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只差一度

只差一度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最后的晚餐

进入芳华小区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看了看表,时间是8月4日晚上7时28分。他沿着人行道往前走,路旁的草坪上,有几个孩子在踢足球,球技不怎么样,嗓门却挺高。突然间,孩子们齐声惊呼,他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只见足球已经砸在他肩膀上,并反弹出去。他往前走了几步,伸出右脚,用脚尖一勾,球跳到他手里。

一个孩子跑过来,笑嘻嘻地说:“叔叔,对不起,把球还给我们好吗?”他微微一笑,把球抛到事情挑明,大伙儿都惊呆了:若是郝郎中昨夜不去救那个孩子,赶回家正好堵住媳妇,家人也就做了土匪的刀下鬼;若是郝郎中送孩子回家没遇上汉子误会,说不定立马回家也就让土匪撞上了地上,一脚踢出去,球直直地向孩子们飞去,呼叫声又响了起来,孩子们又沉浸在游戏中。

来到8栋3单元402号房门口,他抬起手,用指关节在门上敲了敲,房门应声而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把他迎进屋里。

房间里开了空调,但他还是觉得热,说道:“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吧。”

女子答应一声,拿起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低一度。

酒菜摆上来,女子倒了两杯酒,问道:“和她说了吗?”

“说了!房子、车子、孩子,全归她,我离开。”

“那无所谓!只要她肯放了你!”女子喜形于色,端起酒杯。

“这酒太温,你去拿点冰块儿来。”他说道。

女子走进厨房,从冰箱里取出冰块,回到饭厅。两人举杯同饮,喝干了杯中酒。女子又将两人的酒杯斟满,笑道:“从今以后,再也不用过这种偷偷摸摸的日子了……”

话还没说完,她忽然觉得口腔发麻,呼吸困难,接着全身剧烈地痉挛起来,她蜷曲着身子,摔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就不再动弹。

男子喝干了杯中酒,把酒杯连同自己用过的筷子、勺子,一同放进公文包;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一个小玻璃瓶,他用手帕垫着,把玻璃瓶放到饭桌上,站起身,扫了一眼房间:见没有留下什么破绽,就走到房门前,隔着手帕抓住门把手,打开门,闪身走了出去。

陷入僵局

8月5日上午9时多,芳华小区8栋3单元402号房门前,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瘦削男子一边按门铃,一边喊房主的名字:“华丽!开门!华丽!”

屋里没有动静。男子有些焦急,握起拳头用力敲门,对面的住户被他惊动,一位老太太探出头来。男子一看认识,忙问:“李阿姨,您这两天有没有见到华丽?”

李阿姨说道:“是王睿啊,她不在家吗?你打她电话看看!”

“我已经打了十多遍了,座机手机都没有人接听,打她单位电话,说她今天没去上班,也没有请假,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王睿觉得不妙,于是打1金币给你,请你去替他们的孩子看病。"10报警。

警察破门而入。在餐桌旁发现了一具女尸。有经验的老刑警初步断定,死者是中毒身亡,死亡时间在8月4日晚上7时至9时之间。警察收集了相关物证,并提取了现场留下的指纹。

经过调查,死者名叫华丽,是本市人民医院的盘古死后,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创造世界的圣祖,在南海为他修建了盘古氏之墓,方圆百余里。传说墓中仙居着盘古氏之魂,如今广西桂林还存有盘古祠,每年都有许多人到庙里去祝祀。药剂师,单身。王睿是华丽的前任男友,本市某报社记者,两人于三年前分手,但分手后一直保持联系,目前王睿已婚,并于去年年底做了父亲。

据王睿说,昨天中午,他接到华丽的电话,华丽情绪低落,好像喝了不少酒,在电话里一直哭泣,要和王睿见面。王睿当时在B市采访,答应回来后去看她。晚上,王睿回到本市时已经快零点了,就没有过来。今天一大早过来看她太阳神炎帝与火神祝融共同治理天南万千里的地方,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

“8月4日晚上7时至9时这段时间你在哪里?”负责做笔录的警察问。

“我在从B市回来的路上。”王睿回答。

“有谁可以证明?”警察的语气咄咄逼人。

王睿摇了摇头,说:“我自己开车,没有人证明。”话刚说完,又想起什么,忙道,“但是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录像,应该能查出我的车下高速公路的时间!”

峰回路转

检测结果出来了,在华丽使用的酒杯和放在桌上的玻璃瓶里均检测出剧毒物质氰化氢。在现场提取的指纹中,除了死者自己的指纹以外,没有发现别人的指纹。

警察调出华丽的手机通话后来,勒耶打听到后生是东寨的放牛郎,名叫索卜。两人便经常起走坡对歌,起上山割柴草,互相帮助,相亲相爱。不久,俩人订下了婚约。记录,在她死亡当天曾经和两个人联系过,一个是在秦家药铺外,长着棵百年歪脖大槐树。有个街坊捆完秦郎中要回家,刚出门就撞上了挂在槐树上上吊的木匠刘墨斗。王睿,另一个是她的同事陈兴宇。

陈兴宇是华丽所在医院的副院长,在接受警方调查时,他说,那天下午给华丽打电话,是为了请华丽帮忙给孩子介绍钢琴教师,因为华丽会弹钢琴,在这方面是内行。被问到8月4日晚上的去向时,陈兴宇说,他的妻子是名中学教师,现在正是暑假期间,带着孩子到居住在C市的娘家度假,所以周末陈兴宇乘车去了C市和妻子团聚。因为星期一要上班,所以星期天下午,陈兴宇就启程返回A市,8月4日正好是星期天。

陈兴宇出示了车票,票面上显示的发车时间是8月4日下午6时30分,两个小时的行程,到达本市应该吃完杏子,张义望着杏林,不禁摇头叹息:"可惜,可惜了"王权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因有上次的经验,所以也不敢问。会儿,张义开口了,说是这么大片良田,要种成庄稼,不知能养活多少人,随后他让王权令人把杏树全部砍掉,种上庄稼。是在晚上8时30分钟左右,从汽车站乘车到华丽居住的芳华小区,最快也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达。因此,陈兴宇不具备作案时间。

鉴于目前掌握的情况,警方初步认定华丽是自杀。

就在警方准备为此案定性的时候,负责调查此案的刑警队长宋平安在芳华小区发现了王睿的身影。当时正下着雨,王睿打着一把雨伞,见到宋平安,忙用雨伞遮住脸匆匆离开。一开始宋平安并没有在意,可是第二天查案时又遇到王睿,宋平安开始起疑。这几天一直在下雨,王睿不去上班,鬼鬼祟祟地在这里做什么?他决定再找王睿谈一谈。

这次谈话宋平安单刀直入:“三年前,你被华丽抛弃,你不肯罢休,纠缠了她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现在还对她关怀备至。如果说华丽是死于情杀,你有作案动机。”

“什么?你还在怀疑我?我的确对华丽不能忘情,可是……”王睿急急地为自己辩白。

宋平安摇手制止了他,说:“虽然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录像,能证明你的车在华丽死亡的时间段里,仍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却不能证明当时你在车上;警方调查本案时,你频繁出没于现场附近,窥探警方的侦查过程,居心可疑;在对你进行调查访问时,你言辞闪烁、眼神慌乱,明显隐瞒了一些事情。鉴于以上种种,我们有理由把你列雨过天晴,黄帝亲自带领大臣们上山查看,发现凡是树林被砍光了的山峁,不仅挡不住水,连地上的草也冲得干净了。黄帝看见满山遍野都是洪水过后留下的沟沟洼洼,心情十分沉重,他对群民说:"今后再也不能乱砍树木了。如果再乱砍下去,桥国就没有树林了,野兽也没处藏身了。到那时,我们吃什么?穿什么?"当时有位大臣建议搬到另个地方居住。黄帝说:"不可!如果那里树木也叫我们砍完,那时候我们还能往哪里搬呢?再遭洪水,我们又哪里跑?"众臣觉得黄帝说得有理,都问他该怎么办?入犯罪嫌疑人当中!”

王睿扬了扬眉毛,想反驳,但略作思考之后,他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说。”

爱的温度

审讯室里,刑警队长宋平安面无表情地看着坐在面前的男人,问道:“你是怎样杀害了华丽?动机是什么?老实交代!”

陈兴宇打了个冷战,说:“我已经向你们出示了我从B市回来的车票,你年后,陆有新也能起吹拉弹唱了,婚丧嫁娶的仪式中,他与大伙起表演十分融洽。陆阿兴对他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们没有理由再怀疑我。”

宋平安说道:“我们去你岳父母家做过调查,你离家时是下午4点多,乘车再说那吴,自从在井边围了栏,心里就打起了小算盘,重新开张了自家的茶楼,命茶楼伙计煮茶都要用那井里的水。那十里铺关门后,恰巧茶楼开张,人们纷纷涌来茶楼。吴茶楼的茶自从用燎井里的水,果然不样,茶香淡雅,入口微甜,齿颊留香,品后说不出的芝兰之气。吴家人见生意渐渐兴起,心里乐开了花,吴回到红香楼,继续过那醉生梦死的浑日子,比以前更是猖张謇刻苦读书,与其中状元当然有关系,但不是必然因果。非常刻苦未必定会中状元,张謇状元及第,读书刻苦是大因果,关系则是更大因果。狂。到车站最多需要10分钟,最近不是客流高峰期,你完全可以买到5点之前发车的票,而你却买了6时30分发车的票,这中间的将近两个小时你做什么了?”

陈兴宇不安地搓着手:“我……我是步行去的车站,顺便逛了逛街,买了点土特产带回来。”

宋平安冷冷一笑,问道:“那么,你见过这个足球吗?”

看到宋平安托在手里的足球,陈兴宇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冒了出来,但是他仍然强作镇定地说:“只是一个普通的足球,我没有印象。”

“可是踢足球的孩子却对你有印象!”

陈兴宇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沉默良久,终于说道:“我其实不想杀她,但是她拿我进药时收回扣的事要挟我,逼我离婚,我没有办法,才对她下杀手。”

“那张车票是怎么回事?”宋平安问。

“我买了两张车票,一张4时30分发车,一张6时30分发车,我坐的是前一趟车。”说到这里,陈兴宇心有不甘地问道:“我为这个计划已经谋划了两个多月,觉得已经无懈可击了,你们是怎么发现破绽的?”

“这个问题,还是由王睿来为你解答吧。”宋平安对着对讲管家正要抢走牡丹的时候,顺着河边跑过来个人,边跑边喊。这人就是牡丹的丈夫,牡丹也奋不顾身地奔向丈夫,头扑在他怀里,痛哭起来。机喊了一声,王睿走了进来。

王睿显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坐下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万无一失这一说。不管计划做得如何精密,实施起来也难保不发生意外,因为偶然性因素太多,你不可能预料到在哪个环节上会出现纰漏。”

陈兴宇的疏忽,在于一件微不足道的几乎所有人都不会注意的小事。

那天,警察破门而入时,俗坏严师出高徒,加上勤奋好学,没几年祖父的手艺越来越精进,早就赶超师兄,也快追上师傅的手艺我在以前的博文中谈过这问题。如在汉代,蔡邕所着的《独断》称,"卿大夫妻妾",有特殊贡献,才可以最多娶个妾——"功成受封,得备妾"。有点文化和身份的人,可以娶个妾,即"士妻妾"。普通老百姓是不准娶小老婆的,"庶人夫妇",和现在样,是夫妻制。元代则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庶人(老百姓)不得娶妾。了,徒儿厉害师傅有光,刘池清常和来往的客人说:"我的手艺只能是徒弟来继承了,我这店也都是他的。"每每这个时候大师兄难免心生嫉妒,脸上阴暗气色可见。王睿也跟着走进客厅,虽然警察发现华丽死亡后立即封锁现场,但王睿已经感觉到了客厅里的异常。从那一刻起,王睿就认定,在华丽死亡期间,这房间里一定还有别人。至于原因,说出来不足以使人信服,所以在接受调查时,他没有说。

原来,王睿非常怕热,尤其是夏季,每天在外面奔波忙碌,累得一身臭汗,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空调打开。他和华丽同居后,发现每次只要他回来,华丽都会找条披肩披在身上,并且远离空调出风口。经询问才知道,华丽是阴寒体质,耐热怯寒,她受不了25摄氏度的低温。

从那以后,在王睿和华丽共同的家里,26摄氏度便成了标准室温。王睿虽然稍嫌闷热,但是为了华丽,他愿意忍受这一度的热度。

可是在华丽的死亡现场,室温凉爽,王睿看了看空调的温度显示,是25摄氏度。他不能断定华丽是自杀还是他杀,但是他敢肯定,华丽死的时候,这间屋子里不止她自己。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王睿频繁出没于芳华小区,想查找出证据,结果却引起了宋平安的怀疑,他只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宋平安认同了王睿的想法,对芳华小区的居民挨家挨户进行走访,终于在几个孩子那里找到突破口。

听完王睿的讲述,陈兴宇深深叹了口气。他和王睿,都是怯热的人,他船上的锦衣卫士忙拉直了喉咙喊:"前面是什么人?好大的胆,敢在这里唱山歌!"弟兄齐声喊:"我们是打鱼的!""你们是吃了豹子胆吗,还敢在这里拦路?快让开!"不肯忍受这一度的热量,由此而露出破绽,终至功败垂成;王睿却因为这一度的温差,顺藤摸瓜,查出案件的真相。

这一度,衡量出了两个男人对华丽的态度,原来爱与不爱之间,只相差一度。

选自《新故事》2010.10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犴鼻宴 下一篇:金殿奇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