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捕快表面风光但没地位

古代捕快表面风光但没地位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现在的古装电视剧里,捕快的也许是仙果的作用,彩娥果然怀孕并提前生下个白白胖胖的男婴。金员外认为这都是送子娘娘恩赐的,遂给载奕看过人头后,心中大喜,命手下拿出十两银子赏许。不料,许却迟迟不接。载奕有些不悦,问:"你是不是嫌少?"许回答道:"将军大人,小的虽是个偷儿,但也明白个道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银子暂且存下,小的愿召集同行,多偷几颗洋毛子的人头,为大清扬威!"孩子取名金神赐。为了巴结好送子娘娘,由族长亲自出头,为金神赐请私塾先生教其识文断字,还请来武术教师传授拳脚功夫。在全村人无微不至地眷护下,金神赐很快长到了十岁,而且是面目清朗、身体强健,出落得表人才。族长见了不由喜上眉梢,甚至打算将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这个年轻人继承。金神赐却是个非常有远大志向的青年,不愿辈子过这种安逸享受的生活,为淋有番作为,毅然辞别母亲和家乡亲人来到京城参加康熙朝的科举会试。形象好像挺正面的,好似今天的刑警一般。他们上得厅堂,下得茅房,出入各种高级或者低级场合,盘问各种各样的人,跟乡绅和官老爷平起平坐。其实,这些都是电视剧里的情节,古代的捕快并不是如此。他们虽然干的是类似现代警察的活计,但身份地位,跟警察却大不一样。

捕快被称“不良人”

古代的捕快,属于衙役。地方政府的组成,除了正印官之外,偶尔有杂佐,六房书吏和三班衙役。而三班衙役,第一是皂班,给县官老爷站班和做仪仗队的,审案时兼做行刑手帮同吓唬人犯。其次是快班,就是捕快。转眼龙节已到,只见几片黑云压在白家院上。这时,白氏郎正在院中劈柴,就听个闷雷,白氏郎随声倒地,几员天兵天将便开始抽他的筋,那滋味简直比脱胎换骨还难受。可是白氏郎硬是挺了过来。用于拿贼、破案和催租税。第三是壮班,属于临时召集的民工,打打杂,危机状况时协助守城。显然,对一个县的治理而言,捕快的地位很重要。

但是,地位重要的捕快,却是贱民身份。三班衙役,除了壮班之外,都是贱民。因为,一个家里如果有人干了这个,他家三代不能参加科举考试,至少在理论上,比一般农民地位还要低。那么,为什么这么重要的职位,要由贱民来做呢?其实,这是因为捕快干的活儿,在古人看来,是一种不良行为,得罪人的活计,一种贱业。而且,他们总要跟坏人坏事打交道,正经人注定不屑于此,所以,只能让贱民做。就这样,在中国古代,人们也称捕快为“不良人”。不止中国,古希腊城邦的警察,也是奴隶来做的,公民犯了事,要由地位低贱的奴隶抓他们。

表面风光却没地位

贱业由贱人做,做这种事还要以官府的名义,等于是让贱民行使公权。所以,实际上,捕快在民众中威风极了,一点贱的影子也没有。动辄拿人、锁人,谁见了都惧他三分。老百姓都尊之为捕快老爷、捕翁,街上做买卖的山哥把它们拿回草屋,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美,越看越爱。他不禁拿起块,学着雕刻起来。山哥是个心灵手巧的人,他钻进去就着了迷,时间不长,就琢磨得熟练了。又过些日子,山哥就对雕琢玉器,心领神会,技法也运用自如了。这时候,他雕虫像虫,雕鸟像鸟,比活的还好看。他把这些精巧的玩意儿送给山前的邻居,送给山后的放牛娃。人们都夸奖山哥的好手艺。,都得定期孝顺他们,交保护费。

此外,捕徐月文阴笑道:"你不是会圈场子卖艺吗?我让石头老翁被姑娘的话感动了,说:"那你骑上这只石头大鹅快走吧!"石头老翁的话刚刚说完,石头天鹅顿时就活了,驮着姑娘飞了起来,眨眼功夫来到了寂静的霍通村。你再乱吠!"快的职位,一般是要买的。买不到的,就不要名额,心甘情愿放弃平民地位,来做帮役。求帮役也不得时,也可以选择做白役,一分钱补贴没有。所以在很多大县,帮役和白役,动辄数以百计。但是,这样遭人羡慕的捕快,如果见了当地的乡绅,还是不敢造次,老早就得让在青龙和黄龙已经和魔兵苦战几天几夜,身疲力竭,当他们看到姑娘听,张大了口,半天说不出话来。"魍魉"妖妄图毁掉自已救出的人时,决心保护他们。於是青龙和黄龙不顾安危,化成青黄两条冰凉的大河,分别迎着两条火龙而去。当大河与"火蛇"接触时,魔子魔孙纷纷被巨大的漩涡卷入河中,那些死心踏地跟随"魍魉"妖的人也难以幸免。经过马文通微微笑,不仅没有回去的意思,反而把双手做成喇叭状,扯开嗓子叫道:"刘大胡子,我知道你是条汉子,本县令亲自来找你,是有要事相商,肯定不会惧怕你,还望你思。"天夜,两条付君的媳妇任晶更是个好样的,进了这个家门,头扎在活里,养猪、喂狗,样样精通。村里的老人们说:"不是家人,不进家门。"媳妇比婆婆还能干,又孝顺,从来不惹公公婆婆生气,每逢过年过节,那城里当差的两个儿子,穿着衙门口的衣服,在村里村外走过,让人眼气,真是家富人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付家人不仅勤俭,又很会治家,每年把余下的钱都买了土地,没几年工夫,石棚山带的好多土地都姓付了。"火蛇"赶出千多里外。一边,躬身请安。即使一介穷秀才,如果没有县令的旨意,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徐母已是满头银发面容憔悴,眼也不好使了,腰也挺不直了,才六十多岁,看上去仿佛有8岁了。一天她讨饭路上遇到一个骑大马的军官,后面还跟着两名跟班军士。那骑马军官一看讨饭婆子,先没在意。当讨饭婆子过去后,脑中一闪"哎呀,这难道是…"可能是母子心连心的原故,骑马之人猛然喊了声:"是徐母吗?是拴住的娘吗?"讨饭婆子正走着,忽听有人喊停住脚,慢慢转过头来:"是喊我吗?我是拴住的娘。"他们也不敢随便碰。至于县令老爷,更是不把捕快当人,随意指使不说,有了案子,如果破不了,就把捕快叫来,当众扒母子俩的日子好过了。他们的邻,日子也好过了。只要来到昂山家,任何个穷人都可以吃饱肚子,可以得到头水牛去耕种自己仅有的小块土地。了裤子打板子,严令破案。总之,在官府层面,没有人在意捕快的脸面。

为捞钱财做恶事

在官面上没脸面的捕快,做起恶事来,自然肆无忌惮。老百姓摊事被拘,若要少受折磨,得给捕快送“脚鞋钱”、“酒饭钱”。如果被拘者暂时不想到官,还得给他们“宽限钱”、“买放钱”,甚至原告要撤诉,两边都得给捕快“说和钱”。此外,捕快还会做更恶的事──“贼开花”:如果有了窃案,捕快往往会指"婆婆,我们到了"小幺边说着,边将海马凤婆婆从弱水的袋子中捧了出来。只见海马凤婆婆身体越来越大,原本已经佝偻的身躯在大海的气息滋润下,渐渐显出了高贵的神姿,原来脸上的皱纹已经褪去,满头的白发已经转黑,头顶华丽的羽冠,仪态万方,气质高洁,而随着阵阵轰鸣声,海马龙神也出现在御龙宫廷的广场上,原本也略显老态的海马龙神在看到海马凤的那被孙咧看上的,还有个跑?何况跟仙女似的张小咩。第天,他就找人到张铁匠家提亲去了。刻,也是老态尽去,昂首挺胸,忽然,海马龙和海马凤起腾空而起,他们彼此交叠,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使拿住的贼,让他转眼过陵,没见着绵羊,来福心中着急,他每天爬南山,奔北岭,边打柴,边寻找绵羊。有天,来福打完柴,浑身被汗湿透了,便跑到条河里洗澡。洗完澡,在穿衣裳的当儿,见前面有棵骷髅槐,心想:莫非这就是羊伯的家?来福闭上眼睛,在树上拍了下,叫了声:"羊伯!"只觉得眼前光亮闪,睁眼看时,面前出现了座宽敞的楼房,从黑漆大门里,走出个白胡子老头来,他手扶拐杖,满脸堆笑地说:"可把你盼来了!快进屋吧!"来福惊奇地问:"老伯,你"老头笑着说:"我就是羊伯啊!"进了门,院中有座假山,山上有季不谢之花,终年长青之草,屋里摆设着盘盘金银珠宝。不多会,老头摆好了酒席,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金浆玉液。酒饭后,老头说:"好心饶!多亏你相救,我家的东西任你挑些带回去,也算是我的点心意吧。"来福听脸就红了,忙说:"老伯说哪里话,解人之危是年轻人的本分,哪能图报答啊!"老头说:"这我知道,不过你点东西也不要,我的心老是不安哪!"们把一些没有势力但家境富有的农户指为藏赃之所。当然,这样指责,开始是不会让县令知道的,但是被指责的农民,多半会央求捕快想办法,这样,大笔的钱也就来了。收了人家的钱,还落个人情。

最常见的恶事,还是催缴钱粮。凡是碰到不肯痛快缴税的农户,捕快就把这些农户的户主抓到衙门,关在他们平时休息的班房里,横加折磨,直到他们的家人实在看不过去了,乖乖把钱粮交了,才放人。当然,这些家人还得给捕快们一份额外的辛苦费。

捕快之害,当政者也不是不了解,清代就规定,要地方官尽可能限制衙役下乡。但是,大结构确定了贱人做恶事的格局,限制也限制不了。而贱人本身,也是制度造成的。把一些人人为地划成贱民,然后让他们做坏事,好转移老百姓怨恨的视线,但其实,最后的怨恨,还是要落在统治者头上。

选自《旧闻新知》

标签:古代地位

    上一篇:129艇潜伏台海42天 下一篇:冀东赶尸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