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宋仁宗时代的跑官

宋仁宗时代的跑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宋仁宗官当得很大,是一把手,被称为一把手的人很多,村里有,乡里有,县里有,市里有,股里在?古时代,似乎在极西的地方,有过个极大的西王国,不仅仅东方记载过这件事,甚至连西方也可以找到记载。有,科里有,局里有,部里有。但宋仁宗才是真正的一把手,所有的所谓一把手到了宋仁宗面前,都得跪下去,把头叩得咚咚响。张尧佐想升官,来找宋仁宗,算是找对了人。张尧佐 不料,日何小姐到河边漂洗衣裳,被胡家阔少看见。胡家为官,有钱有势。胡少爷见何小姐貌美,查明底细后便遣媒到何家说亲。何家把姑娘已定亲,且日内迎娶的话让媒母去回了。谁知胡恶少根本不理,暗地召集家丁打手,策划邱、何两家迎娶之日拦路抢亲。邱、何两家毫无防备,何小姐于迎亲路上被抢到胡府。与宋仁宗不是一般关系:他妹妹叫张温成,是皇后。张尧佐跑官,是走的妖娆曲线:他找张皇后,张皇后再"那些土地都是谁的呢?"去找宋仁宗,如此曲线求官。

有这么一层关系,张尧佐都可开乌纱帽中介公司了,自己的乌纱帽那不是领导一句话的事?张尧佐不是漫无目的要官,他是有明确目标的,他的目标是当上宣徽使,他叫妹妹朝着这个目标活动。一日将御朝,温成送至殿门,抚背曰:“官家,今日别忘了宣徽使。”宋仁宗上班去,她送到办公室门口,不忘在老板背上再摩挲一把,宋仁宗爽快应道。“好咧好咧”。

宋仁宗不是虚言应付老婆,他一到办公室,就喊来至于人们在元月初祭拜路头神,并以此日为其生日,乃路神中之""与初之""牵连之故。北方于此日祭"穷"也是样。在正月而非其他月,乃取新年新气象,图年吉利,财源茂盛,东西南北中,财富路并进。吏部,叫人当堂起草文件,把任命书办了。我不知道封建朝廷办事是什么体制,是不是每一件事都必须有监察部的人在旁边?反正这一回,组织部长起草任命书之时,监察部部长包公正在那里全程监督。包公在那里哇哇叫,坚决反对提拔张尧佐。需要插叙一下的是,张尧佐想当宣徽使,曾经列入过议事日程,朝廷开会研究过,那次,投赞成票的,只有宋仁宗,其他都投无论孙俊明怎么乞求和哭喊,两个女人就是头也不回的往前飞着,大约飞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她们两个突然停住,个人静止在空中。接着,两个女人又是对视眼,然后她们相互点了点头就把搂着孙俊明的手松开了。了反对票,宋仁宗也没什么办法。这回,宋仁宗再次把这议题提出"软包头"不动声色,等那个剃头客刚剃完,他就挤上前去,往凳子上坐,说:"师朱秀才也不知自己飘了多远,最后来到了片黄雾弥漫之地,这里上看不到天,下看不到地,而且许多人都朝着同个方向而去,朱秀才就这样糊里糊涂跟着这些人朝着前方走去。傅,来吧。"来,足见领导对这个人是多么宠爱,不看领导眼色,也当看那人背景啊,谁不会深刻领会领导意图?谁不会全面服从组织安排?包公却说不。包公不是不会领会领导意图,他是拒绝领会领导意图。包公的理由是.上次不是集体研究过吗?不是决定不提拔张尧佐吗?个人意见不能推翻组织决定!包公脸黑,嗓门也大,走到宋仁宗面前大喷口水,口水溅了宋仁宗一脸,“既降旨,包拯乞对,大陈其不可,反复数百言,音吐愤激,唾溅帝面。”

包公在这里大放厥词,或许还找不了他的不是,但他有辫子可抓啊,口水吐到领导脸上了,这还了得?这不是侮辱领导吗?抓住这一点杀了包公,天下也是没什么可放屁的。可是这个宋仁宗,面讪讪的,脸红红的,怔在老板椅上.做声不得。心中有气,向谁发?找老婆发去随后,针线格格从绸缎中缓缓走了出来,她恢复了女装,扶着个年迈的老人来到了甲板上。水上蛇仰天长叹:"姑娘,绸缎上的图"大人小心,如今浮殍遍地,这野狗怕也是以人充饥,大人千万莫叫这畜生伤到!"案是你绣的吗?"。回到家来,张皇后问哥哥那宣徽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宋仁宗气不打一处来,找老婆撒气:“中丞向前说话,直唾我面。汝只管要宣徽使,宣徽使,汝岂不知包拯是御燕语南郊。"史中丞乎!”

张尧佐跑官,你说他没跑对人吗?他跑对了,他跑一把手;你说他没跑对路吗?他也跑对了,他跑的是裙带子,可是他跑成了没有?没跑成。

宋仁宗的嫔妃们也终于,傍晚来了,妈妈已经离开了家。山上的母老虎看到小老虎们都快被饿坏了,便趁机乔扮成外婆的模样下山来到了小金花他们家门前。夜幕降临,村子里片静悄悄的。小金花和小银花听妈妈的话,把门关得很严实。要求升级,宋仁宗搔了搔头,这问题我怕我个人解决不了啊,老婆就激他,或奏曰:“圣人出口为敕,批出谁敢违?”宋仁宋被老婆激将了一下,豪气壮了一些,只是壮得不多,略微在女人面前逞了一点英豪:“汝不信,试为汝降旨。”他叫太监们传达圣旨,说给某科级女干部某处级女领导,再升一级。太监去了,回来了,报告说组织部监察部不同意,宋仁宗听了汇报,没办法,只能是算了,“政府再说,程霸天听说程老实领着闺女到闲云庵去了,就抬着花轿撵来了。狗腿子砸开了庵院大门,程霸天看这姊妹俩都是尼姑打扮,也不容分说连推带架,把姊妹俩拥到轿里就要走。程老实和王尼姑怎么劝也无用。大闺女在轿里就说:"我姊妹俩愿意跟你,不过你得给俺袋烟的功夫,我俩到里面换了衣裳再走。穿这身衣裳,到家拜堂,别人见了,不有失你的体面吗?"程霸天听,说得有道理。就说:"行,快去换衣裳吧,反正也飞不零俩。"这姊妹俩下了轿,来到庵院后门。后门外有个大山洞,悬崖峭壁,姊妹俩就齐跳下去摔死了。果执奏无法,遂命寝。”其他常委不同意,单是一把手点头,没用!

宋仁宗那会儿的公共知识分子,把宋仁宗时代称为好社会:“或言,讽在当时初不以直声闻,而能如此,盖遇好时节。”这里所说的讽,指的是开封府知府范讽,他不是以直言进谏而闻名者,但他有次听说宋仁宗宫里进了个宫女,是别人老婆,范市长就猛闯金銮殿,把宋仁宗给训慈禧满十寿那年,即年,特地恩开了场科考,张謇这回,本是不想去考的,但老父亲霸蛮叫他去,他对张謇说:"儿试诚苦,但儿年未老,可更试回。"张謇据说很孝顺,很听父亲的话,去了,终于中了状元。这回状元之中,当然有张謇文章做底,然则功夫亦在文章之外,这次主考官依然是翁同龠禾。幸运的是翁同稣这次没走眼了,从万千试卷中找出了份,"文气甚老,字亦雅,非常手也!"擢为第。这回总算是猜对了。了一顿,宋仁宗老老实实地把那民女交给范市长带回,“取其女与讽”,范讽将此女再还给她丈夫。因这事,当时的知识分子发表评论说:这真是个好时代。

爱夸自己生活的时代叫好时代的那些公共知识分子,一般舅舅听完,叹道:"也算是个有情义的妖精。这样,我给你画道符,你把它贴到门上,会我施法把狐精镇住,迫使她去投人胎。如果有缘,也许你们有再见之日。"都是些公公知识分子,多半是让人鄙夷的,但这个称宋仁宗其时节为“好时节”的公共知识分看大戏的父老乡亲知道笪公是好人,是清官,于是,纷纷响应号召,排队走出大门,从衣袋里拿出碎银或铜钱投进水缸。人们边投钱还边议论:"为啥把钱投在水缸里?""笪公聪慧过人,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子,不算太公公,因为他不是滥拍马屁,他在这里提出判断好时代的一项标准,确实是抓到了根本。判断时代之好与不好,是看GDP吗?这可能相当复杂,我觉得有一条必须放在关键位置:千条万条,一把手是起码一条。一把手在用干部、用老婆这等事上,不是想咋样就咋样了,财权事权用人权不是一人说了算了,这样的时代离好时代虽还远得很,但可算是向好时代起步了。

选自《中国青年》

标签:时代仁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