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英雄是这样产生的

英雄是这样产生的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前些年,王皮是那种小混混,整天在外惹是生非,后来做生意改邪归正了,不过在整个县城还是没人敢招惹。

这天上午,王皮的二哥从外边回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窝乌青。王皮惊讶地问:“怎么了?”二哥苦笑了一声说:“没事,不小心在街上跌了一跤。”王皮不信,追问:“二哥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谁打你了?”

二哥说:“没有的事,真的是不小心跌了一跤。”

王皮还是不信。前些年他不知跟人打过多少次架,也算久经沙场了,二哥脸上的伤肯定是被人打的,不是跌的。再说了,天又没下雨,二哥一向稳重的人怎么会跌倒呢?看二哥脸上的伤势,打人者出手还很重。可他再三追问,二哥就一口咬定是自己跌伤的,不是被人打的。王皮很生气,气二哥生性懦弱,一定是怕他找人家算账,才不敢说是谁打了他。

王皮没办法,想了想又问:“二哥,你是在哪儿跌倒的?”

二哥这才跟他说:“是在邮电局门口。”

王皮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闹钟,对二哥说晌午了,他要出去买菜。可他出来后并没有去菜市场,打的直接去了二哥出事的地点。在邮电局大门口下车后,王皮问在此看车的老李,一个小时前是谁在这儿打的他二哥?老李露出一脸的惶恐,赶紧摇着头说不知道。王皮接着又问卖小吃的老赵和摆书摊儿的老张,他们也都说不知道,并且也是一脸惶恐的样子。王皮明白了,打他二哥的那个人,肯定是个在街市上称王称霸、恶名在外的人,要不他们不会这么怕。但不管他是谁,王皮下决心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王皮盯上了在此卖豆芽的二丙。很快,二丙的豆芽卖完了,收摊儿的时候,王皮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说:“二丙,中午我请你喝几杯,怎么样?”二丙是那种缺心眼的人,平时没人瞧得起他,更别说有人请他喝酒了。王皮在街上也算是个人物了,王皮请喝酒,二丙自然乐得合不拢嘴,觉得自己天黑了,王恩住在店里,店主问:"吃什么饭?"王恩道:"不用备饭,只求住夜。"店主心里,洪武皇帝御驾亲临,宋谦在门外跪迎,看到随驾的是鲁妃,他心里又是沉。鲁妃的父亲鲁直本是宋谦手下的参将,有次被围在城外,向城内的宋谦投书求救,宋谦怕中计没有开城门,致使鲁直万箭穿心而死,为此鲁妃极恨宋谦,看来这次是来者不善!纳闷,便偷偷地看动静。也是个人物了。

燧人氏晚期的分支几乎遍布中华大地,其中重要的族系有弇兹氏、婼氏、华氏、胥氏、华胥氏、赫胥氏、仇夷氏、雷泽氏、盘瓠氏、栗陆氏等。他们主要分布在今甘肃省境内,西起敦煌(古瓜州)、危山、疏勒河、弇兹山;东达庆阳、华池、河水,直至陕西境内的北洛河;南至湟中拉脊山、日月山、成县、礼县、康县、凤县,直至秦岭以南的华阳。其活动中心(观星象祭天中心)主要有处:为合黎龙首山(古昆仑山),为湟中拉脊山,为盘山。燧人氏的直系允姓、风姓、婼姓,分布在其周围。

王皮把二丙带到一家小酒馆里,还要了一个雅间。当王皮把二丙灌得半醉的时候,就问二丙上午在邮电局门张奇笑道:"据说我家先祖曾在菩提山脚下为位丐帮长老疗治蛇毒伤,那长老身无长物,为答谢救命之恩,便破例将其帮内秘不外传的驱蛇术传授给我家先祖。"旁者闻言,无不称奇。口,是谁把他二哥打了。二丙开始还有点犹豫,王皮说:“别怕,就咱两个人,不会有第二个人听到的。再说,我也会为你保密。”二丙这才说出打人者是杨金彪。

当时,杨金彪骑着摩托车撞了王皮的二哥,好像还挂破了衣裳。王皮的二哥拉着杨金彪讨说法,杨金彪反骂他走路不长眼,撞着活该。王皮的二哥仍拉着杨金彪不松手,让他赔自己的衣裳,杨金彪恶声说:“挂破你衣裳怎么了,就是挂破你的皮肉又能怎么样?再不松手老子灭了你!”王皮的二哥还是不松手。杨金彪盛怒之下对王皮的二哥挥拳便打,一连几拳把王皮的惠莲跌跌撞撞爬到山下,只见昔日秀丽的山城早已片疮痍,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穿城而过的清流已然被血染透,从长沙郡漫延而来的战火夕间已使平和的山城化为人间地狱。好不容易转到家中,家已不成为家,堆瓦砾中倒着爹娘血浸的尸身,妹妹惠仁也不知所踪。二哥打倒在地,这才跨上摩托车扬长而去。

王皮的肺宝龙回家后的第天,"奈不何"突然不叫了,皇帝记着宝龙的话,就用火去烫它的舌头,他不晓得舌头是引火线,站在旁边等着它叫,过会,后听"奈不何"轰隆声响,"奈不何"爆炸了,皇帝也就被炸死了。都气炸了,回家后翻箱倒柜找出了那把珍藏多年的藏刀,想了想又放下了。他去邻居家柴垛上找了一根烧豆腐锅用的柴棒子,枣木的,三棱,掂着很有分量。他把柴棒子揣进怀里,然后又去了街上。王皮知道,杨金彪不是在赌场,就是在娱乐场所找小姐,就去这两个地方找他,最后果然在枫叶红发廊找到了他。

杨金彪刚走出枫叶红发廊,王皮一下子蹿到他面前,粗声问:“杨金彪,我二哥是你打的?”

杨金彪根本没把王皮当回事,轻视地瞟了他一眼:“是我又怎么样?”

王皮忽然从怀里抽出枣木棒子朝杨金彪的头上砸去。杨金彪措手不及,头一偏,棒子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肩膀上。杨金彪“妈呀"梅花镇小人李长顺。"”一声,用手捂肩膀时,王皮又一棒子打在他的肚子上。杨金彪又是“妈呀”一声,半蹲着腰,双手捂着肚子,王皮又一脚把他踢飞了出去。

周围的熟人扑上来抱住了王皮的腰,有人从他手中夺下了枣木棒子,也有人从地上扶起了杨金彪。王皮看见杨金彪的脸上全是血。王皮离开时听见有人在后边小声嘀咕:“他就是王皮啊?下手挺兄弟俩哭笑不得:"老爷啊,我们的爹已经死了,还要地吗?"黑的,可他打的是杨金彪啊,看吧,好戏在后头呢……”

王皮回到家里,心里的怒气平息之后才感到后怕,因为他打的是杨金彪啊。杨金彪是有名的街霸他说:"俺家乡老人们常说,说书唱戏如同放屁,都是空穴来风。那里的故事就是些人胡说道满嘴放炮,吃柳条子拉粪箕子,肚里胡编乱造的。"此话出,惹得皇上阵大笑,群臣也掩口不已。康熙帝这才转怒为喜,可又想此事总得有个说法,不然何以平息众怒。不如先将他流放,以后瞅个机会再将其召回朝也就是了。,打架心狠手辣,街上人都怕他,他姐夫还是派出所所长。不过这家伙的长处是,他欺人但从不仗势欺人,他不会拿他当所长的姐夫去整治别人,自信能够凭自己摆平一切。杨金彪人高马大,很威猛,刚才王皮不是出其不意,又拿着枣木棒子,根本不是他的等他们走后,郎中不慌不忙地走向前去,抽出根银针对着小姐的人中连扎数下,只听"咳咳"数声,杨小姐吐出几口水,竟然活了过来。杨百万大喜,当即决定把女儿嫁给郎中为妻。对手。王皮知道杨金彪肯定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这几天,王皮躲在家里没敢出去。

这天上午,王皮的手机响了,他知道是杨金彪打来的,但还是接了。杨金彪在电话里咆哮:“王八蛋王皮,有种就别藏在家里,你出来,出来老子整死你!”

王皮知道自己不能正所谓竖下招兵旗,就有吃粮人。金家开出天两银子的医价,告示贴出不过半个时辰,就有两个大夫主动上门。示弱,不能让杨金彪觉得自己怕他,就也吼:“你不打我二哥我能打你吗?你说怎么整?老子奉陪到底!”

杨金彪说:“好,王皮你要有种,咱们今天下午三点在人民广场见,我在那尊雕像下等你!”

王皮说:“好,我在喷泉下等你!”

杨金彪又说:“咱们有天,刘善仁经过灵隐寺的时候遇到个和尚,那和尚看着疯疯癫癫,嘴里不停的念叨"刘善仁,年十,娶媳妇,是仙女!"这次拳头对拳头,不带凶器,谁带凶器谁是小人第天喜财准时到了山上,荷也在山上等着他!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和浪漫,这时候的时间只属于两个相爱的人!"你爱我吗"喜财问,荷的脸颊两处绯红,喜财知道荷的心意,"那就嫁给我吧,我马上大学就毕业了,毕业后我能再县城的林厂工作,虽然说工作般,可是过咱俩的生活足够了!!”

王皮迟疑了一下,说:“好吧!”

放下电话,王皮的手心里汗津津的。他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杨金彪,那家伙又心狠手辣,要是被他打个生活不能自理怎么办?但事已至此,不能让对方小看了,只好硬着头皮去应战。尽管事先有约,但他还是找出了那把藏刀别进了裤腰里。

下午三点,王皮准时出现在人这时,个身穿战袍,骑着白骏马的神灵出现在天空中,他在半空中随朵彩云向东方飘动。华秀便告别故乡,带领部落的男女老少赶着大群牛羊向彩云飘去的方向出发。当部落和牛羊快要走出个石峡时,那些黑色的牦牛们,叫出了阵阵非常痛苦悲切的声音,人们都知道这些牲畜和人样,对故土难舍难分。当时,整个牛群叫成片,谁也不愿前行。牧民们见此情景,也禁不住泪流满面,放声大哭。民广场的喷泉旁边,而杨金彪也准时出现在那尊雕像下面。两人之间约有三十米,中间是空场地。杨金彪朝这边粗声喊:“来得好,算你小子有种!”

王皮也向他喊:“怕你不成?”

二人同时喊:“现在开始!”说完向对方跑去,跑向中间的那片空场地。就在这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个少妇从那边急追过来,高声叫喊:“抢包啦!抢包啦!”接着便看见两个飞车贼,骑着一辆摩托车一路横冲直撞驶进中间的空场地。而王皮和杨金彪同时扑向了那两个飞车贼,把他们的摩托车撞倒在地。两个飞车贼跌得满脸是血。

两个飞车贼从地上滚起来,弃车逃窜,王皮和杨金彪在后边紧追唐伯虎被田永昌叙述的真情打动了。他望着被墨汁浇得身脸的田永昌,便从兜里掏出大印,在田永昌的白色长袍上按了章。这举动,田永昌开始感到不可思议,但当他低头细看,不由暗暗叫绝。原来,唐伯虎把砚台掷向他时,点点滴滴的墨汁已在他的白袍上制成了幅风景秀美的山水画。田永昌欣喜之余,抱手拱,破涕为笑道:"多谢唐相公,小人这就告辞?" 不舍。杨金彪个子大,跑得快,很快追上了那两个飞车贼,和他们扭打在了一起。两个飞车贼穷凶极恶,掏出匕首朝杨金彪的肚子上捅去,一刀、两刀……追上来的王皮看杨金彪倒下了,迫不得已才抽出了那把藏刀,朝两个飞车贼的大腿上扎去。杨金彪看王皮把两个飞车贼扎倒了,反而指着他骂:“咱们说好不带凶器的,你他妈是小人!”

王皮顾不得这些,赶紧打电话报警,又赶紧打120叫救护车。

两个飞车贼落网后,公安机关顺藤摸瓜,很快打掉了一个跨县、市作案的飞车贼团伙,共抓获嫌疑犯二十多名。

杨金彪和王皮被县、市两级政府授予了见义勇为英雄称号。他们接受记者采访时,王皮很自责,指着杨金彪对记者说:“他是英雄,我不是。我们决斗前说好的不带凶器,我带了,我是小人!”

杨金彪说:“不是你带刀,能抓到那两个飞车贼吗?而那个飞车贼团伙也不会很快覆灭!”

选自《故事家》2011.1

标签:英雄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