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1245

1245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城郊有一座古堡,古堡坐落在寒水湖中央。听老人们说二战时,日本人曾占据古堡藏匿宝藏,但是最后却全部惨死在里面。自那以后,湖周围方圆几公里便被划为禁区。

张翼是一支小"若你不愿,恐怕令公子便要被判个杀头之罪了"有名气的探险队的队长。但是一年前,他们突然决定结束探险生涯。这次网友金斌邀请他们到古堡探险,张翼按捺不住,召集了人马还是去了。

金斌见到张翼一行人惊疑了一下,说:“你们怎么只有四个人?不是还有个老五嘛?”

老三瞪了他一眼,说:“老五有事,这次不参加了。”说着,他取下背包扔在地上,拿出了折叠的充气筏,他们划着筏到了小岛。正午到了,金斌提议先吃些东西补充能量。四妹说:“我们来个野外烧烤吧。”说罢,大家就各自找柴火去了。不一会儿,众人纷纷归来,却迟迟不见老三。大家有点惊慌,忙四处寻找,只听四妹尖叫一声:“你们看湖里!”只见老三的尸体漂在湖面上,这时古时候,在祖国库尔珀吓得目瞪口呆,他害怕极了,筹莫展地坐在门槛上,凝视着漫无边际的野草,祈求苍茫的大海和辽阔的蓝天,快帮助他度过这揪心的难关吧!这个从来没有心事的大懒鬼竟然不吃不睡犯起了愁,恐惧的泪水悄悄地沾湿了他的破衣襟。大陆东南面的半岛上,住着对夫妇,他们生了个壮实英俊的男孩。但这个小硷生下来,下巴上就长出圈蓬蓬松松的胡须,因此取名叫蓬胡,人们都叫他彭胡。与此同时,隔壁邻居家生了个俊俏的女孩,眉宇间有颗白沙状的白斑痣,取名白沙。两个孩子从小在起玩耍,非常亲密。长大后,起划船出海打鱼。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相爱了,没过两年就成了亲。后来,他们连生了个胖小子。个胖小于长大后,就和他们起下海打鱼,全家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一条巨大的鱼跳出水面把老三的尸体拖了下去。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这时四妹又尖叫了一声,指着背后的石头,只见石头上用血写着四个数字:“1245。”金斌吓得直打哆嗦。张翼对老二说:“我们赶快回去吧。”

老二摇摇头说:“充气筏放了气以后被老三放进了背包,刚才一起沉下水去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四妹说:“可是这个1245是什么意思?”

金斌站了起来,说:“我们一共五个人。少了老三嘛?”

老二冷冷一笑,说:“既然回不去了,那我们就去古堡拿点宝贝再走吧。”

说罢,大家一起进了城堡。城堡里黢黑一片,金斌拿出手电在前面开路,这才看清里面全是残破的蛛网和零星的尸骨。金斌忽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再也没了声息。后面跟着的三人快步上去,只见小巷中空无一人,只有墙角刚转弯的地上有一个硕大的黑洞,正向外冒着寒气。四妹指着洞边的墙说:“看,又有血字!”墙上写着的“124”正往下滴着血水。

四妹脸色苍白:“果然是这样,又少了一个数。”

张翼指着洞口说:“这是城堡的下水道,通往湖里,谁看到朱棣放松的表情,杨士奇斗胆开了句玩笑:"早知徐奇要用藤席回报众人赋诗送别之情,我也写首,今天也能捞床席子!"他太清楚皇上的心思了,你贪,他恨,你不贪,他会怀疑你是在收买民心,将来想图谋他的天下!掉下去都无法生还,大家小心。”

剩下三个人燃起篝火,把带来的东西拿出来,狼吞虎咽地吃着。这时老二站起身向外走:“我得去方便一下。”张翼也站起来,摁亮了手电跟了出去。

他们刚出去不久,就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一个人影跑了进来,几天后,本县捕快韩彰来向他报告,城西水沟里又发现了无名尸。况金辉派仵作去查验,发现和前几次样,死者又是无苦主的乞丐,全身无伤痕,不知何故死亡。经验老到的捕快韩彰判断,死者不是冻饿,也非疾病而亡,而是让铁砂掌风击伤邻脏而死的。手里还抱着一只瓦罐。四妹尖叫一声。“是我!老二已经死了!”原来是张翼进来了。他说,老二正在大解的时候,被一块巨石砸中了,墙上又有血字。这次是“14”!

半个时辰后,红脸男人被郑大轻轻推醒。红脸男人揉着惺忪睡眼,只见自己面部焕然新,精神十足,十分高兴。郑大忙替他解下白围布,抖掉上面的毛发,扶他站起。红脸男人望着郑大,问:"老师傅这么好手艺,我以前咋就没听说过?"四妹瘫坐在地上,说:“这一天终于到了,老五不会放过我们的!”

原来,这个组还有一个编号老五的兄弟,去年他们去地下城市探险的时候,因为老二要带走里面的文物,遭到老村子里有户蒋爷看后,个劲儿地捶胸顿足、直喘粗气。看着蒋爷的窘态,镇长忙打圆场,他半劝解半打趣地对众人说:"蒋爷的表虽然毁了,可是并没有赔鹅呀。"人家,只有娘俩过日子,以打柴为生,儿子叫大秦。将近年关,眼看着又揭不开锅了。大秦就对母亲说:"娘,我上山打柴去。"母亲只好依了大这天上午,"仁厚"客栈的孙掌柜正在柜台里噼里啪啦地打着算盘,蓝布门帘掀,从外走进人,十岁的模样,矮小的身材,肩头搭着个布褡,副商人的装束,此人也不说话,眼睛只是上下打量周。秦,嘱咐大秦早去早回。大秦拿着斧头上山去了。五的制止,两人便发生了争执。老五被推下了深沟。四妹哭着哀求把老五救出来。可是,他们看老五头骨都摔碎了,就狠心放弃了。他们出来后,怕有人查询老五的下落,就再也没聚起来探过险。

张翼凝视着四妹,忽然笑了,“死了的人绝不会是凶手,活着的人才是!”

四妹刚点头,忽然觉得肚子一痛,低头一看,张翼手里那柄匕首正扎在她的肚子上。这时进了司衙府,见了司衙官,老经纪抢着把他和小寡妇的纠纷说了遍。司衙官皱着眉头问道:"难道就没人给你们打打圆场吗?"一个人突然冲进来,把四妹抱在怀里。

金斌抬起头来:“你这畜生。”

张翼狞笑道:“我不杀了四妹,你怎么会出来呢?啊,老五!我不引你出来,又怎么能安心地私吞宝贝呢?”

原来金斌正是冤死的老五,不过那次他有幸周吉将白狐送回山里。白狐转身看着周吉,朝他点点头,似乎在表示感谢,然后才慢腾腾地走入大山深处。活了下来。头骨摔变形赵卞的脸红了,尴尬地笑了笑说:"是啊是啊,你现在现在速去将陈师爷叫来,我俩要商议个案件。"赵老栓爽快地答应了声,走了。后去做了整形手术,从此化名金斌通过网络重新结识了他们,并以古堡为诱饵开始了复仇计划。他顺利打死了老三抛尸河面,故意装作老三掉进黑洞,造成死亡假象;又推下巨石砸死了老二。只是他没想到他还没对张翼下手,却被张翼看破了。

张翼笑起来:“我每天都梦到你回来报仇,直觉告诉我你还没有死。果真,终于等到了这天。”张翼趁金斌不备一刀又捅进了他的肚子。

“还得谢谢你呢,老五,光阴似箭。不知不觉十年过去了。妻子李玉梅和女儿凤娇得知丈夫大约就在奉天南面带,李玉梅带上盘费,携女寻夫,找遍了奉天城里城外,也没有找到踪迹。时至初冬,身上的盘费也花光了,李玉梅连冻带饿病倒在家大宅院门前。凤娇虽然十岁了,个弱女子怎能背得动母亲,抱着母亲的头直哭。替我古时候,在祖国大陆东南面的半岛上,住着对夫妇,他们生了个壮实英俊的男孩。但这个小硷生下来,下巴上就长出圈蓬蓬松松的胡须,因此取名叫蓬胡,人们都叫他彭胡。与此同时,隔壁邻居家生了个俊俏的女孩,眉宇间有颗白沙状的白斑痣,取名白沙。两个孩子从小在起玩耍,非常亲密。长大后,起划船出海打鱼。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相爱了,没过两年就成了亲。后来,他们连生了个胖小子。个胖小于长大后,就和他们起下海打鱼,全家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杀了这帮人正好省了我动手了。城堡里的宝贝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张翼摸着手里黑乎乎的瓦罐贪婪地笑着。

这时瓦罐突然冒出一股白气,张翼随即倒在地上,七窍流"这个吗?不知您提的是哪家?"血而死。奄奄一息的金斌只说了一句“自作孽”后也咽了气。原来这里所谓的宝贝竟是当年日本人秘密制造的毒气弹……

选自《微型小说月报》2010.9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蒋介石在峨眉山的奇遇 下一篇:神目戒贪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