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变银元

变银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民国初期,邕城(今南宁市)有家“聚宝”当铺,掌柜李宝恒,是个精于算计、极为狡诈的人,他仗着资金雄厚独霸一方,很多当铺纷纷被他挤垮倒闭,偌大的一个邕城就只剩下他这么一家“聚宝”当铺,生意自然是一枝独秀、越做越大了。

不成想有个叫张丰裕的外地商忽悠术揭秘:以迂为直,以退为进。避开关键,淡化主题,故意绕开的敏感之处,大谈其他的利害关系,给你下猛料,使你的思路为之左右。人,在南门繁华地段也开了家“裕丰”当铺,一下子就分走了“聚宝”的许多主顾。为此,李宝恒是心气难平,下定决心,要趁“裕丰”立足未稳,先整垮它。

这天傍晚,裕丰当铺正要打烊,门口闪进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衣着考究,一看就是个纨绔子弟,他将一个画轴塞进柜台,说:“管事的,看看能当什么价?”

柜台上坐的正是张丰裕的大儿子张锐,原来年关将近,张丰裕回一趟老家去接老母亲来邕城过年,所以由张锐掌的柜。别看张锐年儿子收好壮锦,马上往回赶。他没有想到,位红衣仙女因为喜欢壮锦中的美景,把自己的像也织到了壮锦上。少,但他自小跟随父亲左右,而且勤奋好学、博览群书,鉴别能力自然不在话下只要诚心见我不拜又何妨。他轻轻地展开画轴,顿时眼睛一亮:此画虽年代久远,纸张泛黄,但保存较为完好,图中山清水秀,人物栩栩如生,题跋更是遒劲有力,不愧为一幅传世佳作!

张锐惊道:“此画莫非就是明代画家仇英的《桃源仙境图》?”

来人一听大为得意:“算你还识货,一口价,当五千大洋,少一块,我只能去‘聚宝’了。”

张锐心里一阵暗喜,这类败家子弟一般是不太会来赎的,往往钱花光了也就算了,到时他这天,阮老打猎归来,忽听院子里传来狼的叫声。阮老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了。要知道,关东山里的狼,有时候会潜到住户家觅食。他们家虽然没养家畜,但家里有英子呀赵士礽是北宋时期铅山永平人,生于北宋元祐年间,系赵宋皇族后裔。育有子,皆成大器,时称"门进士"。!阮老快步向家里走去,看到了惊人的幕。英子在门边吓得惊惶失措,大黄狗正和头恶狼和只狐狸在决斗。大黄狗被撕咬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淋,恶狼试图扑向英子,终未得逞。再转手,卖个六七千大洋绝对不是问题。就算他到时来赎,月息五分,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于是说道:“好,五千块大洋,成交!”

俗话说得好,运来推不开。纨绔子弟前脚刚走,居然又有人"你"马金彪双眼发红,厉声说,"你别欺负我是个叫花子,又瘸了腿,老子就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你抢去我的传家宝。"刘云阁笑道:"你的传家宝?你睁开眼瞧瞧我是谁?"马金彪看了半天,突然面色惨白:"你是刘"刘云阁点点头,马金彪瘫在了地上。许久,他突然跪倒在地,把头磕得"咚咚"响:"刘老爷,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条狗命吧。"送来一尊汉代的白玉奔马,那马玉色莹洁柔润,造型巧妙,琢工精细,又当了六千大洋。此后一连数日,当铺里几乎每天都能做成一两笔大生意,有时是一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有时是一方宋代端砚,更绝的是还有一两件汝窑瓷器,当价少则上千,多则过万。

这天是腊月二十三,正是小年,“裕丰”的生意比平时还要好,蜂拥而来的当客们几乎要把柜台给挤破了,张锐心里那个高兴呀,账房却突然跑过来,凑在他耳边小声地说:“少掌柜,账面上已没有多少钱了,这可如何是好?”

张锐吃了一惊,这几天自己光忙着招揽生意,竟忘了银库也有见底的时候,万一这个时候有人来当东西,自己却没有"我"麻雀低着头慢慢地回答:"禀告鸟王,我在路上有事,耽误了时间!"现钱兑现给人家,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吗?看着柜台外挤作一团的当客,他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在这年除夕,台村的人们正扶老携幼上山避难,从村外来了个乞讨的老人,只见他手拄拐杖,臂搭袋囊,银须飘逸,目若朗星。乡亲们有的封带门,有的收拾行装,有的牵牛赶羊,到处人喊马嘶,片匆忙恐慌景象。这时,谁还有心关照这位乞讨的老人。只有村东头位老婆婆给了老人些食物,并塞快上山躲避"年"兽,那老人捋髯笑道:婆婆若让我在家呆夜,我定把"年"兽撵走。老婆婆惊目细看,见他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气宇不凡。可她仍然继续鹊,乞讨老人笑而不语。婆婆无奈,只好撇下家,上山避难去了。这紧要关头,外面有伙计通报,大曲弹罢,女子缓缓起身,说声:"公子,多有讨扰,小女子告辞。"掌柜接老太太回来了。张锐像抓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跑去问父亲如何是好。张丰裕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立即去查看了张锐所收的当品,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张锐怯怯地问:“父亲,难道……是假的?”

张丰裕摇摇头:“不,都是真的!”

张锐又问道:“那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张丰裕瞪着他说:“你收当的时候就没想到,这些珍贵古玩,虽然品种繁多,却件件都是精品,像我们这样一座小城,一年收到一两件,已算是幸运的了,而你短短几日,竟能收到十余件宝贝,你就没想到其中有诈?”

张锐不解地问:“谁会害我们呢?”

张丰裕叹了一口气:“你呀,还是太嫩!这些一看就是当铺里的藏品,巴掌大的邕城,不是咱们,还会是谁?”

张锐惊道:“您是说,这事是‘聚宝’干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张丰裕苦笑着说:“爹不是跟你说过吗?‘聚宝’之所以能在邕城一枝独原来,这是有它的典故的。坏,在东汉时期,有个能预言未来的道长。他懂法术,并且擅长驱魔。秀,靠的就是资金雄厚、藏品众多,李宝恒故意把那些价格不菲的藏品当到别的当铺去,目的就是龚生马上拿出酒肉,哪想道人见酒肉,立马喜笑颜开。随即交与龚生只烟袋,让他走路带在身上,睡觉挂在门上,保你安全无恙。龚生不敢久留,谢过道士,把烟袋系在包袱上,大步离开是非之地。走了不到里路光景,突然看到身后阵旋风而起,仔细看,那绿衣女子站在旋风当中,青丝凌乱,满面抓痕,十分可怜。抽空别人的资金而整垮对手。这次他故伎重演,让我们银库见底,没钱做当,咱们苦心经营的信誉将会毁于一旦啊!”

张锐气得直跺脚:“李宝恒这只老狐狸,居然会对同行使出这一手,心也太毒了!都怪我当初没有看破玄机,爹,东阿知县姓钱,名开,他不是科班出身,而是捐班起家。他的父亲花十万两雪花银,给他捐了个东阿知县。他无半点文墨,只知捞钱,其他事不干,只管断案打官司。他断官司不分是非,谁送钱多,官司谁赢。因此,东阿老百姓给他送了个外号叫"钱开门"。还编了个顺口溜:钱开门向钱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要想官司能打赢,白银多送赢赐赍。 难道我们就这么完了吗?”

张丰裕捋一捋胡须,嘿嘿一笑:“商场如战场,李宝恒用这等雕虫小技就想整垮我们,也太小瞧我张丰裕了吧。爹实话告诉你,为防不测,爹早就预留了二十万元家底,都存在省城的钱庄里,明早我就去取出来,你先去跟当客们说,今天是小年,当铺歇业一天,叫他们明天再来。”

张锐大喜过望,连忙把父亲所授之意跟当客们一说,当客们虽有怨言,但也没办法,各自散去。

第二天一大早,裕丰当铺还没开门,门口早已聚集了一大群当客。眼看着收当的时辰就要到了,还迟迟不见父亲的影子,张锐一颗心悬了起来。正在着急,有伙计飞速来报,说大掌柜亲自押着两辆马车已到城南门口,叫他火速去接应。

张锐这才长吁一口气,一边命人开门,一边赶紧去接应父亲。等到了城南门口,只见父亲押着两辆马车,正骨碌碌驶进城来,看那车辕甚深,压得马匹呼哧呼哧直喘粗气。马车上装着几只大箩筐,上面用红布盖着,张锐上前掀开布盖,果见每只箩筐上都堆满了闪闪发光的银元,加起来少说也有二十万了,他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安安稳稳放了下来。

张丰裕擦着额角的细汗说:“先别忙着高兴,赶紧回去吧。”话音刚落,马车突然一颠簸,车上的箩筐一偏,哗啦啦落下数枚银元,叮叮当当滚到马车下面去了。

张锐正要下车去捡,张丰裕却吼了起来:“混账东西,当铺里急得都快要起火了,你还有闲工夫去捡这几个小钱?还不赶快回去!”张锐只得跳上车,催马往当铺里去了。

城门口早已聚集了不少人,待马车一过,便蜂拥而上,去抢地上散落的银元。一时间,裕丰大掌柜亲自押银车回城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全城,自然也传到了李宝恒的耳朵里,这位李大掌柜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正如张丰裕料想的一样,裕丰当铺最近收到的那些奇珍异宝,正是来自李宝恒王跟着狼从大路上小路,从小路上山坡,来到了个被杂草遮盖的山洞边。王见狼进了洞里,就守在洞口外不远的草丛后面。的聚宝当铺。李宝恒原本想用自己十余年积蓄下来的雄厚家当,来挤垮这家外地人新开的当铺,谁知裕丰当铺实力之雄厚,大大出乎他的意可怜王秦关有冤无处诉,出了祠堂就吐血,回家后病不起。料,如此一来,他的苦心谋划非但没有成功,而他在“裕丰”当了那么多东西,月息五分,光这笔账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最后没办法,只得差人把那些家当一件不留地赎了范知县说:"我自有办法,你先回家吧!"回来。

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很快又有消息传来,其实张丰裕早已山穷水尽,他只不过连夜在朋友家中借得两千块银元,在箩筐上面铺上满满一层,而底下装的全是石头,那些散落一地的银元,也只不过是造作而已。李宝恒这才大呼上当,气得浑身发抖,一口鲜血顿时喷出,躺在床上整整一个月下不来。

后来,裕丰当铺凭借诚信经营、价格合理,不断发展壮大,最后成为南方最有名的当铺,在抗战时期不断地支援前线,为国为民做了不少好事,此是后话,暂且不提。但“石头变银元”的故事,却在邕城慢慢传开了。

选自《民间故事》2010.12

标签:银元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