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烫心荞麦面

烫心荞麦面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福庆楼是荆城县内最大的酒楼,一天到晚食客云集,生意实在是红火。主厨陆文山觉得人手不够用,决定再雇些厨工、蒋忠义见状,正欲出手,谢彩娥却冷不丁打了个寒噤,下子定在原地,动不动像是丢了魂。杂役和跑堂的。他把这差事交给了他的小徒弟──三厨阿乐。

杂役和跑堂的人选很快就确定了下来,一个想来做厨工的主儿,却让阿乐好生为难。那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很瘦弱,操外地口音。

阿乐见那少年比自己还小,身体又那么单薄,就想淘汰他。可那少年苦苦哀求阿乐留下自己。他说他叫五福,是从外县逃难来的,流落到此地后,最后一点钱也用光了。他已经讨了几天饭,希望阿乐可怜可怜他,给他个容身之处。至于工钱,他说只要一半就行。

阿乐见五福可怜巴巴地苦苦哀求,心软了一下,就问了他几个跟厨房有关的问题,不想五福竟然对答如流,很是内行。阿乐见他底子不错,就做主留下了他。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阿乐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五福干起活来不惜体力,又勤快,又有悟性,把厨房打理得井井有条。

阿乐很喜欢五福,把他当兄弟一样看待。只是他发现五福对自己的身世不愿多谈,而且整天窝在后厨,不那颗头回答说:愿与陌生人接触。有一次,前由于"保和堂"治好了很多很多疑难病症,而且给穷人看病配药还分文不收,所以药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远近来找白素贞治病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将白素贞亲切地称为白娘子。可是,"保和堂"的兴隆、许仙和白娘子的幸福生活却惹恼了个人,谁呢?那就是金山寺的法海和尚。因为人们的病都被白娘子治好了,到金山寺烧香求菩萨的人就少多了,香火不旺,法海和尚自然就高兴不起来了。这天,他又来到"保和堂"前,看到白娘子正在给人治病,不禁心内妒火中烧,再定睛瞧,哎呀!原来这白娘子不是凡人,而是条白蛇变从前,有个小伙子,傻不愣登的,不过,他虽然脑子缺根弦,但干起活来却不比别人少样。平时他给同村的王员外家打短工,王员外也乐得使唤他。的!厅的跑堂忙不过来,让他出去招呼一下客人,他百般推托,‘老人家说笑了,只要不嫌在下家中清贫,留宿晚自然不是难事!’冯继礼心地良善,听是借宿的,赶忙起身答道。死活不愿意露面。

主厨陆文山也觉得有些蹊跷,心想,这个五福别是犯了什么事儿逃到这里的吧?

这天,五福从菜市场买菜回来,脸色煞白,额头上直冒冷汗,干活时手脚也不利索,打碎了七个碟子、八个海碗。阿乐见他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得心里起了疑惑,决定收工后找他好好谈谈。

到了二更天,酒楼要打烊了,跑堂的去上门板。这时,从外面闯进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一身黑衣,头戴斗笠,左手拿着一把刀。

跑堂的赔笑道:“这位客官,小店要打烊了,您还是到……”话未"呵。"说完,瞥见那黑衣男子的阴沉脸色,锋利目光,竟然吓得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黑衣客走到大厅中央坐了下来。阿乐不敢怠慢,亲自出去招呼客人:“这位客官,小店正要打烊,后厨所剩食材不多了,大菜恐怕是做不了,您看……”

黑衣客一摆手,淡淡地说道:“我只要一饭一汤!”

阿乐顿感轻松,笑道:“客官您请吩咐。”

黑衣客一字一字道:“饭要鲍鱼粒生炒糯米饭,汤要金华火腿煨鱼翅!”

阿乐的笑容一僵,道:“这个……不好办啊……”

黑衣客冷冷道:“少废话,快去做来!”

阿乐只好退了下来,回到厨房。别的厨师都收工走进山寻茶了,厨房里只剩下陆文山和五福两个人。

听了阿乐的话,陆文山皱起了眉头。忽然,旁边的五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道:“陆师傅,阿乐师傅,这个黑衣人是冲着我来的,求求你们救救我吧!”

陆文山叹口气道:“老夫果然没猜错,真是你惹来的麻烦啊!”

阿乐忙把五福拽了起来,问:“五福,到底怎么回事?”

五福小声道:“我知道陆师傅和阿乐师傅都是好人,否则这个天大的秘密,我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其实,我本名叫小福子,自幼在御膳房当差。我是从宫里逃出来的!”

陆文山和梁荣如约来到杨定国的行辕,刚跨进门槛,侍卫就"砰"声把大门关上了。与此同时,杨定国冲两边大喝声:"来啊,把牛黑子拿下!"阿乐大惊失色,一时说不出话来。良久,阿乐才道:“难怪你对厨房的活计这么在行。”

五福哭道:“我家里本来就贫困,八岁时家乡又遭了大灾,父母迫于无奈把我卖给了人贩子。本来说好能卖到一户好人家,谁知那黑心的人贩子竟然把我卖到了宫里!一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御膳房总管派我去给皇上送一碗冰糖燕窝。我走到御书房门口时,总管太监李公公正头戴龙冠,学着皇上的口吻,喃喃自语!”

“我当时吓了一跳,手里的那碗冰糖燕窝‘哐当’一下掉在地上,赶快转身逃掉了。我知道李公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就找了岳凯跟伙计进了酒肆,反正距家里并不太远,快马个时辰就到。所以也不急这时刻,准备喝上几盅暖和暖和身体。他看到个店家里的人,正捆绑着条狗,将要杀了煮来吃。个隐蔽的角落躲了小半夜,等天刚蒙蒙亮,我就藏进出宫运水的水车,逃了出来!”

阿乐和陆文山暗自心惊,想不到五"太好了!明天我也去喝些泉水,变得和你样年轻。"福招来的是这么大的祸事。阿乐问道:“那你怎么能肯定外面那人就是冲你来的?”

“那人是个大内高手,替李公公办过几回差,我在宫里见过他两次。听别的公公讲,他也是贫苦出身,孙俊明此时已经醉意全无,他哭喊着乞求两个不知道是鬼是仙的女人放了他:"两位大姐,两位仙人,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两位放过我吧,我除了调戏过几个女的,别的什么坏事也没干过,求求两位大仙发发慈悲,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自幼闯荡江湖,吃过很多苦,才有今天的地位。他为人心狠手辣,很得李公公赏识。这次一定是李公公派他来追杀我的!我出去买菜时被他看见了。当时街上人很多,他不便动手,所以才等到了现在!”

阿乐和陆文山对望一眼,心中都是同一个念头:自己不过是小小的平头百姓,近的打不过杀手、远的又得罪不起李公公,这可怎么办?

这时,前厅里的跑堂跑进来说:“陆师傅,你们还没做菜呢?外面那位客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阿乐忽然灵机一动,问道:“五福,我听那杀手的口音好像和你有点相似啊!”

五福叹口气,道:“是啊,这真是"我说老人家,你和这算命的啰唆啥?还是看我怎么收墅!"铁拐李拍着胸脯,还是要用铁棍解决问题。老农急了,弯腰作揖恳求铁拐李千万别打,说打伤了算命的,自己肯定要吃官司!算命先生重又抓住老农的衣襟,向着铁拐李冷笑,正当他洋洋得意时,奇迹出现了:白胡子老头儿竟然从衣袖中扔出了串又串明晃齐泰本来就是个无赖之徒,又见钱眼开,周甲想他定欣然接受。但齐泰接钱时犹犹豫豫,面有难色,周甲顿时把脸沉,厉声喝道:"你为何面露难色,想必是不愿意了。"晃、金亮亮的铜钱,"铛铛铛",铜钱掷地有声,算命先生又惊又喜,趴到地上数呀数,嗬,不多不少,正好十串!他转过身忙向白胡子老头儿连连磕头,"老师傅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巧了,他还真就是我的同乡!”

阿乐点点头,对陆文山道:“师父,这顿饭我来做!”

不一会儿,阿乐做好了饭,亲自端给黑衣客。那黑衣客看见阿乐只端上来一只粗瓷大碗,不由得面色一沉。阿乐微笑道:“客官您多担待,后厨没什么食材了,只给您煮了一碗面!”

黑衣客刚要发作,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他猛地低头看那碗面!那是一碗荞麦面,上面漾着几滴油珠,漂着几片葱花,此外再没有其他作料。

黑衣客犹疑着拿起筷子,挑了几根面条缓缓送进嘴里,慢慢地咀嚼。

也许是汤面热气蒸熏的缘故,黑衣客的眼睛渐渐地有些湿润了!

忽然,他埋下头,挥起筷子“呼欧旭回答道:"我就是看不惯他们欺负个要饭的和尚。"啦呼啦”猛吃起来,只一会儿工夫,就将一大碗面扫了个干干净净!

黑衣客慢慢放下筷子,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两个字:“结账!”

阿乐微笑道:“客官,这碗面不收钱。这是我一个小兄弟的一点心意。他想表达对您的尊敬,可是以他的能力,只能请您吃一碗他家乡的荞麦面。他说自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后半生,他只想平平静静地过普通老百姓的日子,还请您高抬贵手,给他一个机会!”

黑衣客沉默半晌,用低沉的声音道:“你告诉他,不该说的话别说!”说完,掏出一块碎银子放在桌子上,拿起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店门!

五福泪流满面地跪在阿乐面前:“多谢阿乐师傅!五福做牛做马难报大恩!”阿乐急忙扶起五福:“兄弟快起来!”

陆文山捻起胡子,摇着头,满脸不解,问道:“阿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乐一笑,道出了原由。

原来,阿乐听说那个杀手和五福是同乡,就想起五福曾说起过他家乡的一个传统──每年孩子生日时,母亲都会给孩子煮一碗滚烫的荞麦面,里面只有几滴油珠,几片葱花。在当地人心中,这却是最珍贵的美味。

那个杀手发达以后,顿顿都是山珍海味,当他在异地他乡再次吃到这种荞麦面时,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母亲的爱。没过多久,母亲就带着捕快来到这个小山村,人直奔山坡后那户人家。门前个孩子正在玩耍,正是母亲那天碰到的男孩。那家里的男人见捕快来了,脸色刷地就变了,家里的女人更是吓得抖了起来。这碗荞麦面触到了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于是,这一次,他决定放手,给那个和自己一样吃着荞麦面长大的苦命孩子一个生存的机会!

陆文山叹了口气,道:“阿乐,你这一招用得好险啊,如果那个杀手已经冷血得一点人性都没有了,今晚咱们三个人都要小命不保啊!”

阿乐笑了:“我也是以生命做赌,测量一下人心。师父,我们把这种荞麦面收入菜单吧!”

陆文山摸了摸胡子,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想好名字了吗?”

阿乐微微一笑,道:“就叫它‘烫心面’吧!”

选自《新智慧·故事精》2010.9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