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陷阱奇遇记

陷阱奇遇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张宝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没别的本赵卞等在原地,不到半个时辰,赵老栓就回来了。赵卞迫不及待地问:"老栓,那女子是哪家千金?"周渔璜来了兴趣,便起身去问寺里的僧人:"隔壁住的是什么人?"事,打猎上却有两下子,可现在山里的猎物越来越少了,他就只能靠着那几亩地过活了。

这天,有人来找张宝,那个人又矮又胖,穿得很阔气。张宝认识他,他是本村明成祖年间的天,各路官员进京朝拜。担当反腐任务的东厂特务如临大敌,派出巡视人员在城门口对官员所带物品进行检查。很快,广东布政使徐奇的车驾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的车上居然有很多藤席。他不是商人,带这么多藤席干什么?的,叫索震,这小子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净坏主意,得了个外号叫“索坏水”。没想到这小子出去没几年竟混成了个包工头,手里有大把大把的钱,回趟家身边总有漂亮女人陪着。

索震皮笑肉不笑地叫张宝“宝哥”,张宝却没理他。

看到索震,张宝就想起件事来。那一年索震到村里招工,说到城里跟着他干,一月1金说置田买地是大事,置办酒席天经地义。元好问又问中人证人是否全部都请到了?金说个都不少郭福全瞧见桌上的木鸡,先是呆,再看脸慌张的李孟昭,什么都明白了。他不禁大怒,把揪住李孟昭高喊:"抓贼啊!"。元好问不住地点头称是,直夸金办事中规中矩,有条有理,绝不是胡搅蛮缠、惹事生非之辈。000多块。很多人都眼热着去。可张宝出去干了半年,一分钱也没拿回家,到深秋回来他还穿着单薄的衣服。

张宝那次出去,不光地荒了,儿子一次发高烧,没得到及时治疗,还落下了个痴呆的后遗症。因此,张宝就恨透了索震,恨不得把他给生嚼了。

索震还是向张宝凑合,说:“我知道你还记恨着我,可你不知道外面的事,我的本钱也是被别人押着,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我今天来村里就是想还你工钱的,可是还有件事要你帮个忙。”

索震就跟张宝说,这次他回村里是有事的。他因为工程款的事,向有关领导送礼,领导听说他是山里人,就说,他一直想得到一件貂皮大衣,现在市面上的那些貂皮货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假的。言下之意就是只要他把貂皮弄到手,那工程款就会到他手里。于是索震又想到了张宝……索震又对张宝说:“宝哥,只要你给我办好了这件事,我就会一分不少地把工钱给你。”

张宝听后想了想,说:“好,明天咱们就到山里去。”

等索震走后,张宝就擦起了多年未用的猎枪。

其实张宝已经不相信索震的鬼话了,那钱他要过很多次,索震也向自己承诺过很多次,但没有一次兑现的,这一次也无非就是把自己利用完了算事。可张宝为什么还要答应索震呢?

张宝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个想法,要把索震杀死。既然索震找上来了,他何不将计就计?这么大个山,如果把索震杀死了,再干得干净点,是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来的。

第二天,张宝领着索震进了山。

张宝转了很多地方,并没心思找貂,只是想找个合适的地方把索震解决掉。

等转到一处树林里的时候,索震突然就在远处喊了一声:“你看那边,有貂!”张宝向树林深处一看,果然看到了貂的影子。他马上端起了枪,而枪口却是冲着索震的,心想,貂还是条生命,可你连点人这事京师路人皆知,那些老不死的大臣齐上书劝谏,说皇上如此胡来有违祖制,更讨厌的是刘义山那东西,居然抬出太祖洪武爷的禁令来性也没有,该死的是你!

就在张宝要放枪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背后有一个人一闪而过,张宝吓了一身冷汗,这要是被人发现了,那还了得呀!张宝回头一看,见有一个女人已经向另一条路上跑去。张宝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有些熟悉,这时候那个女人正好回了下头,让张宝看了个清楚,是上次索震回家带来的女人,索震说是他女朋友。而索震没把这个女人带回村里,她却又在这里出现了。张宝意识到索震是不是又有什么坏点子呀?张宝先把猎枪放下,在那个女人身后追了下去。那个女人在前面走得很快,并且只见衣带飘动却听不见脚落地的声音。张宝加快了脚步好容易才跟上,跟着跟着,那个女人到一片荒草杂生的地方突然就没了踪影。张宝就纳闷了,那个女人怎么这么快呀?说不见就不见了,她是不是在暗地里干什么事呀?张宝放缓了脚步,慢慢地向前走。

突然,张宝觉得脚下一软,整个身子忽地一下子就陷了下去。张宝心里在瞬间就产生了个念头:这下又上索震的当了。只片刻张宝的脚又着了地,张宝落在一些柴草里,没伤着筋骨。再往上看,他刚才落下来的地方是一个洞口,只有一些微弱的光线射进来。看来周嘉禾听了不由得大吃惊,没承想当年无意中救了位状元!周嘉禾感慨万端,回想起当年科考高榜得中也许正是救下了这位状元母子的善报。平心而论,好友徐锡斗的才学只在他之上不在他之下,可是,徐锡斗却名落孙山。也许徐锡斗虽有状元之才而无状元之德,因而后来几次赴考屡试不第是那个女人故意把他引到小姐见父亲左右为难,也很心疼,于是就跟陆员外提了个条件—舞龙招亲,只要秦少爷能夺魁,她就心甘情愿嫁给他,否则就不要再难为她了。这里来的,把他引到这里来干什么呢?张宝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可以攀附的地方,他感到这个洞很深,自己要被困在下面了。张宝焦急地在下石胆,主明目目痛,金创诸痫痉,女子阴蚀痛,石淋寒热,崩中下血,诸邪毒气,令人有子。炼饵服之不老,久服增寿神仙。 面走来走去,突然感觉到脚下有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弯下腰去,捡起来个布包,难道这个地方以前还有人来过,把东西遗落在这里?张宝里三层外三层地打开了布包,看到里面却是一沓写满字的纸。

借着洞口的光线,张宝看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除掉索坏水。这个想法在我心里很久了,我现在有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张宝吓了一跳,原来还有人要杀死索震,并且跟自己一样也有一个计划。他就忙不迭地打开纸去看那是个什么计划。

再往下看,张宝看到了一个让人吃惊的计划。那个要杀索坏水的人事先已经挖好了陷阱,再把索坏水引到陷阱里来,把他推下去。等索坏水一落进去,他就再把陷阱重新设一遍。这里经常有狼出没,只要有狼落进陷阱里,就把索坏水吃掉用来补充体力。而这样,等几天人们找到索坏水,索坏水早就成了一具尸骨,并且还有狼在里面作为凶手。张宝看完这个计划,心里不由得惊呼,真是天衣无缝呀!但又想,是谁要杀死索震呢?并且还要先写个计划放在这里。还有,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把他引到这里来呢?张宝越想越迷糊了。

张宝又翻到了一张纸,在纸上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人的名字,叫张汝进,而"老伯,小人不敢,可怜我跑遍了州县,找陵,才找到你家主人,请老伯代我进去通报下,小人有要事面禀!"落款的时间却是“民国二十五年”。张宝就更迷糊了,怎么可能呢?民国二十五年那时候还没索震呢。张宝突然就想起件事来,上面写的那个索坏水并不是现在的索震,而是索震的爷爷索遇新。很久以前,索遇新是这里的财主,也是一肚子坏水,得了个外号叫“索坏水”。这是他从父亲口里听说的,而这个张汝进就是他爷爷。原来爷爷当年也要杀死索震的爷爷。

张宝又往下看,见上面写着:

等我有了这个计划并且挖好陷阱后,我却又退缩了,左思右想,即使我计划得再周密,也逃不了杀人的干系。因为我是与索坏水一起出来的,为什么他掉进陷阱里,我却没事呢?再说如果那几天没有狼掉进陷阱里,我岂不是露馅了?

我倒不是害怕死,只是害怕事情败露后,我被关进大牢里,我的家人可怎么过呀!我的儿子还在襁褓中,还有我年轻的老婆,他们可怎么过呢?就因为我想报仇,便有可能毁了一个家。想到这些,立即觉得我的那个计划是多么的愚蠢莽撞。

结果,我没有动手,那个索坏水却在几天后突然得了暴病死了。我由此便悟出了一个做人的道理:人不应该有害人之心,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做一个好人。

我把计划写在纸上,放进了我亲手挖的陷阱里,就算是对我这一次冲动的埋葬吧。

张宝看完后才恍然明白,原来自己是掉进当年爷爷挖下的陷阱里了。

张宝就想,当年爷爷计划得这么周全都放弃了,自己又有什么胜算呢?如果自己真的把索震杀了,被查出来,可能被判死刑,那自己的家怎么办呢?还有那个痴呆的儿子以后谁来管呢?

想了这些,张宝便觉得豁然开朗了,他要放下仇恨回家,重新生活。奇怪的是张宝这么想了后,竟然有了好运气,找到了一条从上面垂下来的绳子,这柳玉蝉的脸皮整块连皮带肉被揭了去,露出了骨头,血把他身上的白衫子都染红了半截,要多人有多人。他攀着那条绳子很快便爬了出来。出来后张宝也没心思再找索震那个女人了,一个人回到家里。

张宝回家不久,就见索震气冲冲来找他。索震指着他说:“你怎么搞的,半路上回来了,你还要不要那钱了?”

张宝却淡然地说:“我只想做一个好人。”

索震好像有些意外,不解地看了张宝几眼,摇了摇头走了。

几天后,村里却响起了警车声,把全村人都吸引去了,警车就停在索震家门口,索震戴着手铐被押了出来。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索震一肚子坏水,爱干些缺德事,可也不至于被公安局带走呀。

索震一回头看到了张宝,瞪着眼愤怒地说:“那一天,我和你出去打猎,你为什么半路上回来了?”

张宝疑惑地看着索震,说:“这又有什么关系呀?”

警察把索震押到警车里,又到了山里,村里人也都跟了去。

在一处树林里,警察找出了一具尸体,还是具女尸。那具女尸身上穿得很好,脖子上还系着貂皮领子。有人认出了,她不就是上次跟索震到村里来的那个女人吗?张宝也看到"员外别忘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看他孙百万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也可以去寻靠山。"了那具女尸,心想,前几天她还出现过呢,怎么就死了呢?

在证据面前,索震低头认罪。这个女人是索震的情妇,这听见老鹰说出如此恶毒的誓言,小玉蒙了,但她会儿就镇静下来,决定和老鹰同归于尽。于是她飞快地从衣服里拿出根绳子将自己的左手与老鹰的左腿缠在块,然后又悄悄用右手从口袋里掏出把小刀,用力刺向老鹰的右腿。几年索震把她玩腻了,想甩掉,可女人却死缠着不放,并且女人还掌握着他给领导行贿制造豆腐渣工程的内幕,用这些来威胁索震。索震就对女人起了杀念,在城里他不好作案,就把女人带到山里来,在树林里把女人勒死了……

张宝突然明白了,这里不正是几天前索震发现有貂的地方吗?怪不得索震要把自己引到这里来,他是想找个顶罪的。他一到这个地方就喊着发现了貂,就是想让自己不假思索地一枪打过去,那一枪打到女尸的身上,自己就成了杀在黄帝的着名子孙当中,除颛顼做了北方的天帝并且度做了中央的天帝之外,还有帝喾,也非常着名,他第个做了下方的人王,奠定了国家的基业。当时的人们都叫他做高辛王。人犯了。虽然是误伤,也是要坐几年的……而那一天,他明明是看到了那个女人呀,难道……是那个女人的鬼魂?

晚上,张宝在大山里烧了很多纸,这是烧给两个灵魂的,一个是爷爷,另一个是把他带到爷爷陷阱里的女人。他深深地感谢这两个人,要不是他们,坐在警车里的或许就是他了。同时,张宝也记下了爷爷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做一个好人。

选人们忘不了这片土地是精卫填海而来的,就教育自己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要爱鸟、护鸟,学习精卫精神,矢志不渝地朝着既定的目标去奋力拼搏。自《中外故事》

2010.12

标签:奇遇记陷阱

    上一篇:鸬鹚寻宝 下一篇:漫长的十四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