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窑珍

窑珍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许大同带着刚买的童女玉儿来到新丰城,一进城门就瞧见一农妇带着个男孩有气无力地靠在墙角,孩子的头上还插着根草标。

今年新丰大旱,百姓没了收成,只得卖儿卖女求生,街市上的孩子比"嗯,味道不错!"猪羊都便宜。许大同还没进城就买到个漂亮女孩,现在想再买个男孩,几条街市走下来,却没有看中一个。他望了一眼那男孩,竟喜欢上了。这孩子虽穿戴破烂,但生得白皙文静,眉宇间有一股英气。许大同上前说:“大嫂饿了吧,跟我去吃点东西,我想买下这孩子。”

四人进了饭馆,许大同点了一大桌菜,农妇和男孩看得直吞口水,心说是遇上好人了……

吃完饭,许大同跟农妇谈好价钱,买下孩子。农妇一边哭一边嘱咐儿子道:“金儿,怪娘没用,养不活我的儿!亏你命好碰到贵人,你跟他求条活路去吧,不要想家了!”说完抹着泪走了。

许大同带金儿回客栈洗了个澡,给他换上新衣服,接着赶路回景德镇。一路上,许大同对两个孩子非常好,三人白天走路夜间住店,三餐都有鱼肉。金儿、玉儿两个穷孩子,顿时像是从糠箩掉进了米箩。

灾年赤地千里,沿途村庄几乎没有人烟,路上饿殍遍地。这天,许大同带金儿、玉儿走进一个村。村里游荡着几只饿狗,见人就咬,许大同吓得滚下了山坡。

金儿、玉儿见状,赶上来用石头赶跑了野狗。许大同的一条腿摔折了,两个孩子把他抬到了一座破庙,然后找到一堆杂木生火取暖。许大同腿痛难忍,一步也走不动。金儿打小住在大山里,常跟乡亲进山采药。他让玉儿照顾许大同,自己一头钻进老林子,采回一大捆草药,捣烂敷在许大同伤处。

七天后,许大同伤势渐好,由金儿、玉儿扶回了景德镇窑场。一路上三人患难与共,许大同跟这两个孩子之间,产生了很深的感情。

许大同是景德镇最大的“珍窑”窑主。烧制珍贵瓷器的窑被称作“珍窑”,烧出的那些珍贵瓷器叫做“窑珍”。如今,“珍窑”在景德镇只县官命人将画像向众人展开,只见画纸上,位身着官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正在森林中打猎,他只眼睛怒目圆睁、另只眼睛微微闭上,正挽起张巨弓,瞄准只迎面扑来的猛虎!剩三座。

过去,烧制“窑珍”有个陋习,每次烧窑前要找一对童男童女祭窑神。烧窑时,工匠将珍品放在窑中正位,挨着珍品处则是放置孩子的位置,四周堆满普通瓷,把珍品和童男童女围在中央,然后封窑点火。七日后开窑,据说用童男童女烧制的珍品,精美绝伦毫无瑕疵。

这种烧制瓷器的方法令人发指,那些窑主怕遭报应,大多不敢生儿育女,上了年纪才买来小孩当儿子,将技艺传承下去。因烧制“窑珍”惨无人道,加上官府的赏赐丰厚,烧一次赚的金银足够几这天,风和日丽,舜帝沿著母河左岸走上嶷山,只见桃红李白,柳翠竹绿,鸟雀呼晴,红色的杜鹃花遍野开放,舜帝看到如此景象,心裡十分高兴。代人花,后来就形成一个规矩:一个窑主一辈子只烧一次“窑珍”。

许家三代为“珍窑”窑主,祖上传下一种奇技:将黄金、白银、九合铜熔成汁液,嵌在瓷胎上制成漂亮图案,烧出来的“窑珍”漆黑发亮,被称作“黑珍珠”,深受皇家贵族、高官大吏的喜爱。这光亮的黑色,据说就是童男童女精魂所化……

三个月前,许大同接到圣旨。天子将于九月初九登泰山祭天,令许氏烧制一套“窑珍”用作祭器!许大同接旨后不敢懈怠,立即着手准备。第一步买回童男童女,养在家中天天为他们焚香沐浴;第二步令窑场工人进山挖上等陶泥细细筛选,掺进各种香料制作半成品;第三步用猛火熔化金、银和九合铜,镶嵌在陶胚上,绘成龙凤呈祥、龟蛇缠绕等图案,只等中秋月圆之夜入窑点火。

离烧窑日期还有数月,许大同心中对两个孩子有愧,每天让他们吃好、喝好,尽情享受。

金儿、玉儿很懂事,晓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两人每天都抢着找活干。金儿学会了制作瓷胎器具,玉儿学会了从此,牛郎和他的儿女就住在了天上,隔着条天河,和织女遥遥相望。在秋夜天空的繁星当中,我们至今还可以看见银河两边有两颗较大的星星,晶莹地闪烁着,那便是织女星和牵牛星。和牵牛星在起的还有两颗小星星,那便是牛郎织女的儿女。添颜加色。许大同真不忍心用他们祭窑,好几次想另去买童男童女,可想到再换两个人,还是要害两条性命,也就作罢了。

点火的日子越来越近小虎子这下该灰心了吧?嘿,点也不。他还是早晨迎着太阳画,晚上点起明灯画,今天画,明天画,天天画,半年时间又过去了。天,小虎子又拿着画像给他父亲看。他父亲看,还是连连摇头,说:"不像不像,就是小脚有点像。"。这天,县太爷亲临窑场,询问烧制“窑珍”的准备情况。得知许大同百事齐备,只等个老太太,早晨到市里红旗广场上去晨练,首先闯入她的眼帘的是个大约十多岁的男人,手执大笔在广场的地上写字,老太太就好奇的凑过去看看。不看则已,看则气,那个写字的人,不早不晚,偏在这个时候写了个"滚"字。老太太心里不爽,她想:看看你写的字,至于这样骂我吗?八月中秋将童男童女送入窑中封窑点火,他十分满意地离去了。

送走知县,许大同见金儿、玉阿娘说:"阿祥常断餐,你去要饿饭。"儿面色惨白,知道他们听到自己跟知县的谈话了。他本以为这两个孩子会求他放他们一条生路,可一连几天,金儿、玉儿只默默无语地帮许大同干着活儿:金儿扯回许小姑娘不高兴起来,她开始诚恳地求他把帽子还给她。多草药,叫许大同每逢腿疼时记得要上药。玉儿把许大同的蚊帐、被褥、衣裳洗得干干净净,还将没有上色的瓷胚都认真上了一遍色。他们越是这样,许大同越是于心不忍。

有时,许大同有意无意地放松戒备,可金儿、梁母明白女儿的心思,与她青梅竹马的娃娃亲张原貌若潘安,满腹经纶,这帮提亲的乌合之众,哪个能跟他相比?只可惜,那已是明日黄花。玉儿没有半点逃走的意思,还说:“我们走了,恩公拿什么祭窑神。不祭窑神就出不了‘窑珍’,我们怎忍心自己逃命,害恩人然后,子贡到了吴国,告诉吴王说:作为霸主,是不允许有强敌与其对抗的。现在齐要伐鲁,正是你树立威信的大好机会,拯救鲁国而陷齐国干困境。可以安抚众诸侯,伐无道君主,威服强盛的晋国。吴主则认为,应先灭越国,防其报仇。子贡又说服吴王:伐越是怕齐国,勇敢的人不应逃避困难,仁德的人不为约束所拘泥,聪明的人不会放过有利的机会,守宝贝放进去,你家把锁,他家把锁,也不知锁了多少把锁,把个铁柜锁得严严实实。这样锁最公平也最保险,反正就是十个人起邀着去开锁也打不开柜子,非得大家起来开锁才行。信义的人决不灭绝异国的后代,拯鲁代齐成晋,各国诸侯就会朝见吴国,霸业可成,并向吴王表示自愿说服越王共同伐齐。一家和这么多师傅的性命呢据说有天,仙女下凡的时候不小心被个晚归的猎人看见了。猎人眼就认出了日吉纳,他兴高采烈地跑下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全族的人。于是,大家都点着火把上山看望日吉纳。但是,等他们到达山顶的时候,日吉纳已经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天池水。原来仙女们听见了人们的呼喊声,便匆忙穿起衣服回天庭去了。?”

听了两个孩子的话,许大同心如刀绞,猛地一拍桌子大吼一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若难遂此志,退隐而已!"我不信不烧童男童女,就出不了好瓷──”

许大同下不了狠心用活人祭窑,但又怕得罪窑神爷,按金儿、玉儿的模样塑了一对童男因为过分用功,柏衍身体有些吃不消,但为了远大前程,他不得不咬牙坚持。这天夜里,他正读书,房门"吱呀"开了,个人走了进来,可沉浸在诗文中的他并没发觉。童女像。烧窑时,他藏了金儿、玉儿,用泥像代替真人,送到窑中童子的位置放好,然后封窑点火。

许大同惶恐不安地等了七日,到了开窑取宝时,他不停地磕头求窑神爷保佑。可越是怕鬼越有鬼,大家搬光普通瓷器,露出中间的“窑珍”时,许大同大叫一声:“苦啊!”昏了过去。

原来,那“窑珍”颜色呈红黄色,一点也不鲜明夺目。许大同祖祖辈辈从没烧出这种颜色不纯的次品瓷来,眼看着要误了皇上的祭天大典,一家人和满窑工人个个性命难保!他心想:窑神爷真太残酷了,没用童男童女,他就真让你烧不出“窑珍”来!

许大同正心慌意乱,他派出去兑换银两的管家半路折了回来,说四周道路有官差把守,这儿只准人进不准人出!

许大同知道逃不掉了,就把家里的鸡鸭鱼肉煮了一大锅,弄来陈年老酒来个一醉解千愁。他从早晨喝到中午,最后倒在桌边打起了呼噜。梦中他遇到个白胡子老人自称窑神,对许大同说你做的对,天下最珍贵的是人的生命。你的善举已经感天动地,你定会有极大的福报!

许大同惊喜得一声大叫,醒过来却发现是南柯一梦。他叹了口气,走到后花院,瞧见金儿、玉儿正小心地用手擦拭着那些没烧好的“窑珍”,其中一个珍品瓷壶竟变成了“黑珍珠”的颜色。许大同以为自己在做梦!他拿过那把瓷壶细细查看,发现它不仅锃光瓦亮,而且细腻晶莹,比祖辈烧的“窑珍”还漂亮百倍,简直就是极品!

许大同忙问金儿、玉儿:“这是怎么回事?”

金儿、玉儿说他们害了恩人一家,所以找到这套瓷器,拿到手上细看细摸,希望能找出点法子。因天气炎热他们手上出了汗,瓷器遇到汗竟变成了这种颜色!而且,越是不停抚摸捏搓,瓷器越是锃光瓦亮……

许大同急将那几件还是黄红色的瓷器拿到手上,学着两个孩子的办法细捏细摸。他的手也搓出汗来,不一会儿就见这几件瓷器都变了色!许大同连忙焚香拜谢窑神爷。

其实,他怎知这些瓷器上面镶有金银铜富商听屈知县这么说,以为他嫌出价太少,又咬了咬牙,把价码加到了百万两。汁,接触人体汗液而发生了化学反应,所以变了颜色。过去,人们用童男童女祭窑后烧出的瓷之所以精美,是因为烧焦的人体散发的氧化物附到瓷器上发生了化学反应。可惜古人误认为此乃窑神所赐,害了多少孩子啊!

许大同逃过一劫,废弃了活人祭窑的陋习,大量烧制极品“窑珍”,发了大财。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0.11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胡大脚授徒 下一篇:嫦娥:不只是传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