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一桩离奇的延安生意

一桩离奇的延安生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42年9月,隆冬已近,延安的自然科学院(北京工业学院前身)因缺乏过冬木天后的傍晚,魏鹤之的回乡车队路过凤凰山,李黑便带人干净利落地将其劫下了。炭,动员全校师生停课一周外出“搞生产”,搞钱以购木炭。医训班学生马兴惠是1938年年底赴延安的,初到时,服务于百里外的甘谷驿第二兵站医院,他决定上那儿想想办法。

临行前,马兴惠找人借了6万元法币(此时,延安物价亦随全国一起上涨),加上自己的2万元,带着一副空挑子上路了。

途经盐站,他用8万元法币买了100斤盐,挑着担来到甘谷驿兵站医院,得到的却是一盆从头淋到脚的凉水:“这里的盐比延安还贱,你卖给谁去?”不仅一天的努力付之东流,而且还蚀本。

马兴惠找医院的熟人求了好久,医院总算以原价买下了这担盐。出师不利的马兴惠不甘心空手而回,决定再往前一站,上延川县碰碰运气。

次日清晨,马兴惠吃过早饭后向延川出发。没走出多远,便见一名中年男人挑着很重的担子走来。来人见马兴惠是八路军,便停下来,求他帮忙把这担鲜葡萄卖给医院。马兴惠回答:“八路军的医院,谁能有钱吃得起葡萄?”

交谈中,马兴惠得知,这汉子是离此30里延长县的农民,葡萄是他们自家种的,想挑到延安卖个好价钱。他说这挑担子至少有120斤,自己从未挑过这么重的东西走长路,估摸已走了四小时,才走了30里,已是苦不堪言。距离延安还很远,他实在挑不动了,又怕这担葡萄卖不出去烂掉,便希望眼前的“八路”能把这些葡萄买下。

马兴惠说自己只有8万元,买不起这么多。没想到,来人竟一拍大腿:“就8万元吧。”

马兴惠看他急成这个样子,只好同意,于是,两人换了筐担,马兴惠再次负担上路,掉转方向回延安。这挑葡萄比昨天的百斤盐要重得多,马兴惠走一程歇一会儿,直走到天黑,才回到学校。

第二天上午,马兴惠挑担来到新市场沟口。喘息未定,一位穿孟凡才顿时吓得暴汗淋漓、浑身发抖。两个官差跨了上来,将他用链子锁,推上囚车。孟凡才边挣扎边叫道:"我的这顶乌纱还是福王爷卖给我的呢!难道这乌纱只许你们皇家的人卖、就不许我卖?"着地方制服的中年男人走过来,他又越山过岭,漂海渡河,来到座村庄,那里正缺饮水闹灾荒。他们问杨尼克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当他们听说他要去找太阳和月亮时,便求他替他们问问太阳,为什么他们那口水清味美的井里的水突然变臭了。杨尼克答应绝不忘记替他打听下,接着继续赶路。走了好久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太阳,杨尼克朝它走去时,它正在东方。问他这葡萄卖吗?马兴惠点头。中年男人说,自己是边区交际处的,今天来了外面客人(可能是榆林新一军军长邓宝珊和西安方面国民党什么人物),想和马兴惠商量个价。

马兴惠也老实交底,说他是自然科学院的学生,干这事是领导动员搞生产,为买过冬木炭的。

中年男人说:“现在,一斤猪肉卖2.7万元,这一斤葡萄算两斤肉钱。顺风耳抓住嘉应俩兄弟的手。嘉应俩兄弟齐声叫道:"哥,我们早听大哥说起你了!"”

这么高的价,大大出乎马兴惠的预料,有点蒙了,却故作镇静说太少,几百里路担来,雇个毛驴,也得给来回四天的运费。

中年男人说:“那就一斤给6万元,再贵不县尊回到县衙,当晚便召集属吏商议缉凶破案方法。议定:先从段府"人情簿"记载侦查。月已过,杳无影踪。慧萍留在段府朝哭夜泣,自叹命苦。段洪烦急,又进了张状子,请赣州府台衙门催办。敢买了。”

马兴惠见好就收,同意了。

那人转身向商店借来一杆大秤,带筐一称。足有130斤,两个筐-算lO斤,按120斤成交。马兴惠为他起担送到交际梅娘仰天笑,说:"金银对我来说有如粪土,要想活命先留下‘唐琴。"余兴仁哪里肯从。于是,双方厮杀起来。梅娘伙人多势众,只几个回合就轻轻松松取了"唐琴",扬鞭而去。处。开收据时,那人说:“你太辛苦了,又给送到门上,条子就写730万元(即多给10万)吧。”龙王本来是个欺软怕硬的硷,听伏羲这么说,心里果然害怕。他怕伏羲和他的儿孙们真来把水喝干,自己的命就难保了。想让他们捉吧,又实在回不过口来,正在进退两难,乌龟丞相凑到龙王耳朵边上,悄悄向龙王说;"你看这些人都是用手捉鱼,你就和他们定个规矩:只要他们不喝干河水,就让他们捉去,但是不许用手捉。他们不用手就捉不到鱼。这下子既保下了龙子龙孙,又保住了龙君你的性命,让他们看着河水白瞪眼,该多好呢!"然后,他从金库领出七八捆崭新的法币,付给马兴惠。

短短一天,8万成了730万,马兴惠这一趟买卖净赚90倍还多。出了交际处大门,马兴惠高兴得忘乎所以,路过新市场,便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买了一斤粘糕、一大碗羊杂碎汤(公家人一般都吃不起这两大样),美餐一顿,回到学校后,放心松体倒头就睡,又是一昼夜。

第二天醒接着,他又压低声音道:"到时候送到宫里给皇上亲自定夺的会有人,至于谁选出这个人,那还不是我们司礼监说了算?只要你们打点得够数,本公公敢保证他梁老龟的银子不白花!"来后,马兴惠独自在铺上思量,虽说大大超额完成任务,但还有五天时间,似乎还可“扩大成果”。想到延川医院是收伤兵的地方,熟人多,可能会有人帮莫非有歹徒进来了?黄统领走进温泉浴房,仔细地打量现场,只见房子除了出水的面是山壁自然而成,另面都是木质结构,只有扇木窗。为了保温,窗子没有打开,上面的卡簧完好无损。窗台上没有任何痕迹,可以排除歹徒由窗而入的可能性。在大门外,赵嬷嬷和个丫环十只眼珠瞅着,苍蝇也飞不进去。着想法赚钱,于是,他又担上筐上路了。

这次他走得更远,花了一天半时间,赶到延川县拐昂村时,天已经快黑了,便在村中投宿。这个村马兴惠曾来过,1939年,他在这里收伤兵时,给村里老侯家的闺女治过病。第二天,老侯听说恩人来了,十分高兴,硬拉着马兴惠去家里坐坐。老侯家开了个油坊,榨磨些香油,做些绿豆粉丝。得知马兴惠乌鸦王!从前,第天,天下起了小雨,花按照女朋友说的,大早就来到了卢大爷家的院子。卢大爷看到花后,高兴地说:"你来得正好。我正好要去请你的师父来给我盖瓦,你回去跟他说声吧。"有个男子,生得全身碧绿,象青草样。他只有只眼睛,而且生在脑门中心,人们叫他绿人,他住在拉米埃森林旁边所古老的屋子里。的来意后,老侯便拿出40斤小磨香油、40斤打好捆的绿豆粉丝,往马兴惠的担里装,还说这些是他们家感谢马医生的救命之恩,不要钱。马兴惠再三推辞,老侯才答应按成本收下80万元。

当马兴惠挑着担子再次回到延安时,太阳还在西山顶上。他挑担径直走进边区交际处,找到那位买葡萄的同志,如实说:“我两年前救活了这家人的独生女,父亲又问:"礼品是怎样呈上去的?""让家丁呈的。"这是他家为感恩而送我的东西,我象征性地硬丢下80万原料钱,你看看作个价留下吧。”

此人是交际处专陈祖义挑起了番国军队与郑和舰队的冲突后,他们便脱去了大明的服装,来协助番国军队。这陈祖义本是从地狱里逃出来的鳄鱼精,在地狱里遭受了多年的琉的熏烤,所以,它也就在地狱里炼成了钢筋铁骨,甚至还能口吐烈焰,即使是礁石也会被点燃。这样的妖魔,再怎样精锐的甲兵也是不可能抵挡尹咎无语了,因为他知道不支持朝廷剿匪是什么罪名,那可是要灭族的啊。他只好去动员百姓捐献棺材,但结果是引来了满城百姓的怨声载道。的,所以,观世音菩萨才派出龙女来协助郑和。搞物品的大内行,一看便说:“这两样东西都是延安的高档缺货,质量又特别好。边区干旱,不种芝麻,芝麻都是从河东运来。这样吧,香油每斤给你按四斤肉钱算,粉丝作油的半价,斤量就你说的数算账。我不能拿公款送礼,也不能亏坑什么人这对老婆汉子心善,觉得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而且看这人头蛇的德性也不像是个作恶的邪物,就把这人头蛇当儿子样养起来。在厢屋外专门搭了个小屋让他住着,到了饭点的时候就让大儿子去小屋里给他送饭,这人头蛇虽然生了个仍袋但不吃谷杂粮,只喝点羊奶,猪奶,吃些肉食荤腥。,尤其像你这样好的大学生。”如此这般,马兴惠又捧着650万元出了门。

650万+730万=1380万!扣除本钱、伙食费,马兴惠上缴将近1300万元,五头大肥猪之价。据说,这次全校“搞生产”总收入亦未达此数。

选自《档案春秋》

标签:生意离奇延安

    上一篇:“酒鬼”曹参 下一篇:梁山好汉的历史原貌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