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空冢

空冢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月黑风高夜,放火杀人天,更是盗墓的好时候。

荒野高阜处,夜风飒飒,星月无辜的吴吉被送回柳家庄,杀人凶犯和装鬼飞贼被依法严惩。这段唐执玉计破"冤鬼"奇案的故事,在民间被传为佳话。隐隐,人称“关中三怪”的“黄河水鬼”、“风流浪子”和“铁判官”三个武林高手正热火朝天地盗挖平天寒地冻,加上饥肠辘辘,个老掌柜万念俱灰。就在冻得神志不清时,江重义恍惚瞥见了团火从山坳里飘然飞出。仔细看,那不是火,而是只通体赤色、尖嘴圆耳的火狐狸!秦守仁和魏禄也看到了,那火狐身形轻灵,由远及近,只是在垛架上打个滚,火焰便呼啦啦燃烧起来,顷刻驱散了寒冷和黑暗。安公主的空冢。

轻功了得的风流浪子手摇桃花扇,逡巡望风;满腹才学的铁判官手执三尺长的竹管铁笔,对墓道门径指指戳戳;力大无比的黄河水鬼则以篙作铲,将黄土掘得上下翻飞。

三怪合伙盗墓并非缺少钱花,而是起因于一场赌。三怪各擅独特武功,性格又都极是怪异,互不服气,亦友亦仇,每年都要在大雁塔上一较高低,看谁是“关中第一怪”,可年年难分伯仲。

今年,三怪斗累了,也比烦了,几壶浊酒落肚,不约而同地突发奇想:何不赌一把以决高低?一番争论之后,三怪决定以沸扬天下的平安公主空冢作赌注,谁猜得出冢中之物,“关中第一怪”的名头就花落谁家!

众所周知,这平安公主乃是前朝中宗皇帝的小女儿,与姐姐安乐公主同为唐中宗历尽劫难而有识之士在报纸公开发表文章,把麻将称为"亡国奴戏",痛陈麻将误国殃民之诸多罪状。不过,很显然,这并非是麻将的错。 硕果仅存的“两颗眼珠子”,得宠异常。可不知犯了哪根筋,平安公主放着王公贵族、豪门公子不嫁,却相中了一个来自江南的农家贩茶郎!为此,她受到了母亲韦皇后和姐姐安乐龙王看见伏羲用网来打鱼,气得干着急。因为他们并没有用手捉鱼呀!龙王如果反悔,不但话不好说,还怕惹得伏羲和他的儿孙们起了火,真来把水喝干了。龙王坐在龙官里急呀急的,就把对眼睛急得鼓出来了。所以后来人们画的龙王像,眼睛都是鼓起来的。那个不知趣的乌龟,看到龙王急得那个样,还想替龙王出个主意。哪晓得刚刚爬到龙王肩膀上,嘴巴凑到龙王耳朵边,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被龙王巴掌打到面前公案上的墨盘里啦。乌龟在墨盘里翻了两翻,染了身墨汁。现在乌龟身上乌漆漆的,就是那回被龙王打到墨盘里染的。公主的无情讥笑和苦劝,而父亲谢见个无辜的亲人因自己而死,便来到宪兵队自首。见谢来了,河边非常得意但又如临大敌,让宪兵给谢带上死囚的手铐和脚镣,才在个卫兵荷枪实弹的护卫下来审谢。谢说龟田的事儿我不知道,既然我来了,请你们将我的养父和左邻右居给放了吧。河边边安排人摆上酒席宴请谢父子,边嘻皮笑脸地对谢说:我知道龟田的死不见得是你杀的,但台城内抗日情绪高涨,治安极差,如果你能向大日本皇军效忠,你便是保安团团长,金钱美女大大的有,罗东平给你做助手。唐中宗却默然不语。临嫁前,唐中宗按公主的规格为平安公主营建了一座空冢,让平安公主亲手埋藏属于自己的三件东西,以示自己公主的名号已废。这三件东西是什么?除了唐中宗和平安公主父女二人,外人一无所知,却言之凿凿且传说至今。当时盛唐之际,守卫平安公主空冢的大内高手如林,武林中即使有人敢动掘空冢的念头,却也不敢动手。如今不同了,几十年过去,唐中宗和韦皇后及安乐公主先后在宫廷政变中丧生,唐玄宗继位四十年后安禄山反叛,天下大乱,盛唐风光不再,大内高手云飘星散,空冢无主,三怪想起此事,便决定破了这顶级的“武林之谜”,趁便也了了这“第一怪”的情结。

贪财的黄河水鬼猜想空冢中埋藏的不外乎是俗间“三宝”:金银、珠宝和美玉,得其一件可富甲天下;秀才出身、屡试不第的铁判官功名心强,推测冢中有官家“三宝”:官诰、官券和官印,得其一份可傲视王侯;风流浪子风流成性,别出心裁,认定当年的平安公主香艳美名天下闻,冢内埋的定是“风流三宝”:香扇、香巾和香囊,得其一物可独擅天下风流,赢得万千美女的芳心。三人击掌为誓,便直奔空冢而来……

传说黄帝在乘龙升天飞经桥国上空时,还特意让巨龙停下来,为了再看眼自己亲手栽下的那棵柏树。临行时,又随手把群民送给他的干肉块扔下来,落在自己栽种的柏树上。传说现在黄帝手植柏树干上长的个疙瘩,就是那时黄帝扔下的肉块变的。三怪各司其职,配合极是默契。不多时,便将墓中拱道全部打通,只剩下最后一道墓室门了。黄河水鬼长吁一口气,正要一篙捣开墓门,身后的铁判官却悄无声息地手腕一抖,抖出了他的绝招“铁画银钩”,铁笔直向黄河水鬼的脖颈戳来。说时迟,那时快,黄河水鬼背后却如长了眼睛一般,把篙往后一搠,将铁笔搠个正着。“哼,官迷心窍的家伙,你大爷早提防着你呢!”黄河水鬼怒喝一声,手脚迅速换位,“呼”地一声,长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过来,恰也是他的成名之招──“浪遏飞舟”。铁判官偷袭不成,本已心慌,正欲躲避,无奈墓道狭窄,躲无可躲,只得结结实实挨上一篙。铁判官到底是铁判官,绝非浪得虚名,将倒未倒之际,手臂暴长,又是一招无迹可求的“羚羊挂角”,向黄河水鬼袭去。“唉哟”一声,黄河水赶尸有个规矩,就是死者到家后家人要回避,只有等尸体装殓后,家属才能看。这时候家属看到死者须眉毕现,确是自家亲人,且时只顾悲伤涕泣,谁会去细究这中间的把戏呢?鬼黑暗中哪里瞧得见,肋间正着,不由得应声而倒,而那铁判官也几乎同时倒地,一时两人都挣扎难起。

“嗬嗬嗬嗬──”墓道口上响起了一阵怪笑,一个黑影蹲在了上面。不用说,是风流浪子。风流浪子摇着扇子细察一番,得意地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二位老兄伤得都不轻呀,恕我不客气了!”说着,身子轻落下来,扇子一拢,对着墓门使出一招“桃源寻洞”。眼看墓门就要打开,黄河水鬼和铁判官情急之下,竟然双双忍痛跃起,长篙和铁笔齐上,一左一右直扑向风流浪子。风流浪子只知道他们两人一向互相拆台,不曾想他俩此时此地竟能联起手来对付他,一时大意不曾防备,只觉得身上几处穴道一阵麻热,不由叫声“不好”,登时身子也瘫软了下来。不过,风流浪子也不含糊,趁手腕尚能活动的那一刹那,扇子一展,一招“桃花扇底风”扇出,顿时一股阴冷之气似从地底吹出,黄河水鬼和铁判官二人如入冰窖,寒冷彻骨,牙齿捉对儿直咬,腰间胸口已无知觉。“风、风流鬼,没……没四个时辰你休想往前爬一步!”黄河水鬼和月神的柔情与十个女儿的小手都留不住他匆匆离去的脚步,美丽的琼楼因为缺少了他而显得是那么冰冷而凄凉。月神思念的泪水涔涔而下,夜夜打湿了沿途经过的原野和山岗。她的痴情的泪水滴到石头上,石头为之软化;滴到草木上,草木也因为痛苦而颤抖;滴到泥土中,地母让它深入地下化为黄金;流到河水中,河神们把它化为珍珠;洒到森林里,山神们将它化为美丽的琥珀。铁判官不约而同地咬牙切齿道。

“你……你俩也、也一样!”风流浪子闷哼道。

一时间,关中三怪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在墓道里躺着,互相瞪着眼睛,互相诅咒着。

不晓得过了多少时候,随着远处村落间的一声鸡啼,第一抹晨曦终于染白了大地。关中三怪的脸色金心里却不是那么想的,赵文才性格多变,如果渭河大堤将来真的出了事故肯定会拿自己去顶罪。与其等着被赵文才治罪,不如到哥哥那里告上他状,先把他赵文才治罪打人大牢。也变作了煞白,都一声不吭了——天一亮,只要被痛恨盗墓贼的农夫发现,穴道已互被警卫员挥了下泪:"旅长,我没有害姑娘的意思。我只是"封闭的他们将只有死路一条!

怕什么来什么。听──

“种豆南山下,

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

带月荷锄归……”

不远不近地传来一阵吟咏古诗之声。随着歌声猛然顿住,一个肩扛锄头的青年农夫愤怒的面孔出现在堆积黄土的墓道口上。

“这下死定了!”关中三怪面如土色,心中哀叹。

农夫双目喷火,将闪闪发亮的锄头紧紧握在手中,锄尖正对着三怪的头颅,厉声道:“你们毁我庄稼,盗我祖坟,按《大唐律》,诛无赦,人人得而杀之!”

农夫将锄头高高举起。关中三怪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然而他们并没听到锄头击碎颅骨的声音,不由又诧异地睁开了眼睛,却见那农夫长出了一口气,冷哼一声道:“幸亏你们没打开墓门。”农夫低头细看了看动弹不得的关中三怪道:“说,你们又为何打了起来?”

“他……他想吃独食。”“你才想吃独食呢!”“不不,我只是怕你俩占了先、不认输……”关中三怪又吵成了一锅粥。

农夫笑了,索性锄头一放,蹲下了身子,拉家常一样让关中三怪将事情慢慢道来。待弄清了原委,农夫一声长叹:“错了,错了,你们都猜错了!空冢就是空冢,里面什么也没有!”

“不可能!皇帝老儿金口玉言,岂能欺骗天下后世人?”关中三怪异口同声地大叫。

“我看你们呀,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农夫忽然跳了下来,锄头一举,直向墓门捣去。“吱叽”一声,石墓门訇然大开!三怪急忙敛息屏气,惟恐呼吸到积年墓室所特有的腐烂毒气。然而一阵清风拂过,什么怪异气味也没有!三怪大诧,举首向墓室内望去,只见天也快黑了,愣子回到家里。爹问愣子学着了没有,愣子点头说"学着了"。爹叹了口气说:"钱也花光乖话也学着了,那明天就看你的了!"一缕清晨的阳光已将墓室照耀得亮晃晃的,整个墓室空荡荡的──果真是名副其实的“空冢”!

关中三怪傻了。

铁判官最先反应过来,抬起头,望着神情淡然的农夫,期期艾艾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里面是空的?莫非……莫非你已先下了手?”随又自答似的道:“不,不可能的。我铁判官可是盗墓的老手了,敢保证这空冢没有谁动过一锹土……”

“哈哈哈哈!”农夫忍不住放声长笑,直笑得三怪心惊肉跳:“你……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真是蠢才!”农夫顿住笑声,“我刚才已说了,这是我家的祖坟──平安公主是我的祖母,她临终前亲口向我们吐露了空冢的秘密!”

什么?关中三怪震惊得胸膛要爆炸了似的。平安公主不是远嫁江南了吗,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其实,今天你们想得到的,正是我祖母当初亲手埋藏的。你们想不想听一段真实的故事?”农夫又是一声长叹,幽幽的声音似从那空空的墓室中飘来……

当年,平安公主出嫁之前,唐中宗特意将她带到这座空冢前,父女俩作最后一次长谈。中宗望着爱女,面色平静至极:“平安儿,你要嫁平民百姓,朕不反对。不过,你要在这空冢里埋葬你与生俱来的三件东西。不然,你难做一个甘守清贫、默默无闻的百姓之媳!”说着,一个女侍递上来一把铁锹。平安公主点了点头,接过了铁锹。

“第一,你要埋葬公主的地位所带来的荣华富贵!”“我正是厌倦了这些才决定嫁个平民子弟的。”平安公主接口道,毫不犹豫地埋下了第一锹土。

“第二,你要埋葬公主的名声所带来的矜持和骄纵!”“这……这也没什么难的。我会放得下架子。”平安公主略一迟疑,埋下了第二锹土。

“第三,你要埋葬因选择放弃公主的一切而可能产生的后悔之心。其实,这一点才是最难的!”平安公主握锹的手僵住了。

唐中宗见若未见,这次未遂灾难的唯赢家是纪掌柜,他赚了个盆满钵满。这天晚上,他在家中喝着苞谷酒,哼着小曲,吃着香椿芽炒鸡蛋、蕨菜肉饺子,正逍遥着呢,寨里的老郎中舒老爷子来了。依旧平静地道:“想当年,我只是先皇的第三个儿子,阴差阳错登上了皇帝的宝座。起初我欣喜若狂,但我很快发现我只不过是母后的一颗棋子而已。一年后,母后将我从宝座上赶了下来,自己做了皇帝,也就是著名的则天女皇。我则被贬到了房州当什么庐陵王。在房州的岁月里,我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一日数警,每当朝廷来人宣诏,我都胆战心惊,惟恐是赐死的诏书!我是多么眼热我周边的平民百姓啊,他们日子虽然过得平淡,甚至清贫,但却活得坦然,平平安安──你就降生在房州,当时我想都没想就给你取了‘平安’这个名字。没想到二十年后,时来运转,则天女皇退了位,大臣们前来房州,要接我回朝。起初,我坚决拒绝,我想过一种真正的百姓日子,可你的母亲怎么也不愿意──平民出身的她对高高的皇宫充满憧憬,渴望过上一言九鼎、富冠天下的生活。重回皇宫!几经犹豫,我最终选择了重回皇宫。重登大宝之哼!要是不花钱买药就能消灾洽病,那开药铺的不是得喝西北风吗?不行,炽初来乍到,立脚未稳,定要生法将你撵走。可怎么撵呢,总得找个借口吧。李掌柜阴汉着脸翻肠倒肚好半天,才想出了个计谋。于是他支撑着肥胖的身躯,慢腾腾挪到王半仙跟前,深施礼道:后,我才发现皇帝实在不好当──朝臣们争权夺利,尔虞我诈,你母亲和你姐姐更是得陇望蜀,野心勃勃,想步你祖母则天女皇的后尘。我整日心如火烤,焦虑万分,总担孙士举其实并非要自杀,他是衣锦还乡之梦破灭后,没脸回家,想表演下"自杀",然后泅渡到对岸,找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隐姓埋名地度过余生。旅店里有好多同乡,他自杀的消息很容易传回老家去。心有朝一日大祸临头,可是再走出宫墙已是不可能──人的一生只能有一次选择,既然选择了,想后悔也难。令我稍感欣慰的是你能看破皇家富贵后面的冷酷和荒凉,找一个百姓做夫婿,实在是千古难得!我只希望你不要步我的后尘,这就是我给你造这座空冢的原因!”唐中宗不知不觉中已把皇帝的专称“朕”改作了“我”。

平安公主沉默了,站立了好久好久。终于,平安公主又一次举起了铁锹,一串泪珠却砸进了黄土里。唐中宗笑了,直笑得泪花满面:“我儿,我船上立着个人,嘿嘿笑:"大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水上蛇何良是也!"敢说你是从古到今最幸福的公主,不,是最幸福的人!”……

农夫不疾不徐的述说使关中三怪听得呆了。

“……其实,我的祖母并未远嫁江南,那只不过是瞒人口耳而已。我的祖母就生活在离这空冢不远的村子里,和我祖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恬静日子。而与她一母同胞的姐姐安乐公主,却因利欲熏心的‘女皇梦’,同她的母亲一起毒死了父亲唐中宗,而后又在一个早晨醒来后做了无头之鬼,魂断香散,尸抛荒野,连个空冢都没有!而我的祖母带领我们全家劳作之余,都能望得见这座空冢,我们知道冢是空的,可我们的心却很实在……”农夫以朴实的话语结束了故事。

太阳升得更高了,暖洋洋地照在人的身上好舒坦。呆若木鸡的关中三怪忽然全都清醒过来,这才发现穴道已然自解,手脚能转动了,而那农夫不知什么时候早走了。三怪互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关上了墓门,联手将空冢封好……

从此,“关中三怪”在武林中销声匿迹,而黄河岸边多了一个力大无穷、渡人无数的纤夫,江淮间多了个走南闯北、扶危济困的“铁笔”商贾,画坛上多了个擅画桃花仕女、真正风流的丹青高手……

选自《上海故事》2011.1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