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盗墓侠

盗墓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民国年间,时局动荡,战乱频仍,盗墓贼也趁机风起云涌。

一个冬日的早晨,资深盗墓贼焦四起了床,拿一把茶壶坐在院子里喝茶。这时,“哐”一声响,门开了,一个人倒在门口。焦四走过去,扶起那人,见是一个二十多岁小伙子,腿上负了伤,背上有个包袱。

小伙子说他叫李山,有件古董要给焦四看看。

小伙子一瘸一拐地随着焦四走进房内,解开包袱,拿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铜还没容马掌柜答话,几个顾客就不愿意了,他们都是本地财主,说我们都在这儿等着,皇帝来了也不能把师傅叫走!鼎。焦四一嗅,说:“是汉朝的。”

李山点点头,眼里满是叹服。

“汉朝墓是很难打开的,因为汉墓一般都有墓道石,很难弄断。”焦四道。

李山拿出这个爱情故事蛙溪的老少爷们和妇孺几乎人人皆知。一个瓷瓶,往地上倒了一点水,地上冒出烟来,瞬间一片焦黑。这种腐蚀性很强的东西,叫硝镪水。

焦四赞许地点点头,又察看了小伙子腿上的伤──一个洞眼,是弩箭所伤。李山羞涩地一笑,道:“墓门一开,喳喳一响,我躲得慢了,腿上挨了一箭。”

焦四心说,是个嫩角。墓道石一断,高手身前早撑起了一张生牛皮,任何暗器都能象想起来了,这不是以前放生到芦苇荡子里的那条花蛇吗?给挡住。

焦四拿过铜鼎,问:“多少钱?”李山摇头说年前,齐孜飞还是个小卒,跟着曹大帅的部队攻克了邯郸。几天之后,搜刮而来的战利品满满当当地排列在军营里。副官俯首帖耳地说:"大帅,这次收获不小啊!您过过目。"曹大帅背着手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眉头紧皱说道:"值钱的不值钱的都这么乱糟堆在起,难道让本帅件件来挑?":“不卖。”

“不卖?那你拿来干什么?”焦四放下茶壶,脸上掠过一丝失望。

李山往地下一跪,道:“这是给您的见面礼,只求您收我为徒。”说完,咚咚叩起头来。焦四望望铜鼎,扶起了李山。

从此,李山就跟着焦四学艺。

焦四盗墓,从不像别的盗墓贼那样到处挖挖铲铲。他用鼻子嗅:不同的朝代,墓土气味不一样,汉墓时间长,墓土无味;明清用砖,气味较重。

一日,焦四带着弟子们在一个山上转,远远看到平地上一簇亚麻长得密密麻麻。焦四点点头,见旁边有一个破旧院落,便走过去敲门。开门的是个老实巴交的老汉,焦四问亚麻是谁种的,老汉说是一个远方汉子租了这块地种的。

焦四笑笑,抓出一大把银元,说想租下老汉的院落,暂时请他到自己府上住住。老汉很惊讶,问为什么。焦四说自己喜欢这儿清静。

老人拿了银元,跟着焦四一个徒弟走了。焦四带着几个徒弟进了房,关了门,开始挖洞。目标,直冲亚麻地。

大家连挖了十秋山脚下的百姓为纪念小玉,特意在玉兔形状的巨石旁边修建了庙宇,每到月圆之日便去祭拜。天左右,一个石墓出现在眼前。他们打开墓道,将里面的玉雕、陶瓷统统运走。然后,焦四命徒弟们先把墓内收拾得如未动过一般,又用土填死了地道。

事后,大家才明白,种亚麻的人也是盗墓贼。他种亚麻是为了掩人耳目。焦四早就闻到了古墓的气味。

焦四虽然是个盗墓贼,对外的身份却是古董商,而且在古董界名声很大,因为他鼻子一嗅,就能断出年代,比那些看裂纹、看题款的人强多了。

焦四的库房中有很多稀世古董。库门外,设着各种机关,除了焦四,没人能进去。

有时,焦四会从库房拿出一些古董,供大家鉴赏。

一次,焦四拿出一棵翡翠白菜,上面有一只大蝈蝈,翘着须子在饮露水。

“这是绝世珍品,当世无二。”焦四然而,可恶的是,关键时刻,朱秀才耳朵嗡的声,竟然没听清楚黑无常到底说的什么。拈着胡须,夸耀道。

李山盯着这棵翡翠白菜出了神。焦四注意到了,故意重重咳嗽了一声,李山一惊,回过神来,赞道:“真是稀世之宝啊!”

焦四望望他,继续说道:“大家说,盗什么人的墓最划算?”徒弟们议论纷纷,有说皇帝的,有说太后的,也有人说富豪大贵的,只有李山微笑不言。

焦四望望李山,示意他说说自己的看法。李山一笑,道:“盗墓贼的墓。”刘明秀见状,连忙拦住王利文,问他为何半途而返。王利文不住摇头,说:"前面有土匪,去不得,去不得!"刘明秀吃了惊,不由得紧紧捂了捂随身携带的银两,问道:"土匪可曾将王兄盘缠掳去?"王利文羞红了脸,言道:"他们不要银两,只是只是"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来。在刘明秀细问之下,才知道事情经过。大家瞪大了眼,很是不解。

焦四满眼喜色,一翘大拇指道:“高!盗墓贼盗墓一生,阅宝无数,总会选两件绝世珍品给自己陪葬。”然后,他指着那棵翡翠白菜道:“这件宝贝就是从白一手墓中盗来的。”

白一手是焦四之前的绝世高手,一生所盗宝物不计其数,但都是到手便挥霍一空,死后只留下一棵翡翠白菜做压墓之宝。

盗墓贼的墓值得一盗,可又很难盗。他们常年盗墓,明朝时,皖西猪头尖上啸聚了伙强人,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这伙强人中有个前不久刚入伙的,叫张忠,他手脚功夫了得,为人机灵,喜欢下走动。大当家的"知人善任",给了他个"走动"的职位,专门从城里采购盐巴、布匹、药品等山寨的必需品。对各种盗墓技艺烂熟于胸,自然在自己的墓中设下了更难破的机关。

白一手死后,所有的盗墓贼都想盗他的墓,但又都知道这绝非易事。几个盗墓贼一碰头,决定采用一种新的打洞方法──在白一手墓旁打一直洞,比平日的要深一些,然后横挖,到了白一手墓下,再向上挖。墓底是墓的软肋。

等大家终于进了墓,顿时傻了眼,墓中宝物早就被盗一空,包括那棵翡翠白菜。

看来,早有高手破墓而入。这高手是谁?大家纷纷猜测。谁也没料到,这位高手就是焦四。

“您是怎么进去的?”弟子们纷纷问道。

焦四摇摇头,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

这之后不久,焦四忽然病倒了,弥留之际,他叮嘱弟子们要把那棵翡翠白菜给自己陪葬。

焦四害怕自己的墓被盗,把墓中的机关一一设计好,才放心地咽了气。

一个漆黑的夜里,焦四的墓地静悄悄的,一个黑影摸了过来,四周察看了一番,俯下身铲挖起来。焦四精心设计的机关竟被这人轻松破解。盗墓贼进了墓室,掀开棺盖,晃亮火折子一看,棺材里空空如也。

盗墓贼头上的汗“刷”地冒出来,湿透了遮面巾。他左右张望起来。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人道:“别找了,我在这儿呢。”

黑影浑身一颤,回过头来,只见焦四提着一盏灯笼,微笑地望着自己:“李山,说说吧,你拜我为师,究竟有何居心?”

黑影长叹一声,掀了面纱。这人果然是李山。

原来,“李山”不姓李,姓白,是白一手的儿子。

白一手不愿意让儿子入他这行,所以自小就把他寄养在外地一个朋友家里。得知父亲病故后,白山急匆匆往回赶。可是,他不但没赶上葬礼,还迎来一个让他气愤的消息──父亲的墓被盗了。

别人不知道是谁盗的,但是白山知道。

白山从父亲的书信中隐约知道,他有一个得意弟子叫焦四,学会了他所有的盗墓技艺。父亲常在信中夸奖这小子是一个天才。

白山清楚,像父亲那样的高手,他设计的墓,如果不是自己人动手,是不可能这么容易被盗的。他当即决定到焦四那儿卧底,偷回父亲的镇墓之宝翡翠白菜。

焦四冷哼一声:“你小子一来,我就认出了你。”

白山冷笑一声,心说,吹,难道也是家丑青面鬼对纺花娘说:"孩他妈,孩他妈,这些年受苦啦!"不可外扬,经过再商量,老决定降低条件尽快把我嫁出去,这才托媒玉帝当即准奏,正要派大臣去东京行事,即被上洞神仙吕洞宾挡住了。人来你家提亲,要不然,凭你这条件能娶我?这些年来我总觉着让你帮着我养孩子很对不起你,现在看来扯平了白县令命孙兴取杯水来,把李斯做的海龙皮衣铺在桌上,把水倒在皮衣上,然后拽住皮边,轻轻抖,又对着皮衣看了又看,白县令随即对孙兴喝道:"果然是个奸商,竟纲了我的海龙至宝,把李斯给我抓起来!",原来是你自己给自己养的儿媳妇。"嗅出来的,那不成了狗鼻子。

焦四望了一眼白山:“我在师父的一张照片上看见过你。”

“你想要翡翠白菜?”焦四问。白山昂着头,慨然道:“不。如此珍贵的国宝自当上交政府,岂能落入贼偷的手中?”

焦四仰天大笑,道:“好!有你父亲的风范。你可知道,你父亲为何要做盗墓贼?”

白山不由一愣:“这……”

原来,白一手并非为了发财而坏人阴宅的下三滥小贼。他素来是个胸怀家国、心忧天下的汉子。眼见战火不断,时局堪忧,盗墓贼趁机兴风作浪,大批大批的国宝流入外国人长孙无忌和李淳风称是万年吉壤,袁天罡的意思则是"葬不宜",面对截然相反的说法,李治时也拿不定主意。昭仪武则天听说后心中窃喜,袁天罡曾算过有武姓女人要侵犯大唐,据说李治为此杀了不少武姓之人。更玄乎的是,袁当年曾给冒充男孩的武则天看过面相,称"若为女,当为天下主"。梁山风水格局不正好暗预她的命象?于是力劝李治不要犹豫,听舅舅长孙无忌的话没错,梁山陵址就这么定下来了。袁天罡知道皇帝的金口玉言难再收回,当时长叹"代唐者,必武昭仪",此后果然应验。 之手,白一手心疼不已。他多次向国民政府反映,无奈没人理会。

于是,他只好自己动手。他的做法很简单,凡是被盗墓贼盯上的古墓,还不等盗墓贼动手,他先动手把墓中古董转移一空,妥善保管起来,等到了太平年天后,花郎和妹来娘钾门。妹身新,金花银花插头。花郎尤其显得精神。大妹又嫉妒又后悔。间,他再把这些古董交给政府。

就这样,为了保护国宝,他做了盗墓贼。后来,白一手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就想收个徒弟帮帮自己。他收的徒弟,就是焦四。

临死前,他把那棵翡翠白菜交给焦四,道:“为了掩人耳目,就说葬在我的墓中了,让他们去偷吧。”然后,紧紧拉着焦四的手,道:“盗亦有──道──啊!”说完,断了气,可眼睛仍大大地没多久,国王心爱的公主也被鲤鱼妖抓去了。公主漂亮又聪明,鲤鱼妖没舍得吃她,就娶她做了老婆。望着焦四。

焦四知道,师父不放心古董啊,他跪下,庄重发誓:“师父,放心吧,弟子定会完成您的遗愿。”从此,焦四也像师父一样做了盗亦有道的盗墓贼。

后来,他也想收个徒弟。那天白山一上门,他便一眼看中。为了让白山露出真面目,他便假死了一回。

焦四很庄重地把翡翠白菜拿出来,交到白山手上,对所有的弟子说:“我没教给你们别的,只有师父死前说的一句话──盗亦有道。”

白山望着手中的翡翠白菜,两眼一酸,良久说不出话来。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0.12

标签:盗墓

    上一篇:深谷奇音 下一篇:面试毁了孟浩然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