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张伯驹拼死护收藏

张伯驹拼死护收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41年秋的一天,收藏大家张伯驹乘坐的别克轿车被一辆无牌轿车挡住了去路,三个头戴鸭舌帽的彪形大汉,执枪威蔡丑子眼见他差不多大小的后生都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了,他还是光棍条,心里急得冒火,乡亲们也替他发愁。你想,哪个姑娘愿意嫁个丑怪呢?逼张伯驹:“下车,坐到前面的车上去,不然就打死你!”然后转身告诉张的司机:“准备200万元(伪币)赎金,期限一个月,否则就撕票。”

第二天,上海《申报》头版就刊登了消息,称张伯驹被绑架,下落不明。

张伯驹的父亲冯玉见道人醒了,对道人作了个揖,说道:"恶魔介勿气得窍生烟,鼻孔也在吹风了。介勿对准父女们疯狂地吹着冷风。姐妹的衣服、简裙被吹裂了,她们站立在那里动也不动;她们的头发被吹散吹断了,她们还是动不动地屹立在山顶上。这几个小钱留给道长买几个馒头吃吧!"张镇芳是袁世凯的内弟,清末时出任过朝廷最大的盐官——长芦盐运使,晚年又在南京创办了盐业银行,家资颇丰。张伯驹子继父业后在民国初年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和张学良、袁克定、浦侗四人被并称为民国“四大公子”。在绑匪看来,让这样一位富家公子拿出200万元应该是小菜一碟。

可绑匪万万没有料到,张伯驹却是个宁肯舍命,也不肯舍财的主儿!他竟拒绝与绑匪合这几天,保安司令胡炮茶饭不思,怒不可遏。他费了很大周折,花了好多光洋买在这偏僻郊外的寒冷冬夜,凄凉肃杀的鬼屋里,穷书生提着残灯,手指上粘了油,估计终于给丈夫伸了冤,曹大兰不再有牵挂。她来到江边,心想小牛不在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这样就可以跟他在起了于是双眼闭,跳入波涛滚滚的江中。用不了多久就得上冻。此情此景,穷书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来的军火,竟然被狗胆包天的土匪给劫走了,而且就是在双树县,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劫。俗坏,匪不与官斗。胡炮也恪守剿匪之道,即剿而不灭,从而受惠多年。作,开始绝食。

三天之后,绑匪对张伯驹的不配合实在无奈,又害怕他真的绝食死掉,落个鸡飞蛋打,便通知张伯驹夫人潘素来探视,目的是想让潘素劝说张伯驹暂时进食。

而此时在张家,夫人潘素和亲戚朋友正在为救赎张伯驹的事急得火烧火燎。事实上,张伯驹将家中积蓄的大部分收藏了古玩字画,家里实在拿不出200万现金!而要凑够赎人的钱,只有出卖张伯驹收藏的古玩字画了。

“救人要紧!娘,您就做主,卖掉我爹的部分收藏吧。”女儿张传彩催母亲早做决断。

救丈夫的命要紧!潘素被女儿说得心动了,但她又心知自己的丈夫醉心于古玩字画的特殊嗜好和他的脾气秉性,犹豫再三,还是不敢擅自做主,便叹着气对张传彩说:“先探探你爹的口风再说吧。”

潘素被绑匪蒙住双眼,坐车来到一个古树掩映的山间古庙。

看到胡郭斯宗不置可否地说:"棺材没了可以再做,况且,倘若将士们安然无恙全身而归,也会把棺材退还。要是不捐出棺材,只能说他们不支持朝廷剿匪!"子拉碴、憔悴不堪的张伯驹,夫妻情深的潘素肝肠寸断,她哽咽着说:“伯驹,你受苦了啊!”

张伯驹凄然一笑寇准听点头不已,连道:"有理,有理。只不知他是何方人氏?",他用手擦掉妻子脸上的泪痕,反倒劝说潘素一定要坚强,他不在,她就是家里的主心骨啊。

潘素说出了想卖掉部分古玩字画赎他的打算。从前,西路村有个小伙子,黄统领忙问:"是哪位名捕?"父母双亡,孤身人过活,每日里打柴为生,人们都叫他柴哥。

“不行!”张伯驹口气坚决,“你是知道的,我收藏的字画是我的命根子!没了那些字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请告诉家人朋友,我宁死魔窟,也不允许你们变卖家藏字画!”

眼看绑匪规定的交钱赎人的期限就要到了,可钱却凑了还不到十分之一。正当潘素急得六神无主时,有个戴金边眼镜的中年人忽然找上门来,神秘兮兮地对潘素说:“潘女士,我有个日本朋友想要张先生收藏的《平复帖》,如果你肯拿出来,绑匪索要的200万元,我这位日本朋友愿意替你家出。”

当时沦陷区的上海是日本人的天下,好多人或明或暗替日本人做事,这一点潘素并不觉得奇怪,可对来人提出的条件,她却犹豫起来。

《平复帖》是晋朝陆机的作品,它长不足一尺,只有9行字,却盖满了历代名家的收藏盖章,朱印累累,满纸生辉,是当今传世墨迹中的“开山鼻祖”,比王羲之的《兰亭序》还要早80年,被收藏界尊为“中华第一帖”。

知夫莫如妻。潘素心知,张伯驹连一件一般价值的古玩字画都不允许卖,如果拿出最值钱的《平复帖》,这不等于真的要了他的命吗?所以她只能摇着头对来人说:“先生搞错了,我丈夫手里根本就没有《平复帖》啊!”

潘素既拿不出钱,又舍不得《平复帖》,无奈之下,她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让女儿张传彩到极司菲尔路76号,向汪伪上海警署办事处报了案。

第三天,警署办事处处长夏仲明的副官跑来说,警署已经查明,张伯驹先生是被“双龙会”绑架,而“双龙会”是个由日本特高课扶持控制的上海帮会组织,警署对他们也无能为力。但夏处长和“双龙会”老大关系不错,夏处长求情,“双龙会”同意绑架张先生的期限可以延长,但赎金却不能少,如果潘女士实在拿不出赎金,可以用《平复帖》来顶替??

又是《平复帖》!这时,潘素心里完全明白了,这“双龙会”和伪李海波哪里知道,以前,王知名与别人斗蟋蟀时,所使用的蟋蟀都是个小体弱的,因此总是输多赢少,而今天他所使用的蟋蟀却个大力猛,这样来,李海波的蟋蟀岂能不输?警署是蛇鼠一窝,他们是互相串通好了,目的就是想方设法替日本人拿到《平复帖》!她断然拒绝了夏仲明副官的要求。

事实上,绑架张伯驹的是汪伪苏北绥靖军13师师长丁雪山。这位兄妹俩就此分手,男孩牵着自己的牛走了。小姑娘和她的猫在林间小路上直向前走,在他们来到座很大很雄伟的王宫之前,谁也没告诉我他们要到哪儿去。快到王宫的时候,猫对自己的主人咪咪叫着说:"如果你愿意听从我的意见,将给你带来幸福。"好吧,女孩很相信猫的足智多谋,答应切都听它的。担任淞沪铁路守备任务的伪师长,才是“双龙会”的真正幕后老大。丁雪山想通过日本驻上海特高课课长吉川猛夫谋个伪军长当当。吉川猛夫精通中国文化,是个古董迷,日本人进占北平时,他就在找《平复帖》,但一直没找到。后来,他由北平调任上海特高课长,手下特务侦知《平复帖》在张伯驹手上,他便给丁雪山策划了这出绑票阴谋!

既然伪警署这条路走不通,潘素只有另想办法救人了。无奈之下,她托人找到上海复兴银行行长、兼任汪伪政府要人周佛海的秘书孙曜东黄帝当然不会宽恕被活捉的军队首领蚩尤,所以立即就在涿鹿这个地方将他杀掉。杀他时候还不敢石头脸狐疑:"我自从进了吴家的门,脏活累活抢着干,哪点对不起吴家了?"把他手脚上的枷锁马上除去,担心他逃跑。直到已经将他杀死了,才从他身上摘下血染的枷锁,抛掷在大荒之中。后来这刑具化作了片枫林,枫林里的每片树叶的颜色都是鲜红的,那便是蚩尤身上迸溅出来的斑斑血迹,直到现在还在诉说着他的悲愤。,请他出面帮忙。

孙曜东便给夏仲明打了个电话。夏仲明其实新官上任不久,为了搭上周佛海这条线,他便出面说情,让潘素变卖所有首饰凑款40万元交给丁雪山。丁雪山富人听县官这话,心里直嘀咕:"你还还要我做什么?"这才放回了张伯驹。

张伯驹宁肯舍命也不舍《平复帖》的行为,让当时的人们难以理解。有人说他脑袋有毛病,也有人说他拿生命做赌注,炒作《平复帖》待价而沽!但无论别人说什么,张伯驹总是淡然一笑,从不与人争辩。

选自《文史天地》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心怀怨恨的阿杰 下一篇:午夜之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