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蒋介石官邸最后的“团年饭”

蒋介石官邸最后的“团年饭”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48年的最后一天,对南京人来说,无疑是最寒冷最凄凉的一天。沿街的乞丐、难民与伤兵,在六朝金粉之地,悲惨地呼号着。

天黑时分,南京黄埔路“总统”官邸张灯结彩,蒋介石特意在官邸举行晚宴,邀请在京的党政军要员前来吃顿“团年饭”。

晚7时许,“李良在沛县任职多年,百姓安居乐业。直到现在,人们还很怀念李良这个青天县令。副总统”李宗仁、行政院院长孙科、立法院院长童冠贤、监察院院长于右任、新上任的总统府秘书长吴忠信以及国民党中常委张群、陈立夫、张治中、谷正纲、张道藩、谷正鼎、蒋经国等四十多人相继来到。此外还有两位特殊的客人,一位是28日抵达南京求援的山西绥署主任阎锡山,一位是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

到会的张张面孔显得阴郁、忧心忡忡,都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轻咳。站立在大厅门口两侧的侍卫武官抬手敬礼,全场的人“唰”地站起来,蒋介石缓步走进大厅。

今天,他没有穿那套特制的戎他摇身变,变成店小模样,替李寡妇送出笼火热的包子来,暗中已把包蒙汗药撒进包子里。娇娇肚子饿得咕咕叫,只顾抓来就吃,些些工夫,笼包子吃得精光,可是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独角龙好不欢喜,抱起娇娇就走。回到山洞里,独角龙现出本相,眉开眼笑地对着娇娇吹了口凉风,喊着:"姑娘醒醒,姑娘醒醒!"装,而是着一袭棉袍,上蓝下黑。他一边走那兄弟茹看看我,我看看你,你推我让谁都不肯先说。最后还是李脑子活泛,他红着脸说,眼见元朝官吏凶恶腐败,不管百姓死活,自己想给老百姓办点事儿,让大哥大小随便给弄个官儿当当,也好为咱老百姓做主。朱元璋看了看李,当即封他为品知县。李有点发怵地说:"我当知县镇不住人咋办?"朱元璋拿出块大方木说:"镇不住人时,你可把方木在公案上猛地拍,人们又惊又怕,事情就好办了。"李求皇上给这方木起个名字,朱元璧,就叫它惊堂木吧。李高高兴兴地把方木揣在怀里。向大家,一边用那双鹰隼似的目光迅疾地一一掠过每一位来宾的脸庞。随之操起他那独有的宁波官腔招呼大家入座。

蒋介石径直来到宴会厅中央的席位上坐定。副总统李宗仁见大家各就各位,这才来到蒋的右首坐下。蒋介石拿起餐具:“不要客气,吃吧!”

长条桌上铺着枣红色的台布,每人面前是一份精致的西餐,全场静寂,只听见刀和盘子碰击和咀嚼的声音,气氛略显凝重,不像在吃年夜饭。

看大家都在吃,蒋介石也象征性地切了一块牛肉放在嘴里,慢慢地咀"无叶草。"嚼着。等众人吃得差不多了,蒋介石扯下雪白的餐巾擦擦嘴,板起面孔,以低沉的语调开言道:“现在局势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这是党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应该怎么办?目前党内有人主张与共党和谈。我对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不能不有所表示。现拟好一篇文告,准备在元旦发表。现在就请岳军(名张群)先生宣读,征求大家的意见。”

大家面面相觑,立即意识到今日晚宴的主题了。张群用浓重的四川乡音宣读总统新年文告。

张群念完文告,全场鸦雀无声。

蒋介石扭头问坐在身边的李宗仁:“德邻,你对这篇文告有何意见?”

李宗仁答道:“我与总统并无不同的意见。”

蒋介石又将目光投向诸位脸上:武士把沈万拉到殿下,推翻了就打,沈万刚挨打的时候,嘴里还嚷:"我不是妖人呀!别打啦!"武士说:"只要你说出来哪里埋着金银,就不打你啦。"沈万喊着说:"我不知道哪里有金银呀!""不知道就打。"唰!唰!唰!直打得沈万肉都翻花啦,血都流出来啦,这时候,沈万喊了句:"别打啦,我知道哪儿有银子。"“你们呢?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突然,一阵抽泣声!CC派头目谷正纲双手捧着手帕揩鼻涕:“总统不能下野呀!总统万万不能走啊……”

抽泣声打破了难堪的沉默。掌管舆论宣传工具几年后的个晚上,坐在仙人柱里的呼和莫日根心思很乱。这时,洛克磋萨满悄悄地进来对他说:"尊敬的酋长,我刚做完祈祷与占卜,眼前突然闪道金光,射进仙人柱内。我没遇见过这种奇异之象,感觉长生天要给你高贵的礼物了,定有神助,明天狩猎定会有非常大的收获。"第天,天还没亮,酋长就和次子呼尔查莫日根组织部众进山谷围猎。狩猎包围圈越来越小,獐狍野鹿,狼熊虎豹,应有尽有。突然,只母狼飞样逃出围猎圈唐机理忽然警觉起来,闭上口,不再说话。王知名心里不禁动:那桩案子,难道真是唐机理做下的?,边跑边还回头看看。酋长惊诧之余,感到事有蹊跷。他带领部下快速追赶,追过了几座山后到个山脚下,母狼突然跑向半山腰山洞钻了进去。不会儿,母狼从洞里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个头发很长,浓眉大眼,上身半曲,全身没有任何遮拦的男孩。母狼既不害怕,也不走开,紧紧地靠在孩子身边,"那该怎么办呢?"不时地用舌头舔着男孩的脸颊。这孩子反倒非常惊恐地看着这些围拢而来的人群,紧紧地抱着母狼脖子,发出像狼样低沉嚎叫。酋长靠得越来越近,发现这孩子的脸颊和他失散多年的长子朝鲁莫日根很像,那双眼睛又像他儿媳诺敏豁阿。酋长没任何怀疑,走过去抱起了孩子。他突然发现孩子的后腰部有个拇指大的青痣,这是他早已熟悉而且深深地烙在心中的印记。酋长紧紧搂着孙子,泪如泉涌,失声痛哭是宋朝的开国皇帝。据说,当他还是名武将时,就已名扬海、威震方了。可是,这样条英雄好汉,曾因文钱竟被逼得就地打滚。,在场的部众也无不泪流满面。旁的母狼也仿佛懂得人意,靠在酋长的身旁,低声呻吟着。酋长不知说什么好,他友好而感激地看着母狼,不时抚摸着母狼,立即命部下把打来的猎物堆放到洞口,感谢母狼对孙子养育之恩。随后,他又命令把这个山洞叫作"蒙果勒阿贵"(蒙古山洞),宣布今后不许任何族人来此山谷狩猎,更不能打狼。他每次狩猎特意经过这里,把猎获的动物放在山洞里。的张道藩站起来说:“我极力反对发表这篇文告!党国危亡就在眼前。这局面非总统不能挽救!若是总统离开,这将对士气、人心发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陈立夫也随即站起来:“只有总统当政,方可挽救党国于千钧一发之危!”

中央社社长萧同兹认为:“下野谋和,倒不失一计上策,亦可以孚众望呀!”

范予遂说:“总统以国事为重,急流勇退,适当其时。”

张治中摇着头:“只是文告中的诸项条件,恐怕中共难以接受。”

谷正纲斜着眼看着张治中:“宁可玉碎,不愿瓦全,我们要和共刘罗锅本以为这铁骨铮铮的王大胆,定是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不料见了本人,才知是短小精悍的羸弱秀才,便根据他的相貌和性格特点,口吟了上联:党血战到底,不像有些扛枪的却主张与共党谈和!”

张治中说:“那好啊,是骡子是马也应该上阵去遛遛,就请你们CC系的扛起枪,去和刘伯承、陈毅打上一仗!”

谷正纲说:“那也未必比你们军人差,只要蒋总统不下野,我们就能打败刘伯承和陈毅!”

会场秩序大乱,继而双方展开辩论,或为赞同或不赞同,莫衷一是,闹得不可开交。

“好了!都不要再吵了!”蒋介屋外风雨犹如虎吟龙啸,雷鸣电闪似要震破天穹。忽然"咔嚓"声双门大开,群官兵手持雪亮利刃冲进屋内,拿住杨秀才及老汉父女绳绑索捆带到县衙。石终于出面进行制止,顿时全场安静下来。

蒋介石火冒三丈,破口大骂:“我并不是要离开,只是你们党员要我退职!我之所以愿下野,不是因为共产党,而是由于本党中的某一派系!”

坐在一边的李宗仁仿佛一尊菩萨,一言不发。他知道蒋介石是在指桑骂槐,是有意说给他听的,“某一派系”无疑是指李宗仁、白崇禧为首的桂系。但在这种场合下,他却不露声色,保持沉默。

原来蒋介石原打算在1949年的元旦下野,由李宗仁接任“总统”。不料就在这一天,白崇禧从汉口发出“亥敬”电,呼吁和平。紧接着,长沙的程潜也倡议与中共和谈,要求蒋介石下野。这一下,大哥不在家,又没有活,马力起身要走。路遥妻子挽留道:"在这吃了午饭再走吧。"把蒋介石惹毛了,原来桂系勾结地方势力想要抢前前后后,槌子请了十个家庭教师,但是没有个呆满十天就卷着铺盖走了人。倒不是因为老师们没水平,而是因为那槌子实在太愚钝,根本就教不会。同时,老师们也怕砸了自己的招牌,将来小灵明白怎么回事后,护着这条蛇说:"不要杀它,我没有生病,不要吃什么蛇肉!"陈坤见此情景,只好送阿黑走了。没得混,只能忍痛割爱走了。班夺权啊。“我已人傻眼了,互相瞪对方眼,又无奈地摇摇头,站在那里唉声叹气。经答应李宗仁让位了,迫不及待呀!白崇禧趁人之危,程潜落井下石,这是在逼宫!”

蒋介石不想下野,那不下野又怎么干下去呢?经过反复考虑,他最后决定让“总统府”政务局局长陈方替他写一份下野文告。陈方很快写好了底稿,由蒋介石亲自审定、批改后而成。蒋介石决定在年夜饭上宣读,也有一种投石问路的用心。令人难堪的是,在这个决定总统去留的关键时刻,力主蒋介石继续当政的只是谷正纲、张道藩等几位文官,而战功赫赫的武将们如张治中等却表示赞同蒋介石下野。这不禁使蒋介石黯然神伤。于是,他站起身,对张道藩说:“既无再多异议,文告明日发表。”言毕推开椅子,头也不回地愤然离去。

在辞旧迎新的钟声敲响之际,黄埔路“总统”官邸的最后晚宴不欢而散。

选自《最后的权谋》

标签:蒋介石

    上一篇:八扇屏谜案 下一篇:钻石骨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