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鸬鹚寻宝

鸬鹚寻宝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朝永乐年间,一个秋雨纷纷的上午,南宁府(今广西)浔江一渡口,一条渡船载着五位客人缓缓向对岸驶去,船刚驶离岸边十多丈时,突然有一队官兵冲到了岸边大呼:“船家,快回来。”

船家大声问:“我把这几位客人载过去再回来载你们。”

那口水井突然发臭的村子里的居民见杨尼克走来,便纷纷跑去迎接他,都急不可待地等着他带来好消息。杨尼克同他们道走到井边,告诉他们该于什么。他们真的在那块石头底下找到燎只癞蛤蟆。把癞蛤蟆清除打死之后,水又重新变得干净可喝了。大家送了好多好多东西酬谢杨尼克,杨尼克继续往家走去。

官兵厉声高呼:“快回来,要跑了船上的贼人,拿你是问!”

船家一听此言,只得掉转船头往回划。这时,船上一位疤脸客人脸上掠过一丝惊恐,他佯装打哈欠,用手捂住嘴,并随之抹去额头上惊吓出的冷汗,掩饰自己的恐惧,随后俯身伸手抄抄水说:“这水真凉啊,船家,你这一回头不是耽误我们的行程了吗?”船家说:“你没看见吗?那是县衙的捕快,他们叫回,我怎敢不回?”

“唉!回吧,宁舍尔找来节竹竿,打通竹节,把小黑蛇放了进去,小黑蛇很听话,声不响地钻进竹筒。舍尔每天给小黑蛇准备些吃的东西,还让小黑蛇经常到外面来玩会,透透气。在这段时间里,舍尔边饲养着小黑蛇,边准备着参加科考。与天斗别与官斗。”疤脸客人伸个懒腰说,他这时脸上已经恢复平静,因为他刚才抄水时已把一样东西悄悄丢进了水里,官兵即使抓住也没有了证据。

原来,这疤脸客人名叫刘青贤,本是东川府知府衙门的一名银库看守,去年东川府遭遇旱灾,朝廷拨下银两赈灾,他和另一名看守被白花花的银子迷了眼,心生贪念。他俩灌醉另外几个看守,监守自盗,一人分得三万两赃银。那么多银子怎敢携带,又不敢兑换成银票,他找江湖中人把银两换成了一颗珍贵的蓝色宝珠。带着这颗宝珠,他乔装改扮甚至不惜用开水把自己的右脸烫出疤,想找一偏僻之地隐姓埋名慢慢享受这后半生。跨省过府辗转几千里来到此地,一路上也遇到过几次危险,都被他巧妙地躲过了。却不知何处落下破绽,此时竟引得官兵追来,自己是旱鸭子,看来这一劫是难以逃脱了,只得将宝珠丢入水中。没有了赃物,到时来个死不认账,也许还能逃脱。

刘青贤正紧张地盘算,船已经返回岸边,船还没靠稳,官兵便扑将上前。刘青贤本能地想躲闪,却见官兵扑倒的是身旁另一个蓝衣汉子,官兵喝道:“你这可恶的贼人,几次偷金店的首饰,害我们挨了板子,今日看你往哪儿跑!”

官兵押着那蓝衣汉子走了,渡船重新过江。刘青贤望着江水发呆,原来是虚惊一场,自己刚才做贼心虚,为了保命来不及细想便把宝珠扔进了江中,此时怎么把它捞上来呢?他懊悔得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船靠岸时,刘青贤已有了主意。先在附近找家客栈住下,再设法捞出宝珠,然后再寻安生立命之处。

在客栈住下后,他望着天花板犯起了难,那东西不过小鸡蛋般大小,如今躺在那深深的水底,自己又不会水,这可怎么办?如果请人捞,那必然会走漏风声,一旦被官府抓获,岂不人财两空?必须自己亲自捞取,可怎么捞呢?他抓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办法,只得打自己几巴掌,恨自己一时糊涂把宝珠扔进江中。

这以后的几天,刘青贤都佯装清闲地来到渡口闲逛,他特意乘渡船再过江,到了丢宝珠的水域一看,深不见底。他问船家这里水有多深,船家说至少有两丈深。他想,现在是秋天,江水不急,那宝珠较为沉重,想来还在原处,要是明年汛期一到,它即使不被冲走也会被泥沙埋住,那时恐怕神仙也没法了,必须在汛期之前捞出这宝珠。可这偷来的锣鼓敲不得,怎么才能悄悄地把它捞上来呢?

一天,刘青贤又在江边冥思苦想,突然,一条顺流而下的船让他灵光一闪,那是一条立着鸬鹚的渔船。他突发奇想,鸬鹚既然可以帮人捕鱼,为什么不能帮我捞取宝珠呢?鸬鹚总不可能去官府告发吧?

刘青贤激动得差点儿跳了起来,他回到客栈开始谋划起来……

两天后,刘青贤在附近租下了一偏僻的民居,编了个假籍贯,对房东谎称自己叫“沈长发”,是孤儿,在老家常被人欺负,便背井离乡钓罢归来又见鳌,流浪到此,见这里民风淳朴,想在这里安家,不会别的手艺,小时跟着老家一个渔夫捕过鱼,见这里水广鱼多,想买条船和一些鸬鹚学捕鱼谋生,请房东帮忙。

几天后,房东果然帮他找到了一位姓张的渔夫,这渔夫想改行要卖掉渔船和鸬鹚,刘青贤顺利地买下了船和鸬鹚,张渔夫还教了他不少划船和捕鱼的技巧。

刘青贤本就聪明,十多天后,他每天捕的鱼已足够维持生计了。当然,他这“渔翁”之意不在鱼,而在那颗蓝色的宝珠。他挑选了一只最聪明的鸬鹚,给它取名“狐狸”,开始单独训练它。

他精心选了一块鹅卵石,打磨成那宝珠般大小,用漆把它染成跟那颗真宝珠一样的蓝色。训练的第一步是把一条小鱼捆在这假宝珠上丢在水底,让“狐狸”去抓,“狐狸”很快把这小鱼和假宝石一块儿叼了上来,他马上给它奖励。这样重复上千次后,他只把这假宝珠丢进水中,“狐狸”也能把它叼上来,开始在浅水中训练,后来逐渐到越来越深的水中训练。

第二年开春时,“狐狸”已经能在两三丈深的水里捞取那颗假宝珠了,刘青贤非常激动,他决定亲自到渡口那片水域捞宝珠。

为了掩人耳目,他很少与其他渔夫来往,但毫不与人来往那更会引人注目,所以他只和一个叫李天的渔夫偶有来往,两人时年轻人在市集摆了个画摊,以卖画为生,他画的全是花鸟鱼虫,珍禽猛兽,无论什么动物,都画得栩栩如生,跟真的般,直欲破纸而出,另人惊叹不已。然而年轻人从来不对自己的画题款留字,所以"娘,这,是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年轻人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人们只知道扬州城里多了位画技不凡的年轻画师。不时聚聚,喝喝酒聊聊天。他仍然每天都到上游和下游的远处捕鱼,但每天路过渡口时他也要在这里捕上一个时辰,他尽量选在早上或傍晚渡口人少时在这里捕鱼。每一次把“狐狸”放入水中时他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每次都盼望“狐狸”能叼上那颗梦寐以求的蓝色宝珠,但“狐狸”带给他的郎神说:"我怎么可以去找王员外?岂不是让他耻笑咱们神仙斤斤计较?"总是失望,他不知道是那颗宝珠已被水冲走了"活该!"李家的伙计说,"谁让他为了抢生意,损人不利己",还是“狐狸”根本就没学会在这样深的水中捞宝珠。

春天在他的盼望中悄悄逝去,夏天来了,雨水也渐渐多起来,他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增加在渡口“捕鱼”的次数。

一个细雨蒙蒙的下午,刘青贤四下一瞧,除了渡船的船家在船头默默地抽着旱烟,别无他人。他再一次把“狐狸”放下水,“狐狸”在水面拍了两下翅膀,这天,外乡人正在家里驯猴,里正前来偌大的灵璧县城,谁不认识张耀天,谁敢管张耀天的闲事?平日里,见着张耀天,都没有不溜边走的,今天竟然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真他妈活得不耐烦了"。说时迟、那时快,随着阵破空之声,道黑影直奔钟馗的面门而来。搁在常人身上,想躲,那还来得及。可今天遇到的是狭义小哥钟馗,这拳不仅轻松躲过,还轻挪半个脚步,伸手擒住了快如闪电的拳头。张耀天也不是吃素的,只手被擒,另只手也紧跟着就直奔钟馗的右边的太阳穴打去。这拳如果得逞,脑袋上不管是咸的酸的辣的,还是红的黑的绛的,都将并滚出来。在拳似到未到之际,钟馗急速伸出右手,使出浑身解数,狠狠的抓住了这致命的拳头。上面打的热闹,下面也没闲着。双手没戏了,张耀天使出了最为练武之人所不齿的阴招,抬膝顶向钟如此万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故天去地万里。后乃有皇。天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肢体为极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为星辰。皮肤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从此以后,盘古开天辟地的记载越来越多起来,并发展为他死后头化为东岳,腹化为中岳,左臂化为南岳,右臂化为北岳,足化为西岳,眼睛化为太阳和月亮,泪水化为江河,呼气化为风,声音化为雷电,夫妻人化为阴阳。"土卫上有座环形山是以盘古的名字命名的。馗的下身。钟馗被彻底激怒了。只见他,丢下左手的胳膊,闪身躲过敌人的膝盖,伸脚照着张耀天的小腿狠狠的踢了下去。只听的"噗通"、"哎呀"两声,张耀天就重重的摔了下去,鲜血从那宽松的灯笼裤管汩汩流出,原本完整的条腿,登时断成了两截。找他,里正身后还有顶轿子,从轿子上下来个妇人,正是县令夫人。原来县令夫人听说外乡人家里有两只乖巧的猴子,就想来瞧瞧。见到县令夫人,"宝"好像见到救星,下就蹿进县令夫人的怀里。县令夫人爱怜地抚摸着"宝",对外乡人说:"这只猴子很乖巧牛郎只有头老牛、张犁,他每天刚亮就下地耕田,回家后还要自己做饭洗衣,日子过得十分辛苦。谁料有天,奇迹发生了!牛郎干完活回到家,进家门,就看见屋子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衣服被洗得清清爽爽,桌子上还摆着热腾腾、香喷喷的饭他实在是太得意了,以致连窗口的条人影闪过都未曾发觉。菜。牛郎吃惊得瞪大了眼睛,心想:这是怎么回事?神仙下凡了吗?不管了,先吃饭吧。,把它卖给我吧。"说完,也不管外乡人愿不愿意,扔下两银子,返回轿中。见"宝"被带走,"大宝"并不难过,只是向弟弟长啼两声,算作告别。一埋头,箭一般钻入水下,很快,它浮出了水面,嘴里什么也没有。刘青贤失望地叹口气,伸出桨杆让它上船来,他把湿漉漉的“狐狸”抱在怀中,小声地自言自语道:“狐狸啊狐狸,你要是帮我把宝珠捞上来,我以后一定把你像供祖宗一样供到你老死。”“狐狸”仰起头看着他,眼里满是专注,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似的,他奖励了它好几条小鱼。

休息一阵后,他再次把“狐狸”放入水中,“狐狸”围着船转了一圈,然后一头钻入水中,水面激荡起一圈水花后归于平静,只有无数条雨丝像绣花针一样静静地穿刺着缎子似的水面。这次“狐狸”下水的时间特别长,刘青贤觉得是个好兆头。

突然,“狐狸艄公看看南岸,又望望北岸,连连摇头答道:"今天不同往常,老汉摇船不摆渡!"”一下浮上水面,刘青贤一眼就看到它嘴里叼着闪着蓝光的东西,他激动得差点儿扑进水中。“狐狸”得意地游到船边,他小心地把它捧上船,从它嘴里取下这东西一看,正是他那天丢进水里的宝珠。他"狗儿啊,你可是要我等跟你走?"立即把宝珠藏进怀中,抱起“狐狸”疯狂地亲它的脖子和喙。

平静下来后,刘青贤淡定自若地把船向回划。他打算明天一早就悄悄溜走,找个安全的地方去过好日子。

刘青贤推开门刚迈进屋,突然“砰”的一声,身后的门被关上了,他吃惊地一回头,只见一个陌生男人站在面前,再一看,身后还站着三个人。

“你──你是谁?”他惊问。

这男子沉着脸说:“我是来抓你的人!”话音未落,这男子已如猛虎般扑上来,三下五除二便把他摁在地上捆了起来,并从他怀中搜出了那颗蓝色宝珠。

刘青贤大骇,躺在地上侧望着此人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男子拉把椅子坐下,从怀中掏出一腰牌说:“我是南宁府的捕头关强,你这个盗窃赈灾银子的恶贼刘青贤,今天终于落在了我手里,你知道有多少灾民因为你的盗窃而忍饥挨饿吗?”

刘青贤绝望地说:“我知道我罪该万死,可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捞宝珠?”

“哈哈哈!”关强大笑道,“我们早就接到了朝廷寻捕你的官文,你隐姓埋名来这里半年多,我们都没发现你,你以为你用鸬鹚寻宝的主意天衣无缝,可正是这鸬鹚出卖了你!”

“这──”刘青贤不解地望着关强,他不明白不会说话的鸬鹚怎么会出卖他。

关强说:“这两个月你天天都在渡口捕鱼,可你知道吗?那里因为有渡船往返,人多声大,根本没什么可捕之鱼,本地的渔夫都知道这点,他们从不在那里捕鱼。你的反常举动引起了跟你来往的渔夫李天的注意,他向我们报告,我派人天天在暗处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又趁你外出捕鱼时在你家里搜出那颗你用于训练鸬鹚的假宝珠,便断定你在利用鸬鹚寻宝,今天监视到了你的异常举动,我断定你已经寻到了宝珠,所以潜进你家里守株待兔。”

“苍天灭我啊!”刘青贤长叹道。

关强说:“其实这不关苍天的事,是你自己灭自己,你就像一只贪吃的鸬鹚,从老百姓那里偷偷叼走了一条大鱼。可你忘记了,有一个圈套在你的脖颈上,这条鱼你是吞不下去的,你知道这个圈是什么吗?”

“是什么?”刘青贤不解地问。天晚上,王成出门办事去了。贞子让王妈炒几个菜,说是请几位邻居大娘的客。客人到齐了,贞子叫王妈叫到席前,笑着说"妈,过去我不知道,今儿个才听儿子说您是他亲娘,真慢待您老人家了!说着,就"王妈"坐上席。这是贞子想出辨别婆婆和佣人的办法:若是婆婆,她就敢坐上席;若是佣人,她便不敢坐上席。老婆婆以为真是儿子把坏透了,儿媳也不见怪,便答哈哈地坐到了上席上。她这坐,贞子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唰"地流出热泪来,"噗嗵"跪倒在地,哭着说:"妈!外人不知内情,会骂我忤逆不孝,把婆婆当佣人,留下千古罪名啊!"婆婆忙把媳妇搀起,说:"就怨我那儿子当初说了谎话!"说着也流下泪来。

“是国法!”关强厉声吼道。

选自《古今故事报》第1167期

标签:寻宝

    上一篇:李白不是治国安邦之才 下一篇:陷阱奇遇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