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选美惊魂

选美惊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弘治十六年,内务府四品知事刘全福奉旨下江南,为皇上的后宫选美。

刘全福把选美的地点定在江南名城广陵。广陵知府洛世北和刘全福是同科进士,在一起吃住了好几个月,也算是故交。洛世北摆宴为刘全福接风洗尘。席间,洛世北哈哈一笑:“广陵美女如云,我找上百十人,任大人挑选就是。”

第二天,广陵府张贴告示,大意说:皇上在广陵选美女,入选者可以陪伴皇上,还有机会被封为妃嫔。

告示发出没几日,报名者络绎不绝,好不热闹,人人都向往皇宫的富贵生活,也想一睹皇上的尊容。

知府洛世北有一个宝贝女儿,名唤洛玉珠,年方二八,就这样又过了千年的光景,蜘蛛依旧在圆音寺的横梁上修炼,它的佛性大增。日,佛主又来到寺前,对蜘蛛说道:"你可还好,千年前的那个问题,你可有什么更深的认识吗?"蜘蛛说:"我觉得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主说:"你再好好想想,吾再来找你的。"天资聪慧,听说皇上来选美,她于妈妈明白了,原来是惦记着我们的宝葫芦啊。但是又不敢招惹这群恶人,于是便说道:"葫芦刚种下,长成也得到秋后啊!"也蠢蠢欲动,不想被父亲训斥了一通,她又去央求母亲。

母亲看女儿心意已决,就到洛世北面前劝说:“人往高处走,凭女儿的才貌,说不准能得皇上的宠爱,到时咱们也就是皇亲国戚了。”

最终,洛世北被说动了,同意让女儿不用真名参选,选不上也不丢人。

就这样,洛玉珠以“罗珠”之名报了名。134人中只选20人,初选是在院子里一个一个目测,度其身材、相郑板桥听了连声夸赞:"高才,高才!"随即挥笔写判词:貌、步态,初选出20人后再进行复选,洛玉珠很顺利地过了初选。

复选挪到屋子里,由四个宫娥两侍从闻言,大为震惊:"你,你说什么?"何小顺冷笑声,道出了段往日恩仇。把关,进屋的女子必须脱光了衣服,然后由四个宫娥分别对皮肤、颈、背臀、乳房、腿、腰等部位,进行拿捏对比。检查的细致周到,更让玉珠感到皇宫的神秘。

洛玉珠顺利进了前10名,这10名再裁出两人就够选美人数了。这两个人的裁决权很自然地就落到刘全福身上,刘全福自然要拉上洛世北。

当10个美女出现在眼前,刘全福一下子惊呆了,无怪乎广陵出美女,眼前众女个个亭亭玉立,玉容生辉。

现在只剩下考查品德和才气了,刘全福就考这些女子的纲常知识和诗词对接。

洛玉珠和一个叫柳美媚的出类拔萃,刘全福看着她们俩点头,同时发出不被人觉察的叹息。最后,他说:“这二人出局,才高气浮,在宫中很容易争风惹事。”

刘全福的裁决,令洛世北大吃一惊,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点头称是。

在最后关头落选,而且是在技拔头筹的情况下,洛玉珠可不干了。回到家里,她又哭又闹。

洛世北劝她:“也好,选不上就在家恪守女儿之道吧。”

“不行,爹,我非得去,你去跟刘大人说,凭你们的交情,他一定会给面子,不然我就去死。”玉珠说着把一块白绫扯在手中。

母亲一把将白绫拽下,扑通一声跪下:“老爷,你就通融一下吧。”洛世北无奈地摇摇头,令人震惊的是,盘瓠竟突然口吐人言,说道:"王啊,请不要忧虑,你只要将我罩在金钟里面,天夜之后,我就可以变成人了。"起身便去了刘全福下榻的驿馆。

两人寒暄过后,洛世北直奔主题。刘全福一惊,随后哈哈大笑:“不去更好,你也知道,自古宫门深似海,再说,攀龙附凤也不是我等所为。”

洛世北长叹一声:“这些我岂能不知,只是小女以死相逼,还望刘大人看在我俩同科共试的情分上,成全小女。”

刘全福沉吟半晌:“你执意如此,我只能成全你了。”

就这样,洛玉珠成了8个进京美女中的一个。行前,洛世北又把一个祖传的玉佛送给刘全福,让他照顾玉珠。

再说洛世北有一个远房的表侄叫同天宇,对洛玉珠敬慕已久,可因身份卑微,不敢张口提亲,于是拼命读书考取功名,好门当户对谈婚论嫁。听说洛玉珠被皇上选美挑走,绝望的同天宇跳窗撕书,拒绝读书。

同天宇的父母就找亲戚朋友来劝,同天宇有个舅舅也来,他不但不劝,还当众训斥同天宇。实际上,同天宇的舅舅是老鸦山七天为匪七天为民的刁民,他把皇帝选的美女要经过山前的消息报告给带头大哥。带头大哥拍案而起:“劫!”

所以,当刘全福经过老鸦山时,被一群脸上涂炭的土匪拦住。刘全福知道是遇土匪了,可他只带了宫娥,太监,再就是轿夫,并无兵丁,一行人被劫到山里。为首的黑脸看到被押上山的美女,哈哈大笑,对身边的花脸说:“九弟,你报信有功,这几个美女随你挑一个,剩下的给兄弟享用。把几个男的绑到山洼喂狼。”

姑娘们哭成一团,反倒是洛玉珠冷静:“咱们一定要保住贞节,不然到了知府摆摆手说:"你捞走吧,我不要。这鱼能吃吗?"宫里也会遭抛弃。”说着找来一个竹片握在手中,其他人也仿效洛玉珠。

过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屋门被打开,一个花脸土匪走进来叫洛玉珠,大伙一下把目光聚集过来。

洛玉珠一看是躲不过了,就把竹片横在脖子上:“你不要胡来,你要胡来,我死给你看。”

花脸土匪说:“是你们大人找你。”

洛玉珠跟他往山坡走,走到一匹马前,花脸土匪说:“你骑马顺原路回家,你在这儿自身不保不说,还有性命之忧。”说完回山里了。

洛玉珠站了好半天,觉得应该去救刘大人,于是又潜回山里。

刘全福等人被绑在山洼的一个树林里,土匪为了引来狼,故意把一盆子猪血泼在地上,过了一个时辰,真的有狼陆续赶来。刘全福看到一个太监在嚎叫中被狼掏心撕肺,惨不忍睹。狼接着可能会向自己发起攻击,刘全福吓得大汗淋漓。他喊叫,但没人听,就在他彻底绝望时,突然感觉有人在解自己的绳子,回头一看,是洛玉珠。

二人一同逃到山下,经过商议,决定由刘全福骑马去20里外的越县搬救兵,洛玉珠躲在山下等。

可20里来回,山上的姑娘早成了土匪身下客了,但事情凑巧,刘大人走出刚三里,就碰到出来办差的越县捕快。于是刘全福和捕快一起攻上山,山上都是七天匪七天民的乌合之众,听说官兵来了,很快作鸟兽散。

能解除困境,是第天,人们用花轿把花仙抬到贾竹桃死的地方,这时又是狂风大作,妖怪出现,花仙头上长出了朵朵小花,嫩红嫩红的花蕊中放射出道白光,妖怪见转身就跑,这时花蕊中又放射出道红光,照在妖精头上,不会儿妖精变成了堆白骨,可花仙再也不能恢复人形了。洛玉珠的没多大会儿,也就是炷香的工夫,黄老汉就气呼呼地回来了。老太婆看吓愣了:老头子的腿也瘸了,只眼也是又红又肿的。没等老婆问话,黄老头先咆哮起来:"这臭女婿不识抬举,喂没说上两句哩,他抓起我就打,还把咱闺女关进间屋子,说是非要吃了咱闺女的肉不可。去,快去,我先找人救咱闺女,你再找几个年轻人带着硷把咱的嫁妆拉回来。不跟他个龟儿子过了!"功劳。大伙都和氏之璧来感谢洛玉珠,而刘全福的感谢更意味深长。

在越县,补充了轿夫,加派了兵丁。刘全福宣布一个决定:洛玉珠有通匪嫌疑,取消进京资格。

洛玉珠大吃一惊,一行人也大吃一惊。洛玉珠想不开,就来找刘全福理论。刘全福问:“这么多人,花脸土匪为什么只救你?”

“我也不知道。这晚,查尔斯在夜色掩护下,来到了杜"我被那没良心的关在这里,饭都不给我吃,他想让晤活饿死。"老对猴子说。虎的府上,汇报说这段时间已经取得艾琳儿的信任。杜虎很高兴,让他尽快找到那块上等玉石,只要拿到玉石,杜虎立刻放了查尔斯的父亲,并找船送他们父子俩回国。”

“这不就说明问题了。”刘全福碟儿听,犹如晴天霹雳,她气不过,拔腿来到府衙击鼓鸣冤。见了知府马温良,碟儿叩倒在地:"大人,我要告那齐壶堂草菅人命!"又在越县选了一名美女,便启程进京。

刚出县城,在老榆树下,洛玉珠的脚站在石块上,脖子伸进榆树上垂下的绳环里,对到近前的刘全福说:“我没有通匪,我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刘全福急忙上前拦住洛玉珠:“要是没有,就回来吧,也不用寻短见啊。”于是,刘全福辞了在越县招的美女,还带着原班人马上路了。

历经30多天,终于到了京城,可洛玉珠等人没有看到京城的繁华,被轿子直接抬到皇宫,住进了四面是高墙的小院。还没坐稳,就有太监来立规矩:所有人吃在小院,住在小院,不得走出小院半步,一日三餐有人送。无事可做的姑娘们整天研究见皇上的礼节,于是两人两人地面对面做万福。

一天,两天,十天,二十天,四十天,姑娘急切地盼望着召见,哪怕不是皇上也"是谁呀?"行,可就是没人来。刘大人自从进宫后,也没有半点儿消息。

洛玉珠隐约感觉到什么,果然,这天正在吃饭,就听有太监喊:“皇上驾崩了!”听到喊声的人都扑通跪倒。

洛玉珠后悔了,悔不该不听父亲的话,现在唯一的希望是能够侍奉新皇上。

这天,一个太监来传皇太后旨,让佳丽们梳洗打扮,随时等候召见。太监传完旨,把洛玉珠叫到一旁,塞给她一样东西。

洛玉珠到角落打开一看,是刘全福大人的亲笔信:玉珠,我本该早告诉你,可又怕泄密,皇上招你们进宫来是给他陪葬的。你救老夫一命,无论如何我要救你一次。你爹送我的玉佛,中间已被我钻空,里面装有药水,你涂抹到脸上、手上。如此你还逃不过此劫,那老夫就愧对了。

洛玉珠惊呆了,但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她急忙找到玉佛的可恨曹参做事差,开口,把里面的药水涂到脸和脖子上,这些地方顿时就生出黄亮亮的大泡。回到屋里,姑娘们都不敢认她了。

傍晚时分,圣旨到,姑娘们被领到另一个屋等候召见。召见前,像要举行什么焚香沐浴的仪式,每个人站在一个小凳上,闭上眼睛,把头抬起。这时有太监宣旨:“皇太后有旨,先皇要招你们前去侍奉,现在送你们上路。”

姑娘们似乎明白过来了,可脖子已被垂下的绳环套住,脚下先生。的凳子已被踢开。几位百里挑一的美女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上了黄泉路。洛玉珠因得了传染病,被太监从后门抬出宫,扔到荒野。

三年后,洛玉珠才回到广陵。几次想进府,都被家丁给拦下了,因为洛玉珠是要饭回来的。

洛玉珠说:“我是洛家大小姐。”

家丁哈哈大笑:“我家小姐貌若天仙,在皇宫侍奉皇上。”

洛玉珠嚎啕大哭,哭声惊动知府洛世北。洛世北也不认得女儿了,因为洛玉珠现在满脸疤痕,没有一点儿当初的模样。

就在洛世北让家丁轰人时,洛玉珠把怀里的玉佛递了过来:“这是刘全福大人收咱家的礼物。”洛世北终于认出了女儿,一家人抱头痛哭。

这次经历让洛玉珠伤心欲绝,看破红尘。不久,她离家出走了,给父亲留下一首诗:心高志远枉费神,美貌做鬼留他人,洗心无从去革面,凭空庵里扫红尘。

洛世北看后,仰天长叹,不觉泪下。

选自《北方周末报》第195期

标签:选美惊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