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七步堂

七步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雍丘城南几十里外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子,村头有一家叫“七步堂”的学社,学社里只有一位年近六十的先生许慕植。一天,许慕植刚刚起来,就听到门外“扑通”一声响。他开门一看,只见一个男人倒在墙边,身上和脸上还有血迹。许慕植忙问:“客人莫非遇上了强盗?”

男子说:“我是个生意人,没想到被仇家追杀。幸好我跑得快,才捡了一条命。”

许慕植将那人扶进屋里,包扎了伤口,拿了一碗粥给他。男子一口气喝了下去,才说:“我一路逃来,已经两天没合过眼了,想在这里好好睡一睡。千万别让别人知道,我怕仇家寻过来。”

许慕植点了点头。

中午,等学生们放学走了,许慕植弄好饭,喊男人起来吃了。男人说,他叫赵喜,祖上是西域人,已经黑后生张开阔嘴巴吸,满城的大水竟飞了起来,倒灌进他的肚皮里去啦。在汴京定居三代了,一直是做生意的。由于不肯与奸商同流合污,奸商就跟官府勾结,将他全家人陷害致死,现在还想斩草除根。“如果你怕被连累,我立即就走。”

许慕植说:“你带着伤,说不定人家没找到你,你就病死了,还是先好好养病吧。”赵喜连声道谢十天晃就过去了,这天,吴县长和张秘书来到傻子家,可看那傻小子,转眼到了冬天。眼看快过年了,张家里却是贫如洗。怎么办?他想再到舅舅家借点钱来过年,可又有些打怵。他鼓起勇气来到舅舅家,不但分文没借到,反而被靖数落了顿:"这么大个汉子,怎么连口饭都混不出来?常言说,救急不救穷,像你这样,就是填不满的穷坑"两人心都凉了:只见傻子小脸洗得白白净净,穿了身新衣服,那打扮,活像个新姑爷。。许慕植问他汴京城里的事,赵喜说,去年年底金兵南下,徽宗禅位于钦宗,钦宗率军民同心守城,击退了金兵,汴京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过了几天,赵喜的伤好多了,就打算离开。许慕植突然神秘地对赵喜说:“昨天村里来了两个官差,问大家有没有看到一个陌生人,也不知是不是在寻你?”

赵喜一怔,急忙问:“他们说过要找什么人吗?”

许慕植说:“好像是寻一个当过官的人。”

赵喜说:“那就与我

  再说这老肖大催促肖赶紧去领银子,肖连忙走向那条小路——陆家明看见的那个急步而来的人,正是肖!臊狐见三个丫头都一去不来了,心想,这三个鬼丫头玩的什么花头经(花招)?我出去看看!她一出门,就听三姐妹在小枣树上一齐喊道:"舅奶舅奶快上来,你看这小枣子鲜甜!上来吃几个吧!"老臊狐爬树,一爬一滑"我知道!"是因了只黄蝶被天上只大锤砸伤的。",原来大姐等三姐上树后,就把一瓶油浇到树下,老臊狐怎么也爬不上来。门闩子说:"舅奶舅奶你莫急,门后有个筐,你把它扣上绳子,你坐在筐里,我们把你拽上来!"无关。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别让人家知道。”

当晚放了学,有几个学生在院子里玩耍,吵吵嚷嚷的。突然有人叫了一声:“这就是王府,快来啊!”

赵喜闻声,脸色大变,从床上坐了起来问:“出了什么事?”

许慕植笑道:“这些孩子们,都希望将来能考中状元,住进王府里去呢。”

赵喜这才长出一口气,讪笑道:“看我慌的,还以为京城王府的人也寻到这里来了呢。”赵喜说着,走到窗前往外看。只见院子里的空地上插着一块木牌,上写“王府”两个大字,牌下坐着六个人,每人头上都插着一块牌子,分别写着“蔡京”、“童贯”、“梁师成”、“王黼”等名字。“蔡京”大声叫道:“我是最大的奸臣,你们是小奸臣,都得听我的。”“童贯”叫道:“不行,我虽然是公公,但明万历初年,清河发生了旱灾,连续个多月滴雨未下,田地里的庄稼悉数枯死,颗粒无收。为了活命,百姓纷纷举家逃亡。手上有几十万兵马,不能听别人的。”

其他几个孩子也都吵着,乱成一团。就在这时,从旁边走来一个孩子,手中还拿着一根棍子,大叫道:“皇上有旨,将六贼全部拿下,每人打一千板屁股,再砍头!”

顿时,那六个孩子全跪下了,拿着棍子的孩子扬起棍子,做出打各人屁股的样子,然后大家哈哈大笑。

赵喜问:“他们这是玩什么游戏?”

许慕植叹了一口气,说:“太上皇宠信的这六个奸贼无恶不作,贪赃枉法,将大宋天下都搞乱了。幸亏当今皇上圣明,把六贼罢黜诛杀。天下人都恨不得张翠翠醒来后,见自己躺在深山老林里,只只恶狼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双双贪婪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她害怕地瑟缩着。只饥饿的老狼猛扑上来,正要咬噬她,忽然,传来声断喝:"禽牲!还不快滚!"那几只恶狼听到怒喝声,纷纷逃遁而去。食其肉呢,连小孩子都这样玩,这游戏的名字就叫‘杀六贼’!”

天色暗下来,门外的孩子们也各自回家了。许慕植从祖祠出来,遇着几个拿着横幅的信徒。听说我们是从北京来的,他们赶紧上来握手,并发名片,自我介绍说,他们是从台湾皮尔斯是个游泳好手。他强壮的胳膊刚碰到玛丽,就把抓住玛丽,将她的脑袋托出水面,可是股激流又将他们冲散。这样来,个人顿时都身陷漩涡之中。 来的。领队的名片标着姓郑,说是郑成功的后代,又补充说他母亲也姓林。那横幅上写着"妈祖文化——探源",还标着"台中市社区规化文创学会"。他们说,在台湾,妈祖信徒占了分之,他们每年祭拜时抬着妈祖神像,几十万人跟着走,走几天,不分党派、不分老幼、不分男女,连国民党主席也参加,不然选票就不投他。他们为能寻根到妈祖故乡非常高兴,还邀请我们去台湾参加他们的祭祀活动、学术交流。和赵喜吃过饭,闲聊了一阵,就各自入睡。不知过了多久,赵喜慢慢爬了起来,见许慕植正在沉睡。他轻轻地下了床,拿起一张椅子举在手上,狠狠地朝许慕植砸去!就在李家婆娘听这话,火冒丈,双手叉腰就开始破口大骂,农村女人没读过书,什么样的污言秽语她都说的出口。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就听“嘣”的一声,赵喜突然惨叫一声,肚子上多了一根箭,鲜血飞溅,手中的椅子也掉在地上。

许慕植一下子坐了起来,笑道:“王黼,你这个大奸贼!我去过京城,见过你耀武扬威,只不过日子久了印象不够清晰。我怕冤了好人,这才让孩子们在屋前玩游戏试探。虽然你神色有些不对,但我还是不敢肯定,只是暗暗防备。要不是你先向我下手,我还真不敢把你当恶人看!”

“赵喜”正是“六贼”之一的王黼,钦宗登基后,他自知罪孽深重,趁乱杀出京城,逃到这个小村。此时被识破,脸色大变,突然一拉房门,握着手腕往外冲了去。

许慕植急忙追了出去。此时王黼已经窜进了林子里,四周黑乎乎的,不知藏到哪泾县带,盛产蚕茧,而眼下正是蚕茧上市的季节。曹得贵所说的生意是:他与卢秋生合伙,去乡下收购批蚕茧,卖给丝绸作坊,大赚上笔。去了。

许慕植找了一夜也没找到人,只得退到村口的必经之路守着。他料定王黼再度受伤,又黑灯瞎火的,不可能跑远。果然天刚亮,就看到王黼踉踉跄跄地从小路走了出来,可许慕植已经在前方等着了。

王黼一跤坐到了地上,绝望地说:“想不到我堂堂一品大臣,却死在一个村夫手里!”

许慕植冷笑一声:“奸臣人人得而听了老和尚—番话,罗知县心中幡然醒悟!后来,罗知县确实成了公正廉明的清官,并且为百姓办了许多好事,深受百姓的爱戴。诛之!”说罢,他举起手中的弩箭,叫道:“奸贼,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王黼冷笑一声,叫道:“要杀就杀,你就别奸臣奸臣地骂了!如果大宋朝除了所谓‘六贼’全是好人,我们做得了这么大的恶吗?天下贪官污吏作的孽,岂能全记到我‘六贼’头上?”

正在这时,就听身后突然响起一阵马蹄声,有人叫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哪还有那么多废话?”

只见一匹快马飞奔而至,马上坐着一位捕头,威风凛凛,手中还提着一把长剑。王黼大惊:“汴梁捕头……”

捕头跃下马来,叫道:“皇上有旨,诛杀王黼!”提剑走了过来。许慕植赶紧让到一旁,哪知那人突然一挥手,那剑径直刺入了许慕植的胸口!许慕植鲜血狂喷。他怒瞪捕头用尽力气叫道:“原来你是奸臣同党……”

王黼又是冷冷一笑:“你错了,他是来杀我的。不过官场的事你哪会知道?杀了我定是大功一件,他没理由将这功劳与你分享小伙子的脸"腾"下红了,争辩道:"要不是天子脚下,我这宝贝还不往外拿呢!"!”

许慕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头栽到地上,眼睛却始终没有闭上。

几天后,王黼的人头被送至京城,捕头果然受到钦宗厚赏。

选自《新故张刀失手以后,李儿不敢去协和轩找师傅了,他跑到大街上随便抓了个挑剃头挑子的,让他去收拾残局。这次倒是抓对了人,这个剃头匠年青不怕事,康熙的头本身也快剃完了,他简单收拾了下就大功告成了,得了大笔赏银。事》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三国的历史“真相” 下一篇:秦始皇为何暴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