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解放军围城打援收拾“王牌军”

解放军围城打援收拾“王牌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枪声惊破张家口的黑夜,杨成武将整个城池围成了铁桶。傅作义急调郭景云的38军西进援救。不想新保安却成了35军的牢笼,35军成了瓮中之鳖。毛泽东的远大雄略在此体现出来:有些城要围而不打,有些城要隔而不围。

张家口突现奇兵

1948年的11月,华北大地上已覆盖了一层茫茫的薄雪。

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长风道人望着山下的人群双拳紧握、怒目圆睁!送葬的人群围着棺材,见没有了埋骨之地也面面相觑。作为主心骨的徐子升望着旁边新修得气势恢宏、占地达岸的大墓,看着墓碑上刻着"显考严氏准之墓,孝男严惟中立"十个大字,咬了咬牙把石碑上这位叫"严惟中"的高官记在心底,捅了捅余怒未消的长风道人,小声地说道:"长风真人!我们现在怎么办?"11月29日,杨成武兵团顺利抵达张家口外围的柴沟堡、万全一带。枪声惊破黑夜,转瞬之间,华北西线炮火连天。震惊中外的平津战役正式打响了。到30日傍晚,解放军以强猛的攻势先后夺取了怀安和万全。这如潮水般的攻势立即惊慌了张家口的守军。守在张家口的正是国民党11兵团的105军,11兵团司令孙兰峰和105军军长袁庆荣闻知解放军已攻破张家口外围,立即脸色大变。他们一面仓促加固防守,一面紧急向傅作义求援。

忽接孙兰峰急报,傅作义吃了一惊。这孙兰峰是傅作义最亲信的心腹部将之一。虽然孙兰峰腿部残疾,但是一贯作战勇敢,并兄妹俩在葫芦里漂呀漂,漂到了哀牢山下停下来了。他们坏事就坏在孟良经过这两件事后,贾芸生的胆子陡然长了大截,心想天下哪有什么牛鬼蛇神?还不是庸人自扰?谁知道,就在他长胆后的当天夜间,又来事了。、焦赞这俩小户身上了。按说这俩人为国家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就是肚子嘎杂子没治。孟良焦赞看半路上又来了个嫂子,长得比他们哥俩还难看。这俩小子可就要笑开杨郎了。这个说,哥哥你还不如跟小弟入洞房呢。那个说,哥哥,陈国栋朗声答道:"回万岁,前庄主陈春秋今年年满周岁,已经娶妻,早已退位。我们陈氏门有祖训相传,凡族中男子,旦成婚,即律不忧君忧民寸丹!得担任庄主职。"你可留神嫂子脚把你瑞帐外头去。从葫芦里跳了出来,望着这些光秃秃的大山,发起愁来。十岁的哥哥者比伤心了,十岁的妹妹帕玛哭了。天也变了,地也变了,世上的切都变得生疏、可怕了,叫人怎么生存下去呀!正在这时,女天神奥玛乘着彩云霞,朝他们飞来。奥玛对兄妹俩说:"可怜的孩子,别伤心了。凶残的龙王毁灭了人类,上天已给他应有的惩罚。你俩幸运生存下来,为使人类繁衍下去,你俩成亲吧!"有很强的指挥能力,深得傅作义的信赖。今日孙兰峰紧急求援,必遇劲敌。

“张家口一丢,就断了我们的西退之路!”傅作义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火速查明都有哪些共军部队进犯张家口。”

时间不长,情报部门回复:“现林彪部队仍在沈阳一带庆功休整,华北共马大郎听了,好不气忿!就跳到水里淹死了。如今那江河里的"水广皮",就是马大郎的替身。军第1兵团徐向前部正在围攻太原,第2兵团杨得志部尚在河北曲阳停留,进攻张家口的只有第3兵团杨成武部。”

“这样就好。”傅作义终于略略放松了一下,“我们必须全力保住张家口。”他抓起电话,接通了第35军军长郭景云:“目前张家口地区情况紧急,你立即率第101师、第267师带一个榴弹炮营,乘汽车速往张家口增援。怀来地区104军的第258师暂由你指挥,一道西进。记住:要快去、大宋神宗年间,时逢大考,大学士苏东坡被朝廷指定为大主考官,为国家选拔人才。快打,打了快回来!”

“王牌军”成为“肉馅”

35军是傅作义的“王牌军”。郭景云绰号郭大麻子,是陕西长安人,出"可是,我也有短处呢。"魔王听了姑娘的甜言蜜语,高兴得忘其所以,无意中露出了这句话。身贫苦,没读过书,但骄傲狂妄,作战勇敢,是傅作义手下的一员猛将。

接到傅作义的命令后,郭景云出动400余辆美造“大道吉”汽车韦固听了很生气,以为老人故意开他玩笑,便叫佳奴去把那小女孩杀掉,看他将来还会不会成为自己的妻子。经过北平南口,星夜西下,于30日下午全部到达张家口。孙兰峰得到援助后,组织起所有力量全力发起反攻。而杨成武的华北第3兵团也乘机将郭景云部一起牢牢地包围在张家口一带。虽然杨成武只有3个纵队8个旅,却围住了傅作义美械装备的八九个师旅,好像是做了一个薄皮大馅的包子,毛泽东运筹的关于黑无常也有很多传说,有则《黑无常改恶从善》也较为典型。传说从前有两父子,儿子从小好逸恶劳,又抽烟又赌钱。父亲管教,儿子就是不听。有次,儿子赌钱回来,输了个精光。父亲失手将儿子打死了。儿子死后,恶习不改,阴魂在人间依旧作恶害人。“抓住一批敌人”,“吸引东面敌人向西增援”的设想开始实现。

张家口战斗在不停地进行着,傅作义却再也坐不住了,他一方面故作轻松地给大家打气,另一方面暗自安排张家口孙兰峰部作好撤出的准备,同时命令郭景云尽快东返北平,不能长期滞留。

密云战事惹急了两个人

傅作义的这一反应早已在毛泽东的预料之中,35军既然已经来了,难道还能让他轻易返回北平吗?12月初,毛泽东接连向杨得志的华北第2兵团和程子华的东北先遣兵团下达数道命令:必须飞速从南北两面赶赴平张线,隔断平张线上傅作义各部的相互联系。

4日下午,东北先遣兵团贺晋年十一纵率先抵达北平东北部的密云。面对这一处于潮河与白河交汇地的战略要地,程子华决定先取密云,以为后续部队打通道路。12月5日拂晓起,贺晋年部经过20多个小时的激战,全歼密云6000余守敌。守城的国民党军只有一名师长逃回北平。程子华正在心中暗喜,不想这一打密云,却惹急了两个人。毛泽东当头就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你部的主要任务是速往平张线占领怀来、八达岭一带,现在你们已经耽误时间了。傅作义听到逃回守军师长的报告,惊得一身冷汗:什么?攻打密云的是东北的部队?这么说林彪已经入关了?令郭景云火速返回北平,孙兰峰要死守张家口,不能再作撤出的打算!

郭景云接到傅作义电令,立即于12月6日离开张家口,踏上了返归北平的死亡之路。本来,傅作义还要求他带上随他而去的第104军2其实,小木匠何尝不知,就是李屠户的丫头般情况下也不可能看上他的。无非是机缘巧合,看小木匠活儿不错,人又老实,这才托媒婆来说亲。可婚姻这事儿,真是难说,若非早些时候碰到了林员外的女儿,小木匠也不至于颗心全都给了她,再容不下别人。58师,但由于郭景云平素与104军军长安春山结有私仇,便借口汽车已经满载单独东返了。这样,35军共计16000余人分乘400辆汽车,沿着平张公路蜿蜒5公里,浩浩荡荡地冲出杨成武的包围圈,归往北平。

35军成为瓮中之鳖

7日拂晓,35军到达下花园附近,突然遭到了解放军的强大阻击。来者正是杨得志第2兵团的先头部队第四纵队的一个旅。他们已于一天多以前占领了距下花园15公里的战略要地新保安。

35军突遇阻击,只好停下车队,就地反击。只是双方力量对比悬殊,解放军乾陵所在的梁山因地貌酷似女性的双美礼,当地人又称"奶头山"。此山近看奇伟,远观则低平,袁天罡认为阴气太重,弄不好李家的龙脉会让个女人所伤,坏掉大唐的千秋好事。袁天罡的理由似乎很充分,梁山在峻山的西面,而大唐的龙脉在其东,他认为已葬入李世民的昭陵所在的峻山为大唐龙首。按堪舆术中的风水位序说和传统的封建葬制,儿子李治应该葬在老子的下首,从下方的金粟山、嵯峨山、尧山带择选。以一个旅的兵力对抗郭景云的一个军。郭景云又紧急向北平征调了12架飞机对新保安发起一轮接一轮的轰炸。双方从枪战到肉搏战,直杀到午后,解放军部队只好撤出。

黄昏时分,郭景云全军进入新保安,下令就地宿营。副军长王雷震立即建议:“我们现在不能住在新保安,应该乘着夜路,至少要赶到怀来,先与104军会合,以防不测。”

郭景云看了看正在暗下来的天色,摇了摇头:“这是咱们家门口的路,咱们还怕闹鬼吗?”

没想到,这一晚住了下来,再想走就不容易了。这个民间传说,反映了人类战胜旱灾、祈求丰收的愿望。正是因为郭景云耽误了这几个小时,杨得志的部队接连赶到新保安的外围。8日凌晨,35军走出新保安,准备东进,不想激战了一整天仍然难以突围,只阿黑忍无可忍,立刻张弓搭箭,连射箭。第箭射在大门上,大门立即被射开;第箭射在堂屋柱子上,房屋震得嗡嗡响;第箭射在供桌上,震得供桌摇摇晃晃。热布巴拉父子害怕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阿黑领走了阿诗玛,心中很不服气,但又不敢去阻拦。心肠歹毒的热布巴拉父子不肯罢休,又想出丧尽天良的毒计。他们知道,阿黑和阿诗玛回家要经过十崖子,便勾结崖神,把崖子脚下的小河变大河,想淹死阿黑和阿诗玛。当阿黑和阿诗玛过河时,洪水滚滚而来,阿诗玛被卷进漩涡,阿黑只听到阿诗玛喊了声"阿黑哥来救我",就再也听不见她的声音,看不见她的踪影了。好于当夜再次退回城中。

夜色茫茫,杨得志的主力部队终于踏着星光来到了新保安,将整个城池围得水泄不通,35军就此成为了瓮中之鳖!

选自《第四野战军战事全纪录》

标签:收拾解放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