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京东巨富的万贯家财

京东巨富的万贯家财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光绪二十年腊月初八,天寒地冻。雪花飘飘,运通车行却是张灯结彩,异常热闹。车行掌柜郑德彪年近花甲又娶了新媳妇,地方富贾都巫阳聘请了当地最有名的老掌柜孙掌柜,本来,孙掌柜年纪大了,在家颐养天年,因为巫阳给的薪俸丰厚,就重新出山。不过,孙掌柜有言在先,如果碰上价高而又拿不定主意的东西,他必须请能人帮忙鉴定,这费用,由巫阳出。巫阳爽快地应承下来。来道贺,可谓是喜气盈门。

说起郑德彪,算得上京东一带的巨富了。他的运通车行专门负责往皇宫里送水送柴送粮送菜,家里骡马成群,金银成堆,米面成垛,长工短工上千号。

郑德彪有钱是有钱,家里却mso-style-parent:"";人丁稀落。他的原配夫人早就死了,七房姨太太也相继离世,身边只有一个弱智女儿小花。这小花长得倒是挺漂亮,上世纪年代初,湘西地区刚刚解放,但形势极为复杂。两个便装的解放军战士在执行任务时,忽见两个打扮怪异、行踪诡秘的黑衣人。怀疑这人可能是犯罪分子,解放军战士遂跟踪他们行至家客栈。可脑子却是超简单,20多岁了,也就相当于七八岁孩子的智力,郑德彪看着女儿就发愁。算命的说,郑德彪是孤独命,将来会孤独而死,万贯家财也会落入他姓。郑德彪不信这个邪,他还要娶媳妇,将来生个聪明儿子,他的家产就有人继承了。

郑德彪56岁寿辰那天,办了一个大堂会,请了不少戏班子,一个叫青云社的戏班子也来了。戏班里有一个叫梅竹的戏子,不但唱得好,长得也十分可人。郑德彪越看越爱看,连着点了梅竹十几场戏。最后,郑德彪把班头找来,说想娶梅竹,如果班头愿意,他可给班头1000两银子作聘礼。班头一听,当时就应下了,临走时把梅竹留给了郑德彪。

郑德彪把想娶梅竹为妻的想法一说,梅竹也点头同意了。过去戏子地位低,属下九流,跟妓女没什么区别,能嫁给郑德彪这样的大财主,那是她的福分了。郑德彪一看梅竹愿意嫁给他,马上张罗婚事,时间就定在腊月初八。方子澄:"大人,那我现在就吃给你看!"

梅竹过门之后,郑德彪对她百般疼爱。也难说,他都快60的人了,而梅竹才20多岁,跟他女儿小花岁数差不多,他能不疼着宠着吗?郑德彪这么疼梅竹,就想让梅竹早点给他生个大胖小子。谁知这梅竹却不争气,跟了郑德彪将近三年,肚子就是不见鼓。

梅竹不但不生孩子,对小花还恨之入骨,总觉得小花碍眼,三天两头找小花的事儿,急了就拿鞋底子抽小花,把小花打得嘴角流血,哇哇大哭。郑德彪一看,老这样可不行,该找个好人家把小花嫁了。

郑德彪找媒人给小花提亲,可媒人一连找了好几家,不是男方嫌小花可怜我无田又无地,傻,就是郑德彪嫌男方痴。媒人一看,这事没法管了,一个傻丫头还想找好人家,我没处给找去。

这一年,山东大旱,一批难民跑了过来。其中有一个叫牛力的小伙子,长得五大三粗,一身的力气。郑德彪一眼就看上了牛力,让他在车行里搬运。牛力真"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比央朵明热巴怎么不管呢?"姑娘们不解地问。是能干,别人一次扛一个麻袋,他一程木匠的眼眶不由红,张员外真是好饶!程木匠突然问道:"他家的新媳妇怎样了?"表弟叹口气说:"唉,别提了,进门就尿床,让我外甥给休了。真是怪事了,听说回娘家病就好了"程木匠听了后悔不迭,立马赶去张员外家。次扛两个,走得还快,一天下来,比别人多干好多活儿。

郑德彪看在眼里,次日黄昏,天降大雨,金小娥将金生偷偷给她的砒霜放入了李为念的汤药碗中,李为念哪里知晓,接过去便饮而尽。不多时,外间雷雨大作,而李为念则是窍流血,含恨身亡!随后金小娥唤来金生,人将尸身处理干净,这才喊来下人,操办丧事。可叹李府之中奴仆过百,竟无人瞧出哆,那李为念的尸首也只在家中停了日,便被抬到了城外,匆匆下葬。喜在心上,心说,自己要有这么一个儿子该多好?郑德彪跟牛力一聊,知道牛力父母已经死了,也没有兄弟姐妹,就光棍一个人。郑德彪一想,牛力现在孤身一个,我要是把小花嫁给他,不就又当姑爷又当儿了吗?郑德彪把自己的想法跟牛力一说,牛力嘿嘿一笑,说:“那敢情好,我正愁娶不上媳妇呢。”郑德彪说:“小花可有点傻,你可想好喽,娶了小花一定得对她好,不能变心。”牛力抓着头发还是傻笑,说:“我也不亏,小花那么好看,我还能不对她好?”郑德彪一看,牛力答应了,那就找个好日子给他们完婚吧。

牛力和小花结婚以后,郑德彪不让牛力搬运了,让他当车行管事,郑德彪不在的时候,牛力就能当家做主了。牛力是穷苦出身,对待长工短工就像哥们弟兄,跟谁都说话和气,很快就和大伙打成了一片。郑德彪不在的时候,牛力把车行打理得井井有条,比郑德彪在的时候还好。郑德彪很满意,也很放心,后来就干脆把车行交给了牛力,自己没事就找地方享受去了。

牛力一接管车行,梅竹就动上了歪心眼。她想,郑德彪都那么大岁数了,说不定哪天就死,他要是一死,自己怎么办?留在郑家守寡肯定是受洋罪,再改嫁就享这事把老秀才也给惊动了。此时的老秀才已经十高龄,须眉皆白,但头脑依然清醒,走路也还不要人搀扶。老秀才颤巍巍地来到谢老栓的坟地,大家自动让开条路,等着他训斥谢富有。他是族长,又对谢富有家有赠地之举,因此他是有资格训斥谢富有的。受不了这万贯家财了,不如先找个相好的预备着。梅竹相上了牛力,牛力跟她年岁相当,而且他们都算是郑家的人,郑德彪死了他们还能在一块,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梅竹开始明着暗着勾引牛力,可牛力是个傻汉子,梅竹怎么勾引他,他都不上梅竹的套。梅竹气坏了,以为牛力看不上她,就三天两头在郑德彪面前说牛力的坏话,说牛力相貌忠厚内藏奸诈,他娶小花就是看上了郑德彪的家产。梅竹说一回两回,郑德彪没当回事儿,梅竹老是说,郑德彪就对牛力加上了小心,他觉得梅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太轻信人了。

一次,牛力从京城回来的途中,把几百两脚钱丢了。回来跟郑德彪一说,郑德彪起了疑心,梅竹再添油加醋一挑拨,郑德彪就把牛力的权力收回,给了几十两银子安家费,让他和小花搬出了郑家。

牛力也没说别的,搬出郑家之后自己买了一挂大车,拉些散活儿倒也能养家糊口。别人都劝牛力找郑德彪说说软话,再回运通车行,可牛力不去,他说:“我本来就是穷命,现在娶了媳妇,有吃有喝就不错了。”牛力凭卖苦力挣钱,对小花还像以前那么好,从没因为被郑德彪扫地出门恨过小花。乡亲们全都夸,说牛力这孩子心眼好、实在,小花算是跟对人了。

牛力离开了车行,郑德彪又得到车行支应了。忙前忙后,有时候还得亲自押车进京。郑德彪一不着家,梅竹可就跟车行里一个叫张九的人勾搭上了。

这张九已经在车行清代嘉庆年间,南国龙脊村发生了宗案件,案件虽不大,但因其怪异、棘手,曾轰动时。 干了多年,是车行里的一个小把头,为人狡猾奸诈。梅竹跟他一好上,两个人就开始合计怎么把郑德彪的家产搞到手,再把郑德彪整死,两个人好做个长久夫妻。

这一年,八国联军打到了北京南郊。为了攻占北京,八国联军四处搜集马车往六里桥运军火。这个时候,运通车行已经停运了,但郑德彪坚决不给洋人运军火,让伙计们把车轱辘全拆下藏起来,洋人来了就说大车都不能用。张九一看,机会来了,带着梅竹到洋人那"好!"李掌柜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插言道:"你既然有这么大神通,我倒要算卦试试灵不灵。若灵,任你在陕州城摆下去,若不灵,砸摊子的话可是你说的。"里告了郑德彪的状。洋人气坏了,带着兵来抓郑德彪,多亏郑德彪跑得快,不然就让洋人抓起来"花将军!花将军!"门外有人喊。木兰听到爸爸去开门,和来人说了阵,那人便又骑马走了。爸爸把大门闩好,回到房间去,只听到他和妈妈低声说话,像在商量什么。这时,木兰坐在织布机前,再也没有心思织布,忍不住走出房间,轻轻来到爸爸房前。"官府也把人迫得太紧了,"是妈妈的声音:"连传来十卷军书,还规定十天内就要去报到。你年纪大了,弓马武术也生疏了,怎么办?""明天起,我要加紧多练练。"爸爸温和地对妈妈说:"明天你把我的旧军服拿出来,修补下。""那么,你就早点睡吧!明天要早起呢。枪毙了。

郑德彪一跑,洋人放火烧了郑德彪的宅院,把车轱辘全都搜出来,让张九组织人送军火。张九美了,把郑德彪的房子和地都卖了,银票交给梅竹,说给洋人送完军火,两个人就远走高飞。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张九在给洋人送军火的途中,军火车被义和团点着了,军火爆炸,张九被炸得连肉渣都找不着了。梅竹混得更惨,被一群洋兵弄到军营之中,折腾了三天三夜,最后吐血而死。

真正是穷在命,富在天。郑德彪万贯家财,就这样化为乌有。郑德彪生死不明,名震一方的郑家就剩下傻丫头小花一个人了。

此时小花已经和牛力逃回了山东。八国联军打进北京之前,牛力就赶着大车,接着小花往老家走了。他知道北京早晚得出事儿,要想保命,就得早走。

到了山东之后,牛力把自己家的三间破土房又修了修,支起个煎饼摊,卖起了煎饼。

没过多久,小花生了个男孩。牛力更高兴了,又是照顾小花,又是照顾孩子,还得挑担去卖煎饼,累是累了点,可牛力心里舒坦。

这天,牛力正挑着担子走街串村,前面走来一个拄着拐棍的老汉。那老汉满脸漆黑,浑身油腻,看样子像个要饭的。牛力走过去,拿出一个煎饼递给老汉,老汉接过煎饼,狼吞虎咽吃完了,才抬头看牛力。这一看,老汉眼泪流了下来,抓住牛力的手说什么也不松开了。

牛力仔细一看,那老汉原来是郑德彪!牛力问郑德彪怎么跑山东来了,郑德彪嘴歪眼斜,只是流眼泪,就是说不出话。

牛力把郑德彪带回家中,找来大夫一看,郑德彪中风了,说不了话,走路也很费劲。原来郑德彪跑了之后也到了山东,住在一家店里。郑德彪也知道梅竹背着自己跟张九私通了。一气之下元朝末年,各路义军占地为王,到处兵荒马乱,民不聊生。要饭花子成群结队,想讨口剩饭也难啊!就中了风。掌柜的一看,把郑德彪轰了出去。郑德彪无处投奔,就沿街要饭了。

没过多久,郑德彪就瘫到了炕上。牛力更加辛苦了。除了照顾老婆孩子,还得给郑德彪端屎端尿,又得卖煎饼养家糊口。可牛力没发过牢骚,想当初他落难的时候,郑德彪收留了他,还把女儿嫁给了他。现在郑德彪落魄了,又是他的岳丈,他不能不养着。

半年之后,郑德彪突然能说话了。牛力找来大夫,问郑德彪是不是好了。大夫说:“好什么,这是回光返照,快准备后事吧这样来,神山稳定了,住在山上的神仙,又快乐、平安地过了许多年。!”牛力眼泪流了下来,拉着郑德彪的手,说:“爹,你没事的,你好好活着,我养着你,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郑德彪吧嗒吧嗒掉眼泪,说:“孩子,我知足了,算命的说我得孤独而死,现在看他是算错了,我死的时候还有你给我送终。”郑德彪叹口气,接着说:“我真后悔听了那娘儿们的话,害得你们一家子受这份罪。”说着,郑德彪把自己拄了半辈子的拐棍交给牛力,说:“孩子,我对你起疑心的时候,也对梅竹起了疑心,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换成了钻石,藏到了这根拐棍里,这是我的全部家当,我道士看了非常高兴,急忙上前看,只见木板上有这斑斑血迹,粘着小块蛇皮,旁边还留着尿迹。道士被这熏,觉得头昏脑胀,眼前发黑,扑通栽倒在地,左眼被溅进了些尿液;等他起来,只觉左眼疼痛,如物遮瞳,竟变成"独眼龙"了。把它交给你。”牛力还想推辞,郑德彪眼睛一闭,断气了。

葬了郑德彪,牛力把那根拐棍里的钻石取了出来,大小100多颗,拿到珠宝行卖了15000两银子。拿着这笔钱,牛力举家搬到了济南,在那里开了个绸缎庄,买卖越做越火,后来又开了十几家分号,终于富甲一方。这正是:好心人终有好报,心不正早晚遭殃。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0.7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