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风雪大年夜

风雪大年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刘浪裹着一件破大衣,从一回到李府后,道士的天法事也做完了,命令老仆把自己的床搬到停尸房,与李知州的棺材正对着,然后锁住了大门,并用铁水浇灌住了锁芯。又在墙壁上开了个小穴,用来递送饮食。道士和几位姬妾则在其他的厢房筑造了法坛诵咒。家小卖部出来,手里提着一瓶烈酒和一包猪头肉。脚下的积雪柔软如棉,头顶不时有爆竹炸响。今天是除夕夜,家家笑语满堂,只有他是一个人过,喝下这最后一顿苦酒。

刘浪的家在东北一个富庶的农村。他有一个温柔的妻子、一个漂亮的女儿,过得十分幸福。三年前,一个叫刘三的外地人敲响了他的家门,刘浪热情地安排刘三在自己家住了下来。一次,刘浪狩猎归来,发现妻子和刘三猫大爷气得胡子根根翘起,大声嚷道:"小东西,你不讲信用!你不是亲口答应叫醒我的吗?要不然,我也不会放胆睡着。你害我误了件大事,我要跟你算账!"睡在了一起,一怒之下举刀向刘三刺去,没想到刘三却拉起刘浪的妻子当挡箭牌。刘浪误杀了妻子,混乱中还让刘三跑掉了,年仅十岁的女儿因受到惊吓也不知了去向。

心如刀割的刘浪一边躲避着公安的抓捕,一边寻找着女儿的下落。不久,他就从一个老乡的口中得知:有人在镇上发现了女儿的尸体。刘浪想到了死,想到了那个让他家破人亡的刘三,决心死前一定要找到刘三!

老天有眼,在大西北这个叫神仙庄的小村,终于让他发现了刘三。刘浪尾随其后,在一个僻静的小巷里将刘三打晕,绑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内,藏在了床下。等他喝完这顿酒就可以手刃仇人,然后去地下见妻子和女儿了。

想着想着,刘浪的眼前一片模糊,模糊中仿佛看见妻子牵着女儿正向他走来。就在这时,一辆轿车疾驰而过,掀起一片霜雾,刘浪躲闪不及,摔倒在雪地里。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背后扶住了他,还替他拾起了地上的酒肉,问道:“怎么样,摔坏了吗?”

刘浪回头一看,一个大胡子汉子一脸笑意地看着他。“没事,可能是脚扭了一下。你……你是东北人?”刘浪有些激动地问。

浩文不好意思地说:"去过几次了,却屡试不中,早已心灰意冷,今科若不是老母所劝,我也就今生不想进京了。"“兄弟也是东北人?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老乡了,真是太好了,哈哈!”大胡子笑呵呵地说。

从谈话中,刘浪知道大胡子名叫汪世雄,来这里打工时间不长,没挣到钱,所以大过年的不好意思回去见老婆孩子。刘浪也撒了个谎,说自己也是没挣到钱才留下来过年的。说话间,两人到了刘浪的出租屋。刘浪不想让大胡子进屋,因为他的仇人还藏在床下。刚想就此和大胡子别过,不想大胡子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摸出一袋冒着热气的饺子,盘腿坐在了他的床上,还招呼刘浪赶紧过来一起吃年夜饺子。

刘浪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和大胡子一起坐在了床上。想到床下的仇人刘三,刘浪就对大胡子的热乎劲儿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老是走神。

“怎么了兄弟,是不是想家了?”大胡子用牙咬开酒瓶盖,递给了刘浪:“看你这岁数,孩子也挺大了吧,是小子还是闺女?”

这话触动了刘浪的伤疤,他接过酒瓶,狠狠地灌了一口。热辣辣的酒烧得他的胃疼,但更疼的还是他的心!

“闺女,13岁了。”刘浪勉强说了一句,已觉得喉头哽咽,是呀,如果女儿活着,正好是13岁了。

“是吗?”大胡子显得有些激动,“真是太巧了,我闺女过了这个年也是13岁了!还是闺女好啊,是咱们的小棉袄,知冷知热啊!”

这时,刘浪突然感觉床下有动静,他知道,那个畜生可能醒过来了。他连忙在床上挪动了几下,一边遮掩着床下的动静,一边连连劝大胡子喝酒。大胡子似乎没有察觉到,依旧在说着自己的女儿小时候如何淘气。

“你女儿漂亮吗?”刘浪的眼睛看着大胡子,心里却想着床下的刘三。感觉床下没了动静了,他吴大官人万分诚恳地邀请碧空前往穴地勘察,碧空不语,首先以目注视吴大官人,上下打量番后,再问他的生辰字,细心推算番,然后才点头称可,陪同他前往,相看墓地。这才放了点心。

大胡子的脸上立刻有了神采:“漂亮!个子高高的,脸圆圆的,那眼睛都会说话呢……”说着,大胡子语调又沉了下去,“我已经有3个月没回去看女儿了,本来想今年回去陪女儿过大年夜的,可是又没能回去……”说着说着眼睛竟有些红了。

刘浪沉默不语。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他记得那天晚上他挥刀刺向刘三时,女儿抱住他的腿哭喊着:“爸爸,我怕……”可他却踢开了女儿。每当想起那一幕时,他的心都会流血!他暗暗摸了摸藏在褥子下的那把尖刀,心绪渐渐平稳了一些。

刘浪双眼通红地盯着大胡子说:“你说,人死后一家人会再见面吗?”大胡子愣了一下,答道:“我不信这个。但我信一家人是连着心的,只要心里装着亲人,无论天涯海角、天上地下,心永远是连在一起的。”大胡子动情地举起酒瓶,说:“来,为了我们的家人和女儿,喝一口!”

刘浪接过酒瓶,在心里默默地叫着老婆和女儿的名字,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说:“你有手机,给你老婆孩子打个电话吧!”

大胡子听了这话,突然沉默了。好半天才低沉地说:“老婆跟我离婚了,手机号也换了。闺女……闺女六"贫僧愿意唯道长之命是图!""秃驴"和尚听连忙表白道。年前就没了。”

这下轮到刘浪傻眼了,结巴道:“可、可你刚才还说你闺女……”

“六年前,老婆无法忍受我常年不在家的寂寞,和我离婚后跟了一个商人,六岁的闺女也被老婆领走了。就在那年的大年夜,天也下着大雪,我在外地没有回家。女儿闹着找爸爸,她妈不许,她竟然偷偷跑了出去,在路上出了车祸。六年了,在我的心里这个家一直没有散,妻子一直是在盼着我回家,女儿一直都活在我心里,在一天天地长高……”

屋外的雪还在下,无声无息,窗上挂满了霜花,不时有雪花吹进屋内,轻轻地落在窗台上。不知不觉,两个男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泪。

午夜的钟声在静寂中突然敲响,礼花把窗子映得五颜六色。两个身在异乡的男人都举起了酒杯,怀着不同的心痛各自为自己的妻子和儿女祝福──

突然,大胡子脸上的肌肉抽搐起来,手捂着胸口。刘浪慌忙扶住他问:“怎么了?”大胡子只说了句:“药……药在我兜里……”就痛楚地再也说不出话来。

刘浪突然醒悟:大胡子这是心脏病犯了。他忙在大胡子的衣兜里翻找着药,突然,一个小本子落在了床上,那是一个工作证。封皮上那闪亮的警徽刺进了刘浪的眼帘,他赶紧翻开来看:身着警服的汪世雄英俊威武,下面的地址正是他家乡的公安局。刘浪什么都明白了,这一天终于来了,大胡子是专程来抓自己的。

大胡子看了眼刘浪的表情,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痛苦的呻吟代替了。刘浪手里拿着药瓶,望着大胡子不知过了段时间,那老者又来找林思贤:小老儿家在川,想捎信回成都,麻烦你帮我跑趟。该如何是好。把药给了大胡子吧,他缓过来就会把自己押走;不给吧,大胡子就危险了。刘浪不是怕死,可现在仇人就在他的床下,已经成了他砧板上的肉,不能手刃仇人,他不甘心啊!

这时,大胡子趴在床上的身子在一点点地弓起,显得痛苦异常。刘浪急得头上直冒汗,可一想到大胡子本可以在路上就动手抓获他,可他还是买了酒菜,陪着自己这个逃犯在异乡过完了这最后一个大年夜,他不再犹豫了,颤抖着从药瓶里倒出几粒药丸,放入了大胡子口中。

过了好一会儿,大胡子停止了呻吟,慢慢从床上翻过身。刘浪扶他坐了起来,问:“你的心脏没事了吧?要不要先去医院看看?”

大胡子歉意地笑了笑:“我没事了。我的心脏没有毛病,我患的是肺癌,一直在用止疼药顶着,最近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不过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刘浪一脸的不解,问:“你都病成这样了,怎么还一个人出来办案,最起码也该带个帮手啊?”

大胡子默然道:“这病就是住院也看不好,与其在医院里等死,还不如出来做点事。年关近了,局里抽不出人手,我出差正好路过这里,接到任这事儿奇了!当晚,李大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心想:莫不是妖魔作怪?这几年家业正处在兴旺时候.如果真来了妖魔,那还得了?不行,不能听之任之,要设法斗倒它,给妖魔点厉害看看。务就留了下来。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就不瞒你了,而且还要请你帮忙打听个人。”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刘浪,“你仔细看看,有没有在这里见过这个人。”

刘浪接过来看时,发现是一张通缉令:通缉的是一个叫刘向阳的杀人犯县官正在着急,听说前阵子自来投案的郎中要给儿子看病,只好心怀侥幸答应说:"那就请他来看看吧!",再看上面的照片,刘浪惊得叫出了声:“是他?”

大胡子显得很是兴奋:“你认识,在什么地方见过?”刘浪望着大胡子发狠说:“他就是我找了三年多的仇人刘三!”刘浪把和刘三的恩怨简单地和大胡子说了说。

大胡子望着刘浪看了好一会儿才笑道:“你叫刘浪?三年前误伤妻子后一直逃亡在外的刘浪?”

刘浪有些不解,不知道大胡子为何发笑,疑弦超正当做这个梦的时候,精神爽快,感觉灵悟,觉得神女的姿容不是平常人所能有的那么美,醒来的时候他就怀着敬意想念她。连个晚上都是如此。惑地问:“是呀,就是我,怎么,你不相信?你不是专程来抓我归案的吗?”

三年的逃亡生活让刘浪早已老得不成样浙江湖州有个白鱼潭的故事。相传吕纯阳到湖州来卖汤团,他想看看世界上有多少人孝敬爷娘,因此,来买汤团的他都要问声买给谁吃的啊?回答都是儿子吃的。卖了天,没有个说是买给爷娘吃的。子。大胡子打量着他,说:“你的案子当年我也去了现场,就是在那个案子的调查中才发现这个叫刘三的外地人是个身负两起命案的杀人犯。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妻子和女儿都没有死,她们这几年一直四处找你呢!”

“你说什么?她们没有死?她们真的没有死?”刘浪喜极而泣,使劲摇晃着大胡子问道。

大胡子笑道:“快松手,我的骨头都快被你摇散架了。这是真的,我亲眼见到的。因为这个案子后来是我经手办理的,所以我很清楚。你妻子当时只是失血过多,到医院后就抢救过来了。你女儿当时受了惊吓,跑出去后被一个老乡领到了家里,你说的那个女孩是一个外地的流浪儿。这几年,你的妻子和女儿经常到局里找我打听你的下落。一个月前我出差返回途中接到任务,说在这里有人见到刘三,我就中途下车赶了过来,可惜一直没有再发现他的踪迹。”

这次刘浪笑了,他兴奋地告诉大胡子:“刘三已经被我捉住了,这回再也逃不掉了。”说着,刘浪把大胡子扶下了床,挪开那张木板床,露出了绑得像个粽子似的刘三。

刘三蜷缩在地上动也不动,头下有一摊鲜血。刘浪的心一下子落入了冰窖:三年逃亡,历尽沧桑,为的就是手刃仇苏小妹续诗之事,传到高太后及丞相王安石耳里,他们对苏小妹也很感兴趣,高太后欲娶她为侄媳,王安石想为儿子求婚。太后娘家侄儿是无赖,王安石是自己的政敌,苏老泉对两门亲事都不愿意,但不知如何推辞。人,以慰妻儿的在天亡灵。现在知道妻儿还活着,他恨不得马上飞到妻子和女儿身边,一家团聚,可刘三一旦死去,自己可就麻烦了。

大胡子严肃地看了当晚,简伯昭想到李美玉那多情的目光,夜无眠,天不亮便不辞而别。一眼刘浪,急忙给刘三松了绑,和刘浪一起把他抬到床上,扒光衣服。大胡子还让刘浪到外面捧回雪,给刘三搓身活血。忙纪掌柜言不发,盯了舒老爷子半天,才面无表情地说:"既然您全知道了,开个价吧——您要多少银子?"舒老爷子仰天大笑,连连摆手:"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是想让你明白,别以为自己多聪明,拿别人当傻子!"乎了好一会儿,刘三的身子虽然有了温度,可人却没有反应。

大胡子想了想说:“看来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报警了。希望你能正确对待,好好配合,你的妻子和女儿可都在家等你呢!”说着,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不想刘三刚才只是冻僵了,一直在装死,寻找机小皮匠李根本不信老张那套,所以在没有人的时候,他常常称呼神算子行人赶到水湾村花家时,已是黄昏时分。花韩亲自给孟娇娘安排了房间,让女佣带着孟娇娘前去洗漱,并准备了新装。张老"骗"。神算子张也不恼,从怀里掏出锭白银,在手里掂了掂:"你说话干净些。零碎银子不算,这是上集那人的谢礼,算得不准人家能回头谢我?你敲敲打打了上午,挣了多少?"会逃跑。这时见大胡子要报警,趁两个人都没有防备时,悄悄摸起床边那把尖刀,猛地向刘浪扎去。大胡子来不及呼喊,跨前一步推开刘浪,但由于他的身体虚弱,没能躲开,却中了那致命的一刀。

刘浪挥拳打倒刘三,正要举起板凳砸下。大胡子艰难地叫道:“刘浪,不能再让你的妻子和女儿失望了呀!”

刘浪气急了,将凳子砸在了床上,床板顿时碎了。他重新绑好刘三,抱起了大胡子。

大胡子歉意地笑道:“看来我是不能陪你回家了,替我向你的女儿问好。你女儿很漂亮,个子高高的,脸圆圆的,那眼睛都会说话呢!其实,我很想人死后还能再见面,那样我就能在地下见到我的女儿,我就不会再有愧疚和心痛了……”

当警察和救护车赶到出租屋时,大胡子已经死了,但脸上却挂满笑容。刘浪抱着大胡子泣不成声,他想:大胡子也一定会再看见他的女儿的,他们一定会相聚在一起。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0.12

标签:风雪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