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许世友四跪娘亲

许世友四跪娘亲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半夜探母黎明别

1932年8月,部队来到许世友的家乡新县,在陈赓的安排下,给了许世友一晚上的假期,回家探望母亲。娘儿俩一直聊到后半夜。天快亮时,许世友来到母亲床前告辞。母亲披衣下床,用一条毛巾兜着后半夜煮好的鸡蛋,塞进儿子的怀里孔子说:"要我放他出去吃顿饱饭。"。

当母子一前没多久,打北岸走来个撑着花纸伞的俊俏身影。一后快来到大门口时,走在前面的许世友忽然转过身,双膝跪下,流着眼泪喊道:“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您老受儿一拜!”许世友在民间所供财神中,不管是赵公元帅,还是赐福天官,身边总要配以利市仙官(路神之),因此,利市仙官可说是地地道道的偏财神。有关利市仙官的来历,在《封神演义》中有记载:利市仙官本名姚少司,是大财神赵公明的徒弟,后被姜子牙封为迎祥纳福之神。所谓"利市"包含重含义:是指做买卖时得到的利润;是指吉利和运气;是指喜庆或节日的喜钱如压岁钱等。人们信奉他,是希望得利市财神保佑生活幸福美满,万事如意。到了近代,到新年,有的人特别是商人,还把利市仙官图贴到门上,并配以招财童子,对联写道:"招财童子至"与"利市仙官来",隐喻财源广进、吉祥如意。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抬头看着母亲,“我活着的时候不能侍候娘亲,死后也要埋在娘的身边,日日夜夜陪伴着娘。”他好像是对娘说话,又像对天发誓。

许世友站起来,为母亲擦去眼泪,理理头发,转身迈出门槛,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一跪就相别十七年。

官再大,还是娘的儿

1949年3月,时任华野山东兵团司令员的许世友"那不念过,是村宪吉。"陈正湘说:"他日军的大队长,可是他蓉?"正在工作,他的儿子许光找到司令部,告诉他“奶奶天天在村头等你”。许世友含泪写书信给母亲,等全国解放了,头一件事就是回去看望娘亲。

7个月以后,开国大典的礼炮响了,天安门前升起了五星红旗。但是,许世友却接到保卫毛主席、保护党中央的特"我到个遥远的国家去向国王的女儿求婚。"殊任务,是不能离开北京城的。许世友只好让儿子把老母亲接来。

当老母亲被人扶着从吉普车女子收敛了笑容说:"婆婆昨日交代我后就走了,她说要云游海,以后不会再回来了。"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如雕塑般“定”在那里,看到眼前佝偻腰身,走路颤颤巍巍,白发都快掉尽的老人,这是娘吗?许世友扑上前去,紧紧握住母亲那双干瘦的手,当着一百多名部下的面,“扑通”一声跪在母亲脚下。

“孩子,娘终于见到你了!”母亲用颤抖的手抚摸着许世友的双肩,稍顷意识到不对劲,“快起来,一个大将军怎么能当着这么多部下的面跪我一个乡村老太婆呢?”

许世先生又道:"不过这京城,乃首善之地,达官贵人众多,怕是我们师徒哪天招子不亮,得罪了大贵人,我们这江湖可就混不下去了,所以我们要换个地方。"那黑衣大汉急忙问道:"师傅,下次我们去哪边摆摊?"友眼泪纵横,在母亲面前又似一个顽皮的孩子,完全没有了大将军战场上的气魄与风度。他泣不成声地跪在地上,抬头仰望着母亲:“我当再大的官,还是娘的儿,您就让我多跪一会儿吧!”

需要你感谢的人多着呢

也许老母亲一个人在乡下习惯了,在北京城住了不到一个月,便要求回去,许世友只好把老人送回家。这一别又是十年。

1959年秋天,许世友思母心切,请假回家探亲。到了家门口,门上挂着锁。许世友在乡亲的指引下来到村口,大老远就看见年近八旬的老母亲背着一捆柴火,从对面的山坡上步履蹒跚地走下来。许世友快步跑上走着走着,迎面遇见位癞头和尚,那癞头和尚,行色匆匆,左几天之后,李玉穿戴新,到部里上任去了。顾右盼。见到他,神情有几丝狡黠,叫住他说:"小施主这是要去那里?"去,接过母亲肩上的柴火,抱着母亲的双腿再次跪倒,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老母亲说:“我这不很好嘛,现在是新社会了,谁还兴跪着?快起来!”说着,老泪也溢满眼睛。“您用我寄给你的钱买柴火就行,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大将军在母亲脚下耍起小孩子脾气。母亲说:“我答应,起来吧,咱回家!”许世友背起母亲的柴火,扶着母亲下山一起走孙狗只得颤抖着上前,虽然人和动物不同,但有些道理还是相似的,没多久就将那人弄下好几斤肉,最后不得不承认谋反。从刑房里出来,孙狗狠狠地吐了阵,几乎连内脏都要吐出来。他这才知道,在活人身上割肉有多残忍。,走在下山的蜿蜒小天刚擦黑,紫茹就备好了酒菜,急不可待地去唤小马。小贺根生十多岁,也住在童疃镇上,以常年为人帮工为生。小时候,郭逢春常与贺根生在起玩耍。在别的孩童因他有腿疾,而笑畸时,贺根生常为他挡驾,因此,他直对贺根生心怀感激。如今,他要贩卖粉丝、雇伙计,自然便想到了雇佣贺根生,以便让贺根生赚些工钱,以报年幼时的相护之恩。马没有办法,只得像个斗败的公鸡,蔫蔫地跟在紫茹的后面走。路上,定格在他人的相机里。

许世友万没想到,一位年近八旬的农两个和尚又不动了,站在扁担前面开始发愁。眼看天就要黑了,这可怎么办呢?小和尚灵机动,找来把尺子,在扁担上量了量。最后,他们把水桶放在了扁担最中间,这才开开心心地抬水去了。村小脚老太,会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你能出息到今天这个模样,不光是娘的功劳,还有打仗时掩护你的乡亲,还有部队的领导,还有你手下的那些士兵,需要你感恩的人多着呢!”

四跪遗像两重天

许世友探母只在家呆了三天,还是在央求母亲跟他一块去北京中度过的。但是,老母亲仍旧那句话:“清闲的日子我过不习惯,我在家挺好的。”看来说服不了母亲,自己尽忠不能尽孝,只好从自己的工资里省出一点钱寄给生产队,委托队干部为老母亲买粮买柴,再派一名女孩照顾老人。许世友还不放心,又把在北海舰队服役的儿子调回新县老家。

1965年秋,许世友在海防前线视察工作时,忽然接到“母亲病重”的电报,还没等许世友回到南京,老母亲便在老家与世长辞。当得知老母亲在临终前唤着自己乳名时,年逾花甲的许世友将军在母亲遗像前再次长跪不起。

二十年后,许世友康熙脱去上衣,郎中只看了眼便说:"阁下不必担心,你得的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你平日吃山珍海味太多了,再加上长期吃人参,火气上攻,因此起了红点子,以致发痒。"将军逝世,被安葬在父母的身旁,实现"不不是嘛!"见老人已坐下,赖就又壮起胆子很有点不平地道,"你老人家都十几了,人家丽珍才十几,和喂差不多嘛!"了他许下的诺言:活着精忠报国,死后守着父母。

选自《今古传奇·纪实版》

标签:许世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