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倒霉的强盗

倒霉的强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福寿巷有个张三,很不幸,幼会儿随从告之,该妇人是咋天被匪徒劫上山的,匪徒见是快临产孕妇就弃于荒野。张秀才听了说,我们把这产妇背下山去。两个随从说;"先生,少管闲事安乐。产妇身上有污血,男人接触辈子就会走霉运的。"年失去父母,中年失去工作,借钱开了个小店,又遭遇金融风暴,生意惨淡,只好关门。因为负债累累,天天缠着张三的只是一班债主张继财原来是位风流成性的公子爷,他不仅在家中拥有房夫人,而且在弈红院还包养着个名叫小翠的妓女。那天晚上,张继财与小翠吃完花酒,出得弈红院,步入南大街后正要回家,黑暗中只见有束金光向他急射而来。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眼前黑,眼睛突然像被利箭射中似的,疼得他倒在地上不由地打滚叫喊。闻声而来的街坊们将他送回家后,才发现他的双眼流血,眼珠已不知了去向。冷风问其有无仇家,张继财告诉冷知县,他生中除了在香粉堆中与女人打交道之外,从未与任何人结过怨。冷风随即将张继财的房夫人逐喊来问话,从位夫人口中,冷风虽然未了解到有关的案情。但对几位夫人在家中的州官问道:"你插秧有何妙法,能称状元?"情况却了解得清楚。。

这天傍晚,张三正躺在床上,绞尽脑汁地想着摆脱困境的办法,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不用说,又是来讨债的!张三愁得双手抱住脑袋,不敢吭声。

来人推门进屋,张三一看是个陌生人,问道:“先生,你找谁?”

那人掏出一支手枪,指着张三:“不准做声,不然,一枪崩了你!”

原来这人是一个强盗,刚才抢了附近一家珠宝店,为逃避警察追捕,慌不择路,窜进了张三家。

张三还以为是打劫的,嘻嘻一笑:“先生,你一定是走错人家了吧,我是只听刀儿黄又得意道:"这次,冯保冯公公也会赏脸。"冯保可是权倾天下的司礼监总管从前,户有钱人家为了培养出个读书人来光宗耀祖,就把家中的独生儿子送进家私塾,十几年过去了,这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斗大的字还认不得几个。,连当今万历小皇上都要呼他声"大伴"呢。梁老龟明白了,刀儿黄这是要把自己引荐给冯保,求他给自己想个沾功名的办法呢。刀儿黄见梁老龟会了意,又交代了几句,才得意地离开。这里最穷的,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只是我太胆小,要不然我也想去抢了。”张三啰啰唆唆的话惹怒了强盗,他倒拿手枪,狠狠地砸在张三头上,张三顿时失去知觉。

强盗收起手枪,把张三的衣"那鱼盆上刻着对金鱼,清水的波纹,还有棵荷花,荷花上坐着个小渔童,是不是?"服脱下来穿到自己身上,又把张三塞进衣柜里。做完这一切,强盗刚想抽支烟,有人敲门,强盗大惊失色,他以为是警察前来搜查。正想有所动作,只听外面的人客气地喊道:“张三先生,我是烟酒批发部的,你欠的五千块钱今天该还了吧?”

强盗觉得装聋作哑不开门反而会露出破绽,就开了门,从刚抢来的现款中数出五千块钱来,递给对方。心里自我安慰,这钱就算是我的藏身之地的租借费见有人跑来,两人中有人丢开手跑了。吧。

收款人欢天喜地地离去,强盗刚关上门,外面又有人在问:“张先生在家吗?”

强盗有了刚才的经验,不再惊慌失措了,若无其事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见面就递上名片,说:“张先生,我是信托公司的,你今天要再不还钱,我只好把你带到公司里去了而后他将府中个名叫郁文清的下等年轻文官叫来,说,我本想将这个丫头留着自己使用,但又怕日后留下后患,闹出去于名声不利,不如你在大牢里将她给悄悄结果了吧。。”

强盗这才弄明白,又碰上讨债的了,心里尽管不愿意,但终究不敢得罪面前这位经验丰富的讨债老手,他更怕被拉到公司去暴露了身份,因此忙挤出一副笑容说:“我还,我还,我一定还。”那男子这才把声音放柔和了些,金龙使者不知道的是,等他走后不久,原本坐在湖边钓螃蟹的农夫变成了天之上勾陈帝君的模样,摸着胡子微笑地自言自语道:"身为雷部天神,慈悲有余而煞气不足,又如何能镇守方代天行罚呢?希望这小硷今天能够开窍。"并迅速递上了一张收款收据。

强盗飞快地朝金额栏瞟了一眼,三万!不知道自己刚才抢来的现金够不够三万呢!强盗恼火了,他想掏枪,可一摸口袋,才发现刚才换衣服时忘了把枪拿出来,想徒手和对方格斗,强盗又害怕自己不是对手。

强盗的神情变化都被男子看在眼里,他立即严厉地警告道:“张先生,你别再耍花招了,如果你要当场较量的话,你十有八九是会吃亏的。”

强盗只得打开皮包,一张张地数着钞票,数够三万块,包里几乎空空如洗了。

讨债人走了,强盗气得差点吐血,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抢来的钞票,居然全部替人还了债,他怕再有债主上门,便决定尽快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

强盗开了门,前脚刚踏出门外,便被唐落在自家道坦,本打算理几件换洗衣服,和哥嫂打个招呼,离家远走高飞。可房间被锁,哥嫂还没起床,只得仰门头的竹椅上等天亮。等着等着,眼睛闭,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觉得有人在打自己的脸,好痛。他用力睁开重重的眼皮,见身边围着哥嫂们。哥手拿闪闪亮的斧头,大嫂转头去磨亮闪闪的菜刀!不好,他们想杀人夺宝!他摸摸腰,袋子还在,忙取隐身珠在手,口里念念有词,瞬间身隐人无。他悄悄地从大哥的跨间遁走,扯扯嫂的辫子,拍拍哥的屁股,拧拧大哥的耳朵,打打大嫂的手背。哥嫂们还以为大白天碰着活鬼啦,又惊又怕。嫂嫂尖叫着躲进房里闭门不敢出,哥哥弄刀舞棒也避不开耳朵被扭。唐忽隐忽现,忽笑忽哭,忽打忽骂。现身,笑哥嫂太贪心,没良心;隐去,哭爸妈去得早,冇天理。闹得哥嫂无地自容,跪求爸妈原谅,磕头答应年年清明上坟。唐这才现身道别:两位目光锐利、咄咄逼人的男子拦住了。

两个大汉一左一右架住了强盗,像拎一只小鸡似地把他拉进屋里,其中一位开口问道:“你就是张三?”强盗吓得颤抖起来,他机械地点点头。

来人说:“有一件案子,你可是重要的证人。”

一听这话,强盗猛然醒悟过来,他们是前来搜查的便衣警察。一种求生的本能,使他竭力镇静下来,因为他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案子,所以他装出一副愿意合作的样子,含糊地说:“是,是,我一定大力协助,实事求是地提供证词。”

“你真愿意和警方合作?”对方又不相信地追问了一句。

“当然,我一定随叫随到,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此刻,强盗只想早点将便衣警察打发走,因此说出话来口气十分坚决。

不料,那两个大汉听了却面面相觑,好久,他们才互相对望了一眼,四只眼睛顿时露出凶光,其中一个恶狠狠地说:清朝末年,蜀中折弓镇金刚寺住着户姓任的人家,夫清荷哈哈笑,道:"我就是有花柳病!"妻俩老来才得子,自然对儿下人所说的里面,居然是指蒋纬和谢彩娥卧房的门框。子万般宠爱,心想让他科举做大官,便给他取名任显贵。这任显贵从小到大就件事——读书,转眼,显贵快到而立之年了,还只是个秀才,不管如何努力,再也爬不上去了。任秀才着急起来,眼看父母天比天老,家境日不如日,自己却还是光棍条,除了读书什么也不会。说媒的人也不愿意踏进他家门,谁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到这样个穷得叮当响的家里来呢?“这么说,我们的走私情况,你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而且你十分愿意和警方合作。这样看来,我们只好请你永远闭嘴了。”

那两个大汉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带麻醉剂的徐信眉头皱,说:"为兄自有安排,你不要再问。"一团棉花,塞进了强盗的嘴里,接着他们把强盗装进一条麻袋里,抬出门外装进一辆轿车里。

天快亮的时候,躺在衣柜里的张三才慢慢苏醒过来,他根本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瞧着自己仅有的几两个乞丐进了庙门,各自拿出乞讨来的食物,简单落肚后,找个避风的角落各自安歇了。件衣服也被人剥了去,他连连哀叹道:“唉,我真是一个不幸的男人!”

标签:倒霉强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