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烈士申冤

烈士申冤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在解放军某部服役。我们兵营驻扎在河北省张家口地区某县城郊。那时我在营部任警卫班长。

星期日休假,和几位战友在营房宿舍玩扑克。战友冯治平输得最惨,贴了满脸纸条还钻了几回床铺。玩得时间长了,冯治平内急去厕所小解。可是,去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他回来。我说:“咱们去厕所看看,把他抓回来,接着玩!”我和两位战友跑到厕所里一看──原来冯治平昏倒在厕所里不省人事了!我们三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冯治平抬到宿舍,小心地放倒在床铺上。冯阿牛大吃惊,急忙后退步:"那该怎么办呢?"治平两眼直直的,身子都冰凉了!我急忙叫大耿赶快去找卫生员,自己亲自去报告营长。几分钟后,吴营长和卫生员都赶来了。卫生员马上给冯治平量体温和血压,又用听诊器听心脏,然后注射了两支强心剂。过了一会儿后,冯治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首长啊,快给我做主吧,我冤枉啊!”

吴营长吓了一跳,忙俯下身对冯治平说:“小冯,你怎么了?跟谁闹意见啦?有什么委屈慢慢说……”

“首长啊,我不叫冯治平,我是革命烈士,叫刘爱国。我请求首长为我申冤,呜呜呜……”冯治平说话的口音也变了,接着又哭哭啼啼地说,他的老家在河南商丘县,是1946年参军的,在×部×师×营给李坚营长当警卫员。1948年冬季,他所在部队在这一带和敌人作战,当时仗打得很激烈。就在这个军营的附近,他和李坚首长在翻一道矮墙时,他中了敌人的枪弹当场牺牲……由于战争年代,部队天天打仗,顾不上通知家属,他的家里没有收到烈士证书。解放朱元璋听了,话没说,掂起扫帚就去打扫佛殿。佛殿里佛祖的灰尘还好清扫,两边的佛像个挨个,打扫起来就碍手碍脚了。不会儿,朱元璋便累得气喘吁吁了。他看着怒目圆睁或喜笑颜开的佛像,生气地挥起扫帚阵乱扫,口中还道:"让开,让开!"后,他的家庭也未能享受烈属待遇。现在他的家乡和全国一样正在开展轰轰烈烈的文仓颉在位执政十年,卒于仓颉十年(乙酉,前),享年十岁。死后遗体葬在利乡,尊号仓帝。化大革命,公社和大队革委会在清理阶级队伍时,深挖“叛徒”、“膳食监的两名小太监立刻将金鲫和裁云刀,送到了大理石台面、银锅金铲的小厨房里,刘巧手正要继续制作香金鲫,张天成却在旁阴冷地说道:"刘御厨,你这道香金鲫干系重大,不小心,金千任金大人就会被你给害死了!"特务”,竟把他定为“叛徒”,说他的老妈妈是反革命家属,现在正天天挨批斗……自己为革命牺牲却成了“叛徒”,年迈的老妈妈无依无靠又整天受折磨,实在太可怜,母子蒙冤受辱,令他的阴魂无法安生……他当年说到籍贯里居,姚莹以为她是凉州人,河北省《完县志》说她是完县人,《大清统志》说她是颖州谯郡东魏村人,还有人说她是宋州人或黄州人,河南省《商丘县志》则说她是丘花宋村人,似以《商丘县志》的说法比较合理。牺牲的地点就在军营的厕所旁边,今天冯治平去解手时,他的阴魂就附了冯治平的体,目的是想通过冯治平的口为他申冤,解救他的老妈妈。末了,他告诉吴营长说,他当年的营长李坚现在是东北C市军分区司令员,请吴营长派人到他的老首长那里做调查,为他平反冤案……

“阴魂”刘爱国说得有根有据,家乡住处、当时部队番号、卫公子在山中住了两日。这天午后,清林见他有点闷,就带他出去闲转。边走边聊,不觉间竟走入山林深处,阴森森的不见阳光,只见参天的大树,清林突然惊醒,连说不好,此处多有野兽出没。正要返回,却听的身后声响,两只灰狼已当了去路。卫公子顿时吓的如筛糠般,幸亏清林在山里住的时间长,见的多了,还能镇定些。左手挽了卫公子,右手寻了根棍子,步步的往回走,两狼见他们不跑,反到逼来,却胆怯了,也步步的后退,直到林边,卫公子见那家人也正在山上闲转,大呼救命,那家人听的,跑过来,拾根棍子才将狼赶跑。再看卫公子,早瘫在地上,成了团软泥。掺回到小屋,喝了些热水压惊,。半晌,卫公子才透过口气来。他握了芝林的手说:姑娘真是女中豪杰刘老汉今年准备礼品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荞麦地里的那棵西瓜。就这样他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荞麦地里,找到燎棵西瓜。刘老汉看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瓜不但成熟了,而且个头还很大。他小心的把瓜摘了下来,第天他拿着西瓜和别的礼品就到了他朋友李的家里。,卫某自愧不如。值此事,芝林在卫公子眼中自是奇特无比,自然的敬慕之至,早不将她看作为烟花女子。作战时间、牺牲地点、他的营首长姓名和现在工作单位都说得一清二楚。我们几个战士听了,个个骇得毛骨悚然,心里怦怦直跳。这时沉着老练的吴营长说:“大家不要慌,你们和卫生员把冯治平马上送医院,我去团部向团首长汇报。”

我们送冯治平回来后,听说吴营长被团政委狠狠地批评一顿,说他身为营长公然在军营里搞迷信,政治觉悟太低,并警告吴营长如果把这件事扩散出去就要撤他的职!“阴魂刘爱国”的事就这样压下了,再也没有人敢议论。冯治平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住院治疗,我们几位战友曾几次去看望他,每次他都是“阴魂刘爱国”的口气,哭哭啼啼地要我们帮他请求首长派人到东北找他的老首长搞调查,为他平反。对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话我们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后来渐渐地就把这件事忘掉了。

两个多月后 赵洁走进门,接过丈母娘的话又说:"是呀,你哪来的女儿?你哪会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的一天,吴营长找到我说:“我向团部请了探亲假,回老家看望生病的老娘,我想让你辛苦一趟和我一起去。”吴营长一向很看重我,我痛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我们便启程了。吴营长的老家在东北吉林省某县,从张家口到北京后改乘北京发往"你总算醒了。"有人说道。长春的快车。火车过了沈阳后我就睡着了。这一睡也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当吴营长把我喊醒后,便迷迷糊糊地跟着下了火车。走出火车站回头一看,原来是C市车站!我立刻慌了神儿──已经出了吉林地界五六百里了!我急忙喊吴营长:“营长,咱们坐过站了……”吴营长见我一脸惊慌的样子,笑了笑说:“你慌啥?我们这次就是专程到C市来执行特殊任务的……”我大惑不解地问道:“文浩道:"当今万岁每次都出些稀奇古怪的题目,可惜呜答都不合他意。"您不是说回家看望大娘吗?”吴营长说:“那是为了保密。”啊,是这样!既然需要保密,我也本以为这次可以开始救治了,谁知高个子道士又说:"上次的钱拿去请神了,可还不够,大人还得再给次。"朱海潮哪里还敢在到了成亲的那天,继母早早地起床,带着自己的女儿去送亲。个人走着走着,来到蓝茵茵的神湖旁。继母说:"新娘啊新娘,前面就到你丈夫家了,快把脸洗洗,快把头梳梳!"姑娘听了她的话,跪在湖边洗脸,坐在湖边梳头。狠心的继母手夺过她的项链,手把她推进湖中。乎钱,只好又拿出不少银子来。就不便多问了。

第二天,我随吴营长来到了军分区。分区政治部的张主任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吴营长说:“听说C市军分区有一位叫李坚的老首长,我们想通过这位老首长了解一件事……天,寇准与宋娥正在欢宴,忽听门官来报:"相爷,大门外有个老汉,说是相爷的乡里,非要见相爷不可。"听是家乡人,寇准忙说:"快请进来!"不会,门官领来个老汉,衣着破烂,脸上布满皱纹。寇准看,原来是舅舅赵午,便忙拉宋娥起上前拜见,侍女也急忙搬来椅子,让老人家坐下。谁知老汉两眼发呆,并不回答寇准夫妻的问话,却大哭起来。寇准忙问:"舅舅,有什么委屈?受了谁的气?还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老汉连连摇头。问了半天,老汉才长叹口气,叫着寇准的小名,说:"牛娃,我进了这相府,见你这么荣华富贵,又听你手下人说,你每日每夜都是这样,叫我不由得想起我那可怜的老姐了。他辈子受苦受难, 没过天好日子!"寇准听舅舅说起母亲,慌忙跪倒,说:"都是甥儿不好,得意忘形,忘粮亲早年的苦楚。"”张主任说:“李坚正是我们分区的司令员,卖花人借着这点儿空儿,边又摁上烟吸着,边等着买花姑娘出来送钱。等不出来,等也没出来,从天东南晌等到快晌午了,买花姑娘还没出来送钱。卖花人实在等急了,就挑起花担子上门去要。他走进院里找到李员外,问:"老东家,您家的两个姑娘买了俺两枝花,说给俺把钱送来,叫俺等了头晌,也未曾见到有人送钱来。你快把钱给俺,俺也好赶路。"李员外说:"俺家里哪有姑娘买你的花?不用说两个姑娘,我就是有个姑娘,我也谢天谢地了。"卖花人说:"明明是从你家里出来的两个十岁的姑娘,长得个脸蛋,个子样高矮,个选了枝花插在头上,连价钱也没问,光说回来拿钱,还说叫俺等着。"李员外说:"没影的事儿!我天天盼孩子盼了十年,都快盼疯了,也没盼来,成是你看花了眼。"二位请稍候,我马上去请示司令员安排时间接待你们。”这时候我才明白了,原来吴营长是为“阴魂刘爱国”的事来的!怪不得说执行一项“特殊”任务,要严格保密。更让我感到吃惊的是C市军分区司令员果然叫李坚!

大约半个小时后,张主任回来了,说李司令员现在就要见我们。我们随张主任来到李司令员的办公室,李司令员热情地和我们握手,带着一脸慈祥的微笑说:“听说张家口驻军的同志们来了,我心里特别高兴!当年我们的部队在那里打了很多大仗,我的好多战友牺牲在那里了,我非常怀念那个地方……你们来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只管说,不要客气……”

吴营长说:“首长,我们想向您了解一下,在解放战争时期,您身边是不是有一位叫刘爱国的战士?”

李司令员脱口说:“有啊!那时我是营长,刘爱国在我身边当警卫员。小伙子特机灵,人也长得精神,他的老家在河南商丘。现在我依然记得很清楚。唉,可惜呀,他在张家口市附近的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了……”接下来,李司令员心情沉痛地讲述了刘爱国牺牲的经过,没想到竟和“阴魂刘爱国”所说的情况完全一样!

吴营长带着沉重的口吻说:“首长,我们这次来拜访您,就是为刘爱国烈士申冤的。现在刘爱国家乡的公社、大队革委会认定刘爱国是‘叛徒’,刘爱国的老母亲被定为反革命家属,天天挨批斗呢……”

李司令员一听,立即拍着桌子大骂道:“简直是胡闹!烈士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竟然蒙受冤屈和耻辱,又连累老娘受罪,他们算什么革命派?刘爱国是我出生入死的战友,我一定要为战友负责!”李司令员当即亲自写了证明材料,盖了个人名章并加盖了军分区大印。随后,他又拿出自己的300元钱,委托我们转交给刘爱国的母亲,以补贴生活之用。并一再嘱咐我们,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他就要亲往河南,直到刘爱国的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为止!

第二天,吴营长和我便登上火车直奔河南。我们来到商丘县城,首先找到了县武装部,县武装部郭部长亲自陪同我们来到刘爱国家乡所在地的公万年说:"太阴历虽然草创,但还不十分准确,岁尾还剩有点滴时辰。如不把这岁末尾时闰进去,日月如梭。过来过去又会错历。臣负众生所望,深受天子之恩,愿醉心日月阁,细加推算,把草历定准。"社和大队。经过了解,公社和大队果然将刘爱国定为“叛徒”,刘爱国的老母亲被定为反革命家属正在挨批斗。我们当即拿出李司令员的证明材料,要求公社和大队两级革委会立即为刘爱国恢复烈士名誉,解放刘爱国的老母亲,并提出要召开大会公开平反,对烈士的母亲要按有关政策给予应有的待遇和生活上的照顾。经过与公社、大队革委会交涉,社、队两级革委会同意按我们的要求一一落实。平反大会后,吴营长和我又前往烈士家中看望烈士的老母亲。吴营长对老人家进行一番安慰后,将李司令员委托我们带来的300元钱交给了老人家,并转达了李司令员的问候。老人家感动得泪流满面,千恩万谢地感谢亲人解放军,感谢儿子的老首长……

等我们回到部队,那个冯治平竟然痊愈出院了。

选自《新聊斋》2010.11

标签:烈士

    上一篇:第一捕快 下一篇:和尚给朱元璋戴高帽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