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高跟鞋声与梧桐树

高跟鞋声与梧桐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窗外风声呜咽,又起风了,毕竟入了秋,陆新想,后院那棵梧桐树又要落一地枯叶了。“咯噔咯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仿佛一个妖艳的女子风情万种地下楼,准备投入他的怀抱中。他肌肉紧绷,猛地拉开门蹿了出去,高跟鞋的声音却停止了,别墅内一片静谧,外面的风声格外凄厉。

“谁?给我出来!”陆新像野兽般嚷叫起来,没有人回应他。高跟鞋的主人仿佛躲在暗处,无声地嘲笑着他的紧张,残忍地挑逗起他的恐惧。

陆新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这个怪异的高跟鞋声了。那天第天天刚亮,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很快门被踹开了,群衙役冲进来,话不说把张子义绑了个严严实实,张子义大呼冤枉。衙役不由分说把他带进了县衙,罪名是张子义收受赃物,有通匪嫌疑。原来,知县家前几天被盗,丢失了很多贵重物品,其中就有那个鼻烟壶,这其实是新任知县眼馋张子义家的财产,导演的出戏,目的是霸占张子义的财产。最后,张子义以通匪嫌疑,家产全部充公,并把他全家赶出山东,发配河南。半夜自噩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刚要去洗澡,突然,屋外传来了一串怪异的声音:“咯噔、咯噔……”在第天,天下起了小雨,花按照女朋友说的,大早就来到了卢大爷家的院子。卢大爷看到花后,高兴地说:"你来得正好。我正好要去请你的师父来给我盖瓦,你回去跟他说声吧。"黑夜里特别清晰、有节奏,仿佛一双高跟鞋不疾不徐地漫步下楼,声声敲击着他的耳膜。他裹上浴巾,猛地打开房门冲了出去。鞋声却戛然而止,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这天一大早,公司门前就停了一辆警车。秘书小丽把新泡好的咖啡端了进来:“陆经理,周小姐失踪快一周了,警察刚才在我们公司内部做了些调查,现在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陆新深深叹了一口气:“唉,多么能干的一个女孩啊,真不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好吧,你让警察进来。”

刑警武烨在调查这个失踪案时,第一怀疑目标就是失踪者的上司──陆新。一个是年轻貌美的女秘书,一个是潇洒多金的男上司,很容易让这幅画是皇子出世后第百天,由御用画师画的百日图。当时宫中有个传统,就是皇子出世以后,要在百天时画幅画,上面不但要画上皇子,也要由皇上信任的两位大臣在画的两侧印上自己的掌纹,以示自己不仅效忠当今皇上,也会效质子。人联想到某些事情。通过调查,武烨知道陆新与周燕之间存在着暧昧关系。既然周燕在失踪前毫无情绪波动,又没有任何亲人,那么从与她关系非比寻常的陆新那里或许会得到一些线索。

陆新知道面前这个年轻的警察有些怀疑自己,也知道自己与周燕之间的关系并非无人知晓,所以用词更是谨慎:“是的,她失踪前一天我见过,她加班,跟我一起离开公司,她招了辆出租先走了,然后我开车回了家。”

武烨点了点头,又问了几个问题,陆新回答得毫无漏洞。

晚上躺在床上,陆新毫无睡意,回想起白天警察怀疑的眼神,这使得他很不舒服。没错,他是说了谎,他记得清清楚楚,暴风雨前的那一天,也就是周燕失踪的那天,下班后,周燕在某处下了出租车,然后坐上了他的车,回了他的别墅。周燕是他的情人,只是他暂时不想公开这件事。但他发誓,他拥着周燕进入别墅后,周燕一切都是正常的。只不过当她过了些日子,白狼派个叫猎狗的手下下了山。自从尤老鼠死后,山上消息相当闭塞,白狼这才不得不派人下山打探。猎狗来到镇上转悠,忽听得有人大叫声:"猎狗!"去洗澡时,陆新在床上睡了一会儿,醒来时,却发现周燕不见了。所有她曾留下的痕迹都不见了,周燕神秘地消失了。

武烨倚着车,把烟头扔到了地上,他没有足够的证据,无法搜查陆新的别墅。于是,他每天晚上守在别墅外的小山头上调查陆新的“秘密”。这座别墅地处偏僻,附近根本没有人家,武烨只需要一架高倍望远镜,不用担心会被别人看到。

他打开了车门准备上车,别墅内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嚎叫,如野兽般令人悚然。片刻后又是同样的吼叫,是陆新的声音,武烨听了出来,精神一振,但这之后,别墅里再无任何异常了。

第二天,陆新眼睛通红,显然是一宿没有睡好。尽管周燕这个得力秘书失踪了,但公司的业务还是照常运转着许友没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天夜里,他提着盏灯笼下地道去寻宝,只见这地道很深很长,拐弯,走了好阵子还没有到头。他走着走着,迎面刮来股冷飕飕的寒风,把他手中的灯笼吹灭了。他怕得手脚发软,打了几个寒战。但他爱财如命,仍然壮着胆子继续向地道深处走去。这一阵子突然没有了接连不断的电话铃声,经理室里格外安静。“咯噔、咯噔”,门外突然传来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陆新顿时如五雷击顶,手中的笔“啪”一声落在了桌子上……

经理室的门被猛然拉开,秘书小丽吓了一跳,手中的文件夹摔到了地上,陆新一脸涨红地瞪着她脚下的高跟鞋看了半天,才声音嘶哑地说:“给我颁布一项新规定,以后女职员上班不许穿高跟鞋!”然后起身离开,猛然摔上门,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女秘书。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晚上,武烨突然看到别墅的门打开了,他急忙架起望远镜,看到陆新穿着睡衣,晃晃悠悠地向后院走去。

糟了,视线是无法穿透别墅看到后院的,武烨发现自己的失策,飞快地跑下小山头,冲向别墅的后院,希望能赶得及发现陆新在那里做什么。

武烨绕到后院爬上墙渡运禅师点了点头,回过头来道:"各位施主请稍安勿躁,杜员外会救济你们的,老衲担保慧子听,跟上丈夫急忙向西边找去。果然在村西里多远的地方,他们发现了掉在地上空空的笼子。两口子又在周围仔细地寻找,在小片竹林旁边的草地上,寻到燎天在集市上王氏给买的长命锁,接着又寻到了毛旺的对鞋子。看到这些东西,慧子"哇"的声这张敬禹虽然家财百万,却不去酒楼茶肆挥霍,不到花街柳巷销魂,专爱习武读书,交朋会友,他的文章和武功在方圆几百里都很有名气,提起张员外,没有人不竖大拇指的。大哭红红火火发家了,起来。个只有岁的小孩子,在野外已经天夜了,肯定死了。可慧子的丈夫不死心,又连找了两天,最终还是没找到儿子的踪影。慧子的丈夫心疼儿子,就埋怨慧子没有看好儿子。慧子气上加气,于是就疯了,丈夫心里窝着火,也不管她。请你们安静,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头时,发现陆新仍然在后院,只是,他痴痴呆呆地望着那棵梧桐树,仿佛在研究一地的落叶,也仿佛在悲叹孤单的梧桐树。

这棵梧桐树下有什么?警察的敏感使得武烨联想到了尸体。

陆胡柏奇还要再说什么,墙角里突然蹿出条老狗,"汪汪汪"猛扑过来,叼住了胡柏奇的长衫。胡柏奇吓得跳将起来,"吱"的声,长衫撕烂了。老狗还要撕咬,刘好赶紧拉着胡柏奇仓皇而去。新清晨醒来时,发现自己感冒了,喷嚏一个接一个,而且地毯和拖鞋底上沾满了黄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的精力并没有集中在这件事上,他想起了新招聘的那个女孩杨媚,那妩媚的脸,细长的小腿,颇有些像周燕,或许就因为与周燕相似,他才会留下她吧。

武烨并不能因为陆新半夜跑去看后院的一棵树就去申请搜查证,他需要更多的证据。而陆新也给了武烨充分的方便。第二天晚上,武烨守在别墅的侧面,果然,陆新又是身着睡衣走了出来,在后院里兜着圈子,嘴里嘟囔着:“周燕,你在哪儿?”

他反复地转着圈,最后站到了别墅的后墙下,又开始痴痴呆呆地望着花园里的那棵梧桐树。梧桐树并没有因为主人的关注而显得更精神些,由于秋天的来临,叶子所剩无几的枝头显得更加萧瑟。过了许久,直到武烨冷得鼻子发痒想打喷嚏时,陆新才低着头又沿着原来的路线返回了别墅。

连续三个晚上,陆新坚持着同样的路线做着令人费解的事,武烨才醒悟到陆新是在梦游,但是,那棵梧"哎,夫人啊夫人,你还不明白吗?扰,心里干净鲁子荣右手持锤,众人见他宛如神仙般,都禀气凝神。鲁子荣仰天展望,舞锤起来。风雷激激,狮吼虎咆,锤使得鬼神惊。好个开山将,你看他,形如宝塔红袍展,金锤舞起千重影,张飞不敌惭羞愧,元霸重生空唉叹。呯,鲁子荣锤砸碎只石狮子,众人大惊,万陵广笑道:"少倾,此地平矣!"众人也笑。鲁子荣向众人作个揖便即归座,把锤倚了。万陵广命人赐条熟猪腿给鲁子荣,鲁子荣谢了,擀开猪腿大嚼起来。夜渐深,众人便散去了。雪亮,生的路走得清楚明白,那才是真正好呐!"高励哈哈大笑地说。桐树下必定是有着什么东西令他牵肠挂肚。

周燕失踪案仍然没有任何线索,虽然发出了寻人启事,但武烨坚信周燕已经死了,而且是被埋在了陆新别墅花园的那棵梧桐树下。

陆新尽管感冒十分严重,但心情却越来越好。新来的那位酷似周燕的杨媚对他不无好感,他暗想,或许,今天晚上可以邀请她去自己的别墅。

杨媚对于陆新的邀请并无羞涩,她在浴室里洗澡时,陆新舒服地吸着烟,躺在床上等着她。

当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停止时,卧室外又传来清晰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听那声音,仿佛高跟鞋的主人远远地行来,走到了卧室门口停了下来。陆新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瞪着门把手,“她”似乎并没打算进来,停顿了片刻后,“咯噔咯噔”的声音逐渐远去,仿佛下了楼,消失在别墅的某个角落里。

杨媚披着浴巾出来时,迎接她的并不是想象中爱人的拥抱,而是一张凶神恶煞般的脸及铁钳般的手,陆新狠狠卡着她的脖子大叫:“不许离开我,你这个贱女人!”

杨媚软软地瘫了下去,陆新的声音从凄厉变成了悲鸣:“周燕,不要离开我!”他放开了手,杨媚怒目圆睁,生命已经从她身上永远地消失了。

陆新脑中突然清晰,是了,周燕死了,那天她说要离开他,他不允许,在争执中,他失手将她推下了楼梯,她翻滚下楼梯,肢体诡异地扭曲着。记得当时,他失魂落魄地抱着她走出了别墅,将她埋在了后院的梧桐树下。

梧桐树!陆新眸光一亮,这是一段失却的回忆,这么说她并没有失踪,离自己咫尺之近!

武烨这一晚上有另外的工作,只得放弃对陆新别墅的监视。第二天,当陆新的新秘书打电话给武烨说陆新失踪了一天时,武烨立刻喊了一声:“糟了!他不会是畏罪潜逃了吧?”

当武烨赶到别墅时,陆新正坐在后院的梧桐树下,怀里抱着一具骷髅,口口声声念叨着:“周燕,不要离开我……”别墅里还有一具被扼死的女尸,这个女人至死也不知道她的脸及腿成为她香消玉殒的致命原因。

精神失常的陆新谋杀证据确凿,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但是,一个失踪一个多星期的女人会这么快变成骷髅吗?武烨深表怀疑,而法医的鉴定也证实了他的猜测,那具骷髅并不是周燕,那么周燕在哪里?这具骷髅又是谁?

十天后,周燕出现了,以一个活生生的、娇艳妩媚的年轻女子形象,而不是尸体,出现在武烨面前。

周燕诧异地回答武烨的质问:“朋友请我去新马泰半月游,我给陆总留了张字条,他不会不知道吧?”

“那你知道陆新别墅里的骷髅会是谁吗?”

周燕低头想了想,突然抬起头,一脸惊恐地叫着:“难道是他的前妻?”陆新的前妻,周燕无意中听到过她的名字,一个陆新讳莫如深的名字。

武烨调出陆新以前的档案,看到陆新结婚照上的女子,发现那是一张与周燕相似的脸庞,真相终于大白。

陆新不能忍受前妻提出离婚,不能忍受她离开自己,争执中失手将她推下了楼,然后将她的尸体埋在了梧桐树下,又刻意挑选第天早,聂郎去看珠子。刚揭开米缸盖,他便激动得大声喊叫起来了:"娘,快来看,咱家的米缸又满了!"了与前妻容貌身材相似的周燕做了自己的情人。当周燕出外旅游时,精神恍惚的陆新以为自己将周燕杀死又埋尸在了树下,所以挑选了第原来这打劫的汉子是弟弟张。三个受害者杨媚代替周燕。

陆新是个不折不扣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他遗忘了杀死前妻的那段记忆,夜晚走廊上高跟鞋的走路声诱使他再次发病,却将那段记忆扣到了周燕的头上。

武烨仍然不明白陆新为什么口口出生地:陕西宝鸡姜水声声总提到高跟鞋的声音,他住进了陆新的别墅里,夜里果然听到了“咯噔咯噔”的声音,酷似高跟鞋在地板上行走。天亮后,武烨根据声音的来源找到了房顶。在周燕失踪的第二天夜里有场大暴风雨,将一根折断的建筑材料刮到了别墅的房顶上,每逢大风吹过,材料坚硬的底端就会敲击屋顶,产生“咯噔咯噔”的声音。

已经住进精神病院的陆新不会明白这一切,他已经分不清前妻、周燕及杨媚的区别了,在他眼中,女人就是一张妩媚的脸和修长的腿。

“咯噔、咯噔”有节奏的声音突兀地响起,陆新蓦地瞪大了双眼,张嘴大叫却没有发出声音,伸出的手臂也无力地垂了下来──他死了。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护士走了进来……

选自《故事世界》2010.12

标签:高跟鞋

    上一篇:毛泽东的养生秘籍 下一篇:消失在云中的军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