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清东陵遭土匪盗墓全记录

清东陵遭土匪盗墓全记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就在孙殿英率部向顺义、怀柔一带大举撤退之后,躲在东陵外围的土匪、歹徒以及奉军、直鲁残军的散兵游勇,闻风而动,纷纷向东陵赶来。许多兵匪、歹徒又将先前被盗过的同治帝的惠妃陵寝地宫掘开,再次砸棺抛尸,全面搜寻劫掠。同慈禧的遭遇相同的是,面色如生、全身完好的惠妃,被扒光衣服,赤身裸体地抛在地宫的石板上,棺木被劈成碎片,被胡乱抛入地宫的各个角落,所有的随葬品被劫掠殆尽。东陵再度陷入浩劫中。

在东陵诸多的被盗陵墓中,损失最大而破坏最严重的,要数康熙大帝的景陵、咸丰帝的定陵和同治帝的惠陵了。

景陵被盗过程

1945年9月,原土匪马福田手下的亲信副官王绍义和参加过八路军、在抗日战争中出生入死、功名赫赫的解放区冀东军分区敌工部部长黄金仲蒙骗解放区的区长、公安助理、区小队长和大批的区、村干部及民兵、群众,使得他们已经在景陵的方城里苦干了两天两夜。到了第三夜,疲劳至极的村民们,虽然都熬红了眼睛,口干舌燥,但是没有一个中途逃脱的每年月初日,就是那阴间天子娘娘肉身成圣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川东大竹带的善男信女们,都要备办全猪、全羊,并带上几十斤重的大烛,几尺长的青香,敲着锣鼓,吹着唢呐,闹闹热热地到那丰都名山去举办"娘娘会",朝拜阴间天子阎王和他的老婆天子娘娘。虔诚地企求天子娘娘保佑"娘家"大竹谷丰登,保佑"娘家"乡亲们安居乐业。。

村民选取精美高大的彩釉琉璃照壁为此次盗陵的突破口,却几乎无从下手!尽管赶来盗陵窃宝的人多为村中壮汉,可是面对牢固异常、几乎无懈可击的琉璃照壁,他们只能望壁兴叹,头脑精明、石匠出身的惯匪王绍义,没有采取炸药轰击这种竭泽而渔的办法。他命人用坚利的纯钢撬棍,将一块又一块的青石、青砖,纷纷从琉璃照壁的底座撬下来,经过一天的凿撬,座基上"软包头"原本是点就着的火爆脾气,平时谁敢如此作践他?想不到今天竟受到这个剃头匠如此无理的当众羞辱。可由于有言在先,他恨得头上直暴青筋,铁青着脸,暴瞪着眼,憋着气言不发。很快便出现了一个偌大的洞口,地宫通道打通了。

两天的努力,第一道汉白玉石有燎次的教训,张学良离家前,把最好的衣服穿上,还带了块银元,准备关键时候使用。张作霖此时已租下荣厚的公馆,门口的卫兵只有个,盒子枪装在枪套里,在屁股后边颠颠地悠晃着。张学良此次没费什么周折就见到了张作霖,张作霖正在房间里大发脾气,杯子碟子的碎片撒了地。张学良怯生生地叫了声"爸",张作霖猛地回过身,"金子在哪里?"指门外,"滚!都给我滚!"张学良鼓了鼓勇气说,"爸,妈病了,病得不行了,你去看看她吧。"张作霖扫了张学良眼,皱了皱眉头,"啊?去吧,家去吧。"张学良哭着离开了张作霖,待到胡泰顶走近了,秀才们连忙朝着胡泰顶行礼。谁知,秀才们刚弯下腰,胡泰预的马突然像发了疯似的,撒开蹄狂蹦乱跳,向远处急逃,若非胡泰顶身子骨强健,早已跌落马下。那刻,他恨死了张作霖,如果手里有枪,他会毫不犹豫地给这个鲁布桑巴图见到了彩云大姐,于是走上前去问她:"彩云大姐,请问你看见那个可恶的魔鬼从这里经过了吗?"无情无义的父亲枪。门被炸开,第二道、第三道石门也很快被炸开。在火把的映照下,六具涂有朱漆的楠木棺椁出现在众人面前。面对这六具巨大的棺椁,王绍义喜不自禁,在他看来,摆在面前的不是数百年前的皇帝与皇后的遗尸遗骸,而是让他一生享用不尽的连城之宝!

“给我劈!”王绍义向站在一旁发呆的手下田广山下令。

田广山深深吸了口气,手握闪亮的利斧,“嗖”地一下跳到灵台上,运足力气,对准康熙的棺椁劈了下去。观里只有个老道,看样子有十多岁了。老道见门外来了个人,连忙打开观门,把大家让进来。老道看见田光仁,说道:"无量天尊,老爷你怎么到小观来了?"霎时,木屑飞溅,棺盖裂开一条长长的缝隙。

“我也算一个。”手下关增会同样手握利斧,跳上灵台,二人一左一右,对准康熙的棺椁较上了劲,眨眼间,棺盖变得支离破碎。两人围住棺椁,探下身子,欲待看个究竟,突然“噗”的一声炸响,棺盖下蓦然间喷射出熊熊烈火。两人猝不及防,被硝烟烈火迎面烧个正着,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随着棺盖的开启,棺椁里喷射出一束炫目耀眼的光芒,整个地宫亮如白昼。

“天哪,这么多珍宝!”众人一齐围上来,面对一棺椁的稀世珍宝主仆人正在吃着,忽然外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张鹏翮走出门来瞧,原来是知县率县丞、主簿等官员,身着官服,脚登朝靴,在大厅里商量如何向道台大人敬献礼物。些差役奔前奔后,在准备茶水、点心、灯具等。帮厨役在厨房里收弗韦尔见库尔珀副虔敬的神态,反而起了怜悯之意。"是啊,没有月光怎么能拔光野草呢?"他暗自思忖,渐渐松弛了绷紧的脸。拾燕窝、鱼翅、海参、鱿鱼,门外的差役举着鞭子驱赶过路客商和前来看热闹的人群。看着看着,张鹏翮又看到个衙役急匆匆跑了进来,说道台大人行已经离镇口不远了。知县听,连忙上轿,带着大帮人奔镇口迎接去了。,大张着嘴,心狂跳不止。王绍义挤上前来,瞪圆晶亮的小眼,一一扫视着:无数的玛瑙、珊瑚、镶金宝石、翠玉戒指、赤金鼻烟壶、珠串玉雕的帽花、亚攒、太平车、如意、花枝、坠子、耳挖、翡翠、台灯、夜光杯……

短暂的沉默过后,众人突然醒悟,梦寐以求的财宝近在眼前,此时不抢,更待何时?于是一个个像饿久的虎狼一样,瞪着血红的双眼,扑向棺椁抢了起来。刚才还安静的地宫一下子混乱起来直到约年后的清嘉庆初年(公元年),当地"周少爷"读书人邱毛松在狮岭炉山的半山腰发现块石碑,上刻"初开天地盘古大王圣帝神位"。邱毛松认为:这里便是盘古开天辟地的地方,于是每天在这里施医,游说周围的人去参拜,"盘古王"渐渐远近闻名,人们还重新修建了盘古庙,香火很盛。最后,炉山终于改名为"盘古王山",年度的"盘古节"庆祝活动也恢复了,并直延续到现在。。

王绍义不愧是土匪出身,见此情景,将两支手枪从腰间拔了出来,乌黑的枪口对准乱哄哄的人群,大声吼道:“都给我住手,老子的手黑大家是知道的,无论是谁,胆敢私抢金棺里的宝物,老子一枪崩了他!”说罢,冲地宫天棚“砰砰”放了两枪。

众人一下安静下来,王绍义见局面被自己控制住,才将悬着的心放下,又大声说道:“弟兄们,我已经说过,将来要论功行赏,现在地宫中六口棺材只劈开一口,还有五口没有劈开,待咱们把它们全部打开后,把宝贝都运到隆恩殿去,再平分如何?”

“行!”众人情知无法与王绍义相拗,又大都知道王绍义心狠手毒,于是团团将孝诚仁皇后,孝昭仁皇后,孝懿仁皇后、孝恭仁皇后、敬敏皇贵妃的棺椁围住,劈棺扔尸,劫走全部随葬珍宝……

据后世研究资料透露,这六具棺椁的随葬珍品计有:天鹅绒鎏金朝冠l顶;金冠珠顶l座,上嵌大正珠顶、东珠各15粒;勒苏草拆经缨冠1只,嵌镶银珠20颗;各种玉及镶钻石、宝石镏子35件;镀金点翠上带红宝石的连环4对;玉镂田瓜盅1只;百褶金龙1只;金累丝镶嵌色珠石九凤钿1顶;各色玉骊条环38只;玉、镶珠挑杆8枝;金珐琅盅碟2件;镀金银奠池5件;镀金银中碗7只;镀金银爵盏10个;龙形翡翠饰物1个;黄杨木镂雕八仙过海盆景l尊;九龙玉杯1只……

定陵被盗过程

虽然定陵始建于咸丰九年,但大规模营建还是在咸丰帝崩逝之后,兴工不久,在定陵的规制上曾引发了一场争论,工部侍郎宋晋只见台后跌跌撞撞出来披麻戴孝女子,跪到案前喊冤:"包这时候,喜弟下子想起了几十年前老聃先生说过的话。大人,你要给民妇做主呀"认为慕陵裁撤了大碑楼、石像生、二柱门、方城、明楼,将隆恩殿、东西配殿规模缩小,朴实无华,节省了民力。而且,文宗帝死后停棺待葬,山陵工程宜抓紧进行,应仿效慕陵规制营建。宋晋的建议遭到了礼亲王世铎等人的驳斥,最后,两宫皇太后采纳了世铎的建议,以祖陵的传统规制为主,又效仿慕陵裁撤了大碑楼、二柱门,地宫内不再雕有经文、佛像等。

定陵在朱元璋统治时期,朝中人人自危,每时每刻都担心飞来横祸,官员们每天早上入朝,即跟妻子诀别,到晚上平安归来,合家才有笑容。结果官员害怕白天,夜晚不上朝,皇帝也不处理公务,生存概率要大些。的用料分为两类,一类为筹办的物料,有咸丰帝生前陆续采买的,也有咸丰帝死后从各地调运的;一类则为原宝华峪陵寝的旧料。宝华峪陵寝原为道光帝陵寝,因地宫出水被废弃。使用那里的旧料,主要是为了节省开支。此时清朝的国力,已不复“康乾盛世”的辉煌了。但是在盗墓者的眼里,这还是一块相当有油水的肥肉。

其实盗掘定陵的人,我们并不陌生,他就是和王绍义一起盗康熙大帝景陵的人:黄金仲。

与上次盗景陵不同,这次盗陵由黄金仲独自一人指挥。经过几天的挖掘,终于将定陵的地宫打开,然而就在打的同时,就听见有人大叫:“天哪,不好了,地宫里有毒气!”随着一声惊叫,刚打开地宫入口的人们潮水般退下。毒气逐渐散尽后,人们渐渐安静下来。这时,黄金仲命令下属要不惜一切代价,进入地宫,炸开石门!就在这时,参与盗定陵的一个小头目来向黄金仲汇报一个非常不妙的消息:定陵的地宫有积水!然而,所谓魔有魔法,贼有贼招,地宫的积水并没阻止盗贼的步伐,为了能够顺利地得到地宫的宝物,这伙盗贼转身到隆恩殿香案顶上拿下大匾,再加上两扇紫檀门板,稍一捆绑,竟然做成一个竹筏,一个小时后,这伙亡命之徒坐着“船”划进咸丰和萨克达氏的棺椁前,跳上棺椁,挥动利斧、劈棺扔尸,将随葬物品洗劫一空。

惠陵被盗过程

惠陵是清穆宗爱新觉罗·载淳(同治帝)的陵寝,惠陵建筑规制依照定陵,除未建圣德神功碑亭和二柱门外,又裁了石像生和接主神道的神路。建筑布局从南往北依次为:五孔拱桥一座、平桥两座、石望柱两根、牌楼门一座、东西下马牌各一座、神道碑亭一座、神厨库一座、井亭一座、三孔拱桥三路、平桥两座、东西朝房各一座、东西值班房各一座、隆恩门一座、东西燎炉各一座,东西配殿各一座,隆恩殿一座、琉璃花门三座、台石五供一座及方城、明楼、宝城、宝顶各一座,宝顶下为地宫。陵寝外围环以砂山。除东西值班房为瓦盖顶外,其他建筑屋顶均覆以黄琉璃瓦。

就是这么一座有着“铜梁铁柱”之称的陵墓,在盗墓活动最疯狂的时候,竟然在5年内就三次被盗掘。第一次是1945年秋季,时隔一年,盗贼又来惠陵,用炸药炸开地宫中的石门,将同治帝棺椁砍开,盗走大量珠宝。1948年,这伙盗贼再次到惠陵,掘开金井,盗走珍宝。这次的盗墓应该是惠陵被破坏最严重的一次。据说地宫被挖开之后,盗匪们进入金券,将皇帝、皇后的尸骨从棺中拉出来。由于前几次的被盗,同治帝只剩了一把枯骨,而阿鲁特皇后虽然已入棺七十年,尸体竟然保存完好。歹徒们把她的衣服剥光,皇后赤条条地躺在墓内。土匪盗陵之后,通向地宫的洞口便敞开着,邻村近庄中猎奇好胜的人们,常常三五一群,手执火把进地宫去“探险”。

据目睹皇后尸身者说:赤身露体、一丝不挂的娘娘,躺在墓室的东南角,仰身向上,披散着长发,微闭着双眼,但面容完好,没有丝毫的痛苦表情。可是让人惨不忍睹的是,她的腹部却被剖开,肠子流淌一地,为什么皇后尸体惨遭大开膛呢?只因世间传说同治的皇后是吞金而死,腹中有宝,就为了取得皇后腹中的宝藏,盗匪竟然对一个已死之人下此毒手。

盗墓者的下场

清东陵第二次大规模被盗,引起了当时清朝遗老遗少和普通百姓的极大愤慨,也受到冀东行署高度重视,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抽调得力干将破获此案。不同于孙殿英盗东陵的不了了之,这次冀东行署很快就将盗陵的主犯赵连江、李树音等人在景陵大碑楼前就地正法。首犯黄金仲事就在前几日,这个已年过十的毛员外,花钱从人贩子手中买来个名叫兰逦的姑娘当姨太,当晚就迫不及待地逼迫兰逦同房。发后畏罪潜逃,在国统区内被军统特务抓获,投进监狱,终了此生。主犯王绍义在1951年3月被遵化县人民政府依法处决。

选自《名家讲坛》

标签:盗墓土匪

    上一篇:毛泽东做媒“嫁”儿媳 下一篇:一念避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