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鬼杀手

鬼杀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阳春三月,在林府的花园中,有一个美丽女子静坐在小池边,对着这一池春水,若有所思。

她的名字叫雪嫣,在几个月前嫁入林府。

正在新婚燕尔的时候,雪嫣的丈夫林清便随着父亲外在河北省邯郸带民间,流传着关于过春节的神话故事。出做生意了。而这一去就是三个月,音讯全无。

这些日子里,雪嫣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为了排除寂寞,她时常到后花园中散心。

虽然林府人丁众多,但雪嫣却找不着一个能说话的人,便只好整日在花园中独自散步。

突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雪嫣的沉思,她转头看去,见田嫂慢慢地走来。

田嫂是林府管家田忠的妻子,在林府的人缘很不错。

田嫂此时满脸泪痕,雪嫣感觉有些奇怪,不禁上前询问。

田嫂擦了一把泪,哽咽地说:“刚才老爷来信了,说是他们路上遇上劫匪,几个家丁都被杀了。我那当家的,他……他也死了。”

“啊!”雪嫣不禁叫出声,“那老爷和阿清呢?”

田嫂摇摇头:“他们被当地的居民给救了……”

雪嫣心中稍微松了口气,但忧虑还是未曾减少。望着伤心的田嫂,她深感痛楚。田嫂哭了一会儿,慌忙站了起来:“二少奶奶,我失态了"我不能说!"鬼手曹嗫嚅着说道。。唉,这也是我们下人的命苦呀!”说完舀了瓢水洗了脸,便走出花园。

过了几天,林清和父亲林伯符回来了。

雪嫣见林清身上落满了灰尘,人也消瘦了很多,很心疼,但在众人面前也不好失态,只好忍着。

好不容易才盼到众人散去,林敖广又气又恼,摇着头叫道:清拉着雪嫣的手,向房间走去。

雪嫣一到房中便落下泪来,林清诧异地问:“怎么了,这些日子受委屈了吗?”

雪嫣眼圈红红老渔翁想了想说:的,扯着林清的衣服,说:“你可知道这些日子人家有多担心,尤其是听到你们遇到劫匪,吓得我好几天都睡不着。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出去了。”

林清抚摸着她的头发,笑着说:“我答应你,以后不出去了。”

林伯符受了风寒,抱病闭门静养,但他没忘了忠仆田忠,给了田嫂一笔丰厚的抚恤金,便让她搬了出去。田嫂就在外头开了家小店,自力更生。

一天早上,雪嫣梳洗后打算到花园游玩。她刚刚走到附近,却见丈夫气冲冲地从里面走出来,仿佛刚跟人吵过架似的。

他走得很匆忙,连雪嫣叫他都没有听见。雪嫣好奇地走进花园,却见园中除了在练太极的林伯符外,只有几个打扫庭院的仆人。

林伯符见她走进来,停下动作,笑着问:“最近林清没顽皮吧?”

雪嫣听了有点脸红,不知道说什么好。林伯符又说:“林清从小爱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可别当真。”

“嗯。”雪嫣答应了一声,匆匆告退走出花园,她感觉公公今天怪怪的。不只是林伯符怪怪的,整个林府都像被一股诡异的气氛笼罩着。但她也找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只是隐约觉得会发生什么事似的。

雪嫣实在憋得慌,于是对林清说:“再过几天便是我娘的生日,你送我回家一趟吧。”

林清皱着眉头:“这几天脱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有个鬼域的世界,当中有座山,山上有棵覆盖千里的大桃树,树梢上有只金鸡。每当清晨金鸡长鸣的时候,夜晚出去游荡的鬼魂必赶回鬼域。鬼域的大门坐落在桃树的东北,门边站着两个神人,名叫神荼、郁垒。如果鬼魂在夜间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神荼、郁垒就会立即发现并将它捉住,用芒苇做的绳子把它捆起来,送去喂虎。因而天下的鬼都畏惧神荼、郁垒。于是民间就用桃木刻成他们的模样,放在自家门口,以避邪防害。后来,人们干脆在桃木板上刻上神荼、郁垒的名字,认为这样做同样可以镇邪去恶。这种桃木板后来就被叫做"桃符",后来就形成了春节贴门神的传统习惯。不开身,就找个下人送你去吧。”

雪嫣闷闷不乐地答应,下午便收拾东西回娘家了。

虽然没林清的相陪少了一点儿兴致,但她坐在马车上,望着悠悠的蓝天,很快就把这点儿不快忘记了。

雪嫣的娘家在十几里外,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她看见皇上走,汪聪更害怕了,心中叫苦道:完了。这回不单我的头和颈要分家,还连累了全家人的性命。他躺在床板上像烤烧饼般翻来覆去,也是急中生智,突然想出个办法:皇上把我的头发剪下把。是为了天亮后好拿我问罪,我趁天还没亮,把另外个太监的头发都剪下把来,看皇上天明后怎么定罪?总不能把个太监全杀了吧!想到这里。汪聪悄悄地起了床。开始了行动,把个太监的头发都剪下把后,放在屋外埋好。接着又睡下了。自己房间摆设依旧,想起当女孩的时候,不禁有些伤感。不过她很快就蹦蹦跳跳地帮家人干活了,仿佛又回到了还没嫁人的时候。

这一住就是七天,雪嫣虽然恋恋不舍,但想起林清,又不得不走。她在心里嘀咕,要是林清一起来多好。

雪嫣正这样想着,却见林家的仆人阿才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雪嫣奇怪地问:“是少爷让你来接我的吗?”阿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二少奶奶,二少爷他……他被鬼杀死了。”

雪嫣听了这话,如遭雷击,赶忙上了马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林家。

这一路奔波下来,雪嫣全身都潘安在临时公堂上宣布:"这场车祸的当事者是黄铁雪原本想把自己身武功传授给女儿,让黄家的猴拳延续下去。但黄春香根本不是学武的料儿,她自己对武功也点不感兴趣,倒是对读书太感兴趣,而且读的都是些奇书。更令黄铁雪烦恼的是,女儿读的书,尽是些旁门邪道的东西。她岁时,在地上画了个圈,能困住条狗,她不发放,狗无法走出圈子。到她十岁,只要她不高兴,在门口画条线,家里所有人都不能进入她的闺房半步。待黄铁雪发觉不对头,要阻止她,却已经晚了。赶车人和老母猪双方,理应先审赶车人,再审老母猪,不偏不倚,当众公断。"潘安喝问赶车人道:"你放着丈尺宽的阳关大道不走,为什么把马车赶到人家的猪圈里轧伤了老母猪?"赶车人连喊冤枉,说明案发现场就在十字路口,车马至今原地未动。潘安判道:"十字路口不是猪圈,是用来行车走人的,不是用来养猪的,马车行走路线正确,赶车人无有过错,你赶车走吧。"赶车从前,有个大臣叫张鹏翮。这张鹏翮时任武英殿大学士,相当于宰相。他向勤于政务,多年未曾回乡探亲,眼下已年近旬,便告假返乡探望,以了却多年心愿。为了在回家的路上不惊动沿途地方官府,他身着便服,只带了名心腹老仆,路上骑马乘车,向家乡走去。人如逢大赦,磕头致谢,赶着马车如飞而去。在隐隐作痛。她顾不得休息,径直奔向房间。

房间门口已站满了人,见雪嫣过来,都鄙夷地望着她,仿佛在骂她独自逍遥,不管丈夫的死活。

雪嫣走进房间,只见林清趴在血泊中,看来已死去多时。她哭着扑过去,却被林伯符一把抓住。这时,她看到一件怪事,在林清手边的地板上,有个用鲜血写成的“鬼”字。

林清的尸体边还站着几个人他说的人都是村子里实名实姓的人,这个可就有些太恐怖了,奇怪的是,这个张老张嘴说话的时候,声音细声细气的有些象小女孩的声音,有一个仵作正半蹲在地上检查尸体,这都是官府的人,其中穿着官服的,便是当地知县刘易。

仵作站起来说:“禀大人,死者是被利刃穿过胸膛,流血过多而死,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夜子时左右。死者右掌指骨破碎,有被踩过的痕迹。想必是死者写下‘鬼’字后,被杀手发现,一脚踩碎。”

刘易点点头,眼神在众人脸上扫了一遍,最后落在林伯符的脸上,说:“刚才我观察过林府四周,林府高墙大院,没攀登过的痕迹,想必作案的人是府中一员。请问林老爷,昨夜你们之中是否有人外出?林清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古典"大美女"——西施、王昭君、貂婵、杨玉环,之所以在民间人气最旺,其原因有:生前是否与人不和?”

林伯符说:“最近老夫有些不适,每日都早早入睡,昨夜的情况,我也不知晓,你可以问问下人。至于林清,平日为人敦厚,很少与人结仇。”看门的阿元说:“大人,小的是负责看门的,昨夜,除了二少奶奶不在外,在张成家里,两人推杯换盏甚是投缘。原来好汉姓杨名义,在山东登州府开了家镖局,此次是专门押镖而来。两人越谈越高兴,都有结拜之意,于是张成大杨义岁为兄,杨义为弟,两人焚香叩拜结为金兰。临别之时,张成将自己非常喜爱的、绣着朵大红牡丹花的鹿皮钱袋作为礼物送给杨义,那杨义也将腰间的爱剑回赠张成。两人相拥而泣,恋恋不舍。其他人都未曾外出。二少奶奶七天前就回娘家了。”

刘易心中暗想,必定又是一起争夺财产的命案。他对雪嫣说:“请林二夫人单独一叙,本官有许多问题还要请教。”

雪嫣点点头,随着走到花园凉亭。

刘易坐下来就问:“林夫人对此案有何看法?”

雪嫣摇摇头:“阿清与兄弟之间的关系都不错,我实在想不通到底是谁下此毒手。但不久前,他与公公有过争吵。”

刘易沉吟:“看来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鬼’字了。但这到底有何所指,本官实在想不出来。麻烦林夫人把林府中人的名字一一写出。”

雪嫣接过纸笔,不一会儿就写下十来个名字。

刘易走近一看,却见上头写着:父亲林伯符,大哥林远,大嫂金氏,三弟林渊……

刘易奇怪地问:“林家就只有主人和仆人,没管家吗?”

雪嫣说:“管家田忠在一个月前随林清父子出外,结果死于劫匪手中。”

刘易点点头,不再说话,他不住地思索着,这“鬼”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雪嫣再回到房间时,林清的尸体已被抬走,地板也被刷洗过,仅留下淡淡的血腥气。

林伯符劝雪嫣换个房间,雪嫣不答应,因为那里有她和林清美好的回忆,而且她相信,若是林清泉下有知,肯定会回来告诉她真相。

当天晚上,雪嫣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四更左右,她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却是噩梦连连,在梦中全是林清浑身是血的身影。

就在雪嫣意识模糊的时候,一个黑影打开房门走了进来。她隐约感觉有只手在抚摸她的脸。是阿清回来了吗?她半梦半醒地伸出玉臂抱住黑影……

次日一早,刘易再次接到林家报案。雪嫣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死去多时。

刘易立即带上几个人,匆忙赶到现场。只见雪嫣眼睛暴突,嘴巴大张,脖颈淤黑,看来是在睡梦中被人掐住脖颈窒息而死。

刘易不忍再看那副惨状,取过被子将其盖上。林伯符哭丧着睑走过来说:“大人,家门不幸,您可要为我们做主。”

刘易望着他,笑着说:“别我的天!这真是场飞来横祸!从这天起,每天夜里十点,小水怪都会光临古龙德磨坊。午夜钟声敲过,磨坊里就会响起摔盆打碗声、咆哮怪叫声,吵闹得无溶够得到安宁。再装了,杀人的就是你。”

众人十分愕然。林伯符生气地说:“死的是我的儿子和儿媳,大人岂能开这样的玩笑?”

刘易淡淡地说:“问题在于你是田忠,而不是林伯符!”这话一出,众人都惊住了。

“林伯符”顿时面如土灰,喃喃地说:“我哪里露出了破绽?”

刘易说:“昨天林二夫人偶然跟我提到田忠的名字,她说田忠是和林家父子一起出去做生意,被劫匪杀死的。我当时就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家丁都死了,而林清和林伯符却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这是第一个可疑的地方。另外,在如此暖和的季节,‘林伯符’一回来就染上风寒,这也让人怀疑。还有就是那个‘鬼’字。按道理说,林清在那种情况下,肯定是想把凶手的姓名写出。但他却写了个莫名其妙的‘鬼’字,难道真的是鬼杀了他吗?其实他写的是‘田’字,那其余几笔是你发现后添上的!到了今天,我看到林二夫人的尸体后,就把所有事情想清楚了转眼半年过去了,阎王爷就派去个当差的小鬼,叫他们当天的午时刻将李捉拿归案。这大中午,天潮湿又闷热,李正在南坑边大柳树下坐着纳凉,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地倚着大树睡着了,鬼役们上去把他绑了起来,放进条口袋里,等午时刻到,将他扔进坑里淹死。此时,个小鬼便到边去打牌消磨时辰。,你这是在灭口!”

原来,林伯符、林清和田忠三人出外做生意,途中,林伯符突然得急病去世了。林清伤心之余,想到一个主意。他找到了一个易容高手,把田忠变成林伯符的模样,让他回去用林伯符的身份立下遗嘱,把所有财产都分给自己。

不料回到家后,田忠突然变卦。林清心里那个急,但又不能把事情真相说出,于是数次与他争吵,其中一次就被雪嫣撞见。

田忠一早就打定主意,要除掉林清,就没人知道他是假的林伯符,这样就可以尽情享用林家的财产。

田忠杀掉林清后,又担心林清把这事告诉过雪嫣,于是便在昨天夜里再次潜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大海的边住着有两条蛇,条是小金蛇另条是老蛇。老蛇有空就会经常给小金蛇讲龙王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要内容是:在大海深处,住着条已经活了几万岁龙王。入雪嫣房间,对她进行污辱后将其杀害。

选自《故事世界》2010.9

标签:杀手

    上一篇:“借尸还魂”之谜 下一篇:孔子的饮食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