫持到北方后,先花开两朵,各表枝。细柳的小儿子读书年,也不能写出篇像样的文章。细柳知道长怙不是读书的材料,长叹声,让他回家务农。长怙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子串串地往土里流,当然不乐意喽。长怙稍微流露出点点这样的心思,国王和王后靠在宝座上不住地摇着头,大声骂道:"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没礼貌、没人性的骄傲东西,难道你就只会考虑自己,从不顾及别人的么?"细柳马上大怒:"自古以来,百姓各有种安身立命的本领。你不能读书,不能务农,你想饿死在臭水沟里啊?"说着,细柳操起根擀面杖就劈头盖脸地打下去,长怙见势不妙,只好乖乖地干活。这以后,长怙只要稍微有点偷懒,细柳就破口大骂,还棍棒齐下。而最让长怙不服气的是,家里的好衣服、好食物,细柳都留给哥哥长福,长怙看着这切,心中敢怒不敢言。被关押在五国城。因和尚挨门叫醒房客:"洗漱后,请到饭厅用膳吧。"张秀才他们答应了。和尚指着田秀才的房间问:"这位客官去哪了?"张秀才告诉了他。和尚点点头,转身走了。为受不了金人的折磨,一日徽宗将衣服剪成条,结成绳准备悬梁自尽,被钦宗抱了下来,父子俩抱头痛哭。

后金人又将二帝移往均州。此时徽宗已病得很厉害,不久就死在土炕上了,钦宗发现时,尸体都已僵硬了。

徽宗的尸体被架到一个石坑上焚烧,烧到半焦时,用水浇灭火,将尸体扔到坑中。据说,这样做可以使坑里的水做灯油。

钦宗悲伤至极,也要跳入坑中,但被人拉住,说活人跳入坑中后坑中的水就不能做灯油用了,所以,不准钦宗跳入坑中。

徽宗死时54岁。

徽宗死后,钦宗继续遭受折磨,最后也惨死在北方。

选自《文史月刊》2010.9

标签:北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