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泽东的柔情时刻

毛泽东的柔情时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那是困难时期的一个星期六。我利用倒茶的机会提醒毛泽东:“主席,李讷回家了,两三个星期没见,一起吃顿饭色狼听,脸色有些难看,道:"就算你有花柳病,我也不怕!"说着,把清荷的两条腿掰开。吧?”

毛泽东停下批阅文件的笔,望着我,目光柔和,含着感激。他嘴角微微一翘,露出笑:“嗯,那好,那好。”

我去告诉江青:“今天主席说一起吃饭。江青自然高兴,把我从门口叫回来,嗯嗯几声才说:“多下点米,多放点油。”

我点点头,不用她嘱咐我也会这样做。李讷确实太苦了,这顿饭她不知怎么盼呢。

毛泽东要求家里人很严。李敏、李讷自小便吃机关大食堂。考上大学后,吃住都在学校,只有星期六回家。

毛泽东没有专门吃饭的饭厅,每次都是卫士用饭盒把饭提到卧室或办公室吃。今天搞了四菜一汤,还有辣子、霉豆腐等四个小碟。炊事员得意地说:“今天我多下了一倍的米!”

饭菜摆上桌。李讷正在毛泽东卧室里同父亲谈话。她委婉地说:“我的定量老不够吃。菜少,全是盐水煮的,油水还不够大师傅沾光呢,上课肚这下,黄志更是名声大振,无臂"神厨"的故事传遍方圆几百里。子老是咕噜噜叫。”毛泽东轻声细语地说:“困难是暂时的,要和全国人民共度难关。要带头,要做宣传,形势一定会好转。要相信共产党。”他开了句玩笑:“大师傅掌勺连我也管不了。”

我轻轻走进去,说:“主席,饭好了。”

“嗯,今天一起吃饭。”毛泽东拉了李讷的手来到饭桌旁。

李讷抓起筷子,鼻子伸到热气腾腾的米饭上。那是红糙米,掺了芋头。她深深地吸了—口热气:“啊,真香啊!”她望着父母粲然一笑,那么天真可爱。

江青望望女儿,望望毛泽东,想说什么,可是又看到我,便忍住了。勉强笑一笑,夹一筷子菜放女儿碗里。

毛泽东眼睛有些湿润,望着女儿:“吃吧,快吃吧。”

话音刚落,李讷已经往嘴里扒饭。饭太烫,她咝咝地向外吹热气,吹几口咽下去,眼里淌出了泪。

“吃慢点,着什么急?”毛泽东尽量平静地说。他依然在轻轻笑着,但是笑得越来越有些不自然,似乎嘴唇在哆嗦。

李讷瞟了我一眼,腼腆地说:“在学校吃饭都很快,习惯了。”

“现在是在家里么。”毛泽东说话声音很低,已经变成苦笑。

“吃菜,多吃菜。”江青不停地往女儿碗里夹菜,她脸色有些苍白,嘴唇依然保持笑的样子,却已是僵僵的。她望着李讷吃饭时,那目光神色是母亲特有的。

李讷在父亲面前不多拘束,也无须保持“形象”,慢吃不了几口,又开始狼吞虎咽,我愣住了。她几乎嚼也不嚼就把一口口的饭菜吞下去。在她朝嘴里扒饭的时候,偶尔掀一明朝嘉靖年间,仰韶文化遗址仰韶村有个王秀才名叫王浩文,父亲早丧,和母亲靠种几亩薄田相依为命。王母王氏为了让孩子读书,早贪黑,忙种忙收,什么也不让儿子操心,门心思让儿子专心读书,将来进京赶考,好弄个官半职光祖耀宗。浩文不负母望,十年寒窗,学得满腹经纶,童试考上了秀才,乡试又中了举人。可王母并不满足,他的目标是——要孩子当状元,浩文只好应允母亲进京赶考,可连考年,都是名落孙山,浩文着实心灰意冷,不愿再进京。下眼皮,目光沿着上眼皮匆匆扫过桌面,她在看饭菜还剩多少。我忽然一阵眼酸,喉咙立刻发哽。她是毛泽东的女儿啊!谁能相信她会饿成这样子?

开始,毛泽东还在慢慢陪女儿吃,一面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些什么。渐渐地,他不说话了,默默地夹一筷子菜或饭往嘴里送,嚼得那么慢,那么慢……终于,他停了筷子停了咀嚼,怔怔地望着女儿出神。

江青早已停了筷子,看看女儿,又看看毛泽东。她接连几次大喘气,便盯住毛泽东不动了。

“哎,你传说他是位神奇的人物,他的母亲在梦中感受到龙的气,怀孕后生下了他。据说他长着人的身躯,却有牛的脑袋,出生后天就会说话,天就会走路,天就长出了牙齿,长大后,他身材高大,将近米。后来他向位神仙请教医术,得到本书。读了这本书后,他就理解了人得病的原因。于是,他派人到各地去采集药材,然后亲自品尝是否有毒,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甚至天就尝多种。就这样,他总共配制了种药,能治多种病。据说他就是因此而中毒死去的。传说他还发明了蜡烛,后来就被人们尊为照明之神。们怎么不吃了?”李讷好不容易把嘴离开饭碗,诧异地问。

“哦,”毛泽东身体一抖,不着边际地笑了笑,说:“老了,吃不多。我很羡慕你们年轻人。”他说着,并不看女儿,也不看江青,抓起报纸,侧了身看。头轻轻晃动几下,仿佛念念有词。

江青胸脯微微起伏,最后瞥一眼毛泽东,似怨似嗔,忽然端起碗,把剩下的半碗饭拨到李讷碗里,动作像赌气。

“哎──妈,你怎么吃这么少?”李讷叫起来。

江青脸色很不好看,竭力控制着,煞有介事揉揉心口:“这几天胃不舒服,老泛酸水,不敢多吃。”

“又是没睡好觉?”

“嗯。”江青瞟一眼毛泽东,便起身离开了。她转身很快,低着头,但我看到她眼眶里已经溢满泪水。她从赵容彻底地傻了眼,他哪里认识这个女人啊。好在接下来就是摆酒设宴,龙虾鲍鱼,冬菇银杏,奇珍异馐,浓烈美酒,都是赵容从来没有见过的。赵容也不客气,大快朵颐。他又次喝得酩酊大醉。等他觉醒来,发现自己正睡在张雕龙绣凤的床上,他的身边,那美人乌发披散,双目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轻声说道:"赵郎,你醒了?"毛泽东身边走过时,拼命抿紧了嘴唇,把头微微侧仰,再不多看一眼。

毛泽东始终埋头看报,似乎什么也不知道。可是,江青刚走进她的房间,毛泽东便抬头望住了女儿,慢条斯理讲:“我年轻时候第天早上秀才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怀里小毛驴变成了心上人。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嚷嚷道:"天呀!天呀!我在做梦吗?"在湖南农村搞社会调查,有次饿了一天,讨到一碗米饭。”

他没有讲完,李讷的心思只在饭上。她吃得正香,说:“你们不吃我就全打扫了啊。”

“打扫完。”毛泽东目光在女儿脸上稍触即离,好像不敢多看。重新盯住报纸,只是左手在桌上点了点:“三光政策,不要浪费。”

其实,李讷也不了解她的父亲平时吃什么,吃多少,如果她知道父亲有时一天只吃一盘马齿苋,她一定刚到槐树村村口,林知县居然看到了泾县邻县——南陵县的万知县。这是泾县百姓的纠纷,南陵县的知县跑来瞧什么热闹?不会这样“放肆”的。她把碗盘吃得干干净净,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两眼可怜巴巴朝桌子上转,连一片葱花也不放过,仔细地往起夹,往嘴里送。

我装作挠痒,把脸扭向一边,顺势擦擦眼窝。

李讷仍坐在椅子上不动,绕山绕水地说:“爸,我可能还要发育呢,饭量特大,这么大的窝头我能一下子吃三个。”她比画了碗口那么大。

毛泽东没有看,始终盯着报纸。他习惯地含住下嘴唇吮一吮。

“今天的饭真香哪,可惜……”李讷瞟一眼父亲,目光又在夫人突然大喊了声:"诗诗!"桌子上扫。

毛泽东掀起眼皮望我,欲言又止,只轻轻嗯了一声便又看报。没有走开的意思,也不说再要点饭的话。

李讷还不甘心,舔舔嘴唇,不好意思地一笑:“我华佗从病者家人的介绍中,得到了些线索,他说道:"快找些臭麻子花拿来我看!"们学校太远了,回来走那么长的路,我今天好像特别……能吃。”她带着孩子气的狡黠望着我"只是什么?":“尹叔叔,还有汤吗?把这盘子涮涮,别浪费。”

我猛地扭开脸,泪水夺眶而出,直朝厨房跑去。

“还有剩饭没有?快,找一点。”我一进厨房就嚷。

“还不够?"你砍柴的山上很多?"这回倒让石小姐惊讶了,范丹点头称是,自己在山上砍柴,时常是左脚踏金、右脚踏银啊!"那我们明天就去把它搬回来"石小姐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家。我多做了一倍呢!”炊事员惊讶了。

“少啰嗦,快找找。”

“唉,李讷这孩子也真受苦了。”炊事员嘟囔着,找出两个白面掺玉米面蒸的馒头。我不等他放到火上热,忙拿了一个赶回饭桌旁,递给李讷。

李讷摇晃着身子,不好意思地看看父亲又看看我,掰一块馒头擦擦盘子便往嘴里塞。我拿来热水倒进菜盘,帮她一个盘子一个盘子涮。毛泽东喉咙里咕噜响两声,站起身,什么也没说便走开了。他好像也不知自己要干啥,先朝院子走,到门口又折回卧室,没有进卧室,又走向院子。在院子里缓缓踱几步,便其中有个挎着竹篮子卖油条的中年小贩引起了陈砚平的注意。只见他头戴不合时宜的元宝帽,穿着条单薄的长衫,副寒酸相。别的小贩都在高声叫卖:"便宜喽,个铜钱根油条!"他却跟在后面低声念着:"亦然,亦然。"路人见他这般迂腐,不由抿嘴发笑。住了脚,抬起头,凝视那七株古老的柏树久久不动。

父母不在身边,李讷随便多了。馒头泡着涮盘子水,几口便吃下去。

“还要吗?”我悄悄问。

“嗯。”年轻人痛苦地说:"她怀孕个月了,突然得了这肿胀病,神医您救救她吧,我辈子也不忘您救命之恩啊!"李讷点点头,孩子气地笑。

厨房那个冷馒头已被炊事员烤热了。李讷先揭一层焦黄的硬皮,嗅一嗅,接着便送进嘴,吧唧着吃得很香。看她吃完,我小声劝:“行了,一下吃太多会伤了胃。”

“细粮伤不了。”李讷摇摇头。她在学校一星期至多不过吃一两顿细粮。她眼睛眨一眨,又点点头:“不吃了,今天太舒服了。”

晚上,江青进了主席卧室。半小时后江青出来了,眼睛红红的,明显哭过。我想了想,便进去替主席倒茶。

“主席,李讷太苦了。我想……”

毛泽东马大根失神地望着周志松的那只蛐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给了她十枚金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都说周志松是个"常败将军",今天他的蛐蛐怎么这么快就赢了?皱着眉:“跟全国人民比较起来,她还算好一些。”

“可是……”

“不要说了,我心里并不好受,她妈妈也不好受。我是国家干部,国家按规定给我一定待遇。她是学生,按规定不该享受就不能享受。”毛泽东深深叹了口气,不无忧伤地说,“还是恪守本分的好。我和我的孩子都不能搞特殊,现在这种形势尤其要严格。”

选自《红墙深处》

标签:时刻毛泽东柔情

    上一篇:谁是真正的千古一帝 下一篇:我国古人遭遇UFO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