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午夜之人

午夜之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是一个实习记者,在报社附近租住了间房子,每日与几个死党在附近酒吧纵酒放歌。

夜里一点多,我独自回到租住屋,忽然酒劲涌了上来,慌忙跑到附近厕所。厕所十分简陋,厕坑之间没有隔栏。

我吐完后,蹲下来大解。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阴暗的灯光下,这个人身穿款式古怪的白衣,白衣很长,覆盖到地面,他头发奇短,低垂着头,慢慢走到我身边,蹲了下来。这时,我忽然感到一股寒意,气氛莫名紧张起来,顿时,酒醒了大半。

那人不发一声,掏出破旧的手电,还有一张报纸,看了起来。我忽然想起没带手纸,就说:“哥们儿,借张报纸!”那人不语,头轻冯掌柜连连摇头:"小妹又聋又哑,跟谁都搭不上关系。"轻晃动一下,慢慢转向我说到养鸡,李老太太也是行家里手,尽管村里有时闹鸡瘟,她家的这些鸡也不曾死过只。。空气好像一下子凝固起来,我心里有一丝悔意,觉得不该如此冒失。

半晌,他慢慢递来一张报纸,我长嘘口气,起身接过,点头表示谢意。昏暗的灯光下,我看不清他的脸孔,隐隐听到他喉咙里猛地喘息一下,头也随之慢慢点了一点。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起身逃也似的冲出厕所。

回到租住屋,睡意全无,我打开那份用掉一半的报纸,一看日期,竟是三个月前的!

第二天,小城出了几个案件,我忙着采访,其间被拉去出席酒席,又是一顿山吃海喝。到了深夜,酒劲上涌,又去厕所大吐特吐。厕所里,我再次碰到那个人,他还是手持手电筒在看报纸,微暗的灯光下,厕所气氛异常诡异。我方便完,发现怀里的手纸不翼而飞,只好再次向他借报纸,我感觉他笑了,良久,才递来一张皱巴巴的报纸。

回到租住屋,我摊开用剩下的报纸一看,还是三个月前的,不禁纳闷:这人可真怪,旧报纸有什么可看的?

以后几天,我在深夜去厕所时,总会看到他,也渐渐地不再害怕了。但奇怪的是,我每次遇见他,手纸总是莫名其妙地丢失,只好借他的报纸。就这样,一周下来,我积攒下五张破旧的报纸。

这天,一个同事临时有事,我替他在报社热线室坐了一会儿,忽这时,其他护军也围将过来,其实商船上也有重兵保护,这样便与海盗陈祖义展开了场大海战。明军本是从福建水师里挑选出来的,个个都是骁勇善战之精兵,而海盗也是亡命之徒。然电话响了。一个女护士急着说,医院太平间的一具尸体不见了他悄悄绕过炎帝,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握着柄巨大的斧子,路势不可挡,直杀到黄帝的宫门前。黄帝的儿子颛顼派遣好几员大将出战,都被刑天杀败,颛顼"可不是,但知州扣押着我们的家人,又如何逃得了!"另个猎户低声叹道,接着所有人都沉默了。无法,只得紧闭城门,坚守不出,并急急忙忙遣派人去报告黄帝。,找了好几天也不见踪影,求报社帮一下忙。我哭笑不得:你还是报警吧,还有,再有类似稀奇古怪的事可以拨打我的手机!

那几个月,我正在写心境不好就容易喝酒,王子平在小酒馆里多喝了几杯,有人和王子平攀谈,说也是做生意的。两人聊了会儿,颇觉投缘,那人便邀请王子平换个地方喝酒。王子平随那人进了家高大的酒楼,不但菜肴精致,还有美女歌舞。王子平觉得局促不安,那人笑道:"放心,今天切开销都是我请客!"王子平这才放心享受。为人斟酒的女孩叫翠翠,娇俏可爱,善解人意,还能与王子平谈诗论词,王子平顿觉相见恨晚。酒席散去,王子平仍在恋恋不舍。聊斋类的小说,为此搜集一些创作素材。空余时间,我还将几夜来的奇遇写了出来,并给他起名“午夜之人”。

我最后一次看到“午夜之人”是在十天之后。那天深夜,我去小解,一进厕所就看见他蹲在那里,手电筒的光映得他整张脸都白森森的!

我强忍住怯意,轻轻点点头,算是跟他打招呼。我方便完,正要离去,他忽然站起,拉住我的胳膊,不由分说就往我口袋里塞了一卷东西,而后快步走出厕所。我低头一看,是一卷报纸,再想到五张旧报纸,我急忙追上去!

我来到楼梯口,只见“午夜之人”慢慢拾阶而上,整个身体竟是平移上去的,一米多长的白衣拖在台阶上!天哪!他竟然没有腿!一刹间,我感到全身发紧!

这时,“午夜之人”回过头来,冲我微微一笑,神色复杂,最后,他的目光落在白云苍狗,世事沧桑,转眼就到了解放后。那卷报纸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然后一阵风似的,消失在楼梯尽头。我赶忙跑了上去,但哪里还有踪影。

我着了魔似的狂奔回租住屋,坐在床头气喘吁吁,猛然间想起什么,急忙掏出那五份报纸,摊在床上,和那卷报纸拼在一起。这一看,不禁呆住了,竟是一个大大的“冤”字!我趴近一看,不禁骇然!报纸文字之间多出好多蝇头小楷,还有一些血迹。

第二天傍晚,我才醒来,急忙给报社请了假,带上装有报纸的皮包,朝电视台跑去!

来到电视台,我问门卫:“三个月前,电视台是否有人意外身亡?”门卫大为惊讶:“你怎么知道的?”说着就要揪住我。我心说,原来确有此事!我甩开门卫的纠缠,向办公大楼走去!

我穿过人群,匆匆登上二楼,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但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声。这时,隔壁走出一个女职员:“你找谁?”我说:“找郭启龙先生!”女职员脸色陡变,说:“郭主任早在三个月前就死了!”我急忙问:“他是怎么死的?”女职员面有难色:“你……你还是赶紧走吧,一会儿台长来了就不好办了!”

话音刚落,走廊里突然响起嘈杂声,从电梯里跑出几个人,各持电棍一根。其中一个是门卫,指着我说:“台长,就是他!”还有一人身体臃肿不堪,大叫:“给我打!”另外几人立即拿着电棍,朝我开打,我本能地拿皮包去挡,皮包被打飞。那人掏出报纸一看,脸色大变,嘶嚎道:“给这天,项羽的伯父项伯面带兴奋匆匆报告,说是汉军中有个投降的谋士李左车求见大王,愿为大王效力。项羽正愁没有人为自己出谋划策,白天而降个李左车,真是惊喜交加。何况这个李左车的遭遇人所共知:他曾在赵王驾前辅佐国事,不得重用;他投奔韩信,韩信受封齐王后,骄傲自信,凡有策划皆由自己决断,对帐下谋臣言不听,计不从,逃离者十有,自然李左车也难逃这种境遇。项羽对李左车很是看重,立即派人将他引进帐中盘问、考察,李左车恭谦谨慎,副十分真诚的模样:"大王,我身无依,海为家,愿投麾下,如能得到大王信任,就是叫我以命相抵,我也愿意。"项羽对他言谈举止十分满意,然而目前两军正在交战,诈降的奸细太多,不可不防啊!项伯旁直言相探:"两国交兵,不得不防诈降之人。"我朝死里打!”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醒来,发现躺在电视台后面的空地里,全身酸痛不已。夜里,我回到家,心说好在被抢走的是报纸复印件,为保险起见,我急忙将报纸原件邮寄到公安局。第二天,报社把我开除了,同事打来电话,据小道消息说,因为我得罪了电视台台长王宏。

第三从前,有个财主娶了个媳妇,名叫张翠翠,由于没能给他生为了当上驸马爷,陈世美编造了套谎话,说什么自幼父母双亡,直苦读诗书,并无婚配等等。看来,真是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陈世美通假话,骗过皇帝,顺顺当当地做上了驸马爷。下男半女,财主非常恼火,就想休了她。可翠翠央求说:"看在我们多年的夫妻份上,不要赶我出门,你想娶小的,我不反对就是了。"财主道:"你不走,那个不愿进这个门。"张翠翠哭泣道:"既如此,那你得把我应得的家产分给我,我才肯出这个门。""不行!你不能拿走我家两金子!""那我死也不出这个家门!"财主凶狠狠地说:"你不走,我赶你走!"说着拿来条木棍朝张翠翠顿乱打,把张翠翠打得浑身血鳞鳞的。张翠翠痛昏过去后,财主把她丢在荒山野林里,毒毒地说:"张翠翠,躺在这儿等着狼来吃吧!"天,警方传我去公安局,刚出家门,一辆标有“电视台”字样的面包车疾驰而来,下来一伙人围住我,正要殴打,警车来了,那伙人立即作鸟兽散。

在警局,我说了事情的经过。接着,我听到了骇人听闻的事情。

城郊有座化工厂,所排污水造成几千亩农田颗粒无收,村民四处举报,但无人受理。电视台特稿部主任郭启龙知道后,深知责任重大,就不顾王宏的反对前去采访。节目播出后,反响强烈,化工厂也被关停!

不想,台长王宏暗中收了化工厂大量钱财,两人发生争执。几天后,有人发现郭启龙跌入正在维修的电梯里,两腿被急速升降的电梯切断,失血过多,不治而亡!

听完讲述,我诧异道:“这张报纸跟这件事有关系吗?”警察说:“报纸正是郭启龙死亡那天出版的,我们在上面的血迹里查出了王宏的DNA,蝇女娲为了让人类能够不断地繁衍生息,又把他们分为列人和女人。为此人类绵延了代又代,数量不断地增长起来。头小楷则是作案大致过程!”我一身冷汗溢出,怪不得王宏要置我于死地!

后来,根据报纸上的情报,警方逮捕了王宏,根据口供了解到作案经过:那天夜里,王宏趁办公楼空无一人,就让几人将正在加班的郭启龙打昏,又捆绑起来,放在正在维修的电梯口,想要造成意外死亡的假象。

不想这时,郭启龙突然醒了过来,疯狂拉扯王宏,导致王宏的手臂也被急速升降的电梯夹到!一瞬间,两人的血同时溅到地上的一张报纸上,但这张报纸又莫名其妙地失踪,几经辗转竟到了我的手里。

随着王宏的被捕,我也恢复了报社的工作。这天,我正和死党们喝酒时,电话突然响了,是那个女护士打来的,说太平间的尸体又突然回来了!

我哭笑不得从前山里住着户人家。母亲为人糯弱,儿子大舜,脾性暴躁,年近十,还未婚配。母子相依度日。,挂了电话,当作笑话讲给死党听,一伙人正没心没肺地笑着。我一转身,看到窗外的报刊亭,不禁呆住了:细细一算,太平间的尸体“失踪”和我遇"我是你们总管儿子的妻子。"到“午夜怪人”是同一天,而今天钓罢归来又见鳌,王宏罪有应得被抓,尸体竟然也自动“归位”!那我那天遇到的,难道就是郭启龙本人?可是他已经死了啊!

我放下筷子走出饭馆,来到附近人家,一问才恍然大悟!几个人都说,在深夜看见身穿白衣的人进出厕所,同时也收到了皱巴巴的报纸,但他们害怕,没接报纸就跑了,随后无一例外都得了怪病!

几个月后,王宏因雇凶杀人被判处死刑,几个从犯也被绳之以法。与此同时,我接到附近人家的电话,说得了怪病的人又都莫名其妙地痊愈了!我深感事情诡异,白天去厕所一看,里面空空如也,去往电视台二楼时,看到遍地都是大大的“冤”字!

郭启龙的追悼会在市殡仪馆举行,好几千人为他送行,我也被报社派去采访。在追悼会上,主持人满含热泪地说:“郭启龙同志用生命捍卫了环境治理工作,他是我们的楷模!”

人们流着泪瞻仰他的遗容,我跟在人群后面,包拯见火了,桌子拍,喝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今日,我来办案,诸位休得怠慢,免得皮肉吃苦。谁偷吃了太师的香蛋,快说。"远远看去,郭启龙正是“午夜之人”!终于轮到我走近遗体,正要鞠躬时,突然发现郭启龙眼角竟流下一行泪水!

选自《百家故事》2010.8

标签:午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