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莫名失踪的男人

莫名失踪的男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因为需要一处安静的地方来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他在城东一座老式的四层楼里找到了合适的地方。房子虽然有点旧,还好地处郊外,安静且不会被人打扰。

四楼有两个单元房,因为很安静,所以他一直以为整个四楼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在搬入的第四天,他听到了敲门声。他以为是房东,开了门之后,才看到一个年轻女人站在门外。

他有点意外,女人不但年轻,而且很漂亮。只是女人给他的感觉就一个字——冷。就是女人对着自己说话,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冷气,仿佛刚从冰柜里出来似的。

女人指了指身后的房门说:“我叫陈欢,住在你对面。不过我不常来,周末过来住两天。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看着陈欢面色冷峻,本来想要微笑的他也笑不出来了。不过他还是说:“远亲不如近邻,有事你说。”

陈欢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有些话说不出口。他知道她在酝酿,那样至少让他感觉到她的为难或者难为情。最后陈欢还是说了:“今晚,我有朋友要来,是个男的,我只是担心有不愉快发生,你……知道,一男一女在一个房间里总是不妥,所以,我想请你在我们进屋后半个小时左右能敲一下我的房门。”

陈欢的话有些没头没尾,不过他能理解,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她有理由不告诉自己为什么要有男人到来,他只是猜测一下可能是她的客户,或者是上司,她不好意思拒绝,才出此下策。

他点头,说:“可以,你回来后请通知我一下。”毕竟是邻居,再说她一个弱女子,能帮尽量帮吧。

陈欢很是为难地说:“那可能来不及,也有点穿帮的味道,不过我到家门口时会弄很大的响声,还得麻烦你注意这老尼姑边从阴沟里捡起这些馒头,嘴里还边喃喃自语:真是罪过,真是罪过。一下。”

他诚恳地回答:“行。”

陈欢说:“谢谢,那就不打扰了。”

陈欢离开后,他看到她的左腿一颠一颠的。她的腿应该有伤,而且凭他多年的经验断定,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毕竟是受人之托,于是整个晚上他都在注意楼道里的动静,大约快十点钟的时候,他终于听到楼道里有动静。通过猫眼,陈慌了神,没想到杀了几只狐狸竟然遭来这么大事,他咬牙,去了十里外的村庄请来了个远近闻名的老猎户。他看到一个男子紧紧地搂着陈欢的腰站在外面;这样的时间,暧昧的孤男寡女要共居一室,傻子也能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很理解陈欢的心情,不能拒绝又不能得罪。

他看到陈欢进门时用力地关了一下防盗门,笨重的铁门发出金属特有的碰撞声。他估计全楼都能听得到,他知道那是陈欢对自己发出通知了。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表上,他不能算错了时间让她吃亏,否则那就是自己的错了。所以时间刚过二十五分钟,他就起身去敲门了。

他没有说话,在门上砰砰砰地敲了三下。他就是要弄得大声点,这样才能吓到屋子里的男人。

不过门长时间没有开,于是他又敲了三下就闪人了,他忽然想到总得给男人落荒而逃的机会吧!

他悄悄地回到屋子里,然后止不住大笑,因为他想象到男人在屋子里一定吓得像过街的老鼠吧!他觉得这个无聊的游戏忽然变得好玩起这个弟兄都是铁打的汉子钢打的人,奔跑起来象马,做起生活来象牛,下到水里个个赛过蛟龙。平时勤劳刻苦,说话和气,可是碰到不公平的事,就忍不住喉咙响、拳头粗了。特别是老大李梅生,黑脸足有笆头大,双铜铃眼,腮下生满了象钢针样的连鬓胡子;臂膀钵头粗,肌肉结实得象铁铸样。来。对于那些想偷腥的男人,这无疑是个惩治的好办法。

随后,他就觉得陈欢很聪明。第二天早上,陈欢对他说:“谢谢你帮了我。”他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所以,当陈欢再次说出同样的请求时,他又欣然答应了。晚上十点钟,陈欢与一个男人准时出现。他看到男人时才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劲了。此时的男人比第一次出现的男人高且瘦,所以他一下子就能判断出来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他猛然就想出不对劲的地方了。就是昨天晚上,他没看到男人从卡鲁洛受老头儿有个他不愿看上眼的小外孙女,小女孩的母亲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女儿在生这外孙女时死去,老头从此就憎恨这小女孩。孩子的父亲替国王到很远的地方去参加海战。她没有双亲,也得不到别人的爱护,只有个老保姆把她收留在身边。老保姆拿她外祖父桌上的剩饭剩菜喂她,找些破衣服给她穿,此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关心她了。到这样大的荣宠,自然以为不妨把家传的秘密公开给公主晓得,在谈闲话的时候,简直就想把钱袋子给公主看了,可是卡鲁洛的钱袋子还没有拿回,他就被监禁在宫中的牢狱里了。陈欢的房间里出来。他敢肯定,不光是那个晚上。应该是那个男人进了陈欢的门之后,就从来没有出来过。因为整晚他都在忙着写论文,如果对面的房间有动静,他一定会听到,可是直到早上陈欢对自己说谢谢,他都没听到之前男人从她的房间走出来过。

男人去哪了?如果他还待在屋子里,陈欢是不会再带另一个男人回来的!

他头有点晕。看了看时间,他们进屋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于是他又去敲门,三下之后又三下,和上次一样。再次回到屋子里,他没有上次那样的兴奋了。他晃了一下头,换位思考了一下,也许是他写作不太注意,那男子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于是,他打算从现在开始观察对面的房间,他要看看对面那男子是怎样离开的。

他比较一根筋,想要弄明白的事,一定要水落石出才能善罢甘休。于是一整晚他都待在房门处观察着对面,可是没能看到男子从屋子里走出来。

陈欢又出现了。她敲门时,他看到她一个人从对面屋子里走出来,根本没有男人的影子。她和上次一样是来道谢的。

他依然是客气地重复了上次的话。陈欢离开时,他看到她裙子后面有一团红色的血迹。他的心咚咚咚地跳了几下,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她手拿钢刀杀男人的画面。然后,他的身子抖了一下。不可能,一个那么柔弱的女子怎么看也不像杀人犯……

接下来。来了第三个、第四个算命先生让刀运来将自家的木栅栏门换成铁皮门,然后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起床,起床后第件事就是将铁皮门打开,开君,你真的认为我要欺负你辈子吗?其实我是爱你辈子。俗坏了:打是心疼,骂是爱嘛!"门的声音越大越刺耳越好。这样的话,村里人听到开门声必定会说"倒运起来了"。这"倒运起来"就是"走运",说的人多了,就会将刀运来的好运气给叫来了。男人,他不知道为什么陈欢每次都会带不同的男人回来,而且每一个来了之后就不见了。

他再也无心写论文了,陈欢杀人的画面每天都要在脑子里出现。如果之前那个男人他不能确定他没有出来的话,那么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男人,他敢拿脑袋来保证,他们确实没有出来过。

那些男人去哪了?如果那些男人没有出来的话,那么留在屋子里的一定是死人了。因为屋子里不可能一下子待着四个活男人,陈欢一定把他们杀死了,然后阿木处张望,山谷树木茂盛,看不见唱歌的人。阿木只觉得那支歌好听极了,他听着听着,不由得跟着哼唱起来,唱着唱着,刚才的琴声和歌声停止了,整个山谷只回荡着阿木的歌声。等他唱完,忽然听见树上有人说:"你唱这支歌,是要找我们吗?"藏在屋子里某个角落里,任其腐烂……陈欢就这样,刘安成了陆明的跟班,跟在他身边给他打杂。干活的囚犯不缺,缺的是能治病救人的郎中,狱卒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牢头马开还特意关照刘安和陆明住在起。一定是个变态狂,出去勾引男人回来,要自己敲门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然后趁其不备,杀了他们。现在自己才想明白,她不能启齿的原因原来在此。

他曾悄悄地站在陈欢的房门前,用鼻子像警犬那样狠狠地嗅。可是没有尸体腐烂的味道,难道陈欢懂得毁尸灭迹之道?

他终于下了决心,因为他知道陈欢只有周张真人淡淡笑,说:"借寿之法,有违天伦,还是不施为好。只是最近,天应寺太张狂,抢走了白云观的信众,我们都快揭不开锅了。我若再不施些法,把信众招回来,我们合观上下,就要挨饿了。无奈之法,不要再提了。"末才会过来,他偷偷找了街边的开锁匠,告诉他自己的钥匙丢在屋子里,然后出了高价,打开了陈欢的房间。

厚实的窗帘使原本就阴暗的屋子更加暗,他心里暗忖,果然是个杀人的好场所。如果没有人报案,警察几百年也不会找上门来。他开始蹑手蹑脚地在她屋子里寻找线索,虽然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出现,可他还是像小偷一样鬼鬼祟祟翻找开了。

屋子里有了一层浮灰,应该是这两天陈欢没出现的原因。他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卧室的门,那门发出吱呀的声响,他吓了一跳。他看到门下方有长长的划痕,可能是年久失修的原因。

如果有凶杀的话,这里应该是第一现场。可是床单很干净很整洁,没有搏斗过的痕迹。他打开了柜子,里面只简单地放了几件衣服,很空,一眼就能看到底,没有人。他把视线转移到床底下。掀开床单,看到对面的墙角,还是什么也没有。

他转了个身,从天花板到地板,再到四面的墙,卧室一目了然,应该不在卧室。

他忽然发现自己很傻,如果是四个男人都还在这个屋子里的话,那么重达……他只是估计一下,应该差不多七百多斤的东西会放在哪?另外还有一个可能,分解尸体!一有这个想法,他打了个寒战。那太可怕了。不过杀了人又没有腐烂的气味的话,那一定是被冰冻起来了。他立马朝厨房奔去,果然发现有一个特大号的冰箱,不是家用的。

可他不敢开冰箱门,那里面指不定会有四张流着血或许还可能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的脸,就在他犹豫不决是先报警还是先证实冰箱里有没有脑袋时,他忽然感觉身后有些响动。当他回头一看时,陈欢正扭曲着脸,咬牙切齿,手里拿着一个大木棍向他砸来。“咚”的一声,那棍子不偏不倚地落到他的头部。他仿佛看到有红色的液体流过眼睛,然后他倒了下去。倒下去之前,他想,自己是死在陈欢手里的第五个男人。

他以为自己死了,可是当他从头痛欲裂中醒来时,赶紧查看了自己的身体。白氏郎和伙们来到山上,领头的说要玩"做皇帝"的游戏,把几个草筐撂起来当作宝座,谁要能爬上去,谁就是皇帝,以后众人就都听他的,选他做头头。说完便把筐撂得高高的,个个轮着往上爬。筐子没用绳子拴牢,爬晃,结果没爬几下就都滚了下来,最后轮到了白氏郎,只见他稳抓草筐,轻迈双脚,颤颤悠悠真的爬了上去。本来他们都看不起白氏郎,是想拿他取笑,如今他真的爬了上去,谁肯让他这个私生子做头头,便把他拖下来,打了顿哄而散了。还好,没被分解。然后,他看到了陈欢。陈欢怀里抱着一只小巧的猫,因为之前对她的恐惧,他下意识地向后闪了闪。

陈欢看到他醒来,手抚过猫身笑了笑。他发誓这是他看到的最恐怖的笑容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还在陈欢的屋子里。那么下一步,他有可能会被杀死,然后冻到冰箱里?他汗毛倒立。

陈欢开口说话了:“你怎么进的我家?要不是修锁的老李告诉我,我真难想象你会是个小偷!”

他朝陈欢吼:“我才不是小偷!”他的吼声一定吓到了那只猫,它明显地抖动了一下,然后不自觉地弓起了腰。陈欢立刻轻抚猫身,似乎给猫以安慰,继而一脸惊讶地问:“那你为什么偷开我家的锁?进我家又是为什么?”

他知道不能隐瞒了,如果不说出实话,他可能真是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进她的房间:“你为什么杀了那四个男人?”

陈欢哈哈大笑说:“我为什么要杀了那四个男人?”

他迷糊了,可他这天,沈熙从赌场出来,摸遍全身,只有残留的几个铜板了,于是买了几块给媳妇和孩儿哄嘴的糕点,假装无事地回到家里。必须弄清楚,于是问:“那四个跟你回来的男人进了你的房间就没有再出来过。你没杀他们,又把他们弄哪里去了?”

陈欢回答道:“我没有杀他们,他们都走了。在你敲过门之后都走了。”

“胡说,我一直在观察着,压根儿没见到有人迈出过你的门。”

“他们是走了,不过不是从门,而是从窗子走的。”

他一下子怔住了。他想象了许多方式,却从来没想到过他们会跳窗走了。可能是因为四楼比较高的原因吧,跳下去,难保不会手折腿断甚至送命。

就是那天他才知道陈欢的故事。

一年前,陈欢爱上了一个男人,男人是陈欢的上司,英俊潇洒且多才多金,唯一的遗憾就是男人已经结婚。可是陈欢依然痴心不改地爱着他。终于,男人与陈欢的事让男人的老婆知道了。那天,他们在宾馆被前来捉奸的男人老婆堵在了房间里,急中生智的男人让陈欢跳窗而逃。好在楼层不是太高,只是第三层。但陈欢跳下去还是把腿摔骨折了。

那是一段怎样的羞辱,陈欢说自己衣衫不整,为了躲避一场捉奸在床的闹剧,从暖昧的场所跳落以致骨折……

后来陈欢才明白,原来自己的爱情只是一场有关鬼混的闹剧。醒悟过来的陈欢斩断了与男人的所有瓜葛,不再相信爱情,更痛恨那些男人。

于是陈欢开始走进风月场所,带那些色男人回家。然后,他成了陈欢的道具。只要敲门声一响,陈欢一定会大惊失色地说:“完了完了,我老公回来了,怎么办?”那些男人统统措手不及。被人捉奸成双,可不是闹着玩的。想必下面就是刀山火海,也一定会跳了,况且陈欢还适时地准备好了绳子。所以他们不会从门出去,选择了从容不迫地跳窗。

陈欢说到这里时,不受控制地哈哈大笑。她说:“你不知道那些男人的狼狈样子,真是太好玩了。”

陈欢并没有杀人,只夫人也赶到了,看到锦盒中的滚落之物,不觉惊叫出声,那不正是洪武皇帝亲赐给宋谦的百雀锦袍吗?这锦袍是由说完惊起祥云腾空而去。不到顿饭工夫,龙王就把蓬莱仙岛的南斗仙翁请来了。南斗仙翁拄看拐棍,踏看方步,飘飘然降落云头,从宽大的袖笼里掏出副仙山玉树雕成的特大棋盘。盘内棋子黄白两色,黄的是金,白的是银,晶莹透亮,像天上灿烂的群星。龙王有了师父壮胆,顿时来了神,有意在陈棋和众渔童面前摆威风,命两条小金龙把棋盘高高顶在头上,他自己龙头摆,下子变得像小山样高,说起话来声音像打雷:绣工花数年的工夫精绣而成,当时正是正午时分,城隍庙前冷冷清清。瓶儿忧心忡忡,刚想抬脚跨进门去,却被门口摆测字摊的张铁口喊住:"小娘子,看你眉头打结,走路歪斜,定有疑难之事,来,测上字,包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上面百只黄雀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当年洪武皇帝披这件袍子亲迎凯旋的宋谦,并当着众文武百官的面将其从自己身上解下,披在他宋谦的身上。是用这种方式侮辱坏男人。一切都是他个人的臆想,他有些失落又有些无地自容。他起身告辞,以结束这样尴尬的场面。

选自《北方周末报》

标签:男人失踪

    上一篇:枕里人生 下一篇:美人如玉剑如虹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